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青州之战(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连着几日琅琊军好吃好喝,尤其是将将臧霸更是清闲的紧,好似浑然不是来青州与冀州军交战,反倒是来剧县做客一般,是啊,这般舒坦日子用不了多久就要结束了,与其整日胆战心惊不知冀州军何时再度杀来,还不如像将军那般快活起来。

  当人琅琊军可不似黄巾军甚至是普通郡国兵,军纪严明,整日里也就是在校场里晃荡晃荡,想去市集,必须要有孙观的点头,可偏生今日一早,他便钻进了臧将军的主帐,一众人翘首以盼,却等到红日高升也不见他从主帐出来。

  咳~~~

  此刻主帐之中臧霸干咳了一声打破了帐中的沉默默:“仲台,难道连你也觉得我们该离开?”

  “宣高,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我们是被刘澜所迫,不得不答应他,可现在呢,那天你也见到了,冀州军不是易于制备,难道你就忍心让咱们一手从泰山带出来的兄弟去和冀州人拼命?何况袁绍自河间打败公孙瓒之后,兵锋正盛,就算咱们在北海胜他一筹,打退了他们又能如何?宣高啊,不是我没有提醒你,青州这可是烫手的山芋啊,袁谭就算现在败了,退了,可是他同样可以随时再来,而我们那时就真成了刘澜的炮灰了。”

  “是啊,怪不得那刘澜好像任命宣高为青州刺史,我看他就是想让弟兄们替他卖命挡着袁绍!”一旁一直聆听的吴敦开口道。

  “你们俩说的我何尝不知道,可是你们别忘了,之前我们的粮草是刘澜提供,现在是孔融,一旦我们这这么离开,那帐下这么多兄弟都喝西北风不成?就算不提粮草的事情,那也得要考虑我们这一走之后又该去哪落脚吧?”主位之上的臧霸提起酒樽喝了口闷酒道。

  “这还不简单,与其投刘澜,倒不如投袁绍。”尹礼左右瞧了瞧见身旁几人都沉默了下去,壮着胆子说道:“反正是投靠。投靠刘澜是投靠投靠袁绍也是投靠,为何不选一座大山靠着?”

  “胡闹,我们投刘澜,虽然说是被逼无奈。可怎么也都算是雪中送炭,可现在去投袁绍,算什么,锦上添花?如果早个几年,在冀州之战结束之后你这么说。我会同意,咱们兄弟过去,袁绍也会以礼相待,毕竟咱们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不是,可是现在去你认为袁绍会正眼瞧咱们兄弟一眼?别忘了连吕布那等英雄都被袁绍险先杀了,更何况是你我兄弟!”

  臧霸所说这事当今世上谁人不知,当初吕布败与李傕之手后来到关头投靠了袁绍,助其在常山会大败了黑山张燕,可后来呢,吕布落了个什么结局。袁绍竟然以其居功自傲要杀他。得到消息的吕布匆忙间只带了不到800兵卒逃了出来,后来辗转到了陈留投靠了轻财重义的八厨张邈才有了后来与曹操争兖州之事发生,此刻被臧霸一提这等旧事,尹礼暗骂一声糊涂,怎么就把这等事情给忘了,现在就算袁绍保证,只怕他也得考虑考虑投靠冀州的想法了。

  臧霸用吕布的旧事把尹礼的提议给否决了,昌豨当即神情变得呆滞,回徐州没有可能,在青州是引火烧身。去冀州是以身犯险,那不如……

  心中刚想到兖州,可一想到如今的灾情,和袁绍吕布的战况。现在去趟这浑水还不如回兖州泰山继续去过山大王的日子,嗯?一想到泰山,昌豨立时眼中精芒闪现,对啊,既然无路可去,何不回去干老本行:“宣高。与其在此让兄弟们送命,我看干脆回泰山得了,到了咱们的地头,什么袁绍刘澜算个屁,就算敢来找咱们兄弟的晦气,也能打他们个屁滚尿流!”

  “胡闹,我们现在是兵,这么能再去当匪!”臧霸毫不客气否决了昌豨回泰山的提议,他辛辛苦苦用了这么多年来洗白,可不想因为避战再成为世人眼中的匪类,不然的话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又图的是什么,还不如当初就一直虎啸山林来的好。”

  昌豨大笑一声,道:“此一时,彼一时,宣高,那刘澜在小沛便自称豫州牧,到了徐州又自称徐州牧,咱为什么就不能,反正现在豫州无主,到时只要能把泰山郡打下来,宣高你便登高一呼,也自称他豫州牧不就是了。”

  臧霸苦笑一声:“谈何容易,刘澜在沛县时虽然说是豫州牧,可那不过是陶谦的说辞,说白了他不过就是沛县郡守,可他本来就是朝廷任命的辽东郡守,所以非议并不大,至于领徐州牧,可他手里有州牧印信,再加上天子在关中,早已无法染指关东,所以干脆默许了刘澜,可是咱们兄弟手足哪有什么州牧印信,凭什么让天子默许,到时只怕还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可是那刘澜为何敢信誓旦旦许宣高青州刺史之位?”昌豨心有不服道。

  “是因为公孙瓒,他又天子赦封,总督青冀并青四郡,之前那田楷便是其所任命,如今田楷身死,公孙瓒又自顾不暇,以刘澜和他的交情,只要一封书信,公孙瓒任命我为他已经无法顾及的青州刺史还不简单?”

  “原来如此。”

  这时代,虽然朝廷政令早已到不了关东,可名不正则言不顺,大家都想名正言顺,那打着天子的名号就是上佳之选,为此袁绍甚至动起了立刘虞为帝的念头,不就是为了出师有名嘛:“现在关东这些诸侯们,有哪个是把天子放在眼里的,可是又有哪个不在口头上拥护天子的,哪怕只是做些表面功夫,而我若是贸然去自领这个州牧,那就是彻底把伪装撕毁,而那些诸侯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兖州,那时我们不仅捞不着好处,反而还要成为别人的垫脚石,而偏生这块垫脚石又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异类!”

  臧霸这几句话把昌豨给饶了进入,完全就没听明白,但不理解归不理解,他却并不傻,知道一旦自领州牧就成了众矢之的,立时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言语了。

  “那就继续这么在北海待着?等冀州军杀来?”

  “待着就待着呗。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到时候冀州军就算杀来,大不了投降就是了。”臧霸诡笑道。

  四人听了他这一句话齐齐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宣高,你刚才不是说不投靠袁绍吗?”

  “是啊。我是说不投袁绍,可没说不投别人啊。”

  “宣高的意思是文丑?”

  “不不不,文丑不过是你我一样的存在,投他还不如与冀州军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做个青州刺史来得实在。”

  “可是……”

  “可是你们怎么都忘了本次率领冀州军的可不是他文丑而是袁绍长子袁谭啊。”

  “啊。”四人立时大笑起来。都明白了臧霸的意思了,投袁绍是锦上添花,可现在投袁谭的话那不就是雪中送炭么?而且袁谭是长子,日后冀州可不就是他当家嘛,只要等到那个时候,他们不就熬出了头,那前途可不就是大亮?

  可是现在袁绍春秋正盛,要熬死他,四人一下子又没有了底。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相比于数十年后的事情我可看不到。我还是更看重眼前的实惠,可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和孔融说过了,他要是聪明乖乖交出兵权,咱们替他守北海,皆大欢喜,可惜啊,孔融这腐儒就是看不透。”

  “宣高啊,你可要考虑清楚啊,一旦孔融答应了下来,日后咱们可就得替他挡着袁绍了。”

  臧霸从容一笑。道:“只要我坐上了青州刺史的位置,替他挡着又何妨,到时送死就派青州兵去,咱们琅琊军。哼哼!”

  “高。”四人相视而笑起来,只要老底子不损,青州兵死多少都没干系啊,到时候守不住,就往徐州撤,不信他刘澜能放任不管。

  几人一边想着。一边赞道:“宣高啊宣高,怪不得你这几日优哉游哉,原来早就想好了对策,现在咱们可真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就看那老孔融识相不识相了。”

  “是啊,就看他孔融是否识相了。”臧霸目光犀利的看向帐门,门外的异响引起了他的注意,面露不快之色,道:“发生了何事?”

  “启禀将军,是北海王县尉到了,说有要事见您。”

  “刚说到孔融,这就派了人手过来了,几位不如到内帐小坐片刻如何?”

  四人见状,自是连声应是,他们也很想知道这王修到底是不是为了让军权一事而来,正好,可以再内帐听个分明,当即齐齐起身,绕道内帐之中。

  直到四人进入内帐之后,臧霸才起身,略一整理衣冠,步出大帐,轻迎王修入帐,相继落座之后,臧霸笑问道:“王都尉大驾而来,莫不是为了北海郡兵权之事?”

  “既然宣高已经猜到,那某也就开门见山了,今次前来却也是为了军权一事,不过却并非是受了孔郡守的委托,而是来探探宣高的口风。”正襟危坐的王修如实说道。

  “哦?来探某的口风,难道某说的还不清楚,还需要王都尉再来一趟?”

  “宣高说的很清楚,可你不仅要军权更是要郡守的官位,这就太过强人所难了。”

  “王都尉既然说出这些话来,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不是么?孔郡守就算现在不交出他的印信,可到冀州军攻破剧县后,他同样得交,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是这个道理,可又不是这个道理。以孔北海的声望,城破之后袁氏必定不会刁难,反而还会委以重任,只不过这北海郡的郡守嘛是肯定不保了,可既然如此,孔北海又何苦提前卸任呢?”

  “你是在吓我?”

  “臧将军不正是这样对孔北海么?”

  “既然这样,你直接劝说孔北海开城迎袁氏入城就是了,还来与某说这些作甚。”臧霸拂袖而起。

  “此言差矣,将为军之勇,冠绝青徐二州,可出此二州,天下何人知晓将军其人?而如今将军难道真愿舍此扬名立万之机?”王修说着,一对深陷眼眶中的明眸投向了臧霸,道:“不知将军可曾知晓赵云,其人原先不过文丑帐下提枪小兵,可如此呢?却是名声在外的绝世猛将?扬名立万只因冀州一战,难道将军真愿错过如此良机?”

  臧霸双目如电,与王修对视,两道目光在空中相会,蓦地,他的目光下意识开始躲闪,心中震颤,此人好似能够直探人心,他内心之中的想法好似都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眼中。大笑一声,掩饰心中的震撼,道:“哈哈,扬名立万,某若真有本事,有的是机会,又岂会计较这些。”

  “将军之能,闻名华夏早晚之间耳,在下深以为然,只是孔北海却并非如此认为。”

  “腐儒焉识得天下英雄!”臧霸勃然大怒,道。

  王修玩味的看着他,道:“将军无需动怒,古语有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将军虽为千里之马,却苦于无人可识,当真遗憾。”

  “唉。”臧霸唏嘘一声:“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说道此却又颇为不甘:“时运命也,天作主由不得我!”

  “机会人也,自作主哪由得天!”

  “王都尉,你到底想说什么!”

  “也好,那某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王修起身,对臧霸深作一揖,道:“孔北海不识将军之能,只言将军将兵小才,不似刘澜将将大才,宁与袁氏玉碎,绝不举郡相拖,可某却知臧将军不是将将大才亦为将兵大才,今欲让都尉一职,将北海军权尽付与公,只愿臧公大展才华,佑一郡苍生,展心中所学!”

  臧霸愣在场中,看着下首一揖到底,始终没有起身的王修心中五味陈杂。

  他不傻,明知王修拿言语激他却偏偏心中热血沸腾,他不痴,若无孔融首肯,他就算让与自己都尉一职,也难能获得军权,可他偏偏却感动万分。

  不为别的,只因这番话说到了心坎。

  一展所学,向世人证明自己亦为将将大才,就算与冀州军决一死战,又如何!

  这一刻,臧霸下定了决心!(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