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张南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周仓一众人出手之后关羽便下马威少女当起了马夫,只不过在少女面前俨然一副好说好商量的大叔在转向战场的一刻神情却变得格外阴鸷,示意了几人留活口之后才又转向了马上少女,想要安慰安慰她已经安全,不用担心了,再顺便问问他的家乡何处,却不想话还没说出,少女好似与他心有灵犀一般,已然明白他心中所思所想,说道:“小女子乃彭城人氏,姓张小子子研。”

  “原来是张姑娘。”关羽脸上笑说着,可心中却在这一刻有无数个念头闪过,彭城张家?要说彭城张家最出名的自然是张子布家族,可关键是彭城张家多如牛毛,少女虽然姓张,但未必就是张家之女。

  而就他所了解,彭城张姓大族最少有百十余家,而似眼前少女能座那等檀木淄车身着丝绸儒袍来看,家势必然非富即贵,虽然能够缩小范围,但一双手还是数不过来,但从他一眼能认出自己来看,在彭城张氏家族之中,恐怕也只有张子布一家能够做到了,而对张昭这等士大夫,关羽可从来不假以辞色,而张昭呢更是从来都不懂的什么是低眉顺眼之人,在臣僚面前向来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甚至一旦触及到自身利益,他都敢丝毫不给主公面子,所以在徐州别看张昭来的晚,却是人人都不敢不卖面子的存在,只可惜他关羽不在其中,是个例外。

  可是在猜到此女可能与张家之女后,关羽反而越发好奇起来了,这些人如果当真是黑山军的话,那他们来绑甚至是来杀张家的丫头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反而是那个周瑜可能因为张昭出仕徐州而恼羞成怒。

  所以他才会在这么一个特定时刻,用了游侠的方式行此下策,目的就是要混淆视线,使刘澜想不到真正的幕后主使者是他。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关羽便更加可以肯定了,徐州四大家族,自刘澜入主徐州之后真正能左右徐州局势的就只有糜陈两家。而徐州曹家与彭城张家早已没有了往日荣光,就算张家还好点,在彭城还能称得上是地头蛇,可在徐州范围之内张家却早没有了影响力。徐州军如果一旦真要来刺杀啊,别说是张家的闺女了,就算是张昭其实也对徐州局面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毕竟他并非主官军政的大佬,也非似陈群这般主官内政的主臣。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这样的人才最是鸡肋,除之非但无用,反而还会引火烧身,惹来一身骚,到时候给自己添麻烦。

  如此一想,关羽却又将怀疑对象转到了袁绍头上,毕竟他们和黑山军非但没仇怨反而还有过好几次的协作,可一旦张昭之事爆发。刘澜很可能会迁怒黑山军,而那样得益者无疑就变成了袁绍,尤其是在臧霸出现在青州之后,袁绍能不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会是刘澜,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招来讲主公的矛头调向黑山军,如果成功了,那他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对付青州,只要青州一平定,再反过头来对付讨伐黑山军的徐州军,到时不仅能修复与黑山军的矛盾。还能乘机消灭徐州军的有生力量,这可真是一箭双雕啊。

  此时在情况是牵马的关羽一动不动沉思着,而在马背上在张子妍则不时偷呓一眼关羽,心乱如麻。不知自己现在该匀做什么,而远方已将游侠制服的周仓、管亥二人呢索性离得老远等着看好戏,这么一出英雄救美在戏码他们可不想破坏。

  不见国在裴元绍去追几名跑了的游侠,是在周仓裴元绍念叨着他能多拖延些时间最好的时刻却发现那些游侠居然自己又跑了回来。

  周仓管亥傻眼了,连追击的裴元绍也愣了,这时候哪有不逃命的还主动回来自投罗网?就在众人心中奇怪盯着裴元绍上前抓人的时候就见这些人身后又出现了一彪军马。怪不得这几人又跑了回来,感情是被撵了回来。

  军马出现的一刻,被救下的少女和沉思中恢复过来的关羽几乎同时向这群军马望去。

  突然出现的人马大约在三千人,除领头男子骑着马外其余人都手拿长矛浩荡而来,当先男子二十左右疾驰而来,身后步卒健步如飞,紧随其后,气势凌人,瞬间将裴元绍一行人围了起来。

  关羽将张子妍交给管亥护着,带着周仓一行迎了过去,看他们的衣甲旗帜应该是徐州军,可既然是徐州军不应该不认得裴元绍啊,这事关于不得不小心对待。

  “你要小心。”关羽带着周仓离开的一刻,马背上的少女羞红了脸颊关怀道,关羽回头笑了笑便走了,马背上的少女却更害怕了,因为担忧紧咬着嘴唇,纤细腰肢在马背上挺得笔直。

  按他的性格,搁在往常,就算明知是死,也要陪着关羽一起,毕竟他是为了救自己,可他一句在这等着就让他变成了乖乖女,小鹿乱跳着,心想我就算跟他过去,也帮不上忙,反而还会让他分心,一想到他因之前因自己受伤,就更过意不去了,目送着关羽离开,心中又开始害怕了,若是这些人和那些强匪是一伙的,岂不是说关将军他现在很危险,张子妍西子捧心,深深的担忧起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她目瞪口呆,只见关羽在过去的一刻之前还盛气凌人的马上将军居然翻身下马,恭恭敬敬施了一个军礼:“末将石泉,盖因县君得知关将军路过吕县,特派末将在此接应,迎关将军入吕县小酌几樽,再回徐州。还请将军切莫推辞,县君早已摆好酒席,就等将军为您接风洗尘。”

  “吕县县令?”关羽微微皱眉,徐州各县县君能和他有些矫情的也就只有徐州城的陈群,其余各郡各县都是原徐州官吏留任,可以说与他一丝交情也没有,这日若是陈群请他,那他自然没有推辞的道理,可这连面都没见过的吕县县令请他,他就没了多大的兴趣了,就算去了也是话不投机,与其尴尬。还不如直接拒绝,也好过到时惹上一身腥臊,为主公添麻烦。

  可关羽却不知道他可是在徐州各郡县县令眼中仅次于州牧刘澜的第二号人物,虽然只是校尉的职位。可谁不知道那位兵曹从事曹豹不过就是个傀儡罢了,真正主持徐州军务的可不就是这位大神,而且他更是刘澜嫡系心腹之首,打个喷嚏都会让徐州数郡抖上三抖的勇悍角色,可他却知道县君请他入县。而是另有原因,并非巴结也非拍马,一见他拒绝,再也坐不住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连忙说道:“启禀关将军,县君他其实与您有过数面之缘,当初在下相县时便有幸得见君颜,是以在投诚之后就特别想与关将军一见,只是因县君他被调到吕县为令。这才无法前往广陵,今日听闻将军回师,才专程派末将来此迎接。”

  “现在的吕县县令是张南?”关羽半信半疑,张南自笮融被擒之后不久就弃城投降关羽是知道的,只是他的去向却并不知晓,是以在听说主公任命他为吕县县令时心中难免半信半疑,虽然他并未与张南真正交过手,但就他几次击退曹豹攻城的手段及展现出的军事才能不用在军中而是委以一县县令难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当然,一些官场之上的事情关羽其实也不是不懂,毕竟张南新投诚而来。委以军事上的重任难免会不放心,索性便将他与薛礼那般一样都任命为县令,看看他们的表现如何再提拔也不迟。

  只可惜这张南和薛礼一个样,都在玩官场上狡兔三窟的小把戏。可是不管是薛礼见陈登还是你今日见自己,这看似明修栈道实则暗度陈仓的小把戏难道就真能逃出主公的法眼了?到时就算还能做县令,可谁不明白主公亲自任命夏侯博做了广陵县县长不就是要恶心和钳制薛礼吗,为的就是等他犯错,以便能第一时间用夏侯博取代他做广陵县令。

  之前主公入主徐州之时那是为了求稳,所以徐州官员才会没有调动。可随着徐州掌控在主公手中,一系列的任免必然会逐步进行,而似薛礼张南这样投诚而来却又不得不安排职务的降将自然是首先开刀的对象。

  可关羽毕竟没有刘澜缜密的思维,他考虑到了这些,但他却并没有考虑张南为何要与他眉来眼去,如果关羽能够知晓张南的用心,一定不会觉得他突然的邀请有多突兀,而这也同样可以看出张南的过人之处,与其在吕县县君这个位置上胆战心惊,反倒不如聪明一些主动把这个职务让出来,这样一来他就掌握了进退的主动权,就算到时刘澜真动杀心,那也不会与他这样没有实权的小人物撕破面皮不是。

  当然他这么突兀邀请关羽人家来见不见他都还两说呢,而且他也一早就打听过关羽这尊在徐州称得上是第二号大菩萨可不好相与,到时亲近不成反成仇,只怕他这样的降将就是死一万次都有可能。

  可有些事情必须做,为了日后的前程,为了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而不是因为降将出生被穿小鞋,他现在就只能攀上关羽,哪怕是在其军前效命也在所不惜,若能成功,日后他就算有何麻烦,只要自己表现出足够的忠诚与才能,那他相信关羽必然会为他收拾残局。

  下定了决心,可却绝不能贸然去见他,更不能派人去见他,只能在吕县等他,好在关羽并未与刘澜一同回徐州,不然啊他这算盘可就彻底打不响了,连带着项上人头也彻底不保了。

  关羽笑了笑,:“方才斥候有禀前方不远有一酒棚,你回去告诉张南,他如果真想为我接风,就来酒棚便是,至于县府内的酒席我就不去了。”

  “这……”石泉为难道。

  “如果他当真是想为某接风洗尘,不管在哪,有这份心就够了,如果是他另有目的,哼哼!”关羽冷哼出声,其言不言而喻。

  听到关羽的冷哼声石泉眉头一颤,关羽几乎是在赤裸裸的警告他了,甚至是自己背后的张南了,也是似关羽这等眼高于顶的将军,只是与你张南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是以对手的身份相见,能够见你已经给足了面子,至于在哪见面怎么可能会让你做决定。

  石泉匆匆忙忙回去禀报,临了还得了关羽一句吩咐叮嘱张南便装前来就好,不然他同样不会见他。关羽如此做也是出于保护张南的目的,毕竟他心中还是颇为欣赏他的,可是如今徐州的情况,徐州内部之间的对抗,甚至与辽东沛县的较量正暗暗发酵,虽说君子朋而不党,可明争暗斗下来,就算是朋而不党也让主公头疼不已了,又怎么可能继续放任下去。可这情况也不是自他入徐州才有,而是陶谦一手造成,其目的就是所谓的制衡,互相牵制,可自灭佛一事薛礼替陈登出头的情况发生后,刘澜才发现,他一直以来以为的危险离他很远,只是很远的袁绍、曹操甚至是袁术,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完全错了,危险啊其实就在身边。

  可是想要解决这一难题又谈何如意,难不成真要像陶谦交代的那样让他们就这么互相牵制下去?

  不说为此发愁的刘澜,却说张子研在关羽的护送下来到官道旁的酒棚,在周仓裴元绍管亥三人的陪同下来到席前落座后,对张子研开门见山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不奇怪,我也知晓你的身份,张府的天之骄女,张公的掌上明珠被袭,这事可大可小,但我只是好奇他们为何会袭击你,你也别说是什么强匪拦路抢劫,这些人都是军旅出身,当然我也可以去审问他们,我只是想来听听你的想法,也许能得知真相。”

  “你当真猜出我的身份了?”张子研兴奋起来,瞪大了如水双眸,他可没向关羽透露过自己的身份,虽然提过乃是彭城人氏,但他居然只是通过这点细枝末节就能猜到自己的身份也太厉害了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