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青州之战(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这么多年来,臧霸虽然美其名曰是太守,可他却知道陶谦始终还是将他当贼看,不然也不会故意克扣他的粮草,怕什么,就是怕臧霸壮大起来,而他所希望看到的局面只是臧霸能有守护徐州抵挡黄巾的兵力就可以了,所以说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不起眼的存在。

  在曹操眼中,他如同蝼蚁,可以从曹操只是派了一员无名之将就敢来劫掠琅琊就看得出来,当然自那以后曹操对他必然另眼相看,不然的话也不会不敢再派兵前来,只不过这一战绩却因为只是对战了一员小将,所以并不被世人所知,而曹操之所以没有派兵来,他估摸着绝不会是因为曹操当真怕了他,反而是因为他从未进入他的法眼,所以曹操是打算先除掉陶谦后再顺手攻下琅琊,只可惜田楷与孔融先后抵达徐州打乱了曹操的既定方针,当后来,刘澜更是带领着大军到来,在面对成名已久的刘澜时,曹操当即退兵,虽然后来大家都知晓了那是因为吕布偷袭了兖州,而这也就成了天下人争论的焦点。

  反对刘澜者说他白捡了一个便宜,可挺刘澜者呢又会说以当时徐州的情况,曹操大可以先攻破徐州城再回兵,可为何回师了,还不是因为刘澜的出现,他明白继续待下去根本就攻不下徐州,反而还有可能陷到与刘澜的缠斗中,到时不仅仅是徐州攻不下,很可能连兖州都丢了。

  可不管真相到底是什么,一场徐州之战,刘澜是火的一塌糊涂,再次名动天下,而同样胜了曹操一场的臧霸,却默默无闻。

  有时候他也会想,按理说他应该先名声大噪才对,可是后来当臧霸对刘澜有了更深的了解后才发现,其实自己现在的遭遇刘澜也曾经发生过,黄巾之乱起时。天下各郡与黄巾交锋者无不溃不成军,可唯独刘澜在涿郡大破了黄巾,为汉军获得首胜,这一战果不可谓不振奋人心。可最后呢,天下闻名的却只有皇甫嵩一人,而刘澜还不是默默无闻?

  直到他大破三郡乌丸灵帝招其入京献俘这才名声大噪,以前的战绩更是被好事者挖了出来,虽然最终灵帝并未受俘。可刘澜却因为与徐子将的一番偶遇,得了一个小卫青的评语而使得他彻底闻名天下。

  毕竟眼下与前汉不同,前汉文武并重,可如今呢,自光武帝偃武修文,武人地位一落千丈,想出名,可以说刘澜能有今天的声望离不开当年徐子将的一番评价,更离不开郑玄的推波助澜,可是他呢?

  认识的人就没有几个比他识字多了。好不容易结识了大儒孔融,还把老头得罪惨了,少了这些人的推波助澜,没有天大的福运,想要闻名天下,不比登天容易。

  所以对待刘澜臧霸并没有羡慕,甚至还对他足够尊敬。

  如果刘澜是在前汉,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不足为奇,似他们这样的武夫因攻而升高位者不在少数,可在本朝。二百年间,似刘澜者屈指可数,这二百年来,大汉朝只养士。世家氏族得以兴起,可武夫呢?莫说世家了,便连居高位者都没有。

  就算是突然冒出个刘澜这样小吏出身的武夫终于为武人扬眉吐气,可在士人眼中,他始终都是武夫,低人一等的武夫。就算是徐子将当时说出那响彻天下的小卫青,可在士人眼中,那是褒词吗?

  不是,没听士人是如何讽刺刘澜的,说徐子将说他是可与古之八将孙吴白韩颇牧卫霍媲美,那是说他确实有军事才能,可这八人之中,为何徐子将独独将他比喻成长平桓桓,上将之元的小卫青呢?

  那还不是借卫青讽刘澜,徐子将看似是夸刘澜,实则是讽刘澜和卫青一样都当过奴隶,而刘澜呢更是素来被士大夫阶层轻视的小吏出身,所以啊和卫青那马夫的身份没区别。

  可以说刘澜是这个世界上被人诋毁与称赞最多者,爱他之人将他奉若神明,恨他之人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可以说他是当今世上最饱受争议之人,比袁绍受到的褒奖多,更比曹操受到的诋毁多。

  当然这完全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所制,就像曹操绝不会知道他在后世的有多大的恶名,所以要让恶名变美名,最直接的办法无异于掌握话语权。刘澜对此深信不疑,就像胡适先生说历史就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女孩一样,他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而此时的臧霸,如同天下所有武者一般,都想成为似刘澜这样之人,他为武人竖立了标杆,让武者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文士才能有这样非凡成绩。

  当真也是天不生刘澜,武道万古如长夜。

  说的虽然有所夸张,毕竟前人有那么多武者名留青史,可本朝这二百年间,刘澜当属第一人,臧霸说出这番话来,不是他刻意,而是天下武人一致的想法。

  就好似兄弟们劝他回泰山,自领豫州牧,他找了一个连自己都说不过去的借口,好在兄弟们并未细究,可他却明白,没有氏族的支持,他就算称帝,也保不了泰山郡一日。

  世人都讲有理走遍天下,可偏生这理之一字最为玄妙,只在人口之中,而掌握话语者又为士大夫,所以啊讲理之时就会因人而异,就比如说刘澜如果自领豫州牧,那这没道理的事情也会变得有道理,甚至还会被士家的士大夫们渲染出来救苦救难的圣人,可换做是他,那就是造反谋逆的恶徒,人人得而诛之,这就是有世家与没有世家支持的关键。就好比他在琅琊时若有徐州世家支持,又哪轮得到他刘澜,而造成这一切的关键原因是什么?就只两个字声望!

  不管徐子将是在夸刘澜还是讽刘澜,不管郑玄是真拿他当知己还只是客套,刘澜都成功借着他的名头使自己名声在外,而这才是刘澜能有今天的原因所在。

  而这一些直到今日,直到与王修一番交谈之后,他才彻底想明白。

  可后悔归后悔,但他并不曾觉得自己做错了,也许这就是为何他始终都是臧霸而无法成为刘澜的原因吧!

  因为两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有他的傲气。你们士大夫看不上我,我还看不起你们呢,为了仕途亨通就去结交名士,对他们献媚拍马。他臧霸没那么贱,反而像今次故意刁难孔融,让他甚是痛快。

  身边四人发现臧霸长时间沉默,以孙观为首认为这是他在研究如何对付文丑呢,臧霸素来脑袋灵光。他们三天三夜想不出办法的事情臧霸连一个时辰都不用就能给出解决办法来,正是因为臧霸有勇有谋,他们四人才会死心塌地跟着他,若不然,他们四人各立山头称王称霸岂不更潇洒自在,又哪用得着受这份约束。

  四人等着答案。

  但可惜直到最后臧霸也没有说出什么来,临了,之说了句大敌当前,诸位尽快整军,随时准备出发便挥退了四人。

  四人与臧霸论兄弟。可是谁人都会有些私心,可他们都是粗人直肠子,若看不过眼,那就会当面说出来,翻脸就翻脸,简单的很,绝对不会干出背地里下绊子的阴损事来,尤其是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就算再看不对眼,那也绝不会干出皮里阳秋的事情来。更何况四人在一起并无不快。得到命令之后,那自然是百分百落实。

  ~~~~~~~~~~~~~~~~~~~~

  四人各自整军,臧霸则来到了郡守府拜见孔融,虽然孔融给了他一个都尉的官职。可他也不能将北海军全带走不是,那带走多少人就需要与孔融仔细谈一谈。

  “宣高来了啊。”床榻之上的孔融看着臧霸入屋,虚弱挥手示意他近前来。

  “孔郡守。”孔融身体虚弱,可却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在床榻太久闲的,臧霸看在眼里。迈步上前,以现在的情况,与文丑必然是一场大战,带多少郡国兵那最好是多多益善,当然首先得讲孔融糊弄住,让他相信此战必胜,不然又怎么能让他松口让自己带走北海军呢。

  只是他却有点担心,那就是孔融对北海看得太重,尤其是北海军,所以他不敢保证孔融是否会答应,毕竟谁也不敢保证他是怎么想的,就算是想自己回借此架空他都有可能,这些文人啊,书读得多,可心眼啊却越读越窄。

  似这等文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心的事情,臧霸遇见太多了,多到数不胜数,甚至还会在背后下绊子算计你。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陶谦,群雄讨董之时,十多路诸侯带兵会盟,多者十多万少者三四万,可陶谦呢身为一郡州牧居然就带了三千人前去,连他治下广陵太守张超带去的兵都不如。

  可结果呢,各路诸侯哪个不是损兵折将,那曹操最后干脆成了光杆司令,大老远跑去扬州(寿春)募兵,可反观陶谦呢,非但没有伤筋动骨,反而在回徐州的时候有了上万人马,而一直不受陶谦控制的广陵郡更是在讨董时被他攻下,逼的张超有家无处回,迫不得已投奔了他哥张邈。

  当然这里边的版本有很多,但相比于其他几个版本,臧霸更倾向这个,不然没法解释陶谦为何只带三千人讨董,偏生大队丹阳军去攻下了广陵。

  这就是文人的可怕之处,明面大家有吃有喝有说有笑,可背后早把刀子比在你的心脏处了。再比如陶谦对付他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那真是软刀子杀人,让你只有能力守城而无法扩张,有了在老陶手底下被算计的心痛经历,今次来见孔融,是个什么结果都不奇怪,就算他答应了,也不得不防他是不是背地里又下了什么绊子。

  孔融示意臧霸在身边落座,颤巍巍做起来靠着软垫,声音嘶哑,道:“我已经听叔治说了他将都尉之印交予你的事情了,既然这样那老朽也就不再坚持了,往后北海军就交由宣高你来指挥吧!”

  臧霸最烦的就是这些客套,虚情假意透着虚伪,听着就恶心,明明是你和王修一早就算计好的圈套等着我跳,最后还整的好像是王修多高风亮节似的,好似他当真贪恋北海这小小都尉的身份一样,,沉声说道:“某此次来是为了主动出兵,进攻临淄才来拜会郡守。”

  “哦?”孔融面上毫无表情。通常情况,是个人徒然听到这消息那还能沉着下去?可紧紧盯着孔融的臧霸却发现他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好似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一般,若非他知道孔融只是一介文弱书生的话,还真要以为他乃张良转世,一早就运筹帷幄之中了。

  不过臧霸却不知道,虽然孔融不似张良,可他身边却有一位似张良的人物王修,早已经将臧霸可能做出的决定分析了个透彻,如果他守城以待袁军,孔融要如何应对,如果他主动出击,又该如何应对,这一切完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可以说,王修一早就看透了臧霸,不然的话又如何能三言两语就说服了他。

  “宣高啊,既然你已经决定要主动出兵进攻临淄,那我就全力支持你,粮草辎重我会全力为你提供,你只需安心领兵就是了。”孔融眸光灼灼,道:“还有,今次北海军皆由你来统领,但郡国兵就算了,他们都乃乡勇,无甚战力,就让他们留在剧县维护维护治安吧。”

  孔融出奇的痛快超出了臧霸的意料,惊诧莫名,他觉得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阴谋,孔融又岂能这么痛快就答应呢?可是他一时之间又完全看不出他到底会在何处算计自己,粮草吗?如果真那样,他吃了败仗,那剧县也就不保了。

  难道说。

  这一刻臧霸好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原来早已荣辱与共了。

  “末将遵令!”臧霸当即起身,拱手抱拳,道:“孔郡守放心,末将此去,定破临淄!”(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