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青州之战(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思~路~客www.iluke.info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临淄城内的袁谭与文丑永yuǎn 不会想到因为他们收到的两封绝密情报完全是刘澜在迷惑他们,尤其是在两人收到密报之时,臧霸的主力早已出现在了北海郡内,而此时的冀州军才更收到撤兵回师的命令,在匆忙撤退之际,被臧霸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猛将蒋奇正统兵在后防着北海军追击,对前方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防御部署,可想当前部突然遭受到袭击会是个什么状况,完全就没有准备,若非他们都乃是精锐,只怕在这一击之下早就四散而逃了,但就是这样,冀州军依然军心开始动摇,若非蒋奇第一时间从后方赶到稳住局面,并组织人马发起反攻,这才使得战局得以扭转。

  面对奋死一战的冀州军,臧霸的琅琊军瞬间变得岌岌可危。

  这情况臧霸也挺无奈的,他帐下一直受控与经费,虽然有三万多兵将,可真正能称得上精锐者不过只有万人,与黄巾这些农民军交战时还看不出训liàn 装备的不足,可遇到冀州兵士,差距就显现出来,对此臧霸也很无奈,被迫之下只能派出预留的预备队,预备队乃孙观所部,投入战场之后之时也算是稳住了局面,但也只是稳住,很快在冀州军面前优势又变成零。这时候臧霸只有向北海求援一途,不然进入青州的第一战就真成他的最后一战了。

  臧霸开始收缩防线。让出前路,效果是显著的。急于回师的冀州军快速撤出战场,朝着临淄方向撤离,而臧霸则顾虑着冀州军恐怖的战斗力,不敢追击,********等着北海军抵达之后,一齐出击,于是,这场突袭战就这么荒唐结束,而直到冀州军已完全没了人影之后。北海军终于出现了。

  王修带领着北海军带来让臧霸一阵郁闷,今日还好冀州军并没有真要与他们不死不休,不然以北海军抵达的时间,一旦冀州军当真与他们不死不休的话,那他们就只有一个全军覆没的结局了。

  但真正让他不痛快的,其实还是北海军出现太晚,他承认冀州军确实狠,但那是在兵力对等的情况下,可有北海军的支援。他深信必可杀败冀州军。

  臧霸很不甘心就这么放跑了冀州军,可王修也不好受啊,之前剧县被冀州军包围,就差发起总攻了却突然撤兵。而在撤兵不久却出现了来自徐州的使者要求孔融出兵,这时向lái 理智几近犹豫不决的孔融首先想到的就是一场骗局,没当场杀了使者就已经够幸运的了。最后出兵,还是他王修多了一嘴。派出了斥候查探,等确实肯定臧霸与冀州军正在交战之后孔融这才敢派兵援救而来。可这一来二去拖延了太多时间,待北海军抵达,可不就为时已晚,功亏一篑。

  可这就是战场,这就是战争,没有一丝侥幸,更不许一刻拖延。

  这一战与他预想的完全不一致,他与刘澜的布置不可谓不妙,可却没有一战击溃冀州军,这使得他全然无法预料青州接下来的战局会如何发展,尤其当他看到眼前这支如同黄巾军一般战斗力的北海军后更是没有信心,如果说这一战只是让他领教到冀州军的恐怖程度的话,那么眼前的北海军却彻底将他来时信心全部摧毁,无力回天,青州不可保。

  这是臧霸给出的答案,以他的部队与冀州军野战完全处于劣势,而希望的援军又指望不上,可是冀州军却与临淄的袁谭汇合了,到时就更不是对shǒu 了,除非这个时候刘澜能派来徐州主力,可他现在正带着主力在广陵。

  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之下臧霸今进入到剧县城中,此刻心中别提多不想摊青州这趟浑水了,可是想撤退哪有那么容易,他现在连家都没有了,能退到哪里去?而在剧县最少还有一口热饭可吃。

  孔融亲自为臧霸接风洗尘,饭后与老友王修共处一室,酒席之上孔融虽然谈笑风生,可心中却哭啊,他等的救星没出现,却来了个臧霸,一想到此,心里别提多苦了,回顾老友王修,颓然道:“叔治啊,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强留你在剧县而是让你去见袁谭,是我害了你啊,不然的话,你现在必然是袁谭的上宾,在临淄身居高位,受人礼遇,又岂会像现在这样与我狼狈若斯?唉。”

  孔融长叹一声,以他和刘澜的交情,他从未想过他不出兵,可现实却打击了他,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好似被出卖了一半,狼狈不堪,不然心里也不会出现觉得害了王修的想法,叹道:“叔治,北海难保,你一起在此,不如我这就送你出城,到了临淄,以你与袁谭的交情,他必然委以重任,如此也算是老夫为青州做出最后一件……”

  孔融话还未说完就被王修挥手打断,有些激动,道:“郡守怎会说出这等话来,叔治虽与袁谭有些交情,但绝非趋炎附势之人,袁谭入冀以来连番想招,可某皆以严词拒绝,郡守心知肚明,某非贪图权势荣华之小人,这个时候愿与郡守同舟共济,绝不会干出弃郡守而去这等小人不耻之事。”

  “叔治所想,老夫皆知,可田楷战死,青州迟早为袁氏所有,有叔治在,青州尚有一丝喘息。”

  “郡守有此念太也荒唐,如果刘德然当真对北海不管不顾又如何会派臧霸前来,使君放心便是了,他虽然现在全力平定徐州,可真要得知青州不保,必然全力来救,到是这臧霸。野心太大,不可不防啊。”

  孔融长叹一声道:“刘澜是何想法不得而知。但臧霸这个人嘛老夫在席前一番试探对他已有所了解了,与寻常武夫不同。但也不像叔治所说那么不堪,面对青州刺史的位置,谁不心动?更何况是他,因此说其野心太大有失偏颇,更何况就算他当真野心大,这时候有袁谭这般强敌,他也不敢做出什么来,更何况还有一个野心更大的刘澜呢。”

  今夜酒席之上,孔融借着酒意问出了臧霸为何会答应刘澜的要求来援青州。毕竟臧霸虽在徐州为官,可并不服刘澜调遣,他的出现确实让人好奇,到底这里面有什么交易会让他舍弃琅琊而跑到青州与袁氏拼命。

  他也知道,这等绝密之事不可能轻易问出答案来,可偏偏臧霸不加隐瞒,如实说出,可想得知答案之后的孔融是什么个表情了,心中之气愤就差当场掀桌了。公孙瓒当初任命田楷为青州刺史,那是因为他有着天子命令,统辖着幽冀并青四州,可他刘澜凭什么许诺臧霸为青州之主。难不成他自领了徐州牧后就变得狂妄自大了?又或是,这本身就是他在给臧霸画饼,以此诱使他来青州。

  ~~~~~~~~~~~~~~~~~~~~~~~~~~

  临淄城内的袁谭文丑二人终于等到了蒋奇回师。可是二人还没有亲自出城去迎,蒋奇以杀气腾腾的找上门来。得知蒋奇不等相招直接闯入刺史府的一刻袁谭心中咯噔一下,如果蒋奇只是不满突然被召回。那他决然不会这般胆大妄为,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才会让他如此激动。

  “这蒋奇,也太目中无人了。”文丑可没有袁谭的好脾气,就算你蒋奇自入青州以来连立战功,可别忘了本次作战的主将副将都在这呢,你这目中无人,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立时脸色就难看起来,有些挂不住了:“冀州军,绝不能容第二个麴义出现,不管今日所谓何事,似蒋奇这等行径,必须严惩,不然长公子以后如何领兵!”

  “这个……还是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再做处置吧?”袁谭干笑一声,徐州军到青,这个时候他们内部可不能再分裂了啊,不然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报!”

  “又怎么了。”探马突然出现让文丑本就难看的脸色更黑了,没好气的说。

  “是,是蒋奇将军回师之际遇到徐州军突袭。”

  “什么!”文丑与袁谭瞬间明白了蒋奇如此暴怒的原因了,可是徐州军明明还在……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北海郡,难不成那里并非是徐州军主力,而是……一想到此,两人几乎同时发声,激动问道:“那蒋奇他伤亡如何?”

  现在最关jiàn 的就是蒋奇战损如何,如果损失惨重,就得考lǜ 退军,如果损失不大,那再去研究作战计划也不迟。

  “这个……”探马也不是太过之情,可这一犹豫,看在二人眼中就变成了另一番模yàng ,一时间担忧、恐惧无数种情绪出现在心中,弹身而起,现在哪还有心思等着蒋奇来见他,反而比任何人都想见到蒋奇,想要了解战况。

  两人快步出屋,老远就见血染战袍的蒋奇提了一个大包裹杀气腾腾的走来,袁谭干笑着迎了过去,迫切,道:“蒋校尉,我都听说了,战况如何,损失是否惨重!”

  看着快步迎出来的袁谭,蒋奇心中涌起阵阵暖意。他这种将领在冀州那当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好不容易跟上了少将军,结果又险先被害战死沙场,若非在绝境之下冀州军抱着必死之心,只怕就真回不来了。

  所以他兴师动众的来郡守府,并不是当真来兴师动众,而是要让袁谭明白自己的气氛之处,既然敌情未明,就不要在信件中写得那么信誓旦旦,这可是关xì 着他的部署,一个不好三军送命啊,所以虽然见到少将军亲自迎出,也不能表现的诚惶诚恐,反而还要装出生qì 的样子来,气氛道:“你们的情报是怎么回事?信中不是说徐州军在新汶县么,怎么跑到北海了!”蒋奇一通抱怨,可此刻的两人,尤其是文丑哪还有之前的不爽,陪着笑脸,若非是他们情报不准què ,也不会让蒋奇中了埋伏。

  “蒋校尉安然无恙我们就放心了。”袁谭说着,而边上的文丑则观察着蒋奇,虽然蒋奇血染战袍,可看精神却完全没有兵败的样子,也许并没有那么遭,笑道:“走,走,有什么事到议事厅里详谈。”

  “对,对。”袁谭说着引这蒋奇来到议事厅中,可心中却极为想要知晓战况,一落座便问了出来,原以为这一仗被徐州军突袭会损失惨重,虽然来者只是臧霸,而非是刘澜,可就像文丑那般,他也看出了蒋奇的异样,心中除了担忧之外,还是有些小小期待的,说不定还真有意外之喜也说不定呢。

  果然,在蒋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之后,坐上的两人立时大笑了起来。

  任那臧霸狡猾如狐,可还是被蒋奇将军杀出了一条血路,哈哈。

  两人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而蒋奇更不忘替军中将士邀功,将提着的布口袋打开,只见里面满满都是人耳朵,军中计算战果,一耳同一人,袁谭立时起身:“看来这臧霸也不过是有名无实之辈罢了,说着大喊一声:”传令兵,命张南领兵出击,务必全歼新汶县内徐州军!”

  袁谭也明白,臧霸既然出现在北海军,那新汶县内就不会有徐州军,可出于谨慎又不得不防,只有确定了新汶是否安全,如果安全则全力对付北海,如果真有徐州军,那就先灭了他们,再攻北海。

  “少将军是不是太过小心了。”文丑不以为然,他就不信新汶县有徐州军。

  “文将军,不是我太过小心,而是有些人不可轻信,虽然说此次迷信看似没有异常,可是难得没觉得他们两人好似都在故意让我们将目光投向新汶县,如果两人果然是在为你我设套的话,那么现在再新汶县内就一定是徐州军!”

  “什么?”文丑坐不住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信中所说刘澜的目标是广陵就是在骗他们,因为他所带领的主力其实就在新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青州之战的局面就变得复杂了。

  PS. 5.15「思~路~客www.iluke.info」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思~路~客www.iluke.info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