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青州之战(1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青州之战开启之时,回程的刘澜接到了黄县阎柔的来信。他到黄县已有半年的时间,之所以将他专程从辽东调来,乃是因为在东莱郡治掖县境内发现大量金矿,因其当年在矿山时有丰富的探矿、开采、选矿、冶炼的经验,临危受命,到了掖县。

  阎柔一到黄县,并没有急着开采黄金,而是在整个东莱郡搞起了民生工程,当然这与刘澜给了他极大的自主权有关。首先他用北海人徐干为掖县令,此人在历史上课是鼎鼎大名的建安七子之一,虽然如今不过二十余岁,但才名已然称著于世,北海孔融,当初的青州刺史田楷,甚至连袁绍、曹操都慕其才名邀其出仕,但都被其婉拒,最后反而到了辽东,向管宁求学,也正是此时阎柔与其相识,本想向刘澜引荐,却被他连番拒绝,直到他来到东莱,不得不亲自登门,求其助自己一臂之力,这才说服了他。

  而原县令长广人黄珍由他提议,刘澜拍板,新设司盐校尉一职,主管一直以来东莱最大的税收项目盐业以及日后即将开采的金矿,而徐干则在东莱主抓农业,耗时半年,东莱一郡彻底恢复到了黄巾乱前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阎柔适时向刘澜发出邀请,请他前来,祭天敬鬼拜过山神之后,便大规模开采金矿,可不想却遇到了青州之战,刘澜只得婉拒了阎柔,之所以是婉拒而不是延后,实在是现在的徐州甚至是辽东太需要黄金这等硬通货,当即下令让其不必在等,由他亲自主持过祭奠后,便开采。

  挥退使者之后,刘澜接到了来自青州的战报,看完之后,原本打算先回徐州城的他不得已改道加紧行程向剧县赶来。

  ~~~~~~~~~~

  文丑一马当先,冲破重围,指挥着亲兵向着齐国临淄方向而去,不想跑出许久,却发现身后龙骑军穷追不舍,正在这时,文丑身边数名亲兵请令,道:“将军,我们去拖一拖,你快撤!”

  “杀啊。”数名亲兵一往如前,毫不惜命的向关羽前冲去。

  龙骑军乃天下有名的骑兵,乃天下骁勇,人数虽只有五千人,可没有任何一支部队敢夸海口能赢了他们,连冀州军都被龙骑军一战击溃,更何况是这区区不到十来人的文丑亲兵,在关羽率领的龙骑军面前,他们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只是眨眼之间,便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他们的结局,文丑一早就明白,以他五万大军都无法击破关羽,更何况那区区十多人,可是就眼下的局势,能拖延一刻,他就有一丝逃生的可能啊。

  就像他之前所想,想要报仇,想要亲手杀掉刘澜赵云以及关羽,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先返回临淄,不然凭他帐下的这些游勇,连命都不保,还说什么报仇。文丑每向前方跑出一二里,就会有身边亲卫杀出一部分去拖延片刻,初始人数不多,只有十几人,越往后,人数却越来越多,而此刻他身边已经不足百人了,可却始终没有拉开与龙骑军的距离。

  不能在这么干了,不然就算能逃回临淄,他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了,

  但随着不灾派出亲兵前去拖延后,很快,文丑便被追了上来,龙骑军从侧面杀来,以移山倒海的气势个个奋勇向前。

  龙骑军的战斗技巧远不是文丑亲兵能够与之匹敌,长枪刺出,看似平凡无奇的一击,却始终无法让他们躲避,霎那,长枪刺破喉头,鲜血喷涌而出,将龙骑军身上的皮甲染上一抹绯色,一双双恐惧不甘的眼神临死之际紧盯着夺去他们性命的人,带着不舍看向了天际……

  残酷的战场,冷血的兵锋,一具具尸体从马匹之上栽落,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在大地间滚动,战马踏碎了多少尸骨,刀锋斩落掉几许马首,但残酷的厮杀并没有因为死去太多同袍而结束,反而愈发惨烈。

  亲兵军中的骑士,大多是随文丑从渤海军一起参军的士卒,开战之初,他们想着可以一举进入剧县逍遥快活,却不想因为龙骑军的出现让他们成了丧家之犬,把他们逼到如今这穷途末路的地步,如果他们一早就打下剧县而不是围而不打,也许结局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可现在论功行赏的美梦破灭了!

  相较于身边的亲兵,文丑心中更是不甘,这一仗他已经足够谨慎了,可是为何还是如此局面,我不服,我不服!到底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龙骑军当真战无不胜!文丑看向了前方旷野平原的尽头,他想得到答案,可谁又能给他答案?

  “哪里逃!”

  身后一名亲兵惨叫着被斩落马,旋即龙骑军将矛头转向了其他亲兵,长枪舞动,如同巨蟒翻身,只是刹那,数名亲兵就被刺穿胸腹,或入后胸,栽倒在马下,鲜血倏倐的从伤口中流出,将大地染红。

  逃命中的亲兵纷纷被杀落马,没有一人能够阻拦他们追杀的脚步。

  要说最让人恐惧的还是文丑,龙骑军注定将成为继鲜卑、乌丸、高句丽人之后第四位将龙骑军列为不可敌的敌人,龙骑军的恐怖程度将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梦魇,五千人以冲锋阵型杀败了整整五万人,之后更长途追袭,连文丑身边的亲卫杀了个干干净净,可谓是所过之处,如同时蝗虫过境,片甲不留。

  从剧县到安丘,一路之上,血流成河,到处可见残肢随处可见冀州军的尸体。

  盼望着亲兵最后一次阻击能够尽可能的拖延些许使君,但可惜他们依然是去送死,文丑心中越发恐怖,偏生此刻龙骑军的号角声却越来越急,在号角声的驱动下,数千龙骑军开始全力追击文丑。

  “文丑哪里走!”距离越来越近,关羽一声高喝,奈何他坐下马乃乌丸战马,始终赶之不上,正在此时,骑着白龙的赵云终于赶到,摘下霸王弓,抽出一支雕翎箭,引弓搭弦。

  “嗖!”

  箭矢向着文丑疾驰而去,瞬间正中其后背,箭矢力道迅猛,只听一声他惨叫一声,就从坐骑上载落,趁此时机,关羽冲杀而上,正在他挥落偃月刀的一刻,赵云在后突然发声:“云长,刀下留人!”

  听到赵云喊声,关羽当即收刀,再看文丑,眼中满是绝望,尤其是赵云出现之后,他的表情更为复杂,两人低声交谈数句,随后关羽转身离去,而赵云则翻身下马,两人主仆一场,若非如此,方才那一箭就取了文丑的性命了。招呼身边之人上前蒋奇押解回营的同时说:“文丑,我不会要你的命,不仅如此还会礼送你回冀州。”

  文丑闭口不语,这些鬼话哄哄小孩子还有可能,他又怎么会信,若他们就只是为了捉到他再放了他,那会死追着自己不放?所以说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只是他现在却没有选择的权利罢了。

  “给文将军安排军帐,小心照料,再请军医前来,为文将军去除箭头!”

  赵云下达命令之后,转身离开。

  虽似座上宾实为阶下囚的文丑单独住着一座营帐,他的伤势挺重,但就是如此,赵云依然为他配了四名侍卫贴身看管,当然就他现在的情况,别说逃跑了,就是想自杀都难,所以这看管倒不如说是服侍。

  将四名侍卫指挥的团团转,气的四人咬牙切齿,偏偏又无法动怒,很喜欢看他们强忍着的样子,但比起这些,他更喜欢观察龙骑军的情况。

  这四人都挺老实,很容易套出话来,后来索性就一句话也不说了,可他想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所以也就没有再问,原来龙骑军哪里是一支由士兵结成的部队啊,简直就是以军官组成,他们都是出自辽东骑军中,由佰长选拔,而每年又行末尾淘汰制,军前立功与军中校武后百名会被裁汰返回辽东军前,再由辽东各骑兵中考核过关者入替,可想这么一支骑兵虽然只有区区五千人,可他们的战斗力却抵得上五万人,似冀州军这等步兵,对上这么一支精锐,又哪有不败的道理。

  文丑招呼着四人把他抬上了军榻,通过对徐州军营内的了解还有从四名兵丁口中的试探,使得文丑的眼界好似突然开阔了,他感觉自己以前练兵那完全就是小孩子瞎胡闹,甚至连他一直最上虽然不肯承认,但内心十分拜服的麴义也在与徐州军对比之后打了一个中下的评语,他训练出来的先登死士,撑死也只能与龙骑军打平手,当然这是文丑在夸大了先登死士之后得出的结论,如果他知道现在的龙骑军早已变成重骑兵后,不知又会是何等表情,那战力,只怕莫说是他,就算是刘澜也很难评估。

  当然,在刘澜眼中,当世能与龙骑军抗衡的部队,除了吕布并州狼骑与西凉铁骑之外,只怕就只有麴义的先登死士了,但刘澜肯定不会再像洛水河畔那样让龙骑军上去和这支骑兵克星拼杀,原因,自然是他的本钱更足了。

  而且随着东莱金矿的开采,徐州急需的战略物资致命将得到补足,那时,徐州军将会更恐怖。

  但就眼下来说,见识到更为广阔天地的文丑在上榻之后反而露出了笑容,一改成为俘虏的阴霾,如果他当真能够回到冀州,以他在军营中所闻所见,何尝不能练出一支精锐来?正是因为如此,换了个思路,此刻徒然觉得自己今日成为俘虏,也许并非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以五千对五万,打破冀州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一仗杀敌无数,光是俘虏就足有上万冀州军,可关羽却没有前往剧县,而是又回到了安丘大营,不想,第二日一大早,剧县城门便大开,从县令府的属官到太守府的属官大大小小官吏可谓是剧县从上到下,除了州牧郡守孔融所有的官与吏都出来了,而且还是驱车来到安丘。

  这般隆重,可算得上是剧县近几年最隆重的一回,别说琅琊军了,就连郡国兵都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城外冀州军不是围了城了么,难道他们是出去送死?不然怎么突然一个个都出城而去了?

  很快,大家终于打听到了准确的消息,根据昨日斥候线报,徐州军在关羽的带领下早已打败了冀州军,可是连番邀请之下,徐州军却始终不肯前来剧县,不得已,孔融只好派官吏亲自去见关羽。

  一大早,这些连朝食都没有吃的官吏们得到了赵云的盛情款待。

  对这些读书人,关羽向来是瞧不上眼的,所以他并没有主持这次宴会,反而让给了更为圆滑的赵云,以王修为首的官吏们强烈要求他们能够进入剧县,好为官军犒赏,语气诚恳,但可惜,最后还是被赵云委婉拒绝了。

  在酒席之上,赵云为王修介绍了几位将领,诸如周仓等人,当然还有管亥,不过对于他,王修却并不了解太多,毕竟他当时还不在北海出仕,但因为他毕竟乃是孔融心腹,如手足一般,很多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更何况当年刘澜来救北海本就足够轰动,自然知晓另一位当事人就是管亥,只是缺不知晓原来管亥却已经在刘澜帐下为将,不得不感慨一声世事无常。

  王修笑容可掬的朝着管亥拱手,道:“管将军,久仰,久仰!”

  “不敢不敢。”

  管亥在徐州军的地位可不高,没想到却被此人如此礼遇,不免有些惶恐,可憋了眼赵云,却发现他默默点头,所以也就欣然接受了,毕竟他现在可不是什么黄巾贼,而是正儿八经的校尉,走到哪里,腰杆也能挺得笔直,不会矮人一头了。

  “赵将军,文丑即败,不知下一步徐州军是打算就此收手呢还是一举收复临淄?”王修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来,赵云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场面寂静而尴尬,这话赵云该如何答他,他又怎么可能透露这些绝密军情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