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青州之战(1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王修难道真想知道徐州军下一步举动吗,并不想,但他却必须要知道刘澜对青州的是个什么想法,而这么一问,大体便可猜个**不离十了,当然如果他猜对了的话。一

  赵云的沉默,说明徐州军还有继续作战的意图,可田楷死后,青州便与豫州一样成了人人眼中的美味佳肴,是人都会想来染指,所以这一刻他可有肯定刘澜已经将青州当做囊中之物了,但以他现在的实力,却又没有能力与冀州彻底开战,所以他八成不会全部占据青州,最少他不会主动过黄河,也就是说他很有可有将黄河以北的平原郡放弃,如此一来,不仅可以示恩袁绍,更能通过释放文丑与战俘来表达善意,化干戈为玉帛。

  一旦这两件事能够圆满达成,那青州也就彻底改姓刘了。

  老奸巨猾的王修心中盘算着,而赵云脸上则始终保持着平静,最少不会让人轻易猜透自己的心思,可他却放了对手是王修这样的老狐狸,别说一个表情变化了,就是一个眼神他也能够猜出一个大概来。

  最后还是臧霸见气氛不对转换了话题,最后还瞧瞧向他眨了眨眼,那意思是你不该这么直接的,可王修却不这么认为,有些话不直接怎么能试探出来,对此王修并没有觉得做出,如果真有什么地方不妥的话,反倒是他有些太急了,他应该再客套客套,和赵云先混熟了,最不济也要等酒过三巡之后再问,不过现在既然问了,那也就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了,这样一来也好。大家可以直言直语,不必遮遮掩掩的了。

  “赵将军,王某绝非打探徐州军战略,而是想知晓刘使君对青州的想法,如今青州乃无主之地,而世人皆知刘使君与公孙北平私交甚笃。却不知赵将军可知晓刘使君会在公孙北平(公孙瓒在冀州之战前得到了总督北方四州的授权,可以分派刺史。)面前举荐谁人继任青州刺史一职?”

  “这个不知。”赵云知道,但就算知道这个时候也得装糊涂。王修笑了笑,从赵云的反应看来这事他不仅知道,只怕对他还很熟悉:“既然刘使君举荐,那必然对青州百姓民心了若指掌,绝不会贸然举荐一个吧?”

  赵云摇摇头,算是答了。 这老狐狸,怎么还逮着不放了。而身为当事人的臧霸反应就有些复杂了。青州的情况,他当然了解,自黄巾乱起,青州就没消停过,原来人口百万的大州现在却是人烟罕见的情况,也难怪王修会急切想要知晓青州刺史是谁,现在的青州亟需一位能够为青州恢复民生的官员来坐镇,可如今的乱世。又怎么可能,但臧霸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真能像刘澜许诺的那样坐上青州刺史的位置,他到是可以将王修延请过来,到时一个抓军事一个抓整治,也许才是最好的办法。

  但现在嘛,就像赵云摇头那样,臧霸也不可能透露丝毫消息。毕竟没有最好的任命下达,谁也不会知道最终成为青州刺史的人到底是谁。

  眼见着赵云一点消息也不透露,王修也就不再试探了,而是讲起了青州,青州的情况并不复杂。完全是因为兵祸造成的,首当其冲是黄巾起义,然后被平定下来,虽然被平定下来,但黄巾之患并没有被彻底平复,可最后闹得如此凶却是因为直到群雄讨董时诸侯聚盟,刺史出兵还未走出青州就被黄巾军合而歼之,自此青州黄巾达到了顶峰,在公孙瓒、曹操分别来攻后才算有所缓解,直到刘澜援救北海后一年多才算在田楷手上彻底消除了黄巾之患,只是此时的青州,除了平原东莱二郡早已满目疮痍。

  王修一番长篇大论,可这番话他就算不说,赵云也知道个**不离十,反而对他突然冒出这番话摸不到头脑,甚至还以为他还在想套他的话呢。

  “所以说,务必请赵将军转告刘使君,所派此时,想要经略青州务必首先恢复生产,绝不能再生干戈,不然的话青州危矣!“王修痛心疾首道,可他也明白,这番话却也只会从他这样的文人口中说出来,似刘澜这等人,就算真关心百姓,也绝不会听他的这番话,没有办法,这是此时青州所处的位置所决定了他的情况,相比于冀州兖州豫州,青州并不重要,可他偏偏又夹在袁、曹、刘三人之间,这就注定了它成为三人眼中的鼎内汤勺,三人想要吃肉,就先要将其拿起,不然的话难有作为。而似三人这等乱世之枭雄,又自然会明白青州的重要性,所以日后的战场,必然将会以青州展开,所以想要让青州和平,根本就不可能,而就他对赵云的了解,虽然很基础,但观其言行,还是比较老成持重的,所以他可有肯定他一早就猜出了自己说这番话的真正含意,可他偏偏还是要转移话题,这就只能说明,徐州刘澜势必要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可他偏生又知道自己绝不会说服刘澜,但他并不打算放弃,他不可能说服刘澜的事情,也许换个人会起到比目前局势更好的情况。

  只听王修语气沉重的说道:“以目前的局势,北方不管最后是公孙还是袁氏最后都会南下,尤其是袁氏,若他南下,青州首当其冲。同理,兖州豫州的曹操和吕布,不管最后谁取胜,要后方安稳,青徐二州又会首当其冲,而刘使君呢,看似选择更多,可南下不毛的江东还是独立对付袁术这条巨龙对目前的刘使君来说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反之北上冀州,只怕天下间任谁人来说,也一定会认为刘使君会选择北上,冀州不仅乃天下第一大州,人口众多,粮草丰厚,此高祖之所以兴,所以刘澜北上必然乃既定方针,而关键一点是那时北上冀州之后。刘使君并非像在南方与袁术孤身奋战,反而还能与公孙瓒一道对付袁绍这头猛虎”

  “哈哈,这可就不是子龙与某能够知晓的了。”帐帘忽然被掀开,随即一人龙行虎步走入帐中,众人观之,来者可不就是丹凤眼、卧蚕眉、重枣脸的关羽关云长嘛。

  “”王修微微一愣。虽然没见过关羽,可这个时候能自行出入大帐,而且徐州各将校还起身施礼被他挥手示意安坐之人他能想不到是谁吗,心说没想到这个时候关羽会突然出现,不过也可以得知,他在营外一直偷听着他们的谈话,又或者说他本身就对今次他们的到来抱着疑虑,所以才会派赵云打头阵,来探探他们的目的到底为何。

  心中不得不感叹一句刘澜身边的人果然都不是易于之辈。都不好对付,如果全是臧霸这种人,他可轻松太多了,这种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只听关羽大笑着来到赵云身边,很快便有小校尉二人换上了双人坐的枰来,关羽落座之后,端起酒樽。道:“王都尉,方才关某就在帐外。对您所说之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某觉得王都尉今日在这等场合实在不该说出这番话来,首先今日乃轻功宴,只谈风月才对,这番话太也不合时宜了,其次以我二人武将身份又如何能知晓如此机密的要事。我等向来都只是战场厮杀,至于议定决策之事则完全是主公与那帮士大夫的事情,所以说王都尉问子龙,岂不是白问,再有。若王都尉真要说这番话,也该是亲自对我家主公去说,甚至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番话本来就应该是孔北海与我家主公所谈论之事,对吧?”

  说着,他微微一笑:“当然,王都尉关心青州百姓不愿再见他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心情某可以理解,可所谓各司其职,这番话由王都尉说出来,难道您就不怕遭人诟病吗?还是说这番话本就是向来仁义的孔北海所默许,是他允许王都尉来像我等打探的?”

  “这怎么可能,完全是王某自己的主张。”

  一直以来,孔融之所以备受世人尊敬,其实并不是因为让梨,而是因为和他哥哥争相承担收留张俭的罪名,而名重天下,对于这样的人物关羽还是另眼相看的,不似对其他那些士大夫一般,轻蔑不屑,可如果这件事当真他的幕后主使,那关羽就不得不从新审视此人的人品了。

  “将军切不可有此言”王修解释起来,他说这番话完全只是希望通过二人能够变向劝解一下刘澜,并没有太多的意思,当然他也知道会失败,可只要有一丝一毫成功的可能他就不能放弃避之不谈吧?

  此战虽然因徐州军赶到最终取胜,可在战端开始之际,他甚至已经下定决心,此战如果袁谭最终获胜,他甚至宁愿去辅佐他这位老朋友,为的就是青州百姓,在这件事上,他宁肯背负骂名,但只要能为青州百姓,他连死都不怕,又岂会怕背上什么骂名,正是出于这一目的,所以他无所畏惧。

  关羽点点头,与赵云对视一眼后,看向王修,道:“此事我二人必会向主公提及,至于实诚与否,我二人不敢保证,但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王修起身,长身一揖,道:“多谢两位将军。”

  两说笑说着不必如此客气,可一旁的臧霸脸色却变了,当即插话说道:“我以为不妥,照王都尉话中的意思,如果刘使君果然北上,那也是进攻冀州,又干青州何事?反倒是袁氏若再南下,必掠青州,所以与其在青州派一文士反倒不如派一大将来守青州,此方才是为青州百姓着想,不如一旦有人来犯青州,青州岂不是旬月就被攻破?”

  听到这里,王修以及关羽、赵云都明白了臧霸的想法了,三人之中王修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有此提议,而关羽赵云二人又何尝不是因此而与王修达成默契,可偏生冒出来个臧霸来,赵云听说过一些谣传,但此刻才算是彻底肯定了那根本就不是谣传,而是真实的情况,不然的话臧霸何至于如此激动呢,一时间赵云反倒不该如何表态了,甚至还觉得此事变得棘手起来,早知如此,就不该表这个态,还是当着臧霸的面,不管如何,主公为他可费劲了心思,若因为自己这番话让他心生不满甚至逼反,何苦来哉?

  反观关羽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似臧霸这等人,关羽还真瞧不上他,尤其臧霸早年为匪,身上有着太多的匪气,与关羽这等行侠仗义的游侠出身本就格格不入,与其当真让他做刺史,还不如换个文官来。

  “唉。”王修叹息一声,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没去理会臧霸,只是视线始终在关羽身上,那意思更像是期待关羽能理解他的想法了。

  “王都尉放心,此事关某”

  “云长。”赵云在旁轻轻拽了他一下,关羽后面的话便没有说出来,随即赵云接过话头,道:“这事只怕我二人无能为力,王都尉还是另请高明的好。”

  关羽彻底闭幕,已经格外不满了,可又不好当众与子龙发作,强忍着心中火气,而下首的臧霸则彻底松了一口大气,反观王修眼球在眼眶中快速转动,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会是,说着偷偷打量了一眼身边的臧霸,如果是这样,也许

  王修沉吟片刻,乃说道:“两位将军的意思某已经知晓了,虽然两位拒绝,但某还是要感谢两位将军的。”原来如此啊,刘澜用青州刺史才使得他来北海,怪不得他当时硬要北海军权,这哪是要北海郡守一职,这是要彻底掌控青州啊。

  不过既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就好说了。

  如果是别人当这个青州刺史,他王修无能为力,可若是臧霸出任,那他就有了发挥的余地,也许这一任命,算得上是最好的结果了。(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m.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