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青州之战(1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数日之后关羽所部开动,这边刚一有所动作,临淄城内的袁谭便得到了消息,带着部队浩浩荡荡行了一日到了乐安国博昌县境内,大军扎下营寨,可不想到了夜间却被袭了营。

  以袁谭的性子,并非没有料到关羽很可能是暗度陈仓,本部在安丘,暗中已派部队绕道前来临淄,所以在布置营寨的时候安排了不少防御措施,陷坑鹿角,甚至还布设了拒马为的就是对付龙骑军,可睡梦中的他还是没有想到,在他看来固若金汤的营盘眨眼之间就被攻破,简直就是一座不设防的营盘,徐州军在营盘之内畅行无阻。

  凡是遇到骑马的,穿甲的,看起来像是将领的那都是重点关注的目标,只是一眨眼就会被数十人围攻斩杀,而偏生营中的将士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的意志,他们的眼里就只有从青州各县抢夺来的财物,抗着大包小包,而有的人虽然拿起兵刃准备反抗,可一看这些带着财货逃命的同僚,将兵刃随手一扔,去收拾财货,加入到了逃跑的人群。

  对上这么一支部队,孙观带着的五千琅琊军一出现能不是大杀特杀么,一点不比杀猪宰羊难多少。

  原本孙观接到的最新命令就是拖延住袁谭,所以才来偷营,根本就没打算能取胜,结果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初始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简单就胜了?可见着冀州军一个个丢盔卸甲,手中连兵器都不拿,完全就没有战斗的意志。只知紧紧抱着装着各色钱帛的包裹逃命,面对这一情况。孙观哪会错过,当即也不再打算干一票就撤了。直接开始带兵屠杀。

  这些逃命的冀州军,只要不上去拦截,谁死谁活根本没人管,索性孙观也不会理会他们,就对付那些反抗的还有战斗意志的军士,这样的一来,局面彻底失控了,抱着财物逃跑的士卒都没事,结果反抗的冀州军却遭到来疯狂砍杀。莫说是冀州军了,连护在袁谭身边的亲兵们都开始退缩了,连连说着保命要紧,然后强行把他扶上马,一溜烟都跑了。

  逃跑的路上,可想袁谭何等不甘,一次简单的偷营,居然会让他如此狼狈,心中那叫一个怨念深重。他来徐州是为了向父亲证明,结果却因为徐州军的出现让他一败涂地,此刻他现在最深之人莫过于刘澜,如果不是他碍事。青州必为他的囊中之物。

  其次则是关羽,正是因为他,才会导致他今天会落得个如此下场。这两人上了袁谭报仇的名单,不管多久。他发誓一定会报今日的一箭之仇。

  但可惜,并没有跑出多远的袁谭很快就被追上了。来者是谁他不晓得,但来者一眼就认出了他。

  来人面白无须,但微眯的眼眸却让他突然想起了曹操,这样的人都很奸诈,看着他笑吟吟的模样,袁谭心中快速算计着,奈何当他打算突出重围的一刻,却遭到了无情的打击,在面对徐州军重重围困之下,最终非但没有冲出重围,反而还落了个当场被擒的下场。

  他本就应该想到,这等奸诈之人,既然出现,那就绝不会留给他任何逃生的可能,面对敌将的嘲笑,袁谭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他更想自我了结,可却没有这个勇气,他始终都记得华彦对他说的那番话,只要活着,他是长子继承父爵就还有一线机会,可若战死沙场,那就等于将一切拱手相让。

  “袁大公子,咱们再临淄吧?”孙观说得客气,甚至有一点点请的意味,可这也只是嘴上客套,根本就没给他任何选择的权利,不过袁谭可就有些飘飘然起来了,他把这也的客套当做了是应该,方今天下,又有何人敢不给他这位袁家大公子面子。

  可他却不知,袁家的名头在当真天下确实人人都会给留几分薄面,但这其中却不包括刘澜与公孙瓒,甚至是曹操。

  但似他这等政治白痴又如何能明白,不管是所谓的南盟还是北盟,其实都是出于利益的考量,而不管是刘澜、公孙瓒也好还是曹操也罢,对袁家两兄弟又岂能当真惟命是从,这与现在的孙观对他客套是一样的,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目的,可这一点如果换做他爹袁绍必然能够晓得,可换了他,那就差了那么一点了,此刻还当真以为刘澜如同曹操是他叔父(父亲)豢养的一条狗了。

  所以当孙观表现的极为客气,在他眼里完全没把他当做俘虏看待时,他对自己之前没有冲动去自杀成仁赶到庆幸,是啊,自己败了那也是败给了叔父袁术,都是袁家人他又怎么可能正会要了我的命,而败给了叔父,又有什么可耻的。

  袁谭摆出了一副袁家公子的风范,这在孙观看来不过就是他发了少爷脾气,没啥大不了的,没必要得罪他从而开罪他背后的袁绍,他现在的想法依旧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毕竟袁绍的势力太过庞大,此刻留人与情,日后也许也能得到善待,不然的话,换个人,孙观会对他客气?早大耳光呼上去了。

  孙观一直存有疑虑,对臧霸当初的抉择有些微词,不过在见到了袁谭这等公子做派之后,他开始释然了,跟这种人确实不如留在徐州,尤其这些日来他可是亲眼见识到了袁谭的暴行,这所谓的豪门之后,可比他们这些匪狠多了,和他们一比,他们最多只算得上劫富济贫,真难以想象,似这等人家,怎么会在天下又如此偌大的名声。

  看来宣高说的一点都不错,似这等人家,就算干出了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也会成为正义,就算他们替天行道。反而成为罪恶,承担所有恶名。这就是这世界的不平所在,他们所说的话。不如世家的一个屁香。

  想到此,孙观霍然转身,扬声发令:“传我将令,收兵入临淄!”

  “喏!”

  “前面就是汶水渡口,过了渡口,向北有个三天路程就能到剧县了。”刘澜对着身边的陈果说道,这条路他来来已经走过很多次了,十分熟悉,只不过这一却与以前大有不同。以前来青州,他为客,完全是以客人的眼光来看,只是觉得青州荒凉,可现在以主人的身份来到青州,却发现到处白骨露于四野,人迹踪灭,死气沉沉的样子相较于徐州更为荒凉,几同与辽东旷野之间驰聘。

  “唉。难怪王修会专程信,青州如今的情况果真是民不聊生,赤地千里啊。”

  “主公,青州久历兵祸方才会是如今这般模样。一旦安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像徐州一样恢复生机。”

  “难啊。”刘澜摇摇头,他看重青州。只是希望让青州成为徐州北门的一道壕沟,可这道壕沟偏生无险可守。他现在有些犹豫,他的决定也不知对不对。可是一想到黄县,一想到为了日后能有更好更大的发展,青州就算是一条不设防的壕沟也必须要拿下。

  这些话题陈果说不上话,岔开了话题,道:“主公,当真打算再建龙骑轻骑军?”昨日主公当着他的面说起过此事,当时陈果可不敢斗胆说什么,去之后辗转反侧想了一夜,不能说拿出了稳妥的办法,但也有了一点自己的主意,神情一敛,十分严肃,道:“龙骑军一直以来以都是仿北军军制,只不过北军所穿的鱼鳞甲换成了龙骑甲,普通长弓换成了价格不菲的铁弓,更是耗费巨资为战马打造了一套铠甲,这让龙骑重甲军在进攻时战斗力猛增,可同样背负如此重量使得龙骑军无法长时间作战,战马也无法长久负重,如果要建立龙骑轻骑兵的话,那就一切都要从简,首先战马要卸甲,铁弓也要换普通长弓,甚至长枪也可以不必携带,就用环手刀。”

  “你这套说法,当初龙骑军初建的时候就是这般配制,一战下来,战损太大。”刘澜看了眼前方水平面,笑道:“知道后来云长提了一个什么意见吗,那就是在皮甲之内为龙骑军每人发放蚕丝内衣来减少胡人骑射带来的伤亡.”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现在咱们的部队将士都被要求穿蚕丝内衣。”陈果啧啧叹了一声,自己一晚上想的都是什么主意啊,主公他早就想到了,要想也得想关将军那样想出别人想不到的东西来,立时低下头,一脸惭愧,以后一定不能像今日这般草率,一定要拿出让主公满意的答案来。

  刘澜发现了陈果的变化,笑着道:“你也不必太过自责,我昨日并非是考校你,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其实我已经有了些想法了:“轻骑兵嘛,越简单越好,而且欧冶坚又改良了弩机,完全可以将大弓撤下换成弩机。”

  “弓骑变弩骑?”

  陈果双眼一阵发亮。

  “对,我就是这么个想法,弩骑必然会比弓骑更灵活机动,只是如果组建的话,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仲康勇则勇矣,只是他更适合统领亲卫骑,关羽、张飞又各有所统,除非让赵云身兼两职。”

  “主公难道忘了俊义将军?”

  “可惜我已让俊义再组大戟士了,不然的话他到时十分适合!”

  刘澜一脸沉重,如果能把太史慈弄来,这人选也就算是解决了,可惜啊,太史慈一时片刻是不可能来了,那就只能

  突然,刘澜眼中微微闪起了精光。显然他又想到了人选,笑道:“我一直把目光放在徐州,却放了辽东那帮老兄弟们了。”

  对于身在辽东的那些将领官吏们陈果了解的不多,没敢多话。

  “就这么定了。”打定主意之后刘澜望向了辽东方向,微笑着道:“这帮小子在辽东这么多年了,也是该让他们来徐州来见识见识了。”这天下之间啊,要扬名还得来中原,在辽东,一个个籍籍无名的,谁也不知道,就算是徐晃,当年多出名,结果这么多年下来,也被人快遗忘了,可是他却不能轻易调动,毕竟换个人去,也不熟悉辽东的情况,等熟悉了,也不知要用多久。

  一连赶路,刘澜一行终于进入了北海郡内,已然离剧县不远,只是这才多久,却发现北海已经荒凉若此,连飞鸟走兽都绝迹了,可知这一战文丑将北海糟蹋成了个什么样子。

  刘澜长叹一声,中原战场与辽东右北平不同,那里人烟稀少,仅有的百姓又大多居住在县城之中,而青徐地区,却是众多百姓居住在亭里之间,一有兵祸,如果有大族,还能藏入大家的坞堡避祸,如果没有,那就成了部队劫掠的对象。

  而北海郡,又是自黄巾之乱起青州为数被祸害次数最少的一个郡,相对其它几郡比较富庶,如今看来,连北海这片沃土都变成了这个模样,可知其它各郡会是一副什么凄惨模样。

  带着如此心情,刘澜赶到剧县,城外随处可见百姓进入城池,而在城池一侧,则是徐州军竖起的大营。

  直到此刻刘澜才终于算是见到了些人气,一早得到消息的关羽等人打开营门前来迎接,欢呼声在刘澜出现的一刻响起,刘澜对着龙骑军们挥手示意着步入营帐,与关羽并肩,带着诸将向主营走去。

  “云长,这一路匆匆忙忙赶来,都没好好休息,先派人给他们安排些吃食住宿。”

  “主公放心,一早就已经准备妥当了。”

  “那就好。”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大营主帐之中,这是关羽特地为刘澜竖立起来的,原本打算见过之后大军就告退让主公先休息,可刘澜却没让他们急着走,有些事情他要交代。

  第一件事,就是务必要收临淄,其次一定要活捉袁谭,就一个文丑,他担心与袁绍议和筹码不足,命令关羽及早出兵临淄,可不想话未说完,关羽就汇报了一件大喜之事,临淄已经被孙观夺下,还俘虏了袁谭,若非是得知主公今日就到,他们早就开拔入临淄了。

  得此消息之后,刘澜这才挥退众人,不过却独独把关羽留了下来,打算在吃饭时和他说说任命臧霸为青州刺史的事情。(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m.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