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四十章 入驻丰县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此等精锐之卒,正是我军所缺!尤其是翼德你,所统矿山军,若能将其练成陷阵营这般存在,我立时就为你你操办你与夏侯姑娘的婚事。”

  “当真?”

  “自然!”刘澜笑道。

  关羽看了看激动的张飞,又看了看徐盛,最后目光转向刘澜,目光里说不出是担忧还是期待:“吕布虽败走兖州,但其精锐尚在,此番容驻我沛县,难知吉凶祸福。”若换个时间点,关羽自然不会赞成其留在沛县,就算一战又何妨,而且听了徐盛对吕布军的赞赏之后,就更期待与其一战了,尤其当年汜水一战乃是他毕生遗憾,当然以当时的情况,不管就算徐荣晚些到来也很难扭转战局,但现在情况又与当初不同,天时地利人和,若与其再碰面,关羽有信心将其击败,只可惜现在的徐州无法再起兵戈。

  “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我等只需小心提防,当可避凶趋吉。”一直没有说话的简雍开口道,通过刚才对答他已经清楚了刘澜对吕布的态度,所以这一表态算是彻底决定了吕布入沛县,就在众人商议决断后,已经听说刘茵消息的简雍想打听打听,不想刘澜不容他开口便雷厉风行,道:“走,随我去见见那吕布。”

  在沛县外十里处,在此驻扎的吕布军忽然发现从沛县方向来了一匹快马,刚到寨前,就高叫,道:“你们的吕将军在哪?”

  吕布从帐内走出,寻声望去,只见营寨之外一名徐州军正向营寨边疾速奔来,而在更远的数里外,溅起的尘土预示着那里还有一队骑兵正在快速赶来。

  “开寨门,让这骑兵进帐。”说着吕布迎到了寨门,待那骑兵下马之后,道:“我是吕布,你是什么人?”

  “我乃徐州牧刘澜帐前亲卫佰长杜普,前来通知将军,我家主公亲来迎接将军入沛县。”

  受宠若惊,吕布完全没料到刘澜居然会亲自前来,他一摆手,道:“诸将,随我前往迎接。”

  不多时吕布与帐下一同出了大寨,不多时,纵马从官道奔向了小路的刘澜看到了一众十多人的队伍,到了近处,刘澜扬鞭大笑道:“吕温侯,别来无恙否!”

  吕布拱拱手笑道:“布自不才,乃败军之将,安敢劳德安公如此远迎?”

  刘澜摆摆手,道:“温侯言重了,不提当年荥阳之战,就是后来若非温侯袭曹操之后,方才解徐州重围,只此两点,刘某理当来迎。”当年荥阳一战,任谁都看得出在徐荣出现后吕布并州军并非真出力,当然这牵涉到董卓内部的利益争夺,但不可否认的是,吕布当时只要稍加配合,那他和曹操务必将在卞水大败,龙骑军必然伤亡惨重,那时没了龙骑军这一强大战力,刘澜再想像现在这般快速发展就没那么简单了。

  “德安公严重了。”

  吕布的笑容慢慢消失,声音低沉,道:“布自与王司徒计杀董卓之后,又遭傕、汜之变,飘零关东,诸侯多不能相容。近因曹贼不仁,侵犯徐州,蒙使君力救陶谦,布因袭兖州以分其势;不料反堕奸计,败兵折将。今投使君,共图大事,未审尊意如何?”

  刘澜自然明白吕布前来的目的,不过将落难说成共图大事这本身就说明他从未考虑过像当初投靠袁绍那样投靠自己,不过这一早就在刘澜的意料之中,毕竟有了袁绍害他性命一事之后,吕布只怕将兵权看得更重了,只要兵权在手,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他,可是一旦像在冀州那样失去兵权,连宵小都可能要了他的性命,所以来投刘澜他只说共图大事,而不是投效,从表面来看,两人便是平等的关系而非主臣,其次则是他个人的原因,首先他与刘澜并无交情,再则是他从心底根本就看不上刘澜,两人早年一个在并州一个在幽州,都为小吏出身,经历何其相似,也正因如此,在吕布眼中刘澜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罢了,所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他刘澜能有今天,只是时运比他更好罢了。

  刘澜立刻道:“温侯有所不知,陶府君新逝,徐州内不稳,外不宁,若温侯若不嫌浅狭,可屯驻丰县,权且歇马,至于粮食军需,澜谨当应付,如何?”刘澜虽然说会应付军需,不过是表面客气,吕布到底有多少人马他不知晓,但以他现在的情况最多支撑其万人粮草,而这便是当年陶谦对付臧霸的办法,反正刘澜的目的就是留下吕布,却不会让他借徐州而发展壮大,对他构成潜在威胁。”

  吕布愣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澜居然只是让他留在小小丰县,这和不留他有什么区别,到时曹操大军一到,他首当其冲,他瞬间意识到刘澜的目的是什么了,就是借他之手抵挡曹操,原本他以为有曹豹的关系,刘澜绝不会亏待他,可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下下场,早知如此他绝不会入徐州,可他却不知晓,如今的曹豹,早在徐州失势了,如果他在前来徐州之前能提前了解的话,也就不会有此尴尬了,可那时候的他哪有这个机会,先是蝗灾,紧接着被曹操趁其不备,再然后开始撤退,到现在他还以为曹豹是徐州的都尉,掌管着徐州军事呢。

  就在他心思急转,打算就此离去之际,不想边上的陈宫开口,道:“我等能得收留,已感激不尽,岂有不允之理。”

  吕布刚要拒绝,却突然看到陈宫给他连使眼色,而其脸色又极为严肃,不得不沉声,道:“既然如此,布这就前往丰县驻扎,改日再往徐州拜见刘使君。”说着大喝一句:“通知三军,前往丰县。”说着猛抽一鞭,战马疾冲而出。

  “什么东西,呸,俺家主公容你留在丰县已然是天大的恩德,汝不感恩,反而如此不敬,汝以为汝是何等人,难不成想入徐州为主!来来来!我和你斗三百合!今日一矛捅死你,好过你日后兵犯徐州!”

  “!!!!”吕布一脸怒火,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现在就与那张飞厮杀上一场,可是现在人为刀俎,他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布愚鲁之夫,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德安公不计前嫌,若令弟辈不能相容,那布还是别投他处为好。”

  “温侯,张翼德他素来狂悖,还望莫要见怪,还请先前往丰县歇马,他日澜定当登门谢罪。”

  吕布:“布这就前往小沛驻扎,改日再来拜见。”

  直等吕布返营帐,愤愤不平的张飞气呼呼的道:“主公,这吕布太也不是东西,您留他在丰县,他非但不感激,反而因丰县小城而对您心生不满,似这等白眼狼,留之必为后患!”

  “翼德,这些主公一早就知道。”关羽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

  “可是。”

  “可是留下这么一头白眼狼替咱们守丰县不是最好不过嘛?若他当真似臧霸那般,某反而还有些舍不得把他留在丰县了。”

  “啊”张飞恍然大悟,直到此刻才算是明白了主公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一旁的徐盛哭笑不得,这几日连番商议,却也不知道翼德他到底想些什么,不然怎么现在才明白了主公留吕布的初衷。

  夜幕悄悄降临,吕布进入了丰县并与丰县县令进行了短暂交接仪式之后进入了县令府邸,

  房内,吕布气呼呼的大骂,道:“那环眼贼竟敢如此藐视于我,吾纵横天下,何曾受过这般窝囊气!”

  原本慢慢坐了下来的陈宫当即起身,急道:“君侯”

  吕布知道他要说什么,摆摆手,打断他哼声,道:“王司徒曾言,只要我杀掉****董卓,便是大汉功臣。可那关东诸侯,个个对我这功臣避之不及,无不欲取我首级而后快!公台,这到底为何?”

  陈宫语重心长,道:“君侯勇冠三军,睥睨天下。各诸侯虽欲用之,实则惧之。”

  “我明白了”吕布叹道:“当年之举,布懊悔莫及,然此事已过多年,何以始终念念不忘,以此鄙我?君侯不必为此忧心,若能成就霸业,何人会计较陈年旧事?”

  吕布默默点头:“此言不假,哼,届时且看谁敢小觑于我!”

  “以君侯之见,刘澜此人如何?”陈宫再次落座之后,道。

  吕布一连不屑,道:“他刘澜算个什么东西,若论武艺,此人在我戟下走不过十合,若论为人,十足的小人一个,不过就是运气好,得了徐子将金子一赞才有了今日,不过其人虽然不足为虑,只是他手下诸人,还有有些能人的,从今日来看,对我提防颇深啊。”

  若说吕布目光短浅也不尽然,可是在识人这一点上,吕布就差了太远了,他曾经在曹操帐下时,多次听曹操说起此人,对他的赞赏发自肺腑,而且徐子将与他也有些交情,除了袁绍这等拿刀架在脖子上时才会说些昧心之语,其余皆是发自肺腑,所以对刘澜的点评应当是十分中肯,只可惜吕布看不到这一点,沉声道:“以常理而论,无论何等仁义之人,也断不会将自家基业拱手相让,除非

  吕布眼中迸射出道杀机,修长白暂的手指轻轻在矮几上敲了下,道:“除非怎样?”

  “除非无能如陶恭祖之流,自忖无力自保,故此明哲保身。”

  吕布气呼呼的说道:“可今日刘澜却并没有提及将徐州相让一事,反而还将你我安排在了这穷乡僻壤的丰县,却是何故?”吕布的语气十分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陈宫想了想,道:“某以为,此举有三种可能。其一,他让曹豹信与我是在主动示弱,以求自保,那其必是大庸之人,徐州迟早非他所有。”

  男子的语气依然十分冰冷,没有任何感情,道:“其二,则是为了试探君候是否有多徐州之意,而今日亦是在探视我等诚意,似这等事完全为虚伪之徒所干,若其当真乃虚伪奸猾之辈,那君候就不得不小心提防此辈了。”

  吕布皱了皱眉头,道:“还有其三是”

  陈宫冷笑一声,口中喃喃,道:“这其三,倒是有些匪夷所思。”

  吕布不解的问道:“公台何故欲言又止?”

  陈宫眼中闪过丝担忧之色,道:“那便是刘澜从未有想过要让徐州与我,从一开始这本身就是曹豹的一面之词罢了,也许是我们中了他借刀杀人的奸计了。”

  陈登站起身,在厅内来走动,考虑这三者的可能,最后却无奈地摇摇头,道:“无论刘玄德是何等人,其绝非常人可比,断然不会轻易就将徐州让出,所以”

  看着陈宫来走动的身影越看心里越乱,急道:“公台难道连你也看不出来嘛?此事到底是其人在试探与我,还是那曹豹别有用心,可是一旦是曹豹在从中捣鬼,那他居心何在,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啊?”。

  陈登脸色变,突然转向吕布,脸现慌张之色,道:“如果当真是曹豹从中捣鬼,倒也好解释了,毕竟他当初可是也想争徐州的,只是最终失败了。”说道这里心中却是为之一动:“想要知道此事到底是什么情况,吾有一策,首先派人入徐州,先瞧瞧曹豹的近况,其次主公可派人向刘澜求粮草军需,君侯可以囤兵需补充粮饷为由,向刘澜索要军粮两万斛,以为试探。”

  “这。”吕布有些不解道:“若其答应了那”

  “其若答应,就说明刘澜果真乃淳厚庸愚之辈,其若不允,则为奸吝虚伪之徒。”

  “可曹豹那里?”

  “他已经不重要了,不管这事是不是他捣鬼,既然我们已经到了丰县,日后就要与刘澜打交道,先了解此人脾性如何,才是关键,如此君侯才好早作准备。”

  “好,就依公台之计!”(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