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商议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第二日一早,刘澜聚众将与议事厅内议事。

  “没想到诸公都已到了。”蓄起了须的陈群昂首步入厅中,不想厅内糜竺、甄俨、鲁肃几人早已到来,看样子几人已在厅中等候多时了,拱手寒暄,道:“诸公,却不知今日主公召集我等相商何事?”陈群左右看着殿内几人各自的反应,淡淡一笑,道:“铜山西崩,洛钟东应,这几件事不会有什么联系吧,难不成主公打算出兵,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巧?”陈群偷眼观察众人,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厅内几人的真实想法,刚才这一番表态不过是想看看大家的反应罢了。

  陈群的小伎俩只换来了糜竺心中一道冷笑,不过有一点他与陈群是想到了一块去了,眯眼片刻,才缓缓说道:“长文所言正是,主公新得徐州,民心未附且今年又逢天灾,这个时候出兵,殊为不智,某以为当此时机首先应聚富强兵,方才能无敌于天下,诸公以为如何?”

  甄俨一看两人的反应,便已知晓二人应当依据知晓了主公出兵的打算了,开始的适合呢,他确实是很支持主公南下的计议的,可随着举家迁徙到徐州之后,在家族的影响之下,这样的念头就改变了,不过相比于糜竺死守徐州这一亩三分地还有陈群希望向兖豫中原地区发展不同的是在家族影响下的甄俨更希望主公能够北上夺取冀州,出言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出兵过江,却也不知到底谁是蝉,谁又是螳螂,谁又是黄雀,那时厅中诸位大不了另择一处,而主公他就只有看天命了。”

  “仲正所言正是!”一旁的糜竺深以为然,看着始作俑者的鲁肃,眼中满是阴冷之色道。

  鲁肃自向刘澜提议兴兵南下的决议之后就想过会招到这样的情况,但他绝没想到会如此被敌视,现在的情况他也不想去反驳什么以免撕破面皮,毕竟他来徐州出仕虽久,却一直在广陵募兵水军,真正到徐州城的时间并不长,现在多说什么,或者是试图来劝说他们只会适得其反,反而会让原本就各有所需的众人彻底将矛头对准他,很有新媳妇被婆婆欺负的意思,此时此刻除了听些冷言冷语之外就只有沉默了。

  张昭昨日已经从鲁肃口中得知了刘澜南下的意图,对此他的极力赞成刘澜的先知远见的,此刻听这些鼠目寸光只知为己谋私利者对其冷言冷语,不免愤愤不平,脸露鄙夷之色,道:“主公决议是一早就定好的,诸公不去奉劝主公,却再次含沙射影,当真可笑。”孔融完全没想到徐州内部居然会充斥着如此多的声音,心中长叹一声,但其实他对这类的官场争斗并不陌生,所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就像在朝堂之上大臣们会因为各自的利益而争吵不休,这很正常,毕竟徐州城内各方势力之所以汇聚在一起,为得是什么,就是利益二字,也正因为利益,大家才会汇聚在刘澜身边,所以当出现了不符合自己一方利益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就会出现,而张昭虽然看似说得大公无私,可别忘了这是在他极力认同南下的前提之下,说败了是鲁肃的决议符合张昭的利益,不然的话他会如此?

  所以说啊,这世上哪有几个真正大公无私之人,这本身就是违背人性的,不然的话这世上岂不是人人都是圣人了,又何须圣人传道以教化。

  当然对于他现在这类置身事外者来说,他现在更好奇的是刘澜是用如何手段将这些属于不同势力有着不同利益目的的几人粘合在一起,并成为铁板一块的,在危机时,大家为了各自利益却是能够暂时抛开成见,但这不是他要看到的,他要看的是在春风得意之时的情况,如果刘澜没有这样的能力,处理复杂情况的手腕,那孔融就不得不考虑他留在徐州的意义了。

  公孙瓒还未杀来,内部便显不和之音,这一场危机也不知能否化解。

  张昭发声了,原以为德高望重没人再会有二话,可不想陈家老爷子陈珪却不卖他的账,冷笑一声:“南下丹阳,何其可笑,所谓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此乃长江之难守也。鲁子敬说出这番话来老朽不奇怪,张子布说出这番话来,岂不可笑?秦之帝用雍州乃兴,高祖之兴自蜀汉,光武得之关内,用之冀幽,盖未闻起于江南者也!”

  “太史公所谓东方物始所生,西方物之成熟,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主公南下,此正乃作事者必于东南也。”

  “禹兴于西羌,汤起于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秦之帝用雍乃兴,汉之兴自蜀汉,光武之兴于关内,此东南当为青徐而非江南!子布将东南比作江南,此乃混淆视听,偷梁换柱!”

  得知内情的徐庶眼见徐州内最为德高望重的两位争吵越来越有激烈之势,连声出言相劝,道:“二公,今日前来乃是商议三件要事,至于出兵丹阳,是乃是刘繇求援,并非是主公执意出兵南下。”

  张昭与陈珪两人一甩衣袖回归了各自位置,不过从方才徐庶透露的信心来看,今日要相商的实权只怕比他们猜测的情况要严重的多,立时出言询问,道:“却不知主公今日所议三件要事为何事?“

  陈珪也问道:“元直,你且说说,到底是哪三件事,也好让我等早做准备。“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了徐庶身上,他左右看看,说道:“主公原本起兵准备入丰县,驱吕布,可不想丹阳、右北平同时派来使者求援,主公这才招诸位前来商议。”原本徐庶是不想说出攻打吕布的事情的,可他知道,等会儿主公一到,必然会提及此事,所以他也就没有隐瞒了,甚至也不怕被吕布探听清楚,如果吕布想知道的话,他早就知晓了。

  “还有这事?”进屋的张飞将徐庶方才所说听了个完完全全,骂骂咧咧的道:“这还商议啥,吕布要打,伯圭要救,至于那个刘繇嘛一并帮了就是了,以我徐州现在的实力,三线开战也无不可。到时只需俺带一军入丰县、子龙带一军北上幽州、云长带一军南下丹阳,定救两郡灭那三姓家奴。”

  果然是一届莽夫,陈珪苦笑一声,道:“翼德将军勇冠三军,可以翼德之意,前提是我军兵马众多,可同是三线开战,可以徐州现在的实力,若同时在三条战线开战,实乃不智之举,何况丰县吕布、冀州袁绍、丹阳袁术三人又岂是任人宰刮之辈,却不说袁氏兄弟,单一个吕布便有二万兵马,战将数员,如若我军兵分三路,恐难一路也未必能拿得下,到时若吕布死守丰县,而我南下北上之军又救不下丹阳刘繇与右北平公孙瓒,一旦进入相持,我军必败。”

  张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不尴尬,不过他素来如此,只是一转眼便跟个没事人一样,嘿嘿笑道:“俺就是随便说说,诸位莫当真。”说着来到自己席前,左手第二位坐了下来,与右手边一直看戏的赵云对视一眼,只见其微微摇头,那意思分明是翼德现在少说话为妙,咱们啊驱于阵前就好,至于运筹帷幄,让他们伤脑筋去吧,最多关键时刻发表些自己的意见。

  张飞嘿嘿笑了笑,学着赵云冷眼旁观,心中连叹,有这些书生,自己操哪门子心啊。就在这时,突然身边传来的一声笑声,张飞就见到一只没有说话的徐庶脸带微笑,点头道:“陈宫所言不错,以我军现在的实力多线开战根本不现实,以在下之意,吕布必图,袁绍不可不图,而那袁术则是早晚要图,试问诸公,一旦袁术得丹阳扫除后顾之忧后,兵锋将会瞄准何方?想必大家心里已然有数,所以我军现在就算不向南下也不得不南下,必须再丹阳与袁术在此分个高下。如若得胜,则可与袁术分庭抗礼,如若不得胜,则青徐不保,只得退守辽东,可若不出兵,迟则一年,早则半年,我军必与袁术交战,那时袁术集全力而来,我军胜算又有几分?那时照样要退守辽东,所以今次商谈,如果只是为了夺江南之地,某不赞成,若为救刘繇,则必速行。”

  之前众人并不知晓内幕,还道是刘澜要下江南打刘繇,此时听说乃是袁术南下,无不心中一惊,就连之前极力反对的陈珪、糜竺还有陈群三人此刻也不由的几乎是同时说道:“元直所言不错,,所谓晚打不如早打,早打还有刘繇为助,晚打,我军孤军奋战,胜负难料矣!“

  就在此时,关羽、太史慈还有田豫三人相携而来,关羽带着两位使者求见,意味着距离刘澜

  马上就要到了。

  果然在关羽几人到了之后不久,刘澜从一侧屏风后面的小门入殿,众人各自归位后恭迎袁绍,齐声说道:“恭迎主公!”

  “诸公免礼!”

  刘澜含笑说着:“今日将诸位招来,乃有三件要事。“刘澜随即将今日的主要目的说了出来道:“不知诸公以为当前首要为何?”说着开始扫眼厅中众人,左手边为武将,以关羽、张飞、赵云三人为首,右手边为文臣,以徐庶、糜竺、陈群、陈珪、张昭为首.”

  徐庶率先出列,道:“诸公方才在厅中已经议定,出兵丹阳,当尽速出兵,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也。”

  “元直所言不错。”陈珪并未出列,只是坐于席前,道:“兵法云: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巧者一决而不犹豫,是以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甄俨适时出列,道:“主公,到底是攻吕布,还是援伯圭,还是救刘繇,当速做决断!”

  “大家都别吵了,主公都害未坐稳,你们就逼着出兵,哪有时间让他考虑啊,诸公莫急,先让主公他想想!”张飞瓮声瓮气的说道,他可不去管什么兵贵神速,再神速,也得要想出个稳妥的办法来啊,出兵的可是他们这帮人,他可不想让老兄弟们白牺牲。

  “翼德。”关羽憋了眼张飞,让他闭嘴,然后起身,道:“主公,所谓用兵之害,犹豫最大,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想了,您当早下决断才是啊。”

  糜竺立时起身,道:“主公,兵贵神速,机不可失,早下决断才是!”

  刘澜点头,道:“好,既然主公都同意出兵丹阳,那刘某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今日即以议定,他日不管是何人出兵丹阳,必要身先士卒,平定丹阳!“

  刘澜并没有当场点将,也就是在做几人都有可能领兵出征,一时间诸将群情激昂,尤其是张飞,立时起身出列,道:“末将请兵南下,请主公恩准!”

  关羽知道自己的责任,而赵云又从来不会去与人争攻,从来都是等着主公点将,所以都在张飞请令之后后撤了半步,但与鲁肃一同回来的周泰就有点不识趣了,请战,道:“末将水军初建,未立寸功,此番南下丹阳,愿请为先锋!若不拿下孙策小儿首级,甘受军法!”

  原本在张飞表态之后,没有人再主动表态了,此刻一见周泰这小子冒天下之不韪,立时以张颌为首纷纷请愿,气得张飞虎目圆睁,回头一个个瞅向这些不识趣的人,心想着一定要给他们好看,可面对张飞投来的眼神,此刻他们皆选择了低垂下头,装作视而不见,请战出征比被张翼德记恨实在多了。

  “诸将同仇敌忾,何愁不破孙策小儿!”刘澜示意众将起身后,笑着对周泰,道:“此战出兵丹阳,缺不了幼平水军。”说着在众将眼中扫了扫,最后还是锁定了张飞,道:“此战出征,非同小可,此等重任,刘澜原本打算以张飞为主将,可一想到他那冒失的性子,不由得瞅向了徐庶,想了想,道:“此战以元直为主将,翼德、幼平为辅,不知你二人可愿辅元直,平定丹阳?”(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