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秣陵之战(1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陈端,字子正,广陵人,另一个时空中与彭城张昭广陵张纮秦松同为孙策早期谋主,与周瑜五人乃其心腹肱骨重臣,先说周郎,其人文采惊艳,武功高远,孙策评其文治武功当世第一人虽难使天下人信服,但进入前三甲绝不会有人说二话。而彭城张昭,最擅庙堂经略,审时度势拒陶谦,入孙营,虽有其父当年之因,但在孙策名不见经传时选择他,并成为幕僚谋士,可见其眼界格局,也正因此,他才成为江东第一人,几乎一手辅佐孙策割据江东,为其谋划庙堂鞠躬尽瘁,待孙策死后,临终更是交代了孙权一句: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可见其二人之分量。

  但能与张昭其名的另外三人,难道当真就差了他许多么?其实不然,便拿孙权对群臣大多直接称呼其字,唯独称呼张昭为张公,称张纮为东部,可见孙权对二人的器重。而张纮与周瑜张昭不同,他胜在文理意正,个人品格操守更是当世楷模,而其更是一言语辩捷闻名,纵横之术游刃于曹魏,虽一直亚於张昭,其分量却一点也不亚于张昭,乃东吴最为举足轻重的谋士之一。

  而另外两人,秦松陈端,两人以谋略见长,前者擅阳谋后者擅阴谋,前者多能运筹帷幄,后者却智计百出,前者被孙策评为阳才军师,评价看似很高,却很一般,皆因秦松其人人品泛泛,偏生又爱出阳谋,是以孙策对其评价并不高,到最后更是只用其才而不用其人,可陈端却不同,他被孙策评为鬼才第一,在当时就算贾诩已经小有名气亦在他心中无法与陈端相提并论,可见孙策对他的重视,奈何天妒英才,陈端死在了孙策之前,才有了孙策在其棺椁前留下的那句:算无遗策之毒士,无双国士第一人,子正(陈端)当之无愧。

  正因为他与孙策的相继离世,是以史书之中,并没有对陈端有过多着笔,不得不说这是一大遗憾,虽然今世他到了刘澜帐下,更有张纮极力推荐,但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一个绝佳机会在刘澜面前表现自己的才能,而徐州一战,陈端引来了机会,他给关羽献上了一条计策,虽然危险系数极大,但如果能够混入敌营,那么淮陵一战将彻底结束。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非常好,遇到了关羽,或者说遇到了只有兵行险招,才能获取徐州最后胜利的关羽,他同意了陈端这一大胆计划。

  一行北上,遇到了扬州军,不过周仓一行并没有冒充扬州军,而是冒充了乔蕤军,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有现车的俘虏乔蕤,所用的借口乃是来夏丘向纪灵求援,没想到碰到了他们。

  扬州军暂时让他们休整,他们的出现太有问题了,可盖因乔蕤身份不同,他们不敢不收留,但防止有诈,一边向李丰派传令兵请令,一边暗中派兵士盯着乔蕤一行。

  甚至在休息的时候,所以扬州兵都不准卸甲,武器不得离手,就算这不到一千人的败军当真有鬼,也掀不起什么浪花出不了什么乱子,如果他们真是徐州军假冒,在如此紧密的见识下,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立时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当然,扬州军也不是没有想过他们会同徐州军里应外合,可是前方李丰将军正与徐州军对持,徐州军分身乏术,又怎么可能有到此呢?

  所以当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消除了所有风险,但在一些部曲看来,他这样做还是太冒险了。

  但偏将忽视了他们的担忧,徐州军并不是傻子,就算关羽愿意,乔蕤会就范?

  就算乔蕤会就范,关羽敢派徐州军来冒这个险?一旦被察觉,那他们就真的有危险了,所以关羽就算想冒出我军,也绝不会派徐州军来冒这个险,而派被俘士兵,你觉得他们脱离了虎口,还会替徐州人卖命?

  其实这就像是徐庶为张飞解读阴谋说的那般,阴谋之策并不值得推敲,如果看透了,也就不值一提了,偏生他并不认为关羽有这样的胆子,甚至对部下的提醒充耳不闻,自以为是的认为心乔蕤能够信任,虽然暗中还是对他提防,不过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罢了。

  午夜,睡梦中的偏将被护卫叫醒了,他们发现了一点古怪,乔蕤部有异动,得到消息后,偏将彻底暴怒,可是等他想透了,也已经晚了,而在此时,巡营的斥候同样带回来一道噩耗,看守乔蕤的营中彻底混乱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无法查探而知了,唯一可知的就是在乔蕤所部的方向一连响起了惊叫声,然后便有很多看守他们的士兵匆匆返回主营,直到此刻,那边的消息才算是彻底传到他的耳中,可这已经不重要了,从他们狼狈而回的那一刻,就算他们不说,他也已经猜到了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翻身上马,挺着身体对快速结阵的扬州军大喊一声:“徐州军前来送死,兄弟们现在正是你我建功立业的打好时机,想升官发财的,随我杀啊!”

  足有万人的扬州军精神顿时为之一振,齐齐发出一声呐喊,随着偏将向乔蕤部杀了过去。

  偏将一马当先,率领扬州军向乔蕤所屯驻的大营杀奔而来,黑暗中如风驰电掣,瞬息即至。

  而同一时刻,营外的管亥亦带着徐州军向周仓发出信号的军营重来,大营四周布设的鹿角矛刺早已被清除,甚至连壕沟都被填平了,管亥轻而易举的摔着部队杀入扬州军军大营与周仓合兵一处,在他的指引下,向扬州军主营杀来。

  当扬州偏将赶到半路时,便遇到了已经连破数座营寨的管亥,一见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心中顿时已经,惊叫一声:“撤!快撤!”

  偏将大声叫喊,率先调转马头向营外奔去,那么多的火把,如同长龙,又怎么可能是区区乔蕤所部所能有的,一定是他们与徐州主力取得了联系,此时内应外合,如果他现在不跑的话,那可就跑不了了。

  他看清了形式,可已经晚了,其实如果不是他的自负的话,完全有可能化解这一劫,他现在无比后悔没有听部下的劝谏,既然暗中看管乔蕤部,为何不彻底收了他们的兵刃确保安全,待得到将军李丰的将令之后,不管是放还是押他们到李丰处,都可保无虞,他后悔,可是后悔之后悔到了营外,他就没有了功夫再去想这些,眼前,密密麻麻杀出了徐州军,他们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杀来,堵死了扬州军的逃跑道路,这个时候他哪还有心思去想其它,后悔其它。

  他率领的扬州军彻底陷入到混乱,后退已无可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杀出一条血路,可是一连数次冲击皆已失败告终,敌军的防御太严密了,尤其是他们手中的强弩,让扬州军寸步难行,纷纷倒在弩箭之下,哀嚎声响成一片。

  “废物,废物!”偏将彻底暴怒,如果再杀不出一条血路,待后边乔蕤部杀来,在敌军前后夹攻之下,他们哪还有生的可能。

  “冲,给我冲,谁敢后退半步,格杀勿论。”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了,在他的亲自带领下,向外围的徐州军冲去,格杀勿论的命令一下,再加上他一马当先,他就不信这回还杀不出一条血路出来。

  可是当他以为强顶敌军矢石就能突出的一刻,却发现敌军收起了强弩,列阵向他们杀了过来,而在敌阵之前,同样杀来一将,就见那人一声巨吼,“袁军将领,纳命来!”

  偏将定睛一看,在火把微弱火光之下,他看到敌军的一刻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猎猎火光中,一名身材魁梧,杀气腾腾的将军正催着一匹乌丸快马向他冲来,他手执一把刀刃部分为半月形,刀上铸刻有龙纹的大刀,这柄武器他无比熟悉,敌将的相貌他更是了若指掌,那长髯,那青龙偃月刀除了徐州第一武将关羽,武榜排名第五的关羽还能是何人。

  这般的人物,就算是主将李丰估摸着都不会放在眼里,可偏偏此刻,自己这样的小喽啰居然被他盯上了,他还有活的可能?

  他都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关羽如旋风一般杀来,偃月刀当空落下:

  “敌将,纳命来!”

  青龙偃月刀快如闪电,一劈而下,就这位偏将的无疑,便是徐州营中武力最弱的裴元绍都能轻易将他击败,更何况是关羽亲自出马,几乎毫无悬念,一刀便将他劈为了两段,至始至终,连半句话都没说出来。

  丰县有了异动,赵云第一时间带兵赶往了沛县,半月前,赵云离开时,着重安排徐盛的任务便是负责修筑瓮城,

  而此时他到徐州第一件事情,不是去见简雍,而是直接登上了城楼,观察起来徐州瓮城,与中原很多地方不同,徐州自刘澜入主之后,瓮城便修建到了城内,按照兵书中的描述,瓮城往往都会修筑在城外,但自卢龙塞与乌丸人交手之后,尤其是到了辽东,之所以反败为胜公孙度,全是因为新式瓮城使然,所以之后刘澜不管是到沛县还是入徐州,只要修筑瓮城,都会把瓮城修建在内城之中。

  这样一来,首先一座城市便有了两道城墙作为防御,部队可在城楼进行迂回,其次,两侧城墙是连在一起建立这边起到了藏兵的作用,部队可沿着城墙孔洞快速移动,从内城到外城,城墙更像是一座快速移动的通道。

  当然之所以会在徐州修筑这等瓮城,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地理位置使然,毕竟徐州乃四战之地,尤其是沛县,至关重要,所以守小沛,就必须要以死守的态势进行防御,而更因为小沛距离徐州颇近,如果小沛能抗下来,那么徐州的援救就能及时抵达,所以不管是小沛的瓮城还是徐州乃至于彭城,瓮城便都修筑在了内城,只有如此,方才能经得起敌军的蹂躏而保证城池不会轻易被敌所破。

  不然的话,把瓮城修在城外,虽然是保证了敌军短时间内无法进攻主城楼,可一旦瓮城失守,那么想要与敌周旋就变得没那么轻松,一旦沛县稍有闪失,刘澜在沛县付出的多年心血就将付之一炬,再想立起一座似小沛这等县城,可不是短时间内通过砸下金钱就能再立,而对于徐州其余的城市亦然,刘澜好不容易耗费心血让徐州各县恢复了些许生机,如果因为城池轻易被破导致城市人口再遭破坏,想要恢复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人口可不是想恢复就能恢复,所以与其想着其他,不如先修炼好内功,保证城市不会被轻易攻破,在城池的防御上下大功夫,才是徐州能在诸强环视之下得以保证的关键。

  而多年来的经验,双城池,内瓮城的经验绝对是保证徐州乃至于小沛安全的关键,只要有足够的兵力不被敌军轻易把城市拔掉,那么刘澜分布在其他郡县已经在徐州城的主力就能够及时支援而来,而这同样是刘澜在右北平时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在右北平时,公孙瓒的策略是重兵防御卢龙,可一旦敌军人数众多,尤其是在掌握了攻城之法后,卢龙塞就变得极具危险,而想要等待后援,就只能通过土垠调兵,可一旦遇上风雪天气,无法及时而来,卢龙就成为一座孤城,想要从固安等地班救兵,又因为都是些郡国兵而效果欠佳,所以刘澜在辽东就将部队分散在各郡,而在徐州,同样是这个道理,如徐盛坐镇沛县,徐方坐镇琅琊,刘澜自己坐镇徐州,而因为各种原因,张飞始终无法前往彭城,但就是如今的三线联动,也足以保证徐州的安全,更能够保证不管三方哪里出现危险,只有再不被攻破的情况下,都能够及时支援而来。

  就像现在,赵云在得到沛县的情报之后第一时间赶到,而徐方则会等待赵云的消息,如果赵云能够力挽狂澜,则徐方不动,如果连赵云都觉得危险,那么徐方率领琅琊军的出现,将成为关键。

  力挽狂澜的关键。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