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秣陵之战(1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寿春城内,后将军府前,一匹快马疾驰而至,马上乃是一位二十余岁的青年,生得广额阔面,气度不凡,在府门前翻身下马,手执佩剑大步入府,在后将军府中一路畅行无阻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袁术之子袁耀。

  开战之初,他是极力反对父亲三路进攻徐州的,可最后在父亲的坚持下被迫妥协,但同样他争取到了随军出征的名额,在纪灵部,可没想到大军才刚到豫州,便接二连三的收到其它两路败军的消息。

  他与纪灵二人心急如焚,一番商议,最后决定由他亲自回来,可不想他回到九江郡之后才听说,父亲袁术到现在都没有出兵,还在寿春城内,这让他能不气急败坏嘛,如果父亲按照计划出兵,那么他就能第一时间收到盱眙败军的消息,从而淮陵李丰处也就能够化解败亡的命运。

  如今两路大军一败,就只剩下他北路军一支长驱直入,在敌境之内,那是何其的危险,所以他此次回来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劝说父亲出兵,亦或是再派援军,甚至干脆收兵,而这也是他和纪灵商议之后为何会亲自回返寿春的原因,他必须要亲自与父亲见一面。

  袁耀一路快马加鞭,来到府前,家里的仆役侍卫哪个不认识他,自然无人敢拦,再加上他手握剑柄,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别说是下人们了,就是府中管家见了立即转身回内府偷偷告之袁术去了。

  管家的身影他一早就看到了,但并没有阻拦他,由他提前禀报,也好过他突然出现在父亲面前时的尴尬,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跟着管家能够让他第一时间见到父亲,很快袁耀便入了内府,看着管家进入了父亲的书房里。

  此时书房之内,袁术正与主簿阎象长史杨弘等人正在观察着地形,商议着此战的形式,此时袁术也已经收到了乔蕤投降、李丰阵亡的消息,同样孙策在丹阳的形式也不太妙,一连串的噩耗使得原本就有些动摇的袁术彻底坚定了信心不再亲自领兵出征。

  现在的局面有些微妙了,丹阳战事吃紧,徐州三线败了两线,可是一旦他现在将精力都集中到徐州战事,一旦丹阳孙策大败,那么刘澜势必直扑寿春,那时他他将主力都调到徐州,那寿春将受到巨大的威胁,而这是袁术所不愿见到的局面,而这又是徐州战事所无法比拟的,就算那边败了,短时间内也不会波及到寿春来,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仍对纪灵保持着信心,他相信纪灵的主力不会像另外两路那般溃败。

  当然袁术在此之前并非没有后招,那就是他已经联络了丰县的吕布,并赠予了他们足够的粮秣,一旦他们出兵,势必会为纪灵处分担一些压力,而袁术则能够左右逢源,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但可惜,在这关键的时刻,他的儿子亲自回来了,袁术很头疼,如果是别人,他当然可以不去理会,可是他的儿子,怎么就这么不能体会他父亲的苦衷,头一个过来为难他呢。

  怒其不争,可是有一点是他现在有些后悔的,如果当初听从儿子的建议,直接派主力进攻徐州、彭城这一徐州战略之地的话,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个局面,可是坐父亲的,当主公的又怎么会主动承认他错了呢?

  这让他颜面何存,这让他以后还如何统领部下?

  大步进屋,施礼之后袁耀直奔主题,道:“父亲,现在徐州军主力三万正在淮陵郡,而我军纪灵部所率领的五万军队正在屯驻在豫州,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继续进攻,以我军现在的军力难以攻下徐州任何城池,所以孩儿此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请求父亲撤兵,我知道让父亲现在撤兵一定非常困难,可如果继续让纪灵部驻扎在豫州却又极为不智,所以孩儿认为我军当务之急便是父亲再派援军,合兵一处,与徐州主力决战,从而一举荡平徐州。”

  从袁耀入屋之后,杨弘就一直没有说话,之所以一直不吭声,完全是因为他私下里与长公子走得比较近,这个时候宁当哑巴也不能去拆他的台,当然了除非这个时候主公主动询问,可结果一样,他也会暗暗支持长公子的。

  反之主簿阎象不吭声完全是因为人家父子之间的事情不愿参与,支持了主公那必定得罪公子,支持了公子呢,那主公必然生气,所以干脆就来他个沉默应对,至于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完全可以冷眼旁观瞧他们父子最后争论出一个结果来。

  可是随着两人的谈话越来越激烈,阎象在得到主公的暗示之后不得不硬着头皮出列了,不是他想搀和他们父子之间之事,而是他终于听明白了袁耀想干什么了,不用想,能想出这般鲁莽的主意来,背后肯定少不了纪灵的影子,如果再沉默下去,那不仅是对主公的不忠,更是对他自己身家性命的不负责任,出列,道:“长公子迫切想要进攻的心情卑职能够理解,可是现在的情况长公子又了解多少呢?长公子不能仅从徐州战事单方面来看,更要做到纵览全局,从整个战场来看,现在丹阳战事吃紧,一旦主公当真按照长公子所说孤注一掷,全力进攻徐州,可那时长公子可有想过,孙策一败之后,刘澜便可从丹阳派兵来攻寿春,那时寿春空虚,徐州未下,寿春先失,这后果少将军可有想过?”

  阎象的反击让袁耀后悔自己在话语之中留下的把柄被他抓住了,这令他陷入到被动之中,毕竟是年轻人,气盛,被驳的无话可说后彻底恼羞成怒了,重重哼道:“若不是你们出的计策,从一开始就对孙策南下冷眼旁观,置身事外,只想着像当年庐江一样坐收渔翁之利,若一早就派军南下,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吗?现在对我冷嘲热讽?说什么刘澜会派兵来犯寿春,那我到要问问你们了,你们这些谋士一早提醒父亲派兵南下的话还会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吗?难道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袁术重重一拍矮几,不悦道:“你们二人不要再吵了,这件事情不怪阎主簿,是我的主意。”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好孙策能拿下丹阳郡,之所以最后会同意他出兵,完全就没当回事,败了死的也不是他的主力,胜了,正好可以为他所有,这件事上他并不会有丝毫损失,何乐不为,只是没想到后续的事情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随着刘澜率军南下,就等于撕下了仅剩的那层面纱,这才有了袁术三路直入徐州,不得不说袁术的胃口实在太大,可最后谁又能想到落了一个这么两难的境地,一脸严肃看了阎象一眼后,袁术转向儿子,立时一脸的慈笑,道:“元叡,你在前线,现在是个什么局面你一定清楚明白,我现在很想知道在不得撤兵与没有援军的前提下,攻打徐州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袁耀犹豫一下,最初他希望看到的是主力南下攻打丹阳,可被拒绝了,随后他又希望父亲能够同意由纪灵带领十万大军进攻徐州城,可同样又被拒绝了,现在他最希望的是撤兵,然后全力进攻丹阳,但又被拒绝,他知道这一想法不会实现,父亲绝不会允许纪灵退兵,使关羽率领徐州主力来犯,那么他现在唯一可以争取的就是如何让纪灵率领手下三万六千人的部队如何与关羽周旋,胜算有多大?那么就必须要寻找外援,而他想到的人选,无疑又是袁术不会同意的,他不想回答。可是知子莫若父,儿子的这一表现又如何能瞒过袁术,他一眼便看出了他在欲言又止,微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哪有那么多的忌讳。”

  “孩儿想到一人,如果他出兵,也许父亲现在的困扰就能够彻底化解了,可是孩儿又知道父亲一定不会同意的。”袁耀一副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个样子的表现,无精打采道。

  “呵,真是怪了,你都没说出是谁,怎么就知道我会拒绝了,说吧,我现在还真的有些好奇,你想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了。”袁术有些期待,这个时候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只有两个身影,一个是曹操另一个则是吕布,后者的话,正是他的选择,他说出来一定不会顾及那么多,而前者呢,一直跟着那个庶子,他说出来,别说他不会同意,就是曹操也一定不会答应,那么从他的表现来看,一定是在说曹****。

  这已经足够让他高兴了,最少说明他动脑去仔细考虑这件事情了,只是毕竟受制于年龄,想事情还是太单纯了一些。

  袁耀在他的鼓励下终于开口了,一句话差点把他气晕了过去,没想到,袁术如何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会想到那个庶子,这让他气不打一处来,极为不满,道:“你的居然让我在这个时候向那庶子求援!”若非他是自己的嫡长子,若非他是最看重的儿子,他现在恨不得直接令侍卫把他拖下去砍喽。

  袁耀嘴唇抿成一条线,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但对自己的建议他并没有错误,反而是最明智的选择,不管是吕布还是曹操,那都是引狼入室,而袁绍,最多就是占青州,对他们取得徐州并没有直接的利益瓜葛,可是父亲却看不到这一点。

  袁术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这就是你想出来如今化解徐州局势的办法?”

  袁耀干脆一言不发了。

  看着下首一脸不服气的袁耀,袁术一怒而起:“宁予曹吕,不予家贼!”说着一甩衣袖就要离开的一刻却突然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能因为儿子提了一句袁绍就离开,该解决的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不然多拖一天,就会付出和损失更大的利益,不过儿子的想法还是提醒了他,既然不能便宜袁绍,那么干脆退一步便宜了他吕布,他现在不是装模作样吗,那我就加大利益,用半个徐州,甚至青州来换取他出兵,我就不信他不感兴趣。

  说着转身回到矮几前,恢复下心情,语气和缓,道:“我会尽快联系吕布,让他出兵。”

  袁耀精神一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倒是有一计可以扭转乾坤,当即侃侃而谈,道:“父亲,当下最好办法就是令纪灵配合吕布拖住徐州主力,而我寿春主力则全部南下,在丹阳郡与刘澜一战,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我军能取得丹阳胜利,再北上夺取徐州,只要我们占据了广陵,那么就无惧关羽与吕布,到时不管二人是否在对峙还是已经分出胜负,徐州便可尽入我军之手,那时我军再趁势夺取整个徐州以及攻破吕布,再北上拿下青州,父亲,您的大计一战而成矣。”

  “从长计议,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袁耀的计划不可谓不动人,可是这一作战方案早在数月之前就由纪灵提了出来,虽然两人说出的时间相隔数月,可动机却是一样的,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才让儿子跟了纪灵不到两个月,就让他变得与纪灵一样成了,如果他答应了,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布置都是错误的?都是不过脑子,想一出就做一出么。

  “父亲,这事还需要什么从长计议啊,此战胜负,全赖父亲您当机立断。”

  袁术一怔,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完全没有想明白自己是变向拒绝他,看着孩子一脸期待的眼神,他立时就觉得一阵头大,不忍心说出真相去伤害他,可是呢,他又并没有其他别的更好的方案,求助也似的看向阎象和杨弘,却见后者杨弘信心十足的走出列,躬身施礼:“主公,公子。”

  他们父子的对话说了差不离了,两人的想法呢他也听了个明明白白,也正因为他一直置身事外,所以现在有了一个更为绝妙的计划,虽然无法保证能否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最少不会败的太惨,甚至如果运气好的话,成为最后的赢家也不是不可能。(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