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秣陵之战(1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但也正因为没有任何悬念才让张南奇怪,如果他们是五千人还好说,可他们毕竟只有一千人,将袁军杀了个四散溃逃,成一边倒的屠杀,可就在张南下令部队趁胜追击时,正在围攻袁耀的徐州军一名郎将飞奔而至,满脸血污,气喘吁吁说他们遭到了偷袭,袁耀已经被救走了。

  张南整个人都怔在了场中,好半晌没有应,苦涩,从未有过的苦涩充斥在心田,他自以为计划周密,袁军中计,可不想他所截的袁军只不过是一个幌子。

  他应该早就想到的,一切都太顺利了,所以才太不正常,现在好了,看似纪灵中计,反而被其将计就计,这也就意味着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而且关将军还在赶来的路上,张南已经不知该怎么来挽接来的战事了。

  袁耀被救,可是这一败几乎让他们再没有与徐州军交战的希望,五千人,为了救他,大部分人不识被杀就是成了俘虏,袁耀从未有一刻向现在这样内疚,泪水从眼中涌出,这一仗,若没有他们的相救,他不是被俘就是被杀,这仇他不能不报。

  袁耀抹了把泪水,到纪灵面前:“纪将军,你先营,我要再寿春,将我们现在的情况向父亲禀报。”说着翻身上马,就要再次离开,纪灵看出来他现在的情绪极不稳定,毕竟锦衣玉食的他何尝见过这么多人在面前死去,上前拽住了他的马缰,劝道:“公子,现在寿春难道就能说服主公,再派大军?照我看,趁这波徐州军没走远,我们立即营,带部队来围剿他们。”

  “纪将军,我军本就出于劣势,现在这一败,就算我们剿灭了这一千人,那关羽的主力又怎么办?”

  纪灵见他执意再寿春,知道无法劝他改变主意,只得向他一拱手,道:“既然这样,那末将立即营,带主力寻找徐州骑兵,若能追上,一定不放过他们!”

  “好,那我这句寿春,纪将军,你也要小心。”

  “多谢公子关心,末将会处理好的。”

  “那好。”袁耀拱手作别,调转马头,对身边仅剩的数十亲兵大喊一声:“随我寿春!”她说着马鞭猛抽坐骑,坐下战马如离弦之箭疾奔而去,这一,他一定要说服父亲,让他派兵来徐州!

  第二日吕布军早早就在张辽的指挥下向沛县发起一波接一波的猛烈攻势,攻势十分猛烈好似潮水一般连绵不绝,而沛县城墙上的徐州军使用礌石、滚木、热油、开水疯狂防御,战况虽然惨烈,但吕布军却始终未能攀上沛县城墙。

  付出如此大的伤亡,却毫无收获,张辽制止了部队的进攻,抬头看了眼城高池深的沛县城墙,嘴唇微动,沛县城高墙厚足有三丈高,比之长安和雒阳也只低了三米,而且刘澜在沛县下了那多大的功夫,岂是这么简单就能被攻破的,看来想要攻破沛县光靠冲车云梯,甚至把部队全部派上去也攻不下沛县来,必须要想个办法,不能再这么意气用事的强攻了。

  “鸣金收兵!”张辽下达命令之后,转向身后,大吼一声:“把投石机都给我抬出来,狠狠的砸!”

  投石机被抬出来,快速固定,很快,帐下小校禀,道:“将军,投石机已经全部准备完毕。”

  “很好。”张辽点点头,大手一挥,下令道:“投石机,开始进攻!”

  一时间,数十块巨石几乎是同被射向沛县,在空中划出道道美妙弧线,向沛县城墙猛烈地砸去。

  ‘轰’

  巨石砸中城墙,碎石碎裂,立时砸中了四周五六米徐州军,鲜血横流,血肉模糊,一时间惨叫声响成一片

  而这并没有结束,吕布军中的巨石可不是一台,而是十台,随着一块巨石的落下,石雨紧接着连续射出,一块块巨石呼啸着砸向沛县城楼,有的砸在城墙之上,有的直接飞过城楼,只有寥寥几次正砸在城楼之上。

  一连一个时辰,巨石将将沛县城楼砸出一个豁口,立即张辽停止了投石机的进攻,找来了高顺:“高将军,下面就要靠你的陷阵营了。”

  “放心吧!”高顺手执一杆环手刀,穿着重甲,与身后八百名陷阵营将士严阵以待,眼中射着骇人的寒芒,杀气凛然。

  高顺缓缓举起手中环手刀,在他举起环手刀的一刻,八百陷阵营将士几乎在同一时刻与他们的主将一样将环手刀举过头顶:“杀!”

  “杀!”八百陷阵营同时爆发出惊天动地地怒吼声,随即,高顺环手刀向前一挥,率领着陷阵营将士向沛县发起了猛攻,顺着被投石机砸出的豁口,杀奔而去。

  城楼之上的徐盛见到这一状况,将城楼交给了程式防御,亲自率领徐州军奔向了被砸出的豁口防御。

  吕布军的重甲兵面对的第一层防线,便是徐州的强弩兵,弩箭如暴风雨般落下,射向逼近的陷阵营士兵,陷阵营士兵身穿重甲,几乎防御到了牙齿,面对如此防御的陷阵营,徐州军的强弩射在重甲之上,除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外没有半点杀伤力.

  而赵云为何会改为投石机攻城,完全是因为这是他们长久以来攻城的不二法门,在投石机与陷阵营的配合下,没有攻不破的城池。

  高顺高高举起环手刀,厉声大喊:“兄弟们,冲进去啊。”

  孙策军包围秣陵城,近三天的恶战使他们损失了足足上万人,而有余刘澜的到来以及牛首山被围,迫使他们不得不分兵出去防御刘澜,而牛首山那边,虽然有周瑜分兵去功,可一连数日就是无法攻破,面对他们的死守,周瑜是彻底没了办法了,不得已他只有先暂停了对秣陵城的进攻。

  而此时,秣陵城内,无数民富正在处置着阵亡将士的尸首,此时守军以不足万人,因为巨大的消耗,再加上刘澜军除了第一日的出现迟迟再未到来援助,此时以不仅是在体力更是在心里让他们彻底失去了继续守下去的信心,从希望到绝望,此时此刻,已经没人能够保证,下一次敌人发起进攻时他们还能不能坚守下来。

  秣陵城已经千疮百孔了,当进攻的鼓声落下的一刻,当尸体被处理掩埋掉之后,秣陵城彻底陷入到巨大的死寂之中,仿若一座死城,除了夜虫咕咕鸣叫声变只有早已筋疲力尽的秣陵军倒在城头之上呼呼入睡的鼾声。

  城池斑驳,血迹渲染着断壁与残垣,疲惫让他们一倒下,便彻底入睡,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巡城的樊能看着这么一副场景,吩咐火头营,煮些热汤,当他们起来后,务必要让他们报餐一顿。

  此时,樊能早已对刘澜失去了信心,甚至连最后的那份感激也消失殆尽了,可以说当看到他们出现时,他心中确信他可以帮秣陵化解危机,可从现在看来,刘澜的那点把戏已经昭然若揭了,坐山观虎斗,现在他必须要让主公明白,刘澜指望不上,他根本就不想救秣陵,他只是想坐收渔翁之利,秣陵城已经守不住了,必须让主公尽快离开。

  樊能转身朝郡守府而去,很快便到了府中,数日来刘繇根本就无法好好休息,听他到来,第一时间便将他招进了内堂。

  樊能入屋,躬身施礼,道:“末将参见主公!”

  “无须多礼。”刘繇缓缓说道:“你这么晚来所谓何事?”

  “主公,秣陵城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末将估计,不出三日,秣陵城必被孙策所破。”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必在期望刘澜了?”

  “是的主公,末将建议,您要尽快突围,由末将继续来守秣陵,这样一来,如果秣陵城守下来,主公再来就是了,如果秣陵城被攻破,主公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走,能往哪走?”

  “豫章!”

  刘繇早已放弃了撤离的打算,可是当樊能说出豫章二字时,他立时有了一丝异动,现在的豫章郡守乃诸葛玄,两人私交不错,若当真要撤,这里当真是个不错的去处,想了想,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离开说说简单,可真要走,却很困难,毕竟他不能不管不顾家人。

  樊能施礼后退了下去,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张辽眺望着高顺对沛县发起的进攻,无须多久时间,沛县还能再撑多久?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高顺的陷阵营攻无不克。

  这一次,吕布将如此重任交给他与高顺,他真的觉得肩头异常沉重,他怕但不下来如此大的重任,可是他又不想辜负温侯对他的信任,虽然他与关羽私交不错,可是各为其主,他只有

  尽全力而为。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耐心等待着准备随着陷阵营向沛县发起猛攻的一刻,远处一名骑兵疾速奔来,马蹄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张辽。

  “张将军,发现敌情!”斥候奔至阵前大喊道。

  “敌情?什么敌情?”第一时间,张辽想到了关羽,可是那也太不可能了,毕竟关羽现在还在夏丘,就算是飞,短时间内也难以赶到沛县来。

  “一支三千人的军队正向我军赶来,刚才观察,其中有一人很像是刘澜的亲卫统领许褚。”

  “许褚?”张辽心一沉,下意识的问道:“可看见刘澜在不在其中?”刘澜的身影是个迷,很多人都说他在开战之初去了青州,但根据从袁术处得到的情报,刘澜却又在丹阳,他很怀疑,这一切其实都只是袁术为了让他们出兵才编纂的谎言。

  “没有看到他本人,但刘澜的旗帜却出现在敌军之中,虽然没看到他的本人,但部队乃许褚带领,相比将军也应该明白此人从不离刘澜半步,他的出现,很可能徐州军主力就在后面不远。”斥候不假思索道。

  “这样,你继续往远了搜索。”张辽沉思良久,这件事可不是他敢拿主意的,如果袁术一直在诓他们的话,那么别说继续这么进攻下去,就是现在撤,也只怕来不及了,说着,张辽快步朝吕布所在中军大帐走去,进入内帐,将现在的情况如实禀给了他。

  “哼!”吕布哼了一身,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需要调养,可如今刘澜送上门来了,他这病也就不要紧了,立刻下令,道:“命高顺加紧进攻,务必在刘澜赶来时,攻破沛县!”

  张辽急了:“主公,现在这还只是猜测,还不能确定敌军中刘澜是否在,而且继续进攻沛县的话,一旦刘澜当真来了,我军很可能陷入到敌军的两面合围,所以末将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放弃对沛县的进攻,全力围剿许褚,所谓围城打援,如此,不管这支部队是不是许褚在装腔作势还是刘澜就在其中,只要我们将他们击溃了,那么沛县也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也许就只是许褚一人在装腔作势,刘澜根本就没来,末将以为,沛县要继续进攻,”

  吕布一听,对他的建议很是满意,一跃而起,道:“不错,你现在去集结部队,随时待命,准备对许褚发起进攻。”

  “诺!”

  张辽出帐,吕布开始在小校的侍奉下穿上铠甲,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威风凛凛除了大帐,此时部队已经集结完毕,连高顺都已经被撤了来,赵云留下张辽盯着沛县,自己则带着大部队向徐州军杀去。

  徐州军大张旗鼓,根本就没有要躲避的意思,见如此,吕布也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在沛县北方一里外扎下部队,看着敌军一步步到来在面前立定,吕布对着许褚冷笑了一声:“刘澜现在在丹阳军,你以为挂着他的名号就能骗我?”冷哼一声,现在他这里不过只有三千人,而他则带来了三万,这一仗没有不胜的道理,方天画戟舞动而起,大吼一声:“儿郎们,跟我杀敌!”(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