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秣陵之战(2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许褚的出现绝对是意料之外的,简雍他们一个个都跑来问赵云,可他自己再得到吕布军退兵后何尝不是一脸的迷茫,他一直以为,许褚会与主公一道前往丹阳,却并不知道刘澜一早就他的近卫骑军与许褚留下来帮关羽,而这些事又是早早赶去了沛县的赵云所部知晓的。

  如此一来,吕布三万人的部队想要轻易破了沛县灭了沛县这数万人马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毕竟许褚率领的这三千骑兵可是与龙骑军其名的精锐部队,就算不把吕布军搅他个天翻地覆也一定会让吕布军异常头疼,再加上驻守在沛县的赵云,吕布这想一箭双雕是不可能了。

  赵云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别忘了他还有一步妙棋那就是驻守在琅琊的徐方,不过现在他无须调动,沛县的人马已经足够了。

  立时赵云带着部队开始集结,许褚一到,他也就无须再去避敌锋芒了,就算那恐怖的步兵陷阵营,也不会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有那么一刻,赵云心中在想能否一战就直捣黄龙,结果了吕布!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疯狂,也很难做到,但败了吕布军,也足够了。

  赵云与徐盛带着徐州军杀出沛县,瞬间敌军就迎了上来,主将不是别人,正是张辽,头戴傲龙银盔,身船大叶鱼鳞铠,披着紫袍,手握破天戈。

  破天戈,兵器谱排名十二位,长一丈一,白蜡杆,精铁铸就,刃漆银粉,横出,重六十斤,可勾可击,因挥舞时有破空之声,故又名破空戈。身后万余并州步兵,结阵一个方形阵,最前方为巨盾兵,其后则是人手一杆长矛的长矛兵,而在矛兵之后排则为弓兵,在弓兵两侧则乃配着环首刀的刀盾兵,此刻每一人都是一脸凶悍的望着徐州军。

  两军对垒,杀机毕露,几乎是同一时间,向对方冲杀而去。

  张辽身后步兵在冲锋的一刻三千弓手齐齐弯弓搭箭,整齐划一,在一瞬间就瞄向了徐州军,而赵云身后的徐州军,也在同一时刻弓弩上弦。

  在两波箭雨之后,赵云与张辽便带着自己的人马杀向了对付,只在昨日亲眼见过与温侯交战的张辽直到此刻才算是感受到了赵云坐骑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不过能与温侯拼个不分胜负,没有一匹与赤兔马实力相当的坐骑,还真没多大的希望。

  赵云舞动龙胆枪朝张辽直奔而去,而张辽,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实力有半点惧色,而赵云,在近身之后长枪直刺张辽,龙胆枪如迅如闪电,正是百鸟朝凤第一式丹凤朝阳。

  张辽会者不忙,面对赵云的攻势一点也不慌乱,破天戈飞舞,立时化解了丹凤朝阳。

  赵云可是从关羽口中对张辽有所了解的,不过他的身手可要比关羽说的更厉害些,大笑一声,龙胆枪一转,舞动如风,却乃是百鸟朝凤第三式有凤来仪,此招招式异常诡异,龙胆枪居然是快速转动着向张辽刺了过去,可面对赵云再一次的杀招,张辽依然一脸轻松,反手一击,同时破天戈横扫,朝他胸前扫来,下一刻,只听“碰”的一声,闷响声立时在场中炸响。

  赵云长枪横提,硬接他致命一击,两人各收兵刃,张辽一脸不屑:“赵云,你我之间便无须试探了,想赢我,拿出你的实力来。”

  “我也对你闻名已久了,今日你若不拿出真本事来,同样也赢不了我!”

  两人互相挑衅之际,突然竟极为默契的同时猛夹马腹,向对方猛冲而去,这一,紧握龙胆枪的赵云直接便是第六式鸾飞凤舞,一时间手中长枪化作一只鸾凤,瞬间既至。可就在龙胆枪向张辽刺来的一刻,万万没想到长枪居然在快速刺出的一刻被他强行一转,一时间龙胆枪好似巨龙摆尾一般,强大的劲力直朝张辽甩去。

  这一招出人意料,可没想到张辽反应也一点不慢,那反应速度好似是一早就知晓赵云此招的变化而并非随机应变,破天戈精准的向前一甩,立时将赵云气势凌人的龙胆枪给砸向了一旁。

  赵云这一招不知叫多少人丧命,让多少人身受重伤,可没想到在张辽面前居然被这么轻松就被化解了,这张辽的防御未免也太过恐怖了一点了吧?

  瞬间两人又纠缠厮杀在一起,枪来戈往,招招致命。这般精彩的对决,莫说是二人了,连一边的徐盛都瞧得目瞪口呆了,这等交手可比之昨日与吕布的交锋更精彩,毕竟与吕布的交锋,是一边倒的,更多的时候,赵云一直处于守势,而反观二人的交锋,却是奇虎相当,互有攻守,精彩程度自然要比前次吕布的交锋更为吸引人。

  而且看张辽的交锋,徐盛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关羽,他与张辽二人之间惺惺相惜人尽皆知,可是没想到两人连招式都是那般相似,防御的密不透风,让得赵云这等以进攻见长者都有些束手无策,也难怪两人会惺惺相惜了。

  就在他心想之际,突然就见赵云气势陡然一涨,就见如龙胆枪如跗骨之蛆一般粘连而上,只听他一声断喝“凤翥龙蟠!”就见手中龙胆枪顺着破天戈仿若游龙一般蜿蜒而行,手中兵刃好似被束缚固定了一般,再难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龙胆枪顺着破天戈朝自己刺来。

  龙胆枪快速突刺而来,枪尖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在兵刃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张辽第一反应就是弃掉兵刃从而避开刺来的长枪。

  就在他手掌就要松开破天戈的一刻,突然发现破天戈的束缚好似消失了一般,可是长枪已到近前,张辽也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向一侧偏移,同时做最后的努力用破天戈去挡龙胆枪,虽然他做出了所有的努力,但也只是让龙胆枪刺偏在胸侧,而且再加上破天戈的一挡,虽然无法阻止,却也化解了不少力道,一瞬间便刺破了鱼鳞甲,枪尖直没皮肉。

  “唔!”张辽一声闷哼,趁机却躲在一旁,强忍着疼痛盯着并没有趁势追击的赵云,眼中复杂,方才赵云分明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他的破天戈又怎么可能逃脱升天,咬着牙,忍着痛:“凤翥龙蟠,厉害,当真厉害。”

  张辽嘴唇抽搐着,可是他并没有如赵云所想,知难而退,反而立在原地,坚决不退,今日只要有他在,就绝不可能让赵云与许褚合夹击吕布,除非是踩着他的尸体,下一刻,张辽带着伤势,硬着头皮,居然主动杀向了赵云。

  出乎意料,却是是出乎意料,没想到他宁愿一死仍然如此坚持,而且在进攻的一刻,破天戈居然没有丝毫的迟滞,完全不像是一位受伤者所使,不得不说,这张辽好似真有些越战越勇的样子,那挥出的破天戈的速度既然比未受伤前还要气势磅礴,迅若雷霆比之前更快更猛。

  他这是何苦呢,赵云是感性的,他有些同情眼前的男人,可相反,如果把他换到张辽的身份,也许也会与张辽一样,不管外人对吕布的评价会如何,他都会不屑一顾,因为,他们至始至终都只是局外人,他们对吕布的了解,只是从吕布做了什么在世人眼中看似善恶之事来评价他的好坏,可这些只是对吕布最片面的认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吕布是一位值得把命交给他的主公,面对非议,他从来也不会去主动辩解什么,懂他的人,他做什么事都会支持,厌恶他的人,他做什么都会黑他,就好似他帮助汉室诛杀了董卓,可世人却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拿他与董卓作恶说事,所以他无须被世人了解,因为他们这帮兄弟始终在他身边,就算是为了他去死,他也不会有片刻的犹豫!

  手中破天戈以雷霆之势杀向赵云,速度飞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刺来,然而,这凌厉的一击却在最后一刻,牵动了伤口,气势随之一泄千里,向赵云落下的一刻,慢的不能再慢了,让赵云能够不慌不忙的只是随意的反手一招,便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张辽这一招,这一,赵云连八成力都没使处,可还是使张辽在打马而过时,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就在赵云对张辽占尽优势,胜负就快分出时,许褚那边与吕布军的交锋开始了。

  许褚看来,这一仗注定将是幽州突起与并州狼骑的大决战,大汉朝三大骑兵自己的对垒,两者之间到底谁才是当之无愧的王者,终于要见分晓了。

  可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与他交战的并非是并州狼骑,而是一支只有不到八百人的步兵队伍,第一时间,许褚想到了当年的先登死士,这绝对是一支给他们留下深刻记忆的部队,不过如今,轻骑兵早已变为重骑兵的他们,早已经不是当年那支轻骑部队了。

  但有一个问题是,重骑兵的作战虽强,可作战的时间较短,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分出胜负的话,最好莫要派出重骑兵,不过他们毕竟只有不到八百人,人数少这就使得亲卫兵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

  重骑兵在许褚的带领下开始冲锋,而陷阵营同样在高顺的带领下杀了上来,双方几乎是同时以重弩瞄向对付,又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下达了发射的命令。

  “射!”

  三亲卫,六百陷阵营强弩齐射,箭如飞蝗,遮天蔽日,嗡嗡破空声,如飞蝗翅膀扇动,可是双方一个是武装到牙齿,连战马都披甲的亲卫军,另一个同样是武装到牙齿,而且还配以木盾防御的陷阵营,双方完全就是最强的矛盾对最强的矛盾,一波强弩下去,全被双方给挡落在地。

  双方没有一人被杀甚至连受伤者都没有出现。

  陷阵营号称每所攻击无不破者那可不是浪得虚名,铠甲精练,防御第一,可最恐怖的还是他们手中的弓弩,可没想到在刘澜亲卫的面前居然毫发无损。而许褚呢,一对瞳孔瞪得大大的,和张飞一般,这陷阵营可要比当年先登死士更恐怖,要知道当年的先登死士可是用着木楯仍在他们的弓矢下付出了伤亡代价,而今日,这陷阵营,只用着木盾,居然毫无伤亡,这一切完全都是因为他们的铠甲。

  居然与龙骑甲有着同样防御能力的铠甲,这一仗,可有些难办了,许褚眉头皱起,可是这次他又没得选择,部队已经开始冲锋了,索性舞动九耳八环象鼻刀加入部队,向陷阵营冲去,

  双方的冲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火花,可骑兵毕竟是骑兵,尤其还是重骑兵,一个冲锋,便造成了陷阵营极大的伤亡,可同样,近卫军也为此付出了数百伤亡。

  这是近卫军付出伤亡比例最大的一次,也可以说是近卫军与龙骑军一样成为重骑兵后伤亡最重的一次。

  一波冲锋,重甲骑兵无法冲破陷阵营的阵型,这时刻,许褚的手臂高高抬起,鼓起大喝,喝声直冲云霄:“幽州军!!!死战!!!不退!!!”

  口号足够热血,也足够让人热血沸腾,虽然他们现在的名字叫做近卫军,可他们曾经却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幽州军,这一刻所有幽州军都高高举起了环手刀,配合着许褚,高喊着:“幽州军,死战!!!不退!!!”

  这是他们曾经在面对鲜卑胡、乌丸等东胡人时,在战况极为不利时必喊的口号,因为这一句口号,就算陷入绝境之中,到最后也能反败为胜,正因为如此,每当喊出这一口号,那么幽州军、辽东军势必就会死不能退,哪怕为此付出他们的生命。

  也正因为这忘却生死的口号,让他们在面对任何敌人时都能够笑道最后,而这一,他们深信,他们依然会获得最后的胜利。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