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秣陵之战(2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让刘基下定决心的,不只是内部人心陡变,也不是刘繇弃秣陵不顾,更是刘澜在秣陵城城镇的十分有名,他的名字几乎成为了秣陵百姓救世主一般的存在,这数月以来,秣陵百姓最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常常挂在嘴边告诉那些惶惶不安的戚里的一句话就是刘澜就在秣陵城外。

  正是这句话,让百姓安心,也正是这句话让秣陵守军能够一直坚持下来,直到此刻反败为胜,扭转战局。

  一马当先的太史慈带领着龙骑军杀入了策军之中,而在另外一方,则是张飞与张颌。

  喊声震天,血流成河。刘澜帐下的猛将越来越多,不管是早期徐晃、关羽、张飞还是中期的赵云、张颌,都发挥出了他们的能力,如果再加上此时的太史慈,再加上军事徐庶,可以说,刘澜现在没有任何短板。

  再加上强大的龙骑军,徐州军所向披靡,理所应当。

  战斗,随着太史慈龙骑军的加入战斗,几乎宣高了策军在丹阳军的败局已定,当然还有一处缺口不容有失,如果张飞能够不负众望拦下蛾贼,甚至是稍加阻拦,那么今天对策军来说就注定了全军覆没的下场,一人也不可能逃走。

  情急之下的策军从有序撤离变成了无序的逃亡,东南西北,落荒而逃,太史慈带领着大军从侧背后猛冲而来,使得策军逃亡变得更加无序,互相挤推,肆意践踏,慌不择路。

  然而,这并不能让他们活的更久,因为很快从后追杀来的徐州军就会将他们尽数斩杀,就算不死,也会被马蹄碾碎为齑粉。

  可百密一疏,最后韩当却仍在一众护卫的保护下杀出了一条血路,但这条血路势必躺满了无数死尸,残肢断臂,惨不忍睹,他只是望了一眼,便被这样的场景深深震撼,心中滴血,这简直就是屠杀啊。

  面对徐州骑步兵肆意砍杀,策军在韩当冲出重围之后彻底被围,他们被困在当中,面对着徐州军左右冲杀,当先一人,正是张飞,所过之处皆是一阵人仰马翻,血流成河,望着血腥杀戮的来者,被困策军无不是怒目圆睁,虽然他们并没有见过张飞,但作为那匹高头大马的主人,他的身份不言而喻,此刻做困兽犹斗的他们,无异于找到了一条希望,向他纷纷涌来,高喊这:“杀了他,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他!”

  面对这些不知死活的孙策军,张飞毫无惧色,开始了疯狂的屠杀,面对徐州军的猎杀,策军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很快,战斗便彻底结束了,不得不说这是一场辉煌的大胜,双方前后投入了足足数十万兵力,而刘澜却足足歼敌二万万余人,而自身伤亡不足千,当然如果算上秣陵军,这样的牺牲将会更大,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场辉煌的胜利,值得庆祝。

  就在他们打扫战场之际,刘澜到了,而年轻的刘基也到了。

  刘基很年轻,还未及冠,他拖着扬州印玺交到了刘澜手中,刘澜没有虚伪的推辞,至此,丹阳尽入他手中,然而现在的情况还没有结束,他还需要对付逃跑之中的策军,派出张飞追击,而他则尽入了秣陵城中。

  一朝天子一朝臣,刘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任命甄俨为秣陵郡守,孙邵为副,处理丹阳事物,而他将要带兵返回,策军逃走势不可挡,以他目前水军的战斗力,根本就不可能阻止他离开,而跨江也不现实,那么刘澜就只能继续走曲阿,尽快赶回徐州,哪里的局势,现在变得极其复杂,其实以刘澜的想法是想直接攻打寿春的,可最后却被徐庶劝阻了,袁绍现在陈军黄河,一直在观望,如果我军当真进攻寿春,那么他势必会渡过黄河,而自雒阳返回的曹操,也必然不会坐视不理,那时,我徐州将成众矢之的,殊为不智,如果只是前往丰县,那势必就会震慑三股势力,他们的联合将很快瓦解,如果讨董时一样。

  刘澜接受了他的建议,带领着部队返回徐州。

  在刘澜取得了丹阳之战的胜利时,徐晃率领的辽东军一万五千人赶到了泉州。

  经过斥候查探,他们发现不少冀州败军正在泉州城外重新集结,待他们成军之日,将再前往右北平,看着一队队毫无士气,阵形松散的冀州军,徐晃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出其不意,虽然他们经过了二十多天的急行军,可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必须要把握住,这里几乎集结着泉州所有兵力,一战胜之,则泉州不攻自破。

  “诸军将校。”在这一刻徐晃豪气干云高喝一声道。

  “在!!!”

  “随我直冲敌阵,斩将夺旗!”

  辽东军突然杀出,将冀州军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指挥战斗的敌将韩猛听到隐隐的轰鸣声让他急忙手搭凉棚,远眺起来,遥远天际边卷起的烟尘越来越浓,黑色的线条快速蠕动着,这景象就像看着密密麻麻如过境蝗虫一般。

  大惊之下,韩猛第一时间就想撤兵回城,可是以骑兵的速度,一旦回城,那么势必会叫这些敌骑直冲入城,不得已,指挥部队,迎向敌军。

  “杀啊。”眼见着敌军快速结阵,一马当先的徐晃挥舞着两刃斧:“兄弟们,建功立业就在此时,随我杀!‘

  ‘杀!‘

  在徐晃率本部杀向冀州军的同时,李翔、雍盛、阎志几人也在同一时刻杀入,一时间冀州军前部遭受到了空前打击。而武恪、吉康,二人更是一早率军从敌军两翼杀入,尽显孤胆英雄之本色,挥动环手刀,大杀特杀,敌军的抵抗,甚至连胡人都有不如,两人几乎如入无人之境,大杀四方。

  徐晃率领全军冲锋的策略宛如当头一棒,立时将冀州军、韩猛杀了个措手不及,在中路以李翔率突骑军冲击着大部冀州兵,虽然有时会陷入被动,但两翼龙骑军却总会第一时间将外侧冀州军杀的哭爹喊娘缓解中路压力。

  激战正酣之际,徐晃忽然发现了韩猛,迎面而上,一连交手三合,虽然韩猛武力不若,但在徐晃面前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几次,就算有那么几次,也完全不足以致命,这样的单挑只持续了不到十回合,徐晃便阵斩了韩猛。

  随着韩猛的阵亡,冀州军彻底成了无头苍蝇,再也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胜利的天枰彻底倾斜,而随着冀州军出现溃逃的瞬间,更多的逃兵加入了溃逃的阵容之中,规模越来越大。

  徐晃没有任何犹豫,果断率军追歼,被辽东军追击上的冀州军只要投降,就能活命,一时间投降者越来越多。

  一路追击,直抵泉州城下,杀入泉州城内。

  呜呜呜……

  独属于辽东军的号角声响彻云霄,传荡在柳城上方。

  城内负责泉州的韩猛副将孟岱面色立时一变,惊呼,道:“号角声?牛角号声”若只有号角声并不让他担心,但若是牛角号声就麻烦了,这是刘澜部队所特有的进攻信号,当年在冀州大战时,这号角声,无疑是冀州诸将梦魇一般的存在啊。

  孟岱仔细分辨,彻底确认的一刻神色立时变色:“是刘澜的部队,绝对是刘澜的部队,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还是说……”

  孟岱脸色出现了慌张的神色,他已经猜到了城外韩猛的命运,眼中立时充满了恐惧之色,韩猛将军败了,甚至在右北平的麴义也败了。

  号角声越来越急,呐喊声越来越清晰,孟岱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在敌骑前方,竖立着一门将旗,跌宕遒丽书写着三个斗大金字:辽东太守徐!

  “果然,果然是刘澜在辽东的骑兵!”在辽东,姓徐的太守谁人不知,必然是徐晃无疑啊,孟岱闪过一丝无奈,他与韩猛曾经提出过辽东出兵的可能,没想到成真了。

  他们一路冲杀,没有冀州军能够抵挡,眼见着越来越近,孟岱极其不甘心的选择了撤兵,向河间而去。

  ~~~~~~~~~~~~~~~~~~~~

  在丰县,不断的噩耗传入吕布耳中,刘澜击溃了丹阳军的孙策军,而在辽东,韩猛战死,泉州被破更是对冀州的震动,使得即将南下的袁绍彻底打消了派兵南下青州的打算,这就使得,在丰县的吕布与张勋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这样的结局,却并没有真正扭转局势,反而牵动了关东诸侯的神经,不知是袁术要亲自带兵前往丰县,甚至连曹操,都暗中派人前来,告诉吕布坚持,他已经在出兵,可见孙策一败,泉州一失后,刘澜无疑成为了关东名副其实的第三人,而这无疑牵动了无数人的神经,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刘澜再继续做大下去,必须要遏制刘澜,而现在,留下吕布无疑是最好的一步棋。

  袁术与曹操率军着部队向丰县开拔,而苦苦等待中的吕布与张勋,却始终再没有收到二人的消息,要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是出于极度的劣势之中的,好在两人形成的掎角之势,方才能够与徐州军抗衡,不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徐州军了。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吕布所在的丰县粮草以及极度不足了,一把大火烧毁了他们的所有军粮,回到丰县之后虽然盘剥,但也只能勉强糊口,而这还要保证百姓的口粮,如此一来,丰县粮草就变得捉襟见肘了。

  可关键的是,他现在只能干着急,首先跑不掉,其次又有袁术与曹操手书,这样一来,他就只能通过改一日两餐为单餐节约粮草,甚至杀马,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能省一点是一点,能坚持一日是一日,怎么也要坚持到曹操与袁术抵达,那时得到粮草补充的他也就算是得救了。

  议事厅内,吕布盯着沛郡地图默然不语,半晌抬起头却发现陈宫在一边守了不知多久,这一仗太憋屈了,如果一早听他的,不去招惹刘澜,也许就不会发生现在的结果,可就像陈果所说,丹阳若入刘澜手中,那刘澜下一个目标必然是他们,所以这一仗,陈宫虽然支持,却并部希望吕布过早出兵,可是在袁术的诱惑之下,吕布妥协了,他后悔没有听陈宫的继续拖下去,可现在已经晚了,看向他,脸上满是懊悔之色:“公台,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见温侯在想事就没敢打扰。”他又喝酒了,虽然没有大醉。这数月来,陈宫一直在等一个机会来说一些事情,可他却发现吕布一直在宿醉,眼见他如此,陈宫不得已只能在其醉酒时前来了。

  陈宫沉声,道:“温侯,难道您这样天天醉酒,就能退徐州之军?”

  “我不喝酒,难的徐州军就会退去?”吕布摆摆手,没有一点神采,指着一旁坐榻,道:“公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我现在哪还有心思想怎么退徐州军,我现在最头痛的是怎么搞来粮草。”

  “唉,如今丰县粮草就要彻底告罄,虽然他已经做出许多努力来解决粮草的事情,希望多撑几日,可是结果还是不太妙啊。”吕布突然眼中闪过了一抹阴冷,他想说要不要学曹操,做人肉干,可是话到口中,却没有说出来,不管世人对他的评价如何,可有些事他终归做不出来啊。

  好像明白吕布想说什么,陈宫脸色就要变化时,却见他把话又收了回去,两人随即对视起来,相继长叹一声,陈宫说道:“温侯,局面很快会改变的,虽然我们现在粮草不济,但是您一定要振作精神啊,只有这样,才能给众将,士兵做出表率。”

  陈宫苦口婆心的劝道:“而且,我们要想出一个袁术与曹操来后破敌的办法,我们必须要借此机会获得最大的利益,不然的话,我们将成为三人手中博弈的筹码,到时可就再无翻身的希望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