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夏侯渊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许县,朱雀坊一夏侯渊府邸。

  这是献帝入许都后,曹操给他的将领安排的府邸。

  朱雀坊内皆为曹氏、夏侯氏府邸,两家都乃谯县大族,而曹操其父曹蒿本姓夏侯,被曹腾收为养子才改姓曹,也就是夏侯惇、夏侯渊之叔父,所以看似朱雀坊一坊住了两姓,其实都乃同族本宗。

  两族人居住在庞大的朱雀里,但不论两族如何盘根错节,哪一房更为强盛,还是有着显著的区别的,就好比夏侯惇、夏侯渊,曹仁与曹洪,在朱雀里是两家绝对的核心人物。

  今日夏侯惇、夏侯渊从曹操府出来之后,便一脸怒气,尤其是夏侯渊,径直到府邸,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内室,下人们都看出来家主生气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敢去触霉头。

  怒气冲冲的夏侯渊来到中堂,头一件事就是找人去把家族族谱招来,在矮几前翻找,他要找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位嫁给了张飞的夏侯涓,她到底与夏侯家族有无关系,若有,又到底是夏侯家那一旁支,居然在丰县之战后,便将族女许给了张飞,这么大的一件事,身为夏侯宗家的他,居然是从主公曹操口中得知,这简直就是耻辱。

  在听到这一消息后,夏侯渊能不生气?能不暴怒嘛,身为宗家,族内婚丧嫁娶他居然事先一点都不知情,甚至主公说出来,他还怀疑她是否是谯县夏侯氏之女,这虽然让曹操怒气暂消,只说了句调查清楚,可却让夏侯渊心中却无比惊怒,这事最好没关系,可要是真有关系,族女嫁给了张飞,刘澜帐下大将,他该如何向曹操解释?

  不管她是不是,族内的事物都该好好整顿一下了,下次再发生这种事,他也能在主公面前有底气的说那不是谯县夏侯氏之女啊,或者她本来就是,也能够提早以家族的名义拒绝这么一桩联姻,这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就能躲了过去,尤其是在曹操与刘澜迟早一战的前提下,这本身就是对夏侯氏之女最大的保护啊,他可不希望因为两家的开战,使得子女因此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在家族族谱之中仔细翻找查看,可他也知道不可能从族谱里找到蛛丝马迹,毕竟族谱内是不会记载女性,所以调查只有通过徐州秘密查访,不过夏侯渊还是想碰碰运气,只不过就算泛烂了族谱,又怎么可能从中找出夏侯涓到底与谯县夏侯氏有没有关系,

  这时,门外响起了夏侯衡的声音:“父亲。”

  “你怎么来了?进来吧。”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渊长子夏侯衡,今年十八岁,与他的父亲不同,自小习文,气质颇为儒雅,少年老成,缓步入屋后,道:“父亲还在为夏侯涓之事苦恼吗?”

  “是啊。”夏侯渊说着一愣,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道:“这事儿你怎么知晓的?”

  “方才在伯父府上,从充哥那听到的,

  夏侯渊微微一笑,问道:“那你大伯他可找了什么线索没有?”

  “伯父与父亲一样想从族谱内找寻答案,结果自然与父亲一样没有任何收获。”

  “明日派人到各族问一下,看看各族子女之中,有没有这么一人,希望,他不是我夏侯氏女啊。”夏侯渊愁眉不展道。

  夏侯衡顿了下,低声,道:“只怕要让父亲失望了,此女虽然不见族谱,可孩儿却知晓她的来历。”

  “你知道?”夏侯渊反问道。

  “正是。”夏侯衡点点头,说道:“父亲不记得此女,但孩儿却知晓她,她确实乃我夏侯氏之女,而且论起来还与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论起来孩儿还得称呼她一声堂妹呢。”

  “堂妹?”

  “正是!”夏侯衡点点头,道:“我那叔父并非嫡子,而是庶出,父亲可还记得当年大伯父出事,家族出现的矛盾吗?”

  “你的意思是,她乃是”

  “父亲所说不错,他就是被分出的旁支,自分家之后,这位叔父便辗转到了兖州沛县。”当年的事情算得上是家族之耻,夏侯渊并不愿提及,可是对他这位庶出的兄弟,夏侯渊还是多有关照的,只是后来随着曹操起兵,征战四方,也就与他们渐渐少了联系,尤其是他们一家越来越得势,这样的纽带也就越来越薄弱,虽说富在深山有远亲,可毕竟当年发生的事情,却也让这位兄弟羞于见他,再加上分家之后逐渐没落,大多沦为庶民阶层,自然没脸再见他,如果真如长子夏侯衡所说,他真是他的女儿的话,这事还真能动些文章。

  “如果他真的是你叔父夏侯杰,看来我们该与他联系联系了。”

  夏侯衡默默点头,当年的事情他还并不是太过清楚,可是有一点他却知道,驱离旁支庶子时,夏侯杰是父亲力保留下的,只不过因为当时夏侯惇被庶子告发,再加上这位叔父也颇有些豪气,自认能闯出一番天地,父亲三番五次也没有劝他留下,这才让他离开了宗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再听到他的消息,居然是他的女儿嫁给了张飞。

  “听说他在沛县一直郁郁不得志,最后干脆以务农为生了”

  “是的父亲,这些年虽然您一直在外征战,可叔父那边母亲却一直有在暗中接济,所以孩儿知晓的比较多些,而且当时叔父也暗暗问过孩儿与张飞联姻的可能,只是孩儿当时并没有多想,也就默认了。”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算是夏侯衡自作聪明了,毕竟当时与吕布打的不可开交,又处在劣势,如果能与刘澜再亲近一些,真要有个什么危机时刻,还能向他求助,就算不求助,叔父当时的情况,在沛县如果能成了张飞的丈人,那也算是彻底翻身了,这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他哪有拒绝的道理,就算退一万步来说,真要有个问题,大可告诉曹伯父这是旁支庶子之女,曹伯父自然也就不会在追究家族的关系了,毕竟这么多年宗家和这些旁支的关系僵的很。

  “这事你做的不错。”夏侯渊表扬了自己的儿子,他确实做得不错,当然前提是此女并非是其他旁支庶子之女。

  而此时,夏侯衡也完全明白父亲想法,其实其实父亲一直想将他接宗族,只是一直忙于战事,所以这事也就耽搁了,如果能借此机会将叔父召府来,想到这,夏侯衡却又不得不摇了摇头,道:“父亲的想法虽好,只怕叔父他未必会愿意再来,所以孩儿建议可以一步步慢慢来。”

  “你的意思是,先给他恢复族籍?”夏侯渊混了这么久的官场,虽然勾心斗角说不上炉火纯青,可长子是什么打算,他只要一开口,他这个当父亲的就知道他是什么打算,而就像他说的,此时此刻绝不能忙着与他这个兄弟撇清关系,不然他可就再难到宗族了,可要向主公交代,那么给他恢复族籍,使张飞与他们夏侯家拉扯上关系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得长子这么一提醒,夏侯渊立时赞同,道:“现在必须要让他与宗族再联系到一起,这样,我们便成了张飞的娘家,这样的猛将,就算刘澜信任他,可是有了这层关系,刘澜就算还能重用他,只怕帐下也会出现非议,对我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父亲所言甚是。”夏侯博有些阴险的笑了起来:“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造成徐州内部的分裂,甚至还有可能趁机将这位族婿拉拢过来,这张飞,可是当世公认的熊虎之将啊。”

  夏侯渊眼睛立时眯了起来,笑容可掬:“你说的不错,这个张飞成名已久,虽然独子领兵没什么傲人战绩,可是论起战阵厮杀,那可是凶的很,那郭嘉、程昱更是称其与关羽为万人敌,刘澜则称其为天神,关羽更说他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就这番话,虽不足全信,但也可知其人的能耐如何了。”

  “父亲所说不错,这些年刘澜可一直都是大汉朝最风云的人物之一,同样的,他帐下的几员大将也因此享誉天下,虽然那徐州传来的武榜有哗众取宠之嫌,可是这张飞能排如此高位,只怕也是当真有些真能耐的,若其并非如上述几位所言,在战场之中并非是那心狠手辣之辈,只怕也难有如今的名声,所以说,他当了孩儿的妹夫,还儿还是颇为满意的,美女配英雄,最起码族妹并非所嫁非人,但是有一点父亲还是要清楚一点的好,这张飞深受刘澜恩惠,从一介屠户贱籍取得如今的地位,对刘澜必然感恩戴德,所以想把他从刘澜处拉拢过来,只怕没那么简单,甚至一点希望都没有,这事父亲需要考虑到计划之中才好。”

  “这事不用你提醒我也明白,可是没有,刘澜现在是四面楚歌,袁氏兄弟恨他入骨,咱们这边又迟早会与其一战,你说,在这关东最强的三股势力夹缝之中想要生存谈何容易,到时候,刘澜一旦势败,那张飞考虑的自然便是我们这里,而因为他的存在,原刘澜的部将又会有多少因此而来我处,那时我们若得辽东悍骑,丹阳精锐,指挥更加强大,南定袁术,北平袁绍只是早晚的事情,我想你那叔父也是明白人,所以你要亲自去一趟,不要明讲,稍微提一下,他必然就会明白再宗族的重要性,对了,你告诉他,我会给他正房嫡子的待遇。”以前他这个兄长没那个能力,但现在,他的一句话,只要不是曹操表态甚至不悦,就不会有人出来反对,所以他完全能够做了夏侯家的主,包括夏侯惇那边,不过他需要事先与他鹏哥头,向他传递一些信号,也好在族议时出现意外。

  夏侯渊想到此,便即起身,吩咐夏侯博立即前往沛县,而他则去见了曹操,见人有主次,先说服主公远比说服夏侯惇更关键,说服了曹操,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容易。

  夏侯渊从曹操府邸出来不久之后又再一次在曹操书房之中见到了他,两人相对而坐,这几年来已经少有了,少到夏侯渊都有些不自然,有些拘束,这其实并非是两人许久没有这样单独的交流,而是因为随着身份的变化而发生了改变,使得夏侯渊在单独见曹操时有些拘谨,可这何尝又不是性格使然,如果是夏侯惇,便决然不会像他这般拘束。

  如同做汇报一样,夏侯渊将所知的一切如实汇报给了曹操,并按照他的想法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得到曹操的支持。

  可曹操在听到于夏侯渊派儿子夏侯衡前往沛县一事之后却沉默了,气氛有些怪,曹操正在考虑着夏侯渊的建议,虽然夏侯杰乃旁支,与夏侯渊并没有多大关系,可是现在他却要拉上关系,这让他必须考虑如此做会否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过就现在看来,并没有。

  曹操脸色缓和了不少,甚至露出了笑容,点点头,道:“嗯,既然你打算这么做,那么这件事还需要做到几点,把消息要尽快放出去,绝不能等到夏侯杰那边同意再说,更不能等到家族同意夏侯杰录入族谱之后再说,那就太晚了,难起任何效果。”

  就像他所说的,现在最关键的不是张飞到底与夏侯家有没有关系,而是必须要让张飞与夏侯家族扯上关系,还好夏侯渊这一点看得比较透彻,已经派夏侯衡去了沛县,这一安排是值得肯定的,就算他这里反对,也能够及时追来他,所以夏侯渊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是比较合理的,值得肯定。

  但是有一点却是曹操担忧的,那就是夏侯杰会否答应还是未知数,而且在攀上张飞这一能在徐州呼风唤雨的女婿后,夏侯杰还愿意到宗族的可能性成疑。

  就算他答应,有一关键点是,夏侯渊是要以嫡子身份接夏侯杰,这多多少少会让他心中有些不舒服,就算为了大局他同意了,却又是对夏侯惇的不公,因此夏侯渊这么做却是有些不妥的,可就现在来看,他这般做又完全是为了大局,也只有如此才会有机会让夏侯杰再宗族,所以这里边的矛盾就不能让夏侯渊一个人去说服家族同意,看他我的亲自去和夏侯惇以及族内的叔伯们谈谈了,最少这样他们就算不同意,也不会对他们的决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造成矛盾。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