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闹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一切处置妥当后,刘澜退回内堂,甄姜屋中来了位熟人,甄豫。他来此是为了两件事,一是为了甄尧出仕的事情,二是为了银行的事情,这些甄姜知道都是刘澜的忌讳,所以没有应承,索性把大哥留下来等刘澜回来再说。

  甄尧刘澜一直就很看好,既然他愿意出仕,刘澜自然愿意帮忙,不过县令郡守这些就别想了,与普通士子一样,先去做个书吏从基层做起,而且刘澜也早想好了,当即便告之甄豫,让甄尧明天去商曹徐宣那里报到,现在那边正是用人的时候。

  至于第二件事情,便是钱庄入驻徐州的问题,以前只一家,怎么都好说,这以后钱庄在徐州各县开办,首先一点就需要信誉与声望,而名字无疑是此中关键,所以甄豫想在钱庄之前再加两字:甄氏,将钱庄命名为甄氏钱庄。

  刘澜当下同意,所有的钱庄都有官府三成,改名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必然要征求自己的意见,对此刘澜自然一口答应,不过接下来却让刘澜自己都没有想到,那就是甄尧那小子给他大哥提了一个意见,就是随着甄氏钱庄开办的越来越多,在我们的钱庄内能不能施行跨地区存贷,只要出具我甄氏钱庄的票号,就能在任何一处甄氏钱庄内将银钱取出来,这不仅能极大方便了商旅沿途的安全,更使得储户在存储钱时更为方便与快捷。

  “这件事可行,但有一点极为重要就是钱庄在出具票号时一定要注意防伪,而且一旦真要跨地域存储,那么就再也不能出现沛县认人不认票的情况发生,所以务必要对储户说明白,以后的甄氏钱庄将只认票不认人。”

  “德然说的是,这件事我会吩咐钱庄务必做到最好,防伪上绝对不会出现一丝纰漏。”

  “那就好。”刘澜笑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随着钱庄增设,钱庄也不能再像以往只对百姓提供粮种银钱借贷,要把眼光放在那些商家与工坊上去,尤其是因为银钱周转不灵的商家。”

  “我们也正有此想法,尤其是随着徐州轰轰烈烈鼓励工商,作坊与商贩如雨后春笋,这时候对他们房贷再合适不过了。”

  “不不不,伯宁,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我们现在房贷,是要有抵押才会贷出银钱,而现在我想的是,加大房贷的力度,也就是说,有人想要贷款,只需把自己想要干什么,从事什么行业,用多少银钱,这些银钱会用到哪里写清楚,必须要清清楚楚,若能得到钱庄掌柜认可,觉得这桩买卖有利可图,可为,那么就大可把银钱借给他!”

  “这是不是太冒险了点?”甄豫犹豫起来。

  “我既然大张旗鼓的说鼓励工商,就自然要行动,而且在你看来现在的商业规模,工坊规模已经达到极限那就错了,我们现在的商业规模充其量连棵小树苗都不是,所以我们要以此来鼓励商业繁荣,商业、工业的创新,就算他们手中分文无有,但只要有想法,创意,有创新,就把钱借给他们,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风险由我们来担,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只好让徐宣成立这么一个机构。”这事有些类似风投,风险肯定有,但利益却可大的很,尤其是对于发明与创造有天赋却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施展的人物是最大的利好,只要能从中发掘甚至培养出瓦特啊、牛顿啊、爱迪生什么的,那这投资就算风险再大也值得。

  可以说,这一项不仅仅是鼓励工商,更是在鼓励奇巧家门发明创造,他相信,以中国人的聪明智慧,用不了多少年,什么火器、什么蒸汽机车完全不在话下,毕竟还有一个他为这些聪明的发明家们指明方向呢。

  当然,初了工业之外,还有商业目的,就是将初期商业规模进行规模化,也就是趁此时机,在兵械厂的驱使下,使得更多的商人意识到工商企业的模式远比坐贾走商甚至农商更有利可言。

  如今成衣场,纺织厂已经引领了先河,再加上兵械厂的出现于官府引到,他相信,很快,用不了几年,小作坊的生产模式将彻底被工厂所取代。

  听了刘澜的提议,甄豫不得不感慨一声刘澜脑子里的奇思妙想让人难以置信,真的,初听时,你会觉得他的想法是如此荒唐,可是细细品味过后,才会发掘道那藏在暗中的巨大商机,当年刘澜说钱庄是母鸡下金蛋,一本万利的生意,直到此刻,听了他的最新想法,他才发现,这钱庄买卖可不就这个理儿嘛,这世上哪还有比钱生钱更划算的买卖啊。

  “成,既然德然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拖你的后退,就算亏,我也认了。”甄豫豪气干云,一副为了刘澜甘愿两肋插刀的样子。

  “这就严重了,初期风险是有,所以初期完全可以把借贷的资金压低一些,数量最高可以设定在五金或五十金,这样就算出现风险,也不至于伤筋动骨,而且还能借此机会积攒一些经验,为日后提高放款数额做准备。当然了如果再次时期出现了确实有好的商业买卖,也可以破例嘛,不过我事先把话给你说清楚了,现在你除了钱庄的生意,也就只能涉及粮草与客栈这两项了,前万别暗中用了人家的点子大发横财!”

  “放心吧,这些道理我懂的。”如今的甄豫早将全部精力放在了钱庄上,至于粮食那是为了徐州才买进卖出的,而客栈说的好听是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其实那都是他帮着刘澜渗透到各地的情报组织,别说挣钱了,少亏点钱就阿弥陀佛了。

  这一项目的开设,赚钱还在其次,主要的目的就是以最大的可能带动徐州地区工商业的发展而已,而钱庄日后借贷银钱的重点,也将是对准这些有好项目的作坊与有目光的商人身上,当然这开始效果会如何还无法预知,但对现在的刘澜来说,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这时,刘安突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看到两人正在交谈,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刘澜身边,附耳低言数句,立时刘澜便一跃而起,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和甄豫打了一声招呼,便快步转身出屋,对着跟上来的刘安,道:“到底怎么回事?糜箴她怎么了,上吊不成要跳湖?”

  “是啊,您还是快过去瞧瞧吧,现在丫鬟们拼死拼活拦着,您要再不过去,只怕就真要出大事了。”刘安不无担忧的说道,今日本来在府前处置一些事情,结果就听到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过去一看,已经闹得不成样子了,虽然他跟了刘澜多年,可毕竟是下人,也不敢说些什么,情急之下只好来找他处理这档子事情了。

  “拦着呢?啥事都没有是吧?”刘澜一听,就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先是明升暗降了糜芳,现在张贴张飞告示的事情又查到了糜府,关羽甚至连糜家都给包围了,糜箴第一天哭着来找他求情,被她以事情没调查清楚前他也不好下令为由婉拒,第二天在她面前大闹,被她呵斥了一通,没想到转天就闹了这么一出,说白了还不是为了糜家的事情逼着自己表态么。

  在后世就常听说这女人看家本领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想到在这个时代依然如此,还真把这三板斧给他使出来了,可既然是逼子逼妥协,那糜箴就不会真的去寻死觅活,装个样子罢了,不过就糜箴这呆萌妹子,啥时候有了这些心眼的?对此刘澜是很怀疑的。

  可能是有人背后给她支招了,当然也有可能自己的举动是真把媳妇逼急了,怎么也得赶过去劝劝,看看他真实的目的,当然了,刘澜怀疑这事不可能作假,后世见得多了,要吓自己的话,那一定都当着自己的面,那样目的才能达到,就算真有个意外,在身边的刘澜也能第一时间施救。

  刘澜赶到了后花园,远远的就看到湖边乱成一团,靠近过去,只见了糜箴脸色苍白如雪,看着就心疼人,不管如何夫妻这么久,也不愿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走了过去,还没等他开口劝慰,糜箴反而在见到他的一刻好似有千斤巨力一般,推开了四周的丫鬟,对刘澜凄惨一笑,转向就向湖水中跳去。

  不来情绪好好的,这一来反而还来了劲了?

  刘澜几步赶了上去,眼疾手快,拉住了糜箴的衣袖往回一拽,揽入怀中,说道:“有什么话,回屋说。”

  “不。”

  “那就去听潮亭吧。”刘澜表情瞬间变冷,松开了糜箴,道。

  “我说了哪都不去。”

  “听潮亭湖水深。”

  “你,你什么意思!”糜箴泪珠已经在眼眶打转,说不出的委屈。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你要真想寻短见,就去听潮亭,跳下去谁也救不了你,若你想解决你大哥与告示的事情,那就乖乖的和我回屋。”说着,刘澜完全不给糜箴考虑的时间,一拉他的小手,异常霸道的拉着他朝他的小院走去:“我都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还在调查中,我总要把详情调查清楚吧,到底是谁在陷害大哥不是,你这么一闹,我要是就这么下令云长撤围,这不是给有心人口实,让他们有借口攻讦大哥?到时候这件事就算不是大哥做的,大哥也无法洗脱自己清白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

  一时间糜箴泪腺彻底被打开,嘤嘤哭泣:“你现在说这些根本就是骗我,我不听,放开我,你不是想让我死吗,我这就去听潮亭死给你看!”

  “我的心好累,我什么时候希望你死了?听话,别无理取闹了。”刘澜紧紧地拉住糜箴,女人的心思太难猜了,也不知道刚才哪句话又刺激到他的神经了,突然之间情绪就变得如此激动,只怕现在他以放手,这妮子真敢去寻短见。

  “我在无理取闹?”一下子,糜箴哭得更伤心了。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把话跟你说清楚,我检讨,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好不好?”

  “你说吧。”

  “你还生气呢,我怎么说啊?”刘澜嘿嘿一笑,道:“等你不哭了,我再说吧。”

  “说吧。”糜箴利落的把泪珠一抹,道。

  “我知道你为你大哥着急,可我是徐州牧啊,大哥这件事情必须要为他洗刷冤屈,而不能由我一句话就不追不查,这件事是关键,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在后背耍手段陷害大哥吗?所以啊,这件事你要保持耐心,更要告诉大哥保持耐心,不管怎么说,你我都是夫妻,糜家是你的娘家,我怎么可能会对糜家不利呢,我现在不理不问,完全就是为了引幕后黑手出来,容不得有半点大意,现在你明白相公的苦衷了吧?”刘澜苦口婆心的劝道,其实前后所说的话基本一样,但关键是听话人的心态不同,所以结果自然也就不一样。

  糜箴直到此刻才算是有了思考的能力,也明白了刘澜的良苦用心,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腰间嫩肉,恼道:“这些话你为何不早对我说。”

  刘澜忍着痛楚,这么多人盯着呢,得顾及面子啊,苦笑一声,道:“都怪我考虑不周,我就该提前告诉你的,结果现在被你这么一闹,我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看着男人无奈摊手,糜箴嘟嘴哼声,道:“这可怪不得我,你如果早点和我说,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刘澜叹道:“是啊,我太失策了,不过现在也好,你知道了,就找个机会告诉你大哥吧,当然你可不能露面啊,告诉他忍耐几日,我会命令云长撤围的。”

  “哼,现在也只有如此了,若不是你思虑不周,也不会害得我没有颜面去见大哥二哥,等此事作罢,我要出府去见见他们。”

  刘澜点点头,一脸的赞成,道:“对,对,也替我去探望探望他们,不过我还是更希望把陷害大哥的凶手找出来,亲自押解到大哥面前,才算诚意,不过,经过你这么一闹,希望只怕不大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