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章 于吉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地理是刘澜的努力与改变,逐渐形成影响,西方崛起用胡适先生所说便是个体的觉醒带动文艺复兴,只有人们开始怀疑无所不能的上帝,并最终使得上帝的权威动摇了,理性之光才有空间,个人才能独立。

  而在中国,中国的上帝不是太一、玉帝、老君、佛祖,而是孔子,只有有人去开始质疑孔子,去质疑中国的“上帝”,那刘澜的努力就算没有白费了。他来到这个时代,以最熟悉的陌生人了解这个时代,认知这个时代,只有真正能以他们的角度了解他们的想法,才能真正的改变影响这个时代的人。

  也许现在在甄宓听来,刘澜的想法太过荒诞了,也太不负责任了,没有证实的事情,为何要支持?可是只要因为他的支持,激起了某些人的求知、探索、怀疑、乃至去发现,那么就是他写地理的最大价值了,他要的就是希望有人去证明,证明书中真伪。

  虽然在这件事上,两人又分歧,可刘澜对她的表现正的很满意,因为她敢于怀疑。

  两人逛了一日,日落时分,小丫头回府,许日一日之间令感情极具升温,在离别的一刻,刘澜分明从她的神态容貌上看到了一个怀春的少女,而那个最初在他心中留下小女孩儿地感觉彻底消失不见了。

  刘澜回到府中,刚入府内,便看到陈果一脸焦急,刘澜一看他这幅模样,便有些不满了,跟了他这么久,还这么毛毛躁躁一点沉不住气,刚才训斥,便见他急急忙忙,说:“主公,方才府衙前莫名来了一老道士,说他就是主公您要见的于吉,末将让他在候客室等着呢。”

  按照张飞的速度,现在最远不过走到广陵,没想到这位当事人居然主动来找他了,反倒叫刘澜有些措手不及了,不过既然他主动来了,刘澜自然要见见他。

  ~~~~~~~~~~~~~~

  许都,司空府。

  刘晔从徐州返回,述说徐州之事,陷害张飞不成反而还彻底承认了刘澜的州牧职位,听完之后,曹操让刘晔先行回去休息后,对四周众人脸上毫无表情,道:“此计不成,诸卿奈何?。”说来这件事在意料之中,可为何还会派刘晔前往徐州只要是因为能分化徐州内部,不管成与不成,都要一试,但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了。

  “主公。”下首荀彧起身,说道:“彧又有一计,名曰驱虎吞狼。”

  “其计如何?”

  荀彧之计多为阳谋,是以出计甚少,但鲜有不中,所以他一开口,曹操便来了兴趣,现在的刘澜俨然成了袁氏兄弟之后的第三人,就算放眼天下也是最有实力的诸侯之一,而其帐下精兵强将实在让他头疼,所以只要能对付他,曹操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

  “可暗令人往袁术处备说刘澜上密表,要略淮南。术闻之,必怒而攻刘澜;公随后再明诏刘澜讨袁术。两边相并,主公再使吕布罚刘,此驱虎吞狼之计也。”

  这一计的关键,正是荀彧抓住了袁术的心理,丰县之战,袁术迫于曹刘两家而退兵,也正是那个时候,让荀彧看到了三方如今的一个情况,刘澜最强袁术次之中而曹操弱,所以一旦袁术听说刘澜要攻打他,必然深信不疑,因为他一直以为曹刘两人是一头的,毕竟两人的关系,当年天下皆知。

  而袁术一旦起兵,主公便可用天子之令命刘澜攻袁术,那时刘澜就算明知是计,也避无可避,只能与袁术交锋,此正是荀彧阳谋最为厉害的一步举措,毕竟刘澜一直口头上尊汉,那么一旦他拒不奉诏,无异于等于打了自己一个耳光,那时曹操就能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以讨不臣,那时,他、吕布、袁氏兄弟就能像当年讨伐董卓那样组成讨刘联军,甚至刘表、会稽王朗都会起兵。

  正因如此,刘澜一定会奉昭,这就是所谓的阳谋,而那时,他们再下令吕布,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名义进攻刘澜,那时他们只要在关键时刻出手便能坐收渔利。

  “刘澜乃大患,袁术、吕布深忌之,而刘澜又乃虚伪小人,文若此计必定可成!”一旁的程昱说道。

  满宠也出列说道:“仲德所言不差,文若此计必定可成,今番伐徐必成矣。

  毛玠也出列,道:“主公还望了一人,那就是青州臧霸,此人与刘澜貌合神离,如果我们能说动他,未尝不会使两人反目成仇,到时三路齐攻徐州,攻徐之役必定成功。

  “臧霸?”

  曹操听到臧霸的名字立时朗笑一声,脸上的担忧彻底消失不见,而在这时,郭嘉适时出列,说道:“孝先所言不差,而且要说服泰山贼极易,他们向来反复无常,明公可阴令人以利说之,使彼复反,那时刘澜袁术交战之际听到臧霸反叛,必定要调精兵北,那时徐州三面来敌,刘澜焉能抵敌。”

  “不错,不错。”曹操笑了起来,这件事上,可以说的把能调动的一切力量都算计到了,甚至还能借吴郡、会稽诸太守之力合攻丹阳,那时刘澜四面受困,一旦战败,还不得乖乖逃回辽东?

  献计的荀攸又道:“此计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袁、刘、吕甚至臧霸不管哪方胜利,必然都要损兵折将,于我大大有利。”

  “诸卿所言甚合吾意,此番再看刘德然如何应付了!”曹操捻须说完,眼眸之中有狡狯之色闪过。

  ~~~~~~~~~~~~~~~~

  在曹操算计刘澜的同时,刘澜在议事厅接见了于吉,他身材颀长,穿着一身道袍,留着一缕胡须。倒真是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就在刘澜得出这么一副结论时,见到他的于吉已然躬身施礼,道:“听闻使君召见,老道便主动来见使君您了。”

  “我对仙长您可是久闻大名了,不想今日终于得见。”刘澜笑道:“奈何有些人听闻太平道都以黄巾叛贼论之,说道长在丹阳妖言惑众,所以刘澜只有将道长接到徐州一见以辨真伪。”

  “当年使君在蓟县释放过黄巾党徒,自然明白太平教徒与黄巾党徒的本质,肯定不会相信有些人的中伤之语的。”于吉很有自信,既然刘澜没杀他反而还请他入徐,就说明他对太平道并没有误解,所以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彻底铲除太平教。

  “当年我放黄巾党徒,只因有人要杀俘,我过意不去才会放了他们,与对你们太平教是否了解毫无关系。”刘澜的声音瞬间变得冰冷,再也没有了初始的和善,这让一直盯着他的于吉心脏开始噗通乱跳,难道是自己会错了意?

  仔细观察,这么多年,于吉阅人无数,上只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什么人的人没见过,想要看出一个人的想法那是太简单不过了,可是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刘澜却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害怕,他整个人好似都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想法,可是于吉却又分明好像看到了他眼中的精芒的含义,可是他却知道,这是刘澜想表达给他的,想要让他了解自己现在的想法,不是他对太平道信任,反而他对太平道太不信任了,这让他很奇怪,因为不管是什么时候,他传教布道都是极为单纯的,所以刘澜的担忧无疑是多余的,可是他偏偏又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能够让刘澜放心的办法出来。

  什么发誓保证,这都是黔首百姓才相信的东西,对刘澜这样的上位者,这根本就不足以采信,老人家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有些不知该这么做了。

  看着变得拘束的老道,刘澜示意他落座后,才说道:“首先符水治病这些小伎俩能骗得过愚昧百姓,可骗不过我刘澜,这些东西我向来不信,更不要说你们的太一了,但我却相信鬼神宗庙,那是我的信仰,因为一个人,他的精神总要找到寄托,所以我不会把我的信仰放在太一或是佛陀处,但我会放在祖先处,这让我懂得敬畏,像你们一样,所以我理解的道家就是如此,你现在做的很好,如普慈现在在徐州那样,可是我为什么还是把你招来了,就如我刚才说的那样,你的那些小伎俩必须要停止,因为你这完全是与我的信仰背道而驰,我在沛县大办医馆,鼓励从事医生,教化百姓生病就要吃药,可是你却在丹阳传播什么符水救人,这简直就是欺骗,这简直就是蔑视生命,所以我找你来,就是要阻止你。

  于吉闭目不语,对刘澜如此强烈的偏见不想也不愿过多解释什么。

  他的反应引来了刘澜的笑声:“你不说话,是在抗议,也许你觉得我什么也不懂,把你治病救人的善举当做是害人,可你自己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来,被你所害,因服用你符水的那些病人又有几个是被你治好,又有多少因此不治而亡?所以我把你叫来,是要告诉你,你布道我同意,像普慈那样,在徐州、在丹阳甚至去广陵,都可以,就像我说的,先祖、太一、佛头都是精神的寄托,我也希望的治下的百姓能找到他们心中的寄托,可是如果你敢继续用符水害人,那么就不要怪我刘澜不客气了。”

  “符水是害人还是救人,使君未免太过片面。”

  “少跟我说这些,我既然敢说,就证明我有了解,这么跟你说吧,安心的在我治下布道教化万民,我可以保证你道家在徐州各郡入佛家一样拥有两座道观。”刘澜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几乎是警告一般的说:“不然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刘澜心狠手辣了,像你这样的道士还有很多,我想他们很愿意到徐州布道,不过那时你的结果……”

  刘澜连番的警告彻底刺激到了于吉,他万万没想到初次见面便会如此争锋相对,原本均匀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想我已经说的够多了,我对你们道家的了解并不比你少,所以我才会对你说这些。当然这些话也许会刺激到您,一位上了岁数的老人。”刘澜顿了下,脸上仅剩的那抹笑容也消失不见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岁数,我想我也不会和你说这么多毕竟你们道家不是最擅长谶纬吗,号称能够规避吉凶,既然你们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算天算地算他人吉凶祸福,那自然也能算自己的吉凶祸福,不如道长现在就算一算,看看赞成后的结果与拒绝后的结果,如何?”

  “真的”

  “当然!不过赞成的结果就算了,拒绝后的结果道长一定要算算,看看性命会不会还在!”

  “好吧。”

  “谢谢道长。”刘澜主动放下了架子,脸带微笑的上前两步,亲自为他斟茶,并在他耳边低声,道:“道长的神通刘某人一清二楚,道长的符水刘某也相信确实能救病治人,可是刘某人必须要制止,一个在浅显的道理,要让我治下的百姓明白一个道理,治病只能问医,至于求什么符水,现在能救人,可百年之后、千年之后,一旦道家这一秘术失传,所谓的救病治人便是害人,所以刘某人只能如此!”

  于吉哂笑一声,就像他无法预料五百年后事,无法预料自己的吉凶性命一样,他刘澜难道就能遇见到了?可是得了大好处的于吉明白一个道理见好就收,虽然这让他轻松了许多,可压力同时也增大不少,他有些瞧不起自己因为些许利益就放弃了治病救人,可是他同样也明白,只有活着,才能更好的治病救人,可是当他听到刘澜这番话后,却笑了起来:“既然这样,那么符水救人你就不应该阻止我。”

  “必须制止,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默许,对于那些药石无用的百姓,你可以用你的符水医治,是死是活我不管,可是如果闹到官府,那么害人偿命,就算是于道长您,也逃不脱!”

  “这是自然!”

  看来于吉对于他的符水非常自信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