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袁术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寿春,后将军府议事厅。

  提起袁术,人们会下意识的说起袁绍,两人剪不清也说不清,他们是兄弟,举世公族袁氏子孙,他们是自董卓之后天下间最大的诸侯势力,诸如此类太多太多。可在这世上,只要有话题,就自然会争论出一个长短来,两人到底谁更胜一筹?两人的关系又到底如何?

  各有说法,就算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外界所想的那么糟糕,可是处在舆论漩涡之中的两人关系也必然会受到影响,更何况袁绍为婢女所生,是名副其实的庶子,公孙瓒讨伐他的时候,这一点更成为其的罪状之一,而袁术更是毫无隐晦的在外人面前直呼袁绍为袁庶子,可见两人关系的确不是太好。

  可其实不然,这一切只是手段而并非目的,他是要通过诋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就是说他要用诋毁的手段来达到自己才是袁家真正合法继承人的目的,让袁家的门生故吏来帮助他,而这才是他的目的。

  因为虽然袁绍是庶子,可是有一个前提是,二袁的父亲袁逢在家中排行老三,其二哥袁成膝下无子,而有三个儿子的袁逢才过继给袁成一个,所以说袁绍其实乃袁成之子,继承的也是袁成的家底,与继承袁逢家底袁术,干系并不大,可是他们为何会结仇,因为这涉及到继承人的原因,而袁逢之子袁术显然在与老二袁成之子袁绍争夺中落了下风,更何况他还有个大哥袁基,可是当袁基被董卓所杀后,袁术看到了希望,从那时起,诋毁便成为了他的手段,而最后的结果也可以看做袁术的目的达到了,彻底掌握了家族所在地汝南,而同为袁家之后的袁绍则不得不被迫远走河北。

  可是两人真的反目成仇了吗?显然并非如此,因为不管袁术如何诋毁,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大伯父袁平之子袁遗尚在人间,而他又是全力支持着袁绍,所以后者最后用袁遗来瓦解袁术的影响力,首先他用袁遗为扬州刺史。

  那时袁术已经掌握了扬州并进驻了治所寿春,这一任命多打脸啊,逼的袁术只能与袁遗开战,最后将其大败,而袁遗则在战败后为士卒所杀,至此,所有的障碍都被袁术清除了,名义上袁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袁家主,可如此丧心病狂的袁术也就彻底中了袁绍的圈套,两人各执一词不承认对方袁家主的身份,至此南北联盟便以兄弟二人为首成立了,就此对立。

  可是到此还有一点是被忽略的,因为从一开始袁绍就主动北上而非南下,所以说从一开始袁绍并没有与袁术正面对决,而这并不是袁绍顾及兄弟情谊,而是他有更深远的战略眼光,早在抗董时,他就与曹操有过交流,甚至毫不隐瞒自己的野心,一旦讨董不成,他将北上,以此形成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兼有乌丸鲜卑之众,然后南向争夺天下的战略方针,这战略与当年刘秀建立东汉何其相似,可以说从一开始袁绍就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他就是要复制刘秀起家的历程。

  而这一点是占据淮南汝南的袁术所无法知晓的,当他兴高采烈赶走袁遗时,他已经完全落了下乘,而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袁绍的计划更为完美,只可惜付出了袁遗这一重大代价,可也因此彻底掌握了舆论,并获得了袁氏最大的支持,自此袁绍一家独大,当他灭掉公孙瓒南下的时候他几乎就要成功,奈何败在了更为优秀的曹操手中。

  说到这里,能够看出兄弟两人关系不睦的原因只是为了资源的分配而并非其它的原因,当两人矛盾的主因消失不见时,两人又可以放下所有恩怨,这也是为何在最后生死攸关的时刻,袁术会北上投奔袁绍的原因,因为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差,只是因各自的野心才互相敌视,毕竟天子只能一人来当,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对决来使对方放弃心中的野心,虽然最后因为袁术北败使得没有这样的机会发生,可假使从一开始二人之中有一人没有称帝野心的话,兄弟二人必能齐心合力,那时,不管什么曹操刘备孙权还是司马懿,在举世公族袁氏面前都将不堪一击。

  但历史没有如果,此时当袁术接到曹操的密信后,整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狰狞起来,这位儒雅坚毅的美男子一瞬间如同化身为魔鬼一般。

  当魔鬼露出狰狞的面目就证明他要吃人了,整个议事厅里,没有一人不是提心吊胆,甚至包括他的爱子袁耀。

  伴君如伴虎的滋味不好受,虽然现在的袁术还未称帝,可在寿春他无疑是那个权势最大一位,只要他愿意,在场众人的脑袋他可有谁时取下。

  就在所有人战战兢兢之时,坐在上首主位的袁术扫视了一眼在场诸人后,缓缓说道:“诸公,曹阿瞒书信来此,说那刘澜今欲并我州郡,尔等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呀?”

  丹阳一战,虽然袁术大败,但真正损失的却是孙策原孙坚的旧部,而他的损失虽然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在见识过刘澜的厉害后,袁术却是再没有了东进的打算,当然他并没有表面透露出来这样的恐惧,最少在不少人看来,他们对刘澜还是占据着优势的,可是当听说刘澜将大举进攻寿春的一刻,以前抱着如此观点的寿春众人都开始担忧起来,面对气势汹汹的刘澜,他们真的有抵抗的能力吗?而且,最不只是一个刘澜这么简单,北面还有虎视眈眈的曹操,这是袁术如何也绕不过去的话题,尤其是在他迎天子之后,占据大意的名分,如果他要从中作梗引起两家征战而从中取利完全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这份密保他必须要仔细评估。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厅内在这一刻居然没有一个敢说话,沉默之中,张勋刚要迈步而出,不想边上的纪灵见此后抢先一步站了出来,丹阳之战,因为诸多原因,使得张勋一战而奠定了在寿春武将第一人的地位,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有所表现,大笑一声,道:哈哈哈!刘澜小儿,甚是可笑之极,此番前来挑衅,我等正可借地利大挫其军!”

  坐在上首的袁术一听他这言论脸色立时黑了下来,阴沉的可怕,他知道现在内部有害怕徐州的趋势,避战的声浪很大,纪灵如此说不过是让众人打消实力不济的顾虑,可是他现在要的是方略,而不是这些提振士气的说辞,立时瞅向陈纪,没想到他如同纪灵一样,说道:“刘澜不自量力,胆敢侵犯寿春无异于自取灭亡!”

  气不打一处来的袁术又看向阎象,结果如出一辙:“那刘澜简直就是吃了豹子胆,以为丹阳之战生了一筹便以为能夺下寿春,主公正可借此良机将其一战擒之!”

  袁术彻底动怒了,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腾的一下站起,戟指众人,道:“尔等若敢再说这些废话,那就给我滚粗议事厅去,我要听的是,你们对此事的看法!”说着,虎目转向众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后背立时被渗出汗水,很快湿透了,而大将张勋见此情形,立时出列缓和场中气氛:“此恐是曹操之计,欲令我与刘澜相并,他正可坐收渔利。”

  杨弘也道:“张公之言不然,此虽乃曹瞒诡计,但我正可从中借力取利。”

  袁术一怔,但脸色却发生了变化,显然对两人的回答引起了他的兴趣,从中取利?如果当真能够从中取利的话,那他到是要听听该如何取利了袁术一怔,但脸色却发生了变化,显然对两人的回答引起了他的兴趣,从中取利?如果当真能够从中取利的话,那他到是要听听该如何取利了,刚要张口,却发现张勋已经抢在他前面,问道:“不知杨长史有何高见?”

  杨弘道:“其一,徐州本就在淮南之侧,我等为伐此处,也已准备多年。纵曹操有诈,主公早晚亦需夺占该地。此信无论真假,都得防备。与其修备守城,莫如趁势而取徐州。其二,于刘澜而言,徐州‘士民’未附,又有吕布在侧,内忧甚多,一旦我军压境,必有非常之变。其三,曹操之举,可证实刘澜与其生隙,其要从中取利,正因如此,我当及早伐之,免被曹操取利!”

  这番话杨弘说的足够直白了:“我军与刘澜一战是迟早的事,而且是无法绕开的事,那么晚打不如早打,防御不如进攻,可最终要如何选择,这就要看主公到底有多大的野心了,安于现状不思进取,那就防御,日后也就半个扬州的地盘,难有所作为,可如果进攻,想要改变现状,就必须要进取,而战争向来不是靠纸面上的实力的,丹阳一战我军虽败,但不意味着这一回还会败,毕竟影响一场战争的因素太多太多了。可是战端一起,最重要的一点却是将帅的军事才能而非军力,徐州这一点已经表现的极其恐怖了,可正因为这一点,周围的诸侯才会深深对其恐惧,所以连横势在必行,而在丹阳之战时,已经初见效果,若非最后曹操反戈,刘澜早败,如今曹刘失合,所以今次主公想要成功,就必须要事先联合吕布,还要联合袁绍,而且曹操这个幕后之人也不能逃脱,只有如此,才能有对付他的胜算,那时三家合力齐攻徐州,任他刘澜兵强马壮,也绝不会有任何胜算。”

  不得不说,听了此话后的袁术立时变得激动起来:“刘德然不过是军前小吏,如今被他得势,占据大郡,与诸侯同列;吾若不及早伐他,日后必被他所图,今次不管他是否欲图我,正可借此原由,再兴大军!”

  “不错,不错,就依你之计。”

  袁术在心中稍一盘算,便即拍板决定。

  袁术当即看向纪灵,见其跃跃欲试,乃说道:“纪灵,命你点齐五万精兵,速速拿下徐州!”

  纪灵朗声接令,道:“末将领命!必提刘澜人头来见!

  正当袁术再下令时,杨弘却又出列作揖,道:“主公且慢,此番进攻徐州,还需要一人。”

  “谁?”

  “今次进攻徐州,必须要将丹阳失利的孙策叫上。”

  袁术立时笑了起来:“孙策不错,我很看好他,只是他现在的情况,只怕让他出战希望不大,不知长史有何良策?”

  杨弘思索良久,肃然正容道:“孙策与其帐下对主公难言忠心,尤其孙坚那帮老人向来就没有真正对主公臣服,丹阳一败,虽然可惜,但对主公来说却是拉拢孙策的天赐良机,当然为抵消他的顾虑,这回当彻底拉拢孙策,所以要事先以广陵许给他,让他再为进攻徐州而卖命。”

  袁术是有顾虑的,当年这样的事情他可没少做,就算这回他真打算将广陵交给他,孙策也一定会认为这是他故技重施,不会再上当!

  “弘有一建议,必能劝动孙策。”

  “谁?”

  “张将军。”

  “张勋?”

  “正是。”

  袁术点点头,张勋对孙策却是一直不错,而且两人私交也不错,如果张勋出马,一定能够说服他,立时看向后者,可不想后者的眼神却一直在躲闪着,显然他有些拒绝此行,袁术叹息一声:“张将军,这回吾说话算数,只要孙策出兵,待攻破徐州之后,我必定命他为广陵太守,决不食言。”

  “可是…

  袁术信誓旦旦,道:“张将军放心,这回只要他出兵,我可以事先给他任命,还不足以让你去走一遭吗?”

  “当真?”

  “自然。”

  张勋犹豫了一下,只好躬身领命,道:“那末将这就派家臣前往柴桑。”说着他犹豫了下,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孙策一定不会答应出兵,除了对袁术的不信任,还有他听到的一些消息,虽然他书信劝告他别鲁莽,可是现在他反而希望,孙策加紧部署了,因为他看得出来,一旦真打下徐州,袁术还会失言,就像杨弘所言,孙策与其帐下对袁术难言忠心,可这何尝不是因为主公对他的不信任造成的原因。

  唉!如果主公对他能有更多一些信任的话……(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