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徐州之战(1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当夜丑时,正在内帐熟睡的刘澜突然接到了斥候消息,袁军退兵了,现在正在快速向寿春奔行,刘澜再三确定,得到的却是张勋纪灵一道撤兵,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在刘澜的计算中,张勋应该不会撤,只会分兵,不然广陵袁军将成为一支孤军,而刘澜这十万大军将腾出手,是追击还是回援青州,似张勋这等精明的将领是绝不可能容忍发生的,难道是我高估了张勋?

  绝对不会,刘澜敢确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所以他又再次派出斥候侦查。

  可是让刘澜万万没想到的却是天快亮时从徐州传来的一道军情,让刘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吕布出兵了,这一回吕布没有再攻沛县,而是奔袭了徐州,要知道徐州城的防御重点不管是刘澜还是赵云主要都放在了沛县,万万没有想到吕布军居然瞒天过海,绕过了沛县从留县直入徐州城,可见这一次吕布在战前做了多大的精密部署。

  不过这也一来,刘澜就要必须立刻回援了,顾不了张勋是真撤假撤了,当然他还要留下部队防御张勋,所以他将五万人留下来,以徐庶为主将防御袁军,而本人则带着关羽、许褚等人杀回徐州,现在他没有时间了,借着夜色,立刻起兵赶去徐州城。

  吕布奔袭徐州,前锋是张辽率领的并州狼骑,中军应该是吕布与高顺的陷阵营,后军则是其余健将率领的丰县军与以前的兖州军,人数虽然还不知晓,但刘澜预计,这一回吕布很可能要孤注一掷了,这样一来,徐州城能否守住将极为关键,如果守住,吕布必败无疑,如果守不住,徐州就彻底危险了。

  连夜起兵的刘澜一路北上,走萧县入徐州城,这是最近的一条路线,到了萧县,再向西北走百里就是徐州城,比走梧县饶彭城近了很多。

  一路奔袭中,突然徐庶传来消息,如刘澜所料,虽然袁军全军撤退,但张勋率领的袁军行动却十分缓慢,徐庶估计他很可能是假撤退,所以请求能够继续后撤至梧县,甚至在关键时刻放弃梧县,撤往彭城。

  徐庶那边刘澜留下了五万人,可是张勋的人马却足有十万,再龙骑军与近卫军都被调走后,也难怪徐庶会有这样的建议,刘澜沉吟片刻,便点了点头,道:“要确保人员的安全,更要将兵械粮草全部运离,无法运离的,全部焚毁,但要告诉元直,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放弃城镇对现在兵力较少的徐庶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只要张勋夺取城镇,那么他就势必要分兵进驻,此消彼长,如果他敢来彭城,那么借天时地利人和的徐庶在于其决战的胜算远比在梧县大,这也是徐庶此信的想法,所以刘澜当即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不过这也一来,在徐州这盘大棋局中,北方与东方外围已经都失去了,现在可以大做文章的也就只有后方与南方,当然还有在袁军内部的张飞这粒活子,而这粒棋子就变得极为关键了,也许他将彻底改变徐州之战的走向,不管是胜还是负!

  当然现在徐州的重点无疑是广陵与徐州以及琅琊,广陵暂时安全,徐州、琅琊现在则是重点,但琅琊尚有一战之力,毕竟有臧霸的青州军与徐方的琅琊军,防守起来也不吃力,可是徐州现在就为妙了,虽然徐盛已经出兵,可在吕布孤注一掷的前提下,想要逼退他十分困难,也正因为这一点,在情报中刘澜才会看到徐盛拒绝了简雍先夺丰县的提议,如徐盛所料,这回吕布敢如此,只怕丰县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所以争夺丰县完全没有必要,甚至丰县很可能就是吕布刻意设下的一个诱饵,巴不得我们不援徐州去攻丰县呢。

  这一点,徐盛这位战将的眼光绝对要远超钩距纵横大家的简雍,刘澜也相信吕布敢绕过丰县进攻徐州,就说明丰县已经成为了弃子,既然迟早收复,现在去打那只会中吕布之计,耽误援救徐州的时间。

  而且,徐州作为徐州军的郡城,其战略重要性也远非一个下县丰县可比,不管是他的府库内的兵器铠甲这些战略资源,更关键的一点是整个徐州的钱粮可都在徐州城内,就算吕布最后被刘澜击败了,可只要攻破徐州城,那他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能彻底占据徐州,那吕布这一次的赌注可就赚大了,其战略意义不比当年吕布夺下曹操的濮阳低,所以吕布这一回可以说是势在必得,而刘澜为守住徐州也同样在所不惜。

  看完书信后,刘澜回头对身边的关羽,道:“云长,你与仲康先率领骑兵回援,我带步兵尽快往回赶,一定要赶在吕布攻破徐州城前赶到!”

  “诺!”

  两人几乎同时回头,向龙骑军与近卫军招呼一声:“随我走!”说罢,带领骑兵奔向黑夜中……

  ~~~~~~~~~~

  就在刘澜收到情报的数日前,率军向徐州袭来的吕布绕过留县来到了泗河与汶水交汇处,后世他将变成微山湖,不过现在他可无法与微山湖相提并论。此时吕布便在此歇息,他们从丰县绕道而来,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走出了近七十里,士兵们都已筋疲力尽,在陈宫的要求下吕布下令部队休整,为第二日攻打徐州养精蓄锐。

  丑时十分,军营内士兵们都已经沉沉入睡,营帐内一片寂静,四下一片昏暗,只有星星点点的篝火点将大营映照得通明,除了泗水水流声,营帐内一片寂静。

  也不知何时,在军营内的正中主帐内突然被灯火点亮,很快吕布将一身白色铠甲的张辽迎进帐内,吕布的表情非常凝重,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就算见到了张辽,虽然有些急不可耐,但还是沉着者没有急着问出来,只是他的肢体早已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此刻除了徐州一事,他最为关心的就要数家人的安危了,为此事他已经整整担忧了一整夜,直到张辽出现并肯定的说已经将他们都安全转移后他才放心。

  这一次吕布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如果偷袭徐州不成,又或者沛县守军没有回援徐州而是攻打丰县那么他的家人将再一次陷入到危险的境地,所以家眷的转移势在必行,可是又担忧偷袭徐州不成,连累家眷的情况出现,所以必须要将家人转移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这样一来他才能安心与徐州军纠缠,是以这件事吕布便交到了张辽的头上。

  而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很多余,张辽办事是值得信任的,听了张辽已经安全送抵的回答,吕布才算彻底放了心,现在他可有全心全力的对付刘澜了,这一仗,将彻底改变他的命运!吕布对此深信不疑。

  可是在无数好消息之中,还有一条极其不妙的消息传来,甚至是极其让他震惊恐惧的消息,刘澜居然分兵偷袭了寿春,而且寿春攻势十分成功,迫使袁术不得不撤回张勋与纪灵主力,得此消息的吕布心中沉甸甸的,他再一次开始担忧起来,如今没有袁军牵制刘澜主力,他偷袭徐州能否取得最后的胜利?

  自讨董以来,或者说自刘澜成名以来,刘澜鲜有失利的时候,而且在与吕布的几次交手之中,他也始终处于下风,当然那是因为他的实力确实不济的原因,可有一点却无法忽视的是刘澜在强大之前,同样能够做到以弱胜强,所以说这一仗他怎么能不去担忧,可是现在如果还不拼命的话,等到刘澜彻底解决了袁氏兄弟与曹操,那么再来攻打他就会变得异常容易。

  真是因为这一点,当陈宫死谏之时,他才会同意出兵,而且是孤注一掷的偷袭徐州,当然这绝不是吕布想当然的结果,而是经过总结前一次沛县失败的经验教训并综合眼下的局势所作出的正确决断,他就是要趁着刘澜被拖在梧县之际,攻破他的后方。

  只是张勋的撤退打乱了他的部署,这样一来,当他进攻徐州城的消息传到刘澜耳边时,刘澜绝对会选择回援,必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徐州被他夺下,当然这一点其实不管张勋撤兵与否刘澜都回回兵援救的,只是张勋的撤退影响着刘澜回兵的多少,而这才是吕布所担忧的,因为这与他与陈宫在战前的预估出现了一些偏差,但在确保家人安全的情况下,吕布也已顾不了这么多了,徐州必须打,这就是他的态度,这次出兵的态度,不会因为刘澜回军多少而退缩乃至于退兵。

  可有些话说说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毕竟他已经没有后路了,虽然他有破釜沉舟一战破敌的勇气,可是在没有真到生死存亡一刻的时候,谁又不会为自己考虑后路呢?

  可是,他现在的后路又在哪里?

  吕布成叹了口气,下意识的看向张辽,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张辽值得信任,但是他与关羽的密切关系却被他所警惕,而攻打徐州更是被张辽所反对,他曾力主对付曹操,觉得曹操才是大敌,可是连吕布也不知为何,他居然会与刘澜变得如此势如水火,真的很难明白,毕竟曹操才是让他落到今日地步的,而刘澜更是雪中送过炭。

  可是刘澜的一些举动却被吕布所不爽,也许正是他的觊觎让吕布与他成为死敌,就像吕布对张辽所说的那样,我吕布曾救一人而杀万人,更曾杀一人而救万人,世人对我的褒贬,骂声最多,可是平心而论,我吕布的功与罪,到底孰重孰轻?

  若没有我,天子还掌握在董卓手中,若没有我,汉室还在董卓的操控之下,这番功与罪到底孰重孰轻?

  谁能告诉我?

  当时的吕布笑了,那是他正被袁绍追杀,他因杀董卓而洗白的明星再次低落到低谷,他成了世人口中背信弃义的小人,因为有人指鹿为马,氏族,氏族之上的举世公族袁氏袁绍操控着天下的舆论,一言兴丧,这就是世家的能力。

  所以在那一天,他对张辽说,有朝一日他会掌握天下的舆论。所以当所有人再听到吕布名字的时候,正是他借助陈留、濮阳氏族夺取曹操大片根基的时候,他体会到了氏族的力量居然可以在一夜之间让他从卑微变作兖州的王者,这样的感觉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也让他真正领略到了世家的恐惧。

  所以这一次他进攻徐州时,专程找到了小舅子曹性,徐州曹豹之子,当年因为刺杀刘澜沦落到濮阳,最后因一手神箭术,这外貌酷似麻杆的男子成为了他第八位健将,这一回他要再一次借助世家的力量。

  看着张辽的吕布最后一言未发,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一个觉得对方因私废公,不顾多年主仆情谊,一个觉得吕布越来越没有下限,恩将仇报,所以吕布能让他安置家人,却不会跟他讲太多关于攻打徐州的内情。

  站起身,与张辽一起走出了大帐,负着手,帐外有些寒冷,尤其是半夜河风吹来,寒气刺骨,吕布浑身一颤,习武多年,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了,不知为何吕布突然觉得自己一瞬间好像有些老了,居然连这样的寒气都抵御不了了,而旁边的张辽居然无动于衷,他终于开口了,只是声音变得有些冷酷:“如果这一仗败了,你被俘了,你回如何选择?”

  “……”

  沉默,张辽有些奇怪的偏头看向吕布,自随他出征以来,败字就从来没有出现在吕布口中,可是这一回,却与往常大大不同,温侯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这代表着什么?

  许久的沉默,许久许久,久到吕布变得面目异常狰狞,就当他彻底起了杀心的一刻,张辽开口了:“这一仗,我们必胜!”(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