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仓大叫一声,再次冲杀向并州狼骑军,只是如今龙骑军的情况实在不妙,看着再次冲上去的龙骑军,笑意盅然的张辽摇了摇头,说不出的得意。

  可他万万没想到周仓杀入敌阵之后却是一路披坚执锐,势不可挡,而他所率领的龙骑军,则紧随在其身后,一路砍杀,杀入敌阵。

  并州狼骑军虽然同龙骑军一样阵型严密,但碰上了拼死的龙骑军,士气急转之下,好不容易搬回的局势现在又变成了龙骑军一边倒的杀戮,屠戮着并州狼骑,很快并州狼骑军就发现了虽然他们人数上占尽优势,可对敌时都处在下风,以一敌二,以一敌三的情况再一次出现。

  以一敌二,以一敌三的场面随处可见,这让并州狼骑损失极为惨重,狼骑军虽然努力抗敌,想要扭转劣势,可碰上拼命的龙骑军却只有被灭杀的结局,一时间并州狼骑杀得人仰马翻屁滚尿流。

  立时记得并州狼骑两员大将张汎、董禧哇哇叫,这两人一个是张辽兄长,一个董福之弟,都乃是并州狼骑的大将,虽然拼尽全力扭转局面,可是面对龙骑军的并州狼骑只要刚有起势的苗头,就立即回被周仓或是管亥带军冲击过去,将其杀退,而后龙骑军便会蜂拥而来,以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尽数格杀,斩杀殆尽。

  裴元绍杀得气喘吁吁,回头看了看身后早已杀得筋疲力尽的龙骑军,此时连番的冲杀早已让龙骑军倒下了足足三百多人,眼中充血,心中泣泪,伤亡太大了,再继续下去,还不知会有多少人倒下,他有些不愿意再这么耗下去了,先退下来,最好等到主公率领大军赶到再与并州狼骑军一决雌雄,可是他话刚说了一句,就被周仓直接拒绝了,他自然清楚如今这个局面十分危险,可是现在绝对不能撤,徐州城危在旦夕,等主公到了,很可能他们就前功尽弃。

  不得已裴元庆只好继续率军冲杀,用周仓的话,这一仗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别说现在付出三百人的伤亡代价,哪怕就只剩下三百人也坚决不能撤。

  裴元庆再一次率军在战场厮杀,虽然依旧占据主动,可是毕竟龙骑军现在就是凭着一口气,连番的冲杀势头早已大不如前,但依然强势,替张辽指挥战场的张汎与董禧二人神彩各异:“这伙龙骑军简直就是疯了。”

  张汎皱眉,道:“是啊,不过这很正常,如果是我们来援徐州城,只怕也会想他们一样,只要能尽杀向徐州城,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会在所不惜。”

  董禧狞笑,道“是啊,既然他们心急,我们不如先防着,没有道理现在跟他们硬拼啊。”

  “不错,只要以守带攻,坚持到温侯夺下徐州城,到时温侯率军赶到,徐州军哼哼!”张汎捻着胡须,颇为得意道。

  就在两人商议对策的时候,龙骑军与并州狼骑的大战激战正酣。

  龙骑军冲击着并州狼骑军,突破了前军,如果能够一鼓作气杀透了去,周仓等人相信这一仗他们一定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现在的龙骑军战斗虽强,只是突然以守带攻的并州狼骑军却也战线出来他们的战斗力,顽强抵抗着龙骑军,一时间想要彻底突破并州狼骑军显然是不大可能了。

  周仓不甘心,管亥也不甘心,都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功亏一篑,可是面对并州狼骑军的顽强阻击,龙骑军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残酷的厮杀,无休无止,并州狼骑军无法后退,龙骑军无法前进,谁都奈何不了谁,可龙骑军的损失却在不断加大,面对着人数占优的并州狼骑军,无法继续前进的龙骑军就只有后退一条路。

  管亥如同不知疲惫的猛兽,虽然不停地喘着粗气,可手上的长枪却从未停歇,浑身浴血的他早已变成了一具血人,如同来自地狱的血修罗,恐怖,狰狞,在恶魔一般的管亥面前,并州狼骑几乎毫无反抗的实力,完完全全只有待宰的份,也正是这种心理,让并州狼骑军死在管亥手中者不计其数。

  完完全全的,并州狼骑军刚扭转的局势却被管亥以一人之力反转,看着眼前一切的张汎、董禧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们自然清楚有时候人力会有多可怕,可是对他们来讲,对面如果是关张赵,哪怕是将军张辽、高顺或者是温侯他们都不会感到意外,可是一个从未知名的管亥却如此悍猛,这可怕人力,难怪会让他们惊叹。

  两人觉得,并州狼骑军在管亥面前好似土鸡瓦狗一般,交战的并州狼骑军彻底胆寒了,张汎大叫一声:砍下管亥首级者,赏千金,职升三级!

  也许此时只有重赏之下才能将管亥的脑袋提来,为此张汎不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不惜付出再大的代价。

  好像是心有灵犀,张汎看到了远方交战的张辽,兄弟之间的目光在瞬间交汇,有赞赏更是得意,然后张汎咧起嘴,笑了起来。

  兄弟给了他勇气,可是就在他要亲自出马的一刻,另一员校尉韩安已经冲杀了出来,杀向了管亥。之前的董福被杀韩安就已经怒火滔天了,此刻听得张汎下次重赏,立时冲杀了上去。

  一瞬间两人便厮杀在一起,只是一个闪身,管亥长枪便刺了出去,韩安挥刀急砍,不想管亥长枪如蛟龙出海,瞬间便精准无比的刺穿了韩安的胸膛。

  张汎瞪大了眼珠,韩安的能耐可要比董福厉害多了,可没想到居然比董福还要不济,只一回合就被管亥刺落马下,鲜血从他的胸腔内喷出,如同喷泉一样,张汎惊呆了,并州狼骑军彻底恐惧了,方才还一个个向管亥冲杀而来,现在则一个个纷纷后退,害怕再杀上去立时就送了小命,没人愿意继续去送死。

  并州狼骑军何时变得如此怯懦,完全是被管亥杀怕了,可是当他们纷纷后退之际,数百把长枪便抵在了他们的身前,张汎派出的执法队在这一刻出现了,不得已并州狼骑军只有继续硬着头皮朝龙骑军杀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在并州狼骑以往的战斗中并不常见,可以说是他们仅有的一次,但这确实让并州狼骑军有了再与龙骑军交战的勇气,可是这样被迫杀来的龙骑军,莫说是管亥,就是周仓和裴元绍也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找死!

  三人率领着龙骑军大喝一声后便朝着并州狼骑冲杀而去,一马当先的管亥一枪刺死一员并州狼骑,挑起他的尸骨高高举起,然后大喝一声狠狠摔落,正中并州狼骑军,并将其砸倒尽数砸倒。

  这一幕再一次震惊了并州狼骑,就连指挥的张汎都吓了一跳,用力眨着眼晴,这一幕太过震撼了,以为他只在兄弟张辽乃至于温侯身上才见过如此骇人一幕,没想到现在只是区区的一员龙骑军校尉就有如此能耐,就像是战神一样,让人震撼。

  管亥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而在他的带领下,龙骑军士气为之一振。

  战场在疯狂进行中,两军陷入了疯狂杀戮中,并州狼骑被不断杀戮着,同样龙骑军也被疯狂砍杀着。每时每刻都会有并州狼骑战士死去,每时每刻同样也会有龙骑军被砍落下马,倒在血泊之中,哀嚎而死。

  两军凄厉的惨叫声经久不息,陷入疯狂之中的管亥从杀戮中惊醒,他发现因为他的贪功冒进反而造成越来越多的老兄弟们一个个被砍落马下,这些人可都是随主公从辽东走出来的兄弟啊,甚至很多人比他加入主公还要早。

  这些人经过了黄巾之乱,经过了汜水讨董,更经过了冀州徐州丹阳都没有战死沙场,反而是因为自己让他们战死,自责的的大叫一声,瞬间变得更为疯狂,冲了上去,将面前的并州狼骑军连刺杀了数十人,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数个血窟窿,鲜血连着破碎的内脏流出,惨不忍睹。

  管亥低头望了眼这些惨死的老兄弟,默哀只是一瞬间,就不得不继续投入到战斗中,这一次不再轻兵冒进,而是带领着龙骑军厮杀。带领着他们反抗杀戮着并州狼骑!

  就在龙骑军开始大举进攻的一刻,突然大地开始抖动起来,越来越剧烈。

  “轰……轰……轰……”

  大地在颤抖,龙骑军将士几乎是齐齐抬首,远方刘澜率领的徐州军正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敌军猛扑而去,那滔天气势让他们瞬间热泪盈眶。

  激动,从未有过的激动。

  在局面始终无法打开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最熟悉的身影,这一刻龙骑军别提多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了,尽情欢呼着,喊出了那个大家都极为熟悉的身影!

  “刘使君!”

  刘澜一马当先,屠龙刀不断挑翻敌军,战马趟过敌军躺尸,刘澜与徐州军将士们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而此时,龙骑军的士兵们亦在尽情呐喊呼叫宣泄着他们此时的激动心情,远方主公带领的徐州军如一股洪流瞬间冲垮了并州狼骑军的防御,霎时间,血腥的杀戮上演了。

  一骑绝尘,刘澜在马上的袭击让敌军瞬间慌乱,使敌再难对他们构成防御,虽然龙骑军率领的多是步兵,可是步骑的结合却让并州狼骑彻底溃散,张辽明白剿挡住徐州援军与刘澜的重要性,一旦让他们通过,向徐州支援而去,温侯将彻底失败。一面卖了个关子撤离与关羽的斗将,一面回到并州狼骑军中组织兵力拒敌,加紧防御着龙骑军与徐州军两军的合力围剿。

  刘澜一马当先,身后紧随着陈果与杜普,带领着徐州军士卒杀向并州狼骑,而此刻周仓、管亥与裴元绍则带领着龙骑军越发勇猛的杀向他们,更何况此时关羽已经回阵,有他带领,更是无往而不利。

  厮杀越来越激烈。

  徐州军从龙骑军侧翼杀入战团,中路以龙骑军主将关羽为首,左右为刘澜与周仓几人,瞬间便彻底掌控了战局。

  中路,关羽纵马飞奔,偃月刀飞舞如风,每一击落下便斩落一颗人头,从不落空。

  左路,刘澜屠龙刀虎虎生风。一刀斩下,并州狼骑便即被劈为两段,死状恐怖。

  相比于刘澜与关羽两人的大杀四方,之前早已震慑敌胆的管亥无疑是最让并州狼骑恐惧的存在,所到之处,竟没有任何抵抗,都是四下而逃。

  有了徐州军的支援,龙骑军彻底发挥出了其强大而恐怖的战斗力,如一股洪流,瞬间席卷战场,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并州狼骑军淹没在汹涌澎湃的洪水里。

  从徐州军出现的一刻,并州狼骑军就已经注定了失败,兵败如山倒,几乎是瞬间溃败,无奈之下,张辽不得不做出向北退兵的决定。

  向西则会将敌军引入高顺处,得不偿失,向后也就是东方则会带着龙骑军撤向徐州城,更非明智之选,只有向北撤兵,也许还有一丝逃走的可能,甚至能够将徐州军吸引过去,为温侯争取更多的时间。

  率军撤退的张辽深深回望了一眼关羽与刘澜,对于龙骑军,他并不陌生,曾经就有过交手,厉害但因为人数的原因不值一提,可是现在冒出来的徐州军却让他感到深深的恐惧,刘澜用了多久,这样的部队在讨董时可还没有,也就是说没用几年就练出了这样一支精兵,若非是他亲眼所见,也不会觉得徐州军当真如传闻般那么厉害,现在见到了如此厉害的骑兵,张辽能不发出这般感慨嘛,怪不得当年让他们吃紧苦头的江东军会败,他还记得当年孙坚率领的江东子弟军作战是如何的勇猛,几乎可以说那是他见过的当今天下最勇猛的步兵,可是这样的步兵在徐州军面前居然不堪一击,当时他与高顺交流过,怀疑是因为孙坚的原因,毕竟他的儿子孙策太年轻了,败在刘澜手上不意外,可现在看来,遇上这样的徐州军焉能不败啊!

  这可不是孙策父子的原因了,恐怕就算当年的孙坚也不是他的对手。(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