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徐州之战(4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撤,快撤!”关羽还没出现,光是听到徐州军的号角声便心道一声完蛋,历史重演了,慌乱之间便带着身边亲兵调头就跑,片刻也没有停留,战场之中的张汎也傻眼了,左看看右瞧瞧,一咬牙,下令部队迅速结阵,迎敌徐州军。

  吕布军的反应速度足够快,张汎也是没办法,董禧见势不妙溜了,他不能啊,秦宜禄那边还没有消息呢。开战之前他就派了快马去见他,让他带领着家眷先撤,安全撤离之后给他消息,可现在消息没到来,该死的董禧先跑了,他现在如果学董禧溜了,那不是害了秦宜禄?

  张汎这边没有溜立时便被关羽注意到了,这绝对是张辽留下来的拖延部队啊,方才逃走的那小波人马必然是张文远,这更加深了关羽对张辽的怀疑,以他的了解,他没有单独逃走弃部队不顾的道理,所以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当即手持青龙偃月刀,带领着龙骑军与管亥周仓等人率领徐州步兵直冲敌阵,在那里正是被张辽留下的敌将张汎将旗所在。关羽直冲而来,眼见那一团红旋风不由分说就朝他杀来,张汎脸色数遍,心脏剧烈地跳动:“快,快迎敌!”

  名震九州的关羽世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论是带兵的能耐还是阵战的能耐,可谓是当世熊虎,刘澜的左膀右臂,被誉爪牙,能与吕温侯战百合而不败,这样的敌人如果近了身,他这条命休矣。

  张汎颇有自知之明,不过他这番推崇之话要是落到关羽耳中,若无张力这层关系,肯定会当即被关羽砍杀,虽然他是武将出身,世人多知其勇,可他向来在军中自诩儒将,不仅自己看春秋左氏传,还要求所有帐下士兵都必须识字读书,这个难度可是极大的,就拿民国时期中国的识字率才不过刚达到百分之十,更何况汉末,能有百分之二、三就不错了,是以在他帐下就没有文盲,多多少少都能认识几个字,而识字的好处也就此显现出来,当兵的都能很快理解阵型的关键点,而且就算是令旗挥下,就算没有佰长千长呼和,当兵的也能通过令旗上面的字辨清自己该干啥,这也是为何徐州军在关羽训练之下战阵敢号称第一的原因,可见关羽在练兵一事上下了多大的功夫与心血。

  关羽带领着徐州军向张汎杀了过来,后者早已顾不了这么多了,阵型都没结好,便派兵向蜂拥而来的徐州军杀去。

  关羽迅速从裴元绍与陈果身边通过,深深望了眼二人,满脸的疲惫,伤口数不胜数,尤其是浑身伤痕血迹的陈果,让他颇为不忍,抿了下唇,没有说话让他们退下去,但也没有下令让他们跟着进攻,接下来如何做全取决于他们自己,然后牵动战马直冲向前,看着关将军与徐州军的背影快速杀向吕布军,陈果与裴元绍相视一眼,最后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手中兵刃,而活下来的徐州军也全是这番表现,十分默契,随着关将军杀向了吕布军,这个时候,他们比任何人都迫切希望歼灭吕布军。

  待关羽杀到,敌军早已杀了上来,在张汎的指挥下,抵挡住了关羽与龙骑军第一波猛烈进攻,结果让他颇为满意。此时他的冲动早已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就压根没想过给自己留条后路,胜了名扬天下,败了学董禧开溜,甚至想着在这里与关羽对峙下去,一旦秦宜禄那边安全了派兵支援过来,关羽岂不是必败无疑了?。

  不得不说方才陈果给了张汎太多的错觉,现在的他早已忘了被关羽大败的情形,只记得打的徐州军毫无还手之力,而这样的盲目不仅只是张汎一人,几乎所有吕布军都是如此,胜利确实让人盲目,有些没有自知之明,甚至认为之前败在关羽手中完全是张辽战略失误,如今没有了刘澜,这回关羽死定了!

  张汎望着关羽身影冷笑一声,虽然不敢像兄弟张辽那样去挑战关羽,可对战胜他却又这百倍信心,武夫终归是武夫,在他面前不堪一击,就似之前败在关羽之手,完全是因为刘澜,若非刘澜,关羽早败了,似这样不堪一击的对手,似这样扬名立万的机会,一旦把握就绝不放手。

  这样的感受尤其在关羽一冲之下更甚,关羽果然如他所料那般没有想象中可怕,如果他是关羽的话,就不会在这里继续耗下去,而是回徐州,不然,徐州败了,他这边秦宜禄安顿好温侯家眷支援过来,他还不是被围困斩杀?

  张汎有些异想天开了,若非有他的兄弟张辽,只怕他连校尉都没资格做,如果他一早就听了董禧的话,吕布还能剩口气,但可惜他太不自知了,如果他能自知一些,身为张辽大哥的他估摸着也不会只当一个小小校尉。

  看着张汎笑了起来的关羽十分不解,都这个时候了还能笑出来确实奇怪,不过很快,在关羽的带领下,张汎的笑容便消失了。

  原来如此。

  关羽看出了张汎的愚蠢,龙骑军所害怕的对手,从来就不是什么并州狼骑西凉铁骑,更不是什么步兵,而是似陷阵营、先登死士这样的部队,可现在的情形并州狼骑却是结阵进攻,毫无纵身可言,这简直就是外行的表现,若并州狼骑是重骑兵倒也罢了,可他们是轻骑兵啊,立时便被他带来了三千龙骑军好一阵冲杀。

  前次龙骑军损失惨重,完全是因为张辽一早就安排妥当,他们就要按计划行事,所以并州狼骑不管伤亡代价如何,龙骑军才是那个吃大亏的倒霉蛋,可现在张汎来指挥,一时间漏洞就无限被放大,被龙骑军或迂回或包抄或击打两翼,留下徐州军结阵与你正面碰撞,一时间并州狼骑有多狼狈可想而知。

  龙骑军与徐州军相互配合大开杀戒,并州狼骑一时间被杀了个人仰马翻,血流成河,尤其是冲杀在最前线的关羽,青龙偃月刀在前冲之际挥刀下劈,首先砍翻一名并州狼骑,连人带马,一截两段。

  砍杀一人之后便冲向另外一人,并州狼骑见他冲杀而来,刚想要挥舞兵刃抵挡,可关羽已然杀到,瞬间便又将他斩落马下,趁这个功夫,龙骑军杀了过来,从关羽的一点突破,变成了多点开花,龙骑军抓住了并州狼骑防线漏洞一通砍杀。

  两军冲杀在一起,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天际,沉闷的声响,低沉的闷哼声此起彼伏,原本在张汎眼中应该是战无不胜的并州狼骑军在龙骑军的进攻下瞬间被杀了个溃不成军,恐惧终于再次出现在他们心中,并开始快速在军中蔓延,虽然张汎关键时刻该攻为守,并为此收缩兵力,想要做顽强防御,可面对龙骑军与徐州军的全方位压制,效果却不明显。

  “杀啊……”

  徐州军突破了并州狼骑前排防御,可随着前冲却让他们傻眼了,并州狼骑结阵虽然对进攻极度不利,没有纵身,战马休息左右横挪,可是在防御的时候,反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让徐州军攻破前排防御之后便再难像之前那般大杀特杀,大量击杀并州狼骑军了,而且并州狼骑军还借着战马与长枪对他们发起了反击,虽然徐州军有盾牌防御,可效果兵不明显。

  关键时刻,管亥翻身下马,带领长枪兵代替了刀盾兵冲了上去,以长枪对付并州狼骑军,虽然没有了刀盾兵,可是结阵的长枪兵对付没有战马起势的并州狼骑军却也足够了,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虽然长枪兵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代价,可并州狼骑付出的代价却更大,一时间敌军出现了更大规模的混乱,这给了龙骑军更大的优势。

  可是就在张汎打算拼命到底的一刻,却突然发现远方跑来一人,并不是他啊苦等的秦宜禄与他的大军,而是秦宜禄帐前的一名亲兵,这一刻张汎都快喷血了,怒火攻心,如果这时候来的是秦宜禄,战场的形式绝对会扭转,战胜关羽自然不在话下,可是秦宜禄派亲兵来,就说明了他和董禧一样都是胆小鬼,现在一来,在他面前就出现了两个选项,要么战死,全军覆没,要么就尽快撤离,能逃多远逃多远。

  选择很容易,张汎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大吼一声:“撤兵!速速撤兵!”

  张汎下令部队开始撤退,与此同时,关羽则下达了全军冲锋的指令。

  张汎带领着并州狼骑开始疯狂撤退,而关羽则苦苦追击,很快张汎便听不到属于徐州军的进攻号角声,背后又的只是龙骑军的隆隆马蹄声,他们疯狂大骂,高声吆喝着,就好似在并州时遇到的鲜卑骑兵一样发出的喝声,不过与鲜卑人不同的是,这样的喝声他们听得懂:追上他们!

  张汎疯狂打马沿着逃着命,是该再觅他处还是去找秦宜禄呢?他选择了后者,很显然这个时候汇合秦宜禄才是最安全的选择,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有些事情不管是董禧还是秦宜禄做的太缺德,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既然如此,要活大家就一起活,要死那就不能他一个人死。

  到时找到了秦宜禄,借秦宜禄手上的军队和他现在所剩的人马,必能与关羽一战,就算不能,那大家一起完蛋,不能我这拼死拼活,最后你们都逃了命让我做了炮灰,之前也许张汎还真有这个觉悟,可现在绝对没有,所谓人心隔肚皮,不是先有董禧逃命,后有秦宜禄送信他还不至于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来,不管他带兵如何,做人却恩怨十分分明,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就这件事上,董禧秦宜禄都不厚道。

  想通了一切,张汎也就不去管那么多了,如此一来,并州狼骑军也就彻底没了心气,所谓兵败如山倒,这一刻算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关羽与三千龙骑军的进攻,张汎也压根就不组织什么部队稍加抵御了,能逃多远大家各听天命,要恨也别恨他,做鬼就去找董禧和秦宜禄,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杀被劝降的并州狼骑大有人在,不过最终还是被追上选择投降的为数众多,这个时候,谁还有反抗的勇气?

  追击一直在继续,当关羽听说他们是来接吕布和各位将领家眷的一刻就不可能收兵了,今日就无论如何也得找到这些人,他好似看到了希望,收服张辽与高顺的希望。

  追击一直在继续,有越来越多的并州狼骑军被生擒,此时此刻留在张汎身边的士兵变得越来越少,几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龙骑军的追击脚步了,很快,关羽便看到了前方张汎的身影,他跑得不可谓不快,然而却始终无法甩开关羽的追击,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死死追在他们身后。

  足足追了半个时辰,天都快黑了,张汎一路狂奔,战马都吐了白沫了,连番大战再加上逃命,坐骑早就到极限了,双腿一软,马失前蹄,轰隆一声马倒人飞。

  长长吐了一口大气,忍着疼痛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张汎可不敢停留,绕道荒野开始徒步跋涉,身边能跟上来的士兵莫不是如此,眼中凄然,一万多人的并州狼骑军,此刻还能跟着他的不超过二十人,要知道这才过了多久,连七八个时辰还不到啊,他就损失了近万人。

  该死的董禧,该死的秦宜禄,该死的关羽!

  他把能骂的几乎都骂了一遍,不过脚下可一点不慢,不得不说人在逃命的时候其潜能太过恐怖了,连张汎自己都想不到摔下马背带着伤的他跑起来居然一点不比马快,这要让刚才的坐骑看到了,情何以堪?

  张汎狼狈狂奔,也不知跑了多久,忽然听得前边人马响动,骂蹄声、车轮滚滚声甚至还有妇女惊叫小儿哭啼?一喜之下,脚下的速度更快了,这个时候,这么个荒郊野岭,除了他们,只怕不会是别人了。

  不过心中可就骂开了,东西和秦宜禄可是够损的,为了逃命居然告诉了他假方向,他这真要听了那传信兵,可不一定把关羽引到什么地方呢!

  怪不得好心派了一个亲兵来送信呢,他大爷的!(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