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徐州之战(4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徐州城下,赵云战吕布。

  方天画戟左挥而出,出其不意用小挂住龙胆枪,不顾赵云力猛抽枪,腰间佩剑骤然出鞘,一剑直刺赵云心腹。

  赵云心随意动,鸾凤点头,躲避长剑的同时顺手一摸,也抓出了腰间长剑,两柄长剑立时纠缠在了一起。

  左手剑右手枪,右手戟左手剑。

  两人长剑连交数手,只见吕布反其道而行之,长剑与方天画戟猛然往回一扯,被缚龙胆脱困,可赵云身体却立时前倾,吕布手中长剑猛然挥下,赵云挥刀格挡,锵啷一声,手中长剑便被斩为两截。

  哈哈!

  左手剑右手枪不过如此,吕布看着后退的赵云没有急着进攻,目光只是扫了眼地面斩断被赵云丢弃的长剑,龙胆斗方天,可手中这把白釭对上的却是普通宝剑,自然一气呵成,嗤笑一句:“这一战亦如当年,不过最后取胜的不会再是枪王,百鸟朝凤枪法,只有他用才算回事,至于你嘛……。”

  吕布摇了摇头,虽然赵云不大可能听懂他到底是在说什么,但有一句话却让他沉默了下来,百鸟朝凤枪法,只有他用才算回事?

  他是谁?

  这个世上能将百鸟朝凤枪法用至臻境者除了师父童渊,还能有何人?

  赵云缓缓闭目,师父叫他百鸟朝凤枪法时的每一招每一式浮现在脑海,八式过后,赵云心境古井不波,右手握枪左手扶,扶摇直上九万里,龙胆破击三千里,等赵云再睁眼,马动人动心随意动,龙胆枪以绝顶之势当空砸向吕布,左手更是摘取霸王弓,以脚上引,拽动弓弦,雕翎箭朝吕布直飞而去。

  赵云以颇为古怪的姿势射出一箭,多少出人意料,箭在人前,枪在当空,吕布眼神闪烁,这一击让他有些头疼,然后在雕翎箭就要近身的一刻,他的面容反而又逐渐变得恬淡,此刻不仅箭至,龙胆枪也以于长空之上向他砸落而下,直击头颅,可在如此关键时刻,吕布却全然视而不见,跃马舞剑,迎向雕翎,左手白釭剑挥洒而下,以剑破箭,一击斩断了赵云射出绽放霞光之箭矢,长箭断为两截,箭头箭尾相继跌落在地。

  赤兔马红色鬃毛飞舞,这是人与马的完美结合,人与畜不同,想要驾驭战马迎向箭矢的难度可比面对猛兽,在这一刻马信人,人成功,一剑破剑,顺势直迎赵子龙,照旧不管上空龙胆枪,照旧是你攻你的我攻我的,八风不动。

  右手方天画戟向前直刺,赵云枪落直砸方天画戟,立时枪砸戟头,枝挂胆枪,小枝如勾,再次挂住龙胆枪。

  按理说连着被方天画戟钩挂,赵云不可谓不小心,然而在同一个坑,他却依然失手三回,前二次如果还可以用失误不小心聊以**的话,那眼下却不得不以技不如人来面对现实了。

  龙胆枪再次被钩挂,吕布猛力拉到龙胆,嗤笑一声:“我说了,百鸟朝凤换了人就不是百鸟朝凤,龙胆枪换了人同样就算不得龙胆枪!”

  不过如此,这是吕布今日第二次打击赵云,同样的龙胆枪,在别人手中兵器谱上不过十多名,在赵云手中却排第六位,而若换到了童渊手中,那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吕布说龙胆枪换了人就不算龙胆枪,也并非虚言,不过此时此刻说出,却难免有打击赵云自信心的嫌疑,到底事实如何,其实还在赵云自己,第一还是第六?心不动它就第一,心已动,他就第六。

  在这一点上,八风不动吕奉先显然比赵云更懂得如何扰乱人心,话音方落,与赵云较力的他再次如法炮制,方天画戟一收一松,左手抬起白釭剑,再刺向赵云,无剑可挡?却仍有神兵霸王弓,以弓御剑,金铁交鸣。

  轰然一击,两人同被猛烈之势吹得向后二倒,赵云骑术绝对无双,然在并州生长的吕布却要更胜一筹,人倒之际,还不忘抬腿猛踢,正中赵云腿膝,这一击势若雷霆,赵云看似并无大恙,可那雷霆之势的一脚又岂是尔尔?

  不似泰山压顶,却也如巨浪拍岸,右腿膝盖似已被断,痛彻心扉,人马连退,咬牙忍痛,未发一声之际,只见护腿狮子铜兽咯的一声,猛然龟裂,如蛛如网,碎裂脚下。

  赵云呲牙咧嘴,面容扭曲,吕布眉头不展,双目直视那挡下白釭剑的霸王弓,不过心中所想却是他的宝弓龙舌,这小子居然如此不知爱惜,竟然以弓挡剑,当真是暴殄天物,叫人心疼那柄宝弓。

  自然是宝弓,能挡下白釭一斩之力,岂是俗物?

  不过比之性命,任何宝物也不值一提,收戟收剑,赤兔再动,第三战,吕布首次主动出击,方天画戟挥下,正中龙胆,巨木敲钟还是以筳撞钟?

  是后者,可没有任何刀光剑影,更没有任何声响的一击过后,却只见赵云如被人用巨木直撞宝钟,脸色瞬间惨白毫无人色,口中更是瞬间喷出一口猩红鲜血,染红龙胆,殷红如朱,赤红如绛。

  吕布既然主动出击,自然与关羽睁眼就杀人一般,今日方天画戟终归要有一条亡魂,哪还会再对赵云手下留情,方天画戟一收一动,却是以赵云方才泰山压顶的手法朝赵云劈下,不过却并未直取其头颅要害,而是朝着他的肩膀落下。

  左手龙胆右手王霸,这一戟不取龙胆专夺霸王。

  此刻的赵云好似无根之水,无本之木,哪经得起吕布杀招再出?

  这自然不是吕布所想,可当他画戟落下,还是出乎意料,出现的并非龙胆,而是霸王,看来赵云真的是快油尽灯枯了,白釭剑可不比方天画戟,虽然霸王弓吸引他,可一点也没有留力,猛然落下,正因为吸引想要夺而取之,才更不会留力,他相信一击之后,霸王换主,然事与愿违,赵云身体似风中浮萍,身影飘荡从白龙马背向后飞落而去,然而他左手霸王却始终没有落地,被他死死握着。

  整个人几乎是躺着跌落,轰然而倒,吕布凝视着他,不解霸王对他的意义,若是无价宝,何以挡白釭?若是普通物,却用命来保?

  赵云狼狈太子躺倒,身边龙胆跌落在手边,可左手霸王却始终紧握在手,这柄宝弓对他的意义比童渊所赐的龙胆枪更重要?

  吕布的兴趣更足了,此物必然不寻常。

  此物自然不寻常,那可是赵苞给他的唯一遗物,清廉如赵苞,死后无一物,只此一柄霸王弓留给赵云,又怎敢舍弃?

  两人之间,一趟一立,中间隔着白龙驹,白龙通人性,至赵云旁,耳鬓厮磨,如在鼓励。

  畜生尚可一战,赵云岂能放弃?

  吕布笑言,赵云起身。

  吕布摇头,赵云拄枪独立府门前。

  吕布摇头:“白龙尚能一战,赵云却如枯骨朽木,若战,无异于飞蛾扑火!”吕布说的霸气,因为他就是这个世俗场中的绝对王者,面对飞蛾,他这盏灯火,没有外面那层灯罩的灯火自然要将敢近身他这株灯芯的赵云龙活活烧死,所以他起身的那一刻必死无疑!

  赵云拄枪独立府门前,声音沙哑,每一字落下都会拉出常常的粗喘闷哼:“这世上枯骨朽木虽不足一提,却也有枯骨重生,朽木逢春之刻,到底是逢春重生,还是扑火作魂?吕布!等下你就会知道了!”

  同样的霸气绝伦,同样的气盖世,吕布笑了,动了,赤兔马上的吕温侯自然不会给赵云朽木逢春的希望,狗屁的气盖世,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罢了,可平淡的脸颊之上却浮现出一抹怒容,是怕了?还是被赵云的话激怒了?

  赤兔马迅速迟来,赵云根本别说上马了,此刻就算上了马,对上已经提速借了赤兔马爆发力的吕布也不会有胜算,索性双腿猛踩脚下青石,青石轰然龟裂,双脚陷入石土之中,龙胆枪挺起,直面吕布。

  赤兔马到,方天画戟出,迅速与龙胆枪交集在一起,之前有白龙驹借力,赵云尚且落了下风,此刻少了白龙,取赵云首级如探囊取物。

  方天画戟挥出,龙胆枪迎上,两刃交击,赵云却纹丝不动,双手紧紧握着龙胆枪,吕布气势如虎,虓虎之勇势不可挡。

  猛然间。

  两人交锋之处。

  天地动,风云变,大风起,云天上。

  龙胆长枪左扶摇右腾空,龙胆长枪化白龙,白龙舞动上长空。

  青天之上龙吐雾,黄土之间象汲水。赵云化作黄金身,龙胆如同双飞龙,从天而降直冲吕布,赵云双臂之间铠甲甲叶破碎为粉,衣袖不见,血肉模糊,只是刹那之间便刺了过来。

  我有画戟,敢上九天犯飞鳞,我有方天,敢在天地斩象鼻。

  吕布初以不变应万变,直待白龙抵近,象鼻卷汲,不为所动的方天画戟这才猛然出招,如狮如虎,虎啸狮吟,好一场陆地虓虎斗白龙,好一场龙虎之争为做王!

  战场之中,风卷残云,孰胜孰负不为人知,突然之间,只听得场中一道雄霸刚猛的声音响起说:“百鸟之中藏龙凤,百兽之中有象王,不错不错,难怪武榜之中把你排在关羽典韦之前列第二,果真是实至名归!”

  气象陡然而收,赵云颓然而倒,落败的将军单膝跪地以枪支持,赵云终归还是败了,得了天下第一承认的天下第二之名,这番话,在此时此刻,确实也只有胜利者最有资格来说法。

  只不过这个天下第二终归要作古,承认并不等于要放过,同情更多的是胜利者的怜悯,而怜悯只会对死人才有,对活着的人,只有残忍!

  吕布正要痛下杀手,突然就见府衙之内,一妇孺将一尚在襁褓之中的幼童交予了一位身怀六甲的妇人手中,没有说话,眼中决然,只是看到襁褓之中的孩儿的那一刻,眼中却透满慈祥,可只是一瞬间,人如翩翩飞蝶,冲出郡守府外。

  “鸿雁!”

  身后妇人喊声并未阻止一位丢下孩子的母亲去救他的良人,白衣胜雪的李鸿雁翩然而至,剑匣之中三尺水,曾入龙潭斩龙子。

  秋水长剑破匣而出,一脸峥嵘的吕奉先手中方天画戟势若雷霆砸向赵云,然而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刻,一柄剑匣陡然而至,如雪如霜白铜打造的剑匣竟在眨眼之间出现在赵云身前,一道轰鸣巨响,匣碎戟停,翩然女子出现在赵云身侧,轻轻一拖将其拖在身后,心随意指,长剑秋水便朝着吕布直刺。

  女子面容清秀,只是秀发被缠,面容苍白,如同产妇一般,然而面对世俗之间最勇猛的男子却无一丝惧意,长剑抖出一个灿烂剑花,右手剑随着吕布闪动的躯身瞬间再变,直刺改横扫。

  貌美女子的突然出现使得想要毕其功于一役的吕布不得不转向与她接战,方天收戟不急,可依然以左手白釭剑抵御,瞬间秋水便砸在白釭剑之上,砰然巨响,翩然女子借助秋水长剑那股巨力顺势反弹而退,躲过白釭剑芒,白衣如雪,身形倒掠,只是在将过赵云身侧之际,却是陡然再次出剑,以剑抵地,强行停下了身形,秋水属软剑,弯曲了一个九十度的轨迹后他的身形才算停下,不多不少,就处在赵云身侧。

  可就在他脚尖踩地的一刻,就在赵云开口之际,却见他义无反顾的再次前冲,根本就不给良人只言片语的机会。

  女子是薄情?是多情?

  高高跃起,身如彩蝶,居然比马上吕布还高半尺,秋水一剑以万钧之势朝吕布当头砸下,杀气刁斗,招数玄妙,玄而变黄,黄又变白,只一霎那,看似繁复杀招,便由万变一,只是瞬息之际,便即朝吕布落下。

  方才一击,吕布已经手下留情,要她知难而退,可这女子不知天高,自来送死,那吕布也就只能破例,杀一回女人了。

  吕布再出手,出手取人命!(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