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徐州之战(5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徐州城下,许褚战吕布。。

  只是数个回合过去,许褚便‘露’出败相,吕布画戟转动,眼见许褚命在旦夕之际,飞马而来的刘澜挽弓搭箭,这几年来,事务繁忙的刘澜刀法退步,可箭法却一点也未退步,一次上引,连搭两矢,两根飞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当今天下第一人的吕温侯。

  刘澜双箭‘射’出之后,便带着徐州军向着吕布杀奔而来,目光死死盯住挥舞着画戟的吕布,希望能救下许褚,至于‘射’杀吕布心里没底,他甚至怀疑想伤他都难。

  他这一对连珠箭可是学自太史慈的拿手好戏,如果是他使出也许还有希望,果然,就在吕布出手要取许褚级之际,两枝雕翎箭一前一后飞‘射’而来,吕布原本不想理会,先杀许褚再挡飞矢,可飞羽瞬息便至,这时才现是一弓双矢,画戟强取许褚级简单,可飞羽来势飞快,还是连珠箭,虽不知底细却也能判断乃高手施为,一箭若能伤人第二箭就要毙命,急退一步,画戟一转将两支飞矢崩飞。

  可是等他再回头去对付许褚时,他已经往后退去,连退六七丈,一脸狼狈,而比他更狼狈的赵子龙,白袍早已被他褪下覆住了李鸿雁尸后艰难起身,白银甲已破碎不堪,满身血污泥泞,拄着龙胆枪,擦干两行血泪,再战吕奉先。

  赵云绝不是要去送死,而是要报仇,主公大军赶到,杀妻之仇必须要报,只是此刻龙胆枪更像是拐杖,而他手中的那柄秋水长剑才是他接下来要使用的兵刃,秋水属软剑,本身就是‘女’子使用的佩剑,配合‘女’子‘阴’柔体魄自然事半功倍,可赵云嘛,阳气太盛,根本挥不出秋水长剑的实力。

  可他清楚,李鸿雁绝非死不瞑目,反而是心甘情愿的赴死,所谓的就是他能活下去,所以赵云若有所损伤,头一个就对不起李鸿雁,可他依然起身,弃枪用剑,这着实有些对不起恩师童渊,可有些仇有些怨,就算鸿雁他心甘情愿,也要找回来!

  赵云握着龙胆枪的左手骤然一松,长枪落地,口吐浊气,喷出一口污血。

  从今日起我赵子龙弃枪用剑,誓报杀妻之仇!

  这一弃枪,并非是要对不起死去师尊,而是要用剑直到杀死吕布为妻子报仇,随意也就说不上对不起师尊对他的多年培养。

  龙胆枪都未能伤我,更何况是用剑!吕布嗤笑一声,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可赵云却好似钻了牛角尖一般,一根筋的要用鸿雁的秋水剑来报仇,哪怕他也知道不可能亲手手刃吕布,可依然无所畏惧。

  赵云出手,吕布随手一击,赵云便被击退而去,瞥了一眼那位已经被白袍覆面的‘女’子,为他感到不值,摇着头,忽然一道号角声响起,收回了目光,却是转向背后,至于眼前的许褚与赵云已不愿再多瞧一眼,眼神冷漠望向身后黑压压以碾压之势起冲杀的徐州军,自言自语了一句:“就这般败了,算是什么天下第一?”

  猛然之间,吕布现了刘澜的身影,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射’出连珠箭者,应该就是他,猛喝一声,跃马向刘澜直冲而来,去势好似晴空一道闪电,徐州军冲锋的阵型瞬间便被冲破,根本没有抗衡的能耐,冲击所到,人仰马翻,数人被画戟所杀,被赤兔撞飞。

  赤兔所过,一名徐州军正被踏中,将其头颅踩烂,死相凄惨,然而吕布余势未减,再次跃马而来,方天画戟向前一突,根本就不用舞动,径直前行,便将身前龙骑军杀到一大片,在赤兔马巨大的冲击之下,就好似巨木撞破了土墙,撞开了一条巨大豁口,士卒当即毙命。

  没有人能在吕布的冲锋之下侥幸,偶尔有之,就算躲过赤兔冲击,也躲不过马背之上那未曾动过半点的方天画戟瞬间穿膛。

  吕布一路杀来,如入无人之境,徐州城下的‘交’战败了,就等于他彻底失败,没有了后路,这本就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死战,不成功便成仁,奋战而死,马革裹尸对他来讲算得上是最好的结局了。

  可是当他看到刘澜的一刻,他改变主意了,也许在死之前,能将刘澜拼掉呢?

  一路朝着吕布杀奔而来,一员部曲督挡在前方,终于让他舞动了手中画戟,然而也仅仅只是一个动作,画戟便劈向穿着重甲的部曲,一戟下去,正中‘胸’膛,长戟一挑,将她整个人横向悬空抛出,殃及池鱼前方一众徐州军,一起跌落在地。

  吕布骑着赤兔马从他们的身体上踩踏而过,一连串的痛苦嚎叫声如同被敲响的丧钟,号称最不怕死的徐州军,此时此刻,他们终于害怕了,这么多年来,终于出现一人,将他们吓住了。

  战场之上,徐州军中,有龙骑军,有近卫军,有曾经沛县军更有号称大汉最强步卒的丹阳军,可是在吕布面前无人能挡,而很多龙骑军出手,他们的能耐,一人自然不是吕布对手,可是两三人齐齐杀出,虽然杀吕布难,可吕布想赢下来也难,可谁想到三名龙骑军只是一个冲锋便一同身死,温侯出手,向来留力,不会枉造杀业,可是今日,吕布不再对士兵留情,出手异常狠辣,狮子搏兔,就如同在斗将,将面前士卒一个个斩杀殆尽。

  徐州军原先是冲锋,现在则摆开阵势变成了防守,而龙骑军与近卫军则从两翼杀来,然而不论是前方的徐州军的防御还是龙骑军的冲锋,在吕布面前都不值一提,以一人力抗前军,这正是如今吕布正在做的疯狂事情,而他也做到了。

  他的身边,他的士兵他的八健将们被杀被俘甚至不知所踪,现在吕布完全无外力可借,就一人一马,却将徐州军杀退,杀来的龙骑军则干脆连掉头的机会都没有。

  刘澜看着吕布完全靠着一己之力将士卒斩尽杀绝的架势,有心派弓弩手出战,可最后却犹豫了,最后心一横,下令部队生擒吕布!

  曾经刘澜有一段时间非常‘迷’恋个人武勇,这一时期,他在右北平,当过佰长、千长部曲督还有别部司马,可后来现,个人武勇根本不值一提,但现在他却现,原来一个人的武勇达到一个极致之后,居然是如此的恐怖!

  看着吕布在视线之中如同菜刀切豆腐,不管是龙骑军也好,亲卫重甲军也罢,在啊面前都变成了豆腐不堪一击。

  在吕布面前,人死还不算什么,连战马都被难逃厄运,被方天画戟刺穿,这时许褚从后杀来,虽然已经败在吕布之手,但他并没有畏惧,反而向吕布杀奔而来,好似当今天下第一的吕布其实并没有那么恐怖一般。

  而在另一处,赵子龙也咬牙翻身上了马,握紧那柄跟他完全不搭的秋水长剑,骑着白龙冲杀而来,与许褚一前一后加入战斗。

  吕布现在是什么,很多人看来是战神,现在的他就是这个世上的战神,战无不胜,很多人看来,他就是魔鬼,这个世上最恐怖的魑魅魍魉,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杀四方,这样的人曾经见识到关羽阖闾,曾经见识到那被称作天神的张飞大杀四方,可当他们见到眼前的吕布之后才现原来这个世上最强的男人是这个样,一举一动轻描淡写,可是那轻描淡写的一击刺出,却是最为致命的一击,多少人明知吕布长枪一动不动可偏偏就是躲不过那杆以不知收取多少人命的画戟,那片火红赤兔,从未改变过他的奔跑轨迹,可是伤人先伤马的士卒却就是碰触不到赤兔马分毫,反而被它撞飞,骨断筋折,变成马下亡魂。

  撕心裂肺的嘶喊,在吕布所过之处此起彼伏,虓虎吕布入羊群,就算许褚从后杀来,也无济于事,一击过后,便被击退,无比悲愤,眼前惨绝人寰的景象,想要改变,就要靠他们这样的武将来化解,可是面对一击杀得兴起的虓虎,许褚却无能为力,眼眶通红,充血一般,虽然被击退,可并不会放弃,除非今日战死沙场。

  许褚已经抱定了必死决心,而赵云,今日则要手刃他为妻报仇,追杀而来。

  吕布一路冲锋,可人力毕竟不是无穷,连番‘交’战过后又赶上这么一路冲杀,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坐下赤兔都有些吃不消,体力十去七八之后,冲锋便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勇猛,而这时候,他距离刘澜还有着一段并不算近的距离,最少已经能够清晰的看清他的容貌。

  方才吕布不舞动方天画戟,就是为了保存体力,现在体力消耗严重,还想前冲,不出手是不可能了,方天画戟如虎尾,用最简单,却也是最实惠的出招方式横扫千军一击扫出,被画戟触及扫到,便立时数人毙命,这几人就在他的正前方,所以比较点背,而稍微偏一些的,则就幸运一些,小命保住了,只是伤胳膊断‘腿’却难免。

  吕布连舞三次次次如此,更有甚者,直接就被他拦腰劈为两断,那劈痕切口薄如布绢,哪里有半点像是被画戟扫到,分明是这世上最锋利的砍刀。

  可是这么舞动画戟却更费力了,而且看上去起到的效果并不算最好,虓虎出手再改,虎尾变成虎掌,这一戟下去,便是一道恐怖罡风而过,画戟砸下,面前徐州军不论是人还是立起的巨盾通通断为两截。

  恐怖的一幕让人看得胆战心惊,好似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是与人战斗,而是与夜叉,而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则是炼狱,人间炼狱。

  许褚追上来被击退,九耳八环象鼻刀在吕布面前变成了玩具刀,没有丝毫作用,而赵云更惨,龙胆改秋水之后,别说与吕布‘交’手了,连近身都难,偶有几次,秋水刚刺出就被画戟撞飞,而人则直接就被击落马下,等再次爬起来翻身上马后,吕布早已走远。

  百万大军中取上将级,曾经刘澜见识过张飞完成过如此惊人的壮举,可是与吕布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看着吕布越来越近,刘澜此刻就是不想出动弓弩手都不行了,可他并没有下令现在就‘射’击,最少要正面碰到,在此之前,他还是希望徐州军能够困住吕布,将其生擒。

  然而就现在来看,刘澜见不到任何生擒吕布的希望,他在徐州军列阵前如入无人之境,这些士兵那可都是关羽亲手训练出来的‘精’锐士兵,出类拔萃,放眼当今天下,也绝对能派到步兵三甲的行列之中。

  有着强战斗力的徐州军虽然不可能人人都做到以一敌百,以百敌一却也不会太难,可是这样的‘精’锐士兵,现在还是以万敌一,却在吕布面前如此不堪一击,除了出动弓箭手外,就只能拿士兵一条条鲜活‘性’命去不断消耗吕布的体力,这对刘澜来讲,对徐州军来说,是何等的伤士气。

  虽然效果也有,可仅仅只是让吕布筋疲力尽,让他不在像之前轻松写意,这对徐州军来讲,简直就是成军一来最大的耻辱。短短时间内,徐州军阵亡足有五百,这还不算受伤这,伤亡一千的代价,在万人的部队里也许不算什么,可如果是一人造成,那就是恐怖。

  也难怪此刻徐州军都已经出现了士气溃散的情况。

  短短时间内,徐州军折损十分之一,在他面前者,除了许褚赵云之外就没有一人能撑过一个回合,无一例外都是迎面便死,一刻钟的时间,之前看似顽固的阵型便破碎不堪,而吕布,除了粗喘气之外,再无异‘色’。

  刘澜已经近在咫尺,然而吕布的冲击却变缓了,这可不是因为徐州军挡住了他的冲锋,而是吕布刻意放缓了进攻度,他需要让自己喘口气,换口气,更需要让赤兔马稍微歇歇马,只有如此才能一鼓作气拿下刘澜。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