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徐州之战(5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盯着战场的刘澜死死盯着一尘绝骑的吕奉先,而眼角余光却望着赵云,以及更远方被白袍所覆的白衣女子,好似终于明白赵云为何不顾死活的连番冲杀,那样子看着是那般凄凉,让人心疼。

  脸色一沉,心中愤懑陡升,哪还可能再留吕布活口,大手一挥,弓弩手持重弩出阵,龙骑军近卫军携手弩而来,动了杀心的刘澜不会再容许吕布在徐州军面前作威作福,就算你是活阎王,今日也必须要有所交代,为自己,为死去的将士更为子龙还有鸿雁妹子!

  弩箭飞矢齐齐飞射而出,朝着吕布如暴雨般****而去,多如牛毛的箭矢就算你是当世无力第一人的吕奉先也休想活命,然而事实却证明了所谓的劲弩在吕布面前如同小儿玩物,密玉般的遇见对吕布完全是徒劳无功的。

  连着三轮齐射,弓箭手,弩箭手射出数以万计的箭矢,无一不是势如雷霆,巧妙攒射的羽箭哪一个不是去势汹汹,可最后呢,在吕布面前,那足以夺取数万人性命的箭雨却好似柳絮一样,软绵绵的被击落,没有一枝飞羽伤着他。

  那样子,看似羽箭将要把他射成刺猬,可真实的情况确实羽箭在吕布身前一寸难进,简直就像是看气功高手演太极,然后手中画戟舞动,如同在身前划出一道空气壁,转瞬之后,羽箭叮叮当当,如水滴般跌落在地,在吕布面前构成了一道半月状。

  刘澜傻眼,弓弩手是他最后的底牌,如今吕布却依然能如入无人之境,一时之间刘澜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了,要知道刘澜在当今大汉朝那可是以带兵闻名的,连他都拿不出万全之策,可知孤注一掷后的吕布有多猛。

  这就像是七进七出的赵子龙,最初何尝不是像现在的吕布一样孤注一掷,至于曹孟德不放冷箭虽有爱惜人才之意,可是如果当真下令弓手齐射,就当真能伤得了赵云?

  以前刘澜会打问号,但现在绝不会了,曹操不放箭就像刘澜现在放箭一样,刘澜放箭是要除吕布而后快,而前提是徐州军在吕布身前结阵布放,弓手完全不用考虑是否会误射,箭矢悉数向吕布倾泻,虽然未成功,但最少吕布冲锋破阵的势头被阻了。

  而曹操不放箭伤赵云的前提是他在曹军的重重包围之下,箭不是子弹,指哪打哪,不管是万箭齐发还是偷施冷箭就得考虑赵云周围士卒的生命安全,那么曹操如果执意使用箭手,就势必得先撤围,最少要退到一个安全距离,可这样一来赵云不管是躲开箭雨还是从而突围就更容易了。

  所以两人的选择看似不同,却又不尽相同,最后都不会除掉当世最勇猛的两人。但两人两道不同命令却起到了相对最好的结果,赵云无法轻易突围,吕布冲锋的脚步被阻,气势大减,无法一鼓作气的吕布气势为之一衰,再冲锋时,还会像之前那般勇猛吗?

  答案揭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吕布的冲锋终于在徐州军的阻挡下被拦截了下来,而在其之后的赵云和许褚,也在一阵交流之后变得不再向之前一味蛮力冲杀,两人一左一右夹击而来。

  徐州军中,大家见惯了赵子龙的神奇枪术,可还是第一次见他用剑,不得不说赵将军用剑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无法如像用龙胆枪时对吕布构成威胁,有几次机会,颇让人惋惜,可是结阵的龙骑军却并未注意到他嘴唇的那一丝微动,那是将口中污血吞会肚中,以赵云现在的情况,五十六斤的龙胆枪与只有不到六斤四两的秋水剑比,后者更为适合。

  赵云深呼吸一口,缓了缓心神后与许褚再次相视一眼,一个眼神过后,两人在成掎角,切入战阵,而在此时,刘澜也没闲着,果断再派龙骑军与近卫军出击,帮助二人。

  徐州军前百米处,吕布一人一马傲立天下,那风采却也让人痴迷,好似身为男儿,就应该像吕布闲着这样才不枉世上走一遭,画戟舞起,许褚、赵云相继被逼退,赵云再次翻江倒海,呜的一声闷哼,左手捂住嘴巴,鲜血顺着指缝滴血不止。

  而此刻,来不及后退的龙骑军则继赵云许褚之后迎上了吕布,只不过它们却没有了两人的好运气,连着三人被吕布击落马下,第四人更是被画戟直接枭首,当第五人赶来,画戟重重一击,胸膛被砸得稀巴烂,凹了下去,鲜血从七孔之中喷涌而出,当场毙命。

  刘澜没有想到许褚赵云两人的联手瞬间就被瓦解,可他二人能轻松退去,但龙骑军、近卫军一旦冲锋想及时后退却不行,尤其在一连毙命五人之后,就更没有人愿意畏缩不前了,争相赴死。

  对龙骑军来说,更确切的说是幽州突骑之中的精锐来讲,一旦冲锋,那必然是死战不退,没有命令至死不退,此刻就算是火坑,也一个个一拨拨相继赴死,跳落火坑。

  一阵冲杀,龙骑三千阵亡一百,而吕布所用时间也不过短短一刻钟,可眼前的一刻钟,却无疑比之前数刻更费体力,不论是赤兔马还是吕布本人,都开始在粗喘气,体力十去七八,以眼下的情况,想要擒贼擒王很难。

  更何况,就算他当真来到刘澜面前,又怎么可能轻易伤得了他?

  不说其他,就说始终没有放弃的许褚就不会答应,很多人觉得这是许褚对刘澜的愚忠,把他与张飞做比较,可事实呢,与张飞对刘澜的感恩不同,许褚出许坞时,北机跟他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此生再与许坞无瓜葛,所以他注定了要跟刘澜一辈子,他生他活,他死他亡,所以单用一个愚忠更不确切。

  可以说从他处许坞,跟着刘澜从县令到太守从刺史到州牧,一步步成为当今天下最炙手可热的诸侯,他的角色,在许多人看来无足轻重,始终是给刘澜看家护院,可就是这么一头看院的虎,数救刘澜与危恶之中,徐州长街血战,可谓是亲手将刘澜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为此负伤三十二处,险丧命当场,被刘澜称之为忠虎。

  这个忠字,许褚说他当之有愧,只是尽了本职,可刘澜却不赞同,说他当之无愧。

  徐州两头猛虎,一头猛虎张飞,开疆拓土,一头忠虎护主,看家护院,两人皆愚忠刘澜,不悔不愧,又怎么可能会让刘澜出现危险,就算会,那在此之前也得是踏着他的尸体过去。

  许褚再次杀出,直奔吕布:“到此为止吧吕布,我不会再让你向前再进一步!”

  话音落,九耳八环象鼻刀顺势递出。

  刀出如虹,高高举起的大刀猛然挥出,直劈吕布,如丝如絮,以极其谲跳的形态劈出,宛如剔骨拨肉,势要绞杀吕布。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是徐州忠虎更勇还是虓虎更猛,从之前的一番交手自然是后者,可是此刻抱着必死决心的忠虎出了手,那自然是不死不休,九耳八环象鼻刀直挂方天画戟,如同两虎相扑,也许在技巧之上忠虎却是有所不逮,可在吕布体力下降之后,许褚与他一味较力却搬回了不少劣势,最少此刻许褚终于和他互有攻守,而不是像之前一击就被击退。

  许褚尝到了甜头,自然不会轻易改变,攻势更猛,大刀风起云涌,连攻数记,最后更是将方天画戟直接击退,九耳八环象鼻刀再出,直取虓虎虎头。

  体力不济,力量自然下降,反观许褚却有着不逊色张飞的天生神力,吕布瞬间被动,握着那杆跟了他大半辈子的方天画戟,好似此刻连它都要离他而去,居然与他做起了对,想将其舞动,无比艰难,可许褚这一刀却足以致命,抬头望去,爆喝一声,强拖画戟而起,格挡防御!

  一声轰鸣,金铁交击,火花四溅,地动山摇。

  战场之上,所有战士都几乎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双耳。

  吕布驻马依旧在原地。

  许褚身体如蝴蝶向后翩翩而落地。

  这一回的许褚不可谓不卖力,不可谓不拼死,可实力的差距,就算对面是已经油尽灯枯的吕奉先依然无法将其毙命。

  这一回,吕布伤人之后再杀马!

  冷酷血腥一脸的杀伐凶悍,望着落地之后艰难而起的许褚,肆无忌惮的仰天大笑:“如果今日是北机,我吕布命丧当场未可知,可北机弟子,想取我性命?”

  许褚没来由的也笑了笑,擦掉嘴角血迹,拍了拍身上灰尘与泥土,输人不输阵?不是,吕布现在的表情,所流露出来的神态才是。

  马来。

  当即便有龙骑让马与许褚。

  翻身上马,紧握象鼻刀,再向吕布冲杀而来。

  吕布神情微变。

  龙舌弓被瞬间摘下,手中一直雕翎被抽出,弯弓搭箭,****而出,如彗星划过,却是直接射向了前方正中,刘字将旗之下的刘德然!

  另一时空吕布辕门射戟,如今直射刘澜,端得是信心十足,一箭落下,便不在去看是否成功,好似已然知晓结果一般,方天画戟被抬起,戟头却又指向许褚,跃马而来。

  力竭之前,杀饿狼,诛忠虎!

  吕布许褚迎面冲杀,早已无力冲锋的赵云面色煞白,眼前如此局面,面色骤然变为金黄色,如同回光返照,神采奕奕,从白龙身上取下龙胆枪,竭力将手中龙胆强行掷出。

  吕布决死一战,许褚危在旦夕,最后关头,赵云几乎是在损根基助其一臂之力,这一助,未必能让许褚反败为胜,但最不济也能保性命无恙。

  可眼下吕布,一箭射出之后取刘澜性命,迎向许褚,完全便是一命换一命,他对箭杀刘澜势在必得,以命搏命杀许褚更是信心十足,赵云又如何能从中作梗。

  徐州军阵之中,立于大纛旗下的刘澜眼见吕布雕翎射出,向他****而来,那飞矢被射出后,音爆之声如同后世鞭炮,噼啪作响,好似空气都被撕裂。

  刘澜习箭,更是当世的箭术高手,而其身边,太史子义,赵子龙乃至于甄仲正都可谓是箭术名家,连珠箭,三连矢,什么样的绝技没见过?可似吕布这一箭,刘澜却绝对是头一次见,可以说当世之上,绝不会再有第二矢能与其相提并论。

  飞来的箭矢,没有半点生机,如同所有箭术名家一样,射出的箭矢自然不会有生命,可是随着箭矢越来越近,你却又会觉得,那箭矢好似有着生命一般,那音爆之声,如同小儿夜啼,划过天际,如化飞龙,龙啸九天,好似吕布在射出此箭之前,就已经给予了它生命一样。

  刘澜忙取弓摘箭,可其速度太快,根本就没有以箭抵箭的机会,至于身边盾手,想要阻拦,可在飞矢面前,速度如同跪爬,等他们到来,早已毙命。

  躲?要么干脆挡下来!

  身为主将,自然不能躲,伤士气,右手瞬间抽出屠龙刀。

  曾经学儒,礼法仁义成就不杀刀法,后来向北机问道,始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天下莫柔弱如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以柔之胜刚,以弱之胜强,今番屠龙再出手,屠世间之龙,得圣人之心!

  轻拢慢捻,缓缓挥刀,一刀斩下,方显豪气,不动如山,才真风流。

  龙死,鳞落?

  并没有,就似许褚非北机,曾得北机点化却只是形式神不似的刘澜自然难得期间真谛,又如何能真能像北机潇洒斩龙,然而水之柔者,真谛却又在柔之胜刚四字之上,这头恶龙虽凶,但至浅溪,能不遭人豢养?

  只是这头恶龙太也凶猛,困龙最终升天,可却再难伤刘澜性命,飞龙从屠龙刀与刘澜右臂滑过,皮开肉绽,直入锁骨。

  刘澜身体往右一晃,正要跌落下马之时,不想身体却又向左一摇,却是关键时刻,坐下小马驹暗暗相助。(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m.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