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赵云拜佛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赵云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梦到了李鸿雁,后来又梦到了恩师童渊,师父看到他大发雷霆,说他欺师灭祖要逐他出师‘门’,赵云下跪请罪,求童渊收回成命。,: 。

  可想让童渊答应,前提却是赵云必须重拾龙胆枪,可在秋水长剑与龙胆枪之间他最后却选择了后者,而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师尊那古老而沧桑的低沉声:

  百鸟朝凤七式枪,一式丹凤朝阳重角力,二式离鸾别凤可伸长,三式有凤来仪必‘精’熟,四式托凤攀龙要守正,五式凤仪兽舞最出奇,六式鸾飞凤舞通微幽,七式凤翥龙蟠舞化神,待得七式大成后,行若鸾凤上下舞,守如虎踞威风显,扎如火箭似闪电,快似流星一刹间,回如苍龙入大海,随心所‘欲’非等闲,若说收枪更可夸,好比真龙参佛家。

  赵云猛然转醒,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静室之中,而在身边坐着的却是一脸慈眉善目的普慈:“赵居士睡醒了?”

  “我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际,赵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几日赵云每日闭‘门’不出,刘澜找到他,希望能劝慰他几句,奈何心魔难除,眼见着他日渐消瘦,刘澜没来由想起在徐州城内建起了寺庙的普慈,虽然他在后世不信佛不信道,但看电视,若说开解人心,破除心魔那无疑还得是佛家,他索‘性’专‘门’将普慈找了过来,希望他能够出面对赵云进行点化开导,让他能够振作起来。

  普慈得了令,不过主动去找赵云肯定要吃闭‘门’羹,这件事还得刘澜出面,随即命令赵云去见普慈,老和尚见了他,不讲经不说法,就静静的看着他,听赵云讲故事,可赵云和他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和他吐‘露’心声?

  两人就这么干坐着,偏偏赵云得了刘澜的命令无法离开,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整整一天一夜,僧人送了三趟饭,结果两人一滴米水未进,让旁人看得一头雾水,就这么一言不发做了一个晚上?

  没人能理解,连赵云也奇怪,原以为这位老师傅能渡人,一番佛理醍醐灌醒他,结果最后却是他熬不住睡着了。

  “这一觉舒服吗?”

  “还好。”

  “那方才所梦呢?”

  赵云猛地一惊,坐直了身体,瞪大了眼见看着普慈:“你怎么知道?”

  “浮生若梦,然则人生而有梦,殆乃梦中说梦耳。人生生死死是大梦之境,所谓昨日梦说禅,如今禅说梦。梦时梦如今说底,说时说昨日梦底。昨日合眼梦,如今开眼梦。诸人总在梦中听,云‘门’复说梦中梦。”

  直到此刻,赵云才终于觉得眼前这位大师的厉害了,仔细聆听着,虽然他只说梦而未说内容,但方才的言外之意已经透‘露’出来,自己所梦到的梦境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只听他继续说道:“一切皆如梦中,视山河大地人物动作声音等,皆如活动影象。不但对外境他物觉其如梦、如幻、如影,即我此身心亦同于诸梦。动静行为,皆能行所无事。”

  开始赵云还能听得明白,可后来却似懂非懂了,到最后更是彻底听不懂了,但在普慈看来赵云却很有佛‘性’,轻声说道:“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

  “……”

  老人不说话则一天一夜不说话,一打开话匣子,口若悬河停也停不下来,可赵云来此可不是为此来的,他声音有些低沉,有些伤感,道:“普慈大师,世间为何有这么多遗憾?”

  “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

  开城的谈判在继续进行着,果然不出凉茂所料,当他传书给曹‘操’谈判再次被搁置下来不久,简雍便主动来了,他知道事情在如他的算计发展着,不过他并没有急着一开始就提征西将军,而又提出镇东将军的条件,简雍自然不会答应,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他的提案,甚至当面给他下达了最后的通牒,下一次是最后一次会谈,如果双方没法达成一致,那么其次谈判便不必继续谈下去了,破裂的后果会是什么,不用问双方都明白。

  简雍走了,刘澜给了他很大的自主权,除了挑起战端,而在他的传书之中,又有着对兖州底线的掌握,但与刘澜一样,对此消息二人斗抱着怀疑态度,深信这是有心人故意放出的风声,但也有可能是曹‘操’故意为之,就是明白的告诉徐州,征西将军是他最大的让步。

  反正不管是真是假,接到刘澜命令的简雍已经有了主意,所以他相信这次的通牒会让凉茂将条件提升,最不济也会提到征西将军,现在对他们来说,征西将军以及足够了。

  毕竟谈判已经拖了快一个月了,眼见就要入冬,圆满结束了停战协议是最好的结果,而且两方高层虽然没有‘私’下里沟通过,但此刻却目标一致认为双方确实没必要再拖下去了,大军这么集结着,不管是对徐州还是兖州都是极大的消耗。

  兖州经理严重蝗灾,最困难的时期靠‘肉’脯维系,今年虽然日子好过一些,可接献帝入许都在西方与李傕登关西诸侯‘交’锋以及与刘澜的连番大战以及消耗了他太多钱粮,不愿再消耗下去也是情理之中。

  而反观徐州,去年的蝗灾虽然没有‘波’及到徐州,可大量收容难民再加上丹阳、徐州两场大战过后让徐州府库‘花’去了三分之二,现在一点都不富裕,哪还敢继续消耗下去,要知道现在大兵在开城每日所费就要数以万计的钱粮,对徐州是极大的负担,刘澜能不迫切希望解决争端?

  如此一来,简雍下达的最后通牒就让凉茂有些手足无措了,难道消息没有传到刘澜那边还是说刘澜根本就没打算和谈?现在的情况,让他很被动,盖因他们对徐州方面的底线一点也不清楚,而在许都将消息传递到徐州之后,他们的底线却被刘澜掌握的清清楚楚,这样一来,他们就自然要出于被动之中,无奈之下,他就只能拿出征西将军,这是他们最后的底线,如果简雍不同意,那么双方就只有一战了。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与简雍透‘露’底牌,而是又传书给了曹‘操’,当曹‘操’看到这样的消息怒不可及,他知道这是凉茂在跟他要权利,可能的话加大封赏,这样他这边能更好的与徐州周旋,可征西将军是曹‘操’现在唯一愿意给刘澜的职位,不能再提高了,再高就要得罪袁绍了,他断然拒绝了凉茂的提议,宁可与刘澜一战,也不能得罪袁绍。

  他和袁绍不管如何都是幼年好友,与刘澜呢,则是故人变仇人,而且最关键的是曹‘操’不会忘记当年讨董之后与兖州之战败给吕布后的情形,那时的他是多么艰难,几乎就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那个时候是袁绍出手主动帮助他,才最终让他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袁绍对于他,就变得不仅仅是盟友那么简单了。

  这才是他为何宁愿得罪刘澜也不得罪袁绍的关键。

  只要有袁绍,他就算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果得知袁绍,那他就等于同时得罪了两大诸侯刘澜与袁绍,因为他相信,一个卫将军甚至是骠骑将军绝不可能让他与刘澜和好如初。

  而同时得罪这两人也就意味着南面的袁术也不用继续忌惮他,等于因为这一件事得罪了三家诸侯,简直得不偿失。

  是以他宁肯与刘澜‘玉’碎,也不瓦全。

  曹‘操’将他的最后通牒送到了凉茂手中,征西将军,若不同意,便直接回寿县,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而且这一个月的时间对曹‘操’来说让他得到了极大的休整时间,最少一入冬,刘澜再想出兵的可能‘性’就小了,而到明年,局势瞬息万变,那时候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就算来攻,他顶不住的时候也可以去联络袁绍相助。

  而此时,袁绍才胜公孙瓒,大军连年征战,需要休整,不可能再出兵了,就算他如何求肯,袁绍也决不会答应,这也是为何袁绍最后选择退出青州与刘澜妥协的关键。

  双方再一次开启了双边会谈,这一回谈判双方终于找到了默契,只是一个上午,两个时辰,便最终达成了和谈,刘澜被任命为征西将军,而丰县则必须要撤出军队,作为双方的缓和地区,最后简雍与凉茂一同在协议上签署了名字,而第二日一早,凉茂一行则再次前往了徐州,对刘澜进行封赏。

  普净禅房内,经过了普慈一番佛法讲解,足足两个时辰过后,赵云彻底被他的高深佛法所折服,突然之间,就见他学着普慈双手合十,向他施礼,道:“昨日弟子愚昧无知,不知佛法高深,今日多承大师点化,甘心皈依我佛,愿在大师堂下做一头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居士与我佛有缘,对佛‘性’有根,老衲未讲经更未说法,但居士却能自明佛理,这说明万物皆有佛‘性’,事物皆有佛根,赵居士自然也就被点化。”普慈双手合十道:“然而赵居士虽有佛根,却无佛缘!”

  “还望大师傅成全!”

  “赵居士又何苦如此执着?”

  普慈摇头再次拒绝了他,说实话赵云很有佛根,但他终归不属佛‘门’,他之所以突然要入释‘门’,完全是因为自己方才的点化让他打开了心结,觉得佛法高深,觉得佛陀能够普度众生,可若他抱着如此想法那从一开始他便错了,叹道:“赵居士,既然您有佛根,老衲也就知无不言了:“赵居士今日要拜入我空‘门’,无非是因有求于佛而入佛,因此念而入我佛‘门’,便注定了赵居士就算修行终生亦不会成佛。所谓明心见‘性’,可尔却偏不能顺心见‘性’,又如何能为佛‘门’弟子?其实赵居士若真有修行之念,在哪里都可修行,而对赵居士来说,在公‘门’之中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因您之便,杀人救人都在一念之间,每日救人,帮扶芸芸众生,岂不比我辈在寺庙中修行效力更大?”

  赵云心头一震,忙伏地谢罪,道:“弟子愚鲁,多谢大师点化!”

  普慈双手合什起身,对他微微一笑,道:“阿弥陀佛,赵居士若真有向佛之心,老衲这里到有几部佛典,赵先生可自行钻研,若有不解之处,自可前来问我。”

  “多谢大师。”

  “赵居士,以你的佛‘性’,原本不该如此的,奈何你我执太重,不能自解自脱,这才有了刘使君安排你我相见,可没想到最后赵居士反向空‘门’求助,这简直就是弃本逐末!赵居士乃是天下有名的大英雄,如今天下正值多事之秋,赵居士当为芸芸众生谋福祉,阿弥陀佛!”

  “多谢师父点化!”

  “既然居士叫老衲一声师父,老衲今日便收子龙你为俗家弟子如何?”

  “多谢师父!”

  ~~~~~~~~~~~~~~~~~~~~

  胡金锭讲述了他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说起苦日子更是泪流面目,而当母子问起关羽时,他也一点没有隐瞒,讲了这么多年的一些遭遇,从去往右北平遇到刘澜的那一刻起,可以说是关羽命运被改变的时刻。

  他很感谢刘澜当年对还是游侠的他一番点化,让他能够理解人生在世很多事情远比意气之争更重要,从此他跟着刘澜走进了部队。

  都说军队是大熔炉,不仅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样,他随着刘澜与胡人‘交’战,与黄巾‘交’战与白‘波’‘交’战与董卓‘交’战,这些年好像就没有闲着,一直在打仗,以前看死人,看着身边的老兄弟看着那些年轻的生命一个个战死沙场会落泪,现在这些伤亡对他来说就只是战报上面的一串数字,对关羽来说,当时头一次见此情形时刘澜的一番话记忆犹新,乘着还能感动时尽情感动,等哪一天麻木了再想感动也没机会了。

  那时他不懂,现在他懂了。

  可当年他一走了之不的愧疚感,随着时间却并没有麻木反而更重了。

  只是直到最后,他最想等到的那句话也没有从胡金锭口中说出来,二人的缘分难道真到此为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