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要想打造出神兵利器,那必须是欧冶坚亲自出手打造,而一旦请欧冶坚锻造,关羽现在不说,日后刘澜也会知道,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对此刘澜自然是大大的支持,别说关羽管了,就算不管,刘澜也会亲自出面的,这小子现在可以说是他重点培养的小将,让他称作起来这些帮扶都不算什么。

  “这些天最好不要与吕布内眷再有联系。“刘澜不动声色的说道,其实从他出手保护貂蝉的一刻刘澜就很好奇二人之间的关系,虽然这件事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可刘澜之所以还专门派了陈果去调查的原因在于他父亲秦宜禄的职位与受重视程度并不足以让他与其子关平和吕布内眷扯上关系,不是不可能,是秦宜禄还没这个资格。

  果然,在一番调查下来后,刘澜才知晓关平与吕布内眷的联系最早要追溯到当年在长安李傕郭汜之乱期间,当时李傕郭汜大兵来犯,吕布仓皇出逃,而关平则与吕布正妻严氏等一干内眷受困其间,幸亏被庞舒所救,将他们私藏于府中而得以幸免,其情形如同今日情形一般,只不过没有了庞舒所救。

  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关平才与吕布内眷扯上了关系,甚至可以自由出入吕布内府之中,一来二去和貂蝉等妾氏的关系也便亲密起来,而在前日关羽要杀人的那个时刻,他正好就在身边,自然挺身而出保护她了。

  这事过后,吕布家眷都很感动,可秦宜禄却害怕的要死,怕惹祸上身,这才有了张飞出现时秦宜禄喊出关平后就不敢露面的一幕,这是让他自生自灭了,毕竟非他亲生,反观杜月护子心切却被秦宜禄强行阻拦,这让少年心性的关平大发雷霆,才有了呵斥‘父亲’秦宜禄的事情发生。

  而刘澜不动声色的一句话,立时让关羽站了起来,他清楚刘澜身边有一支特别的部队,内卫,以前是徐庶直接掌管,现在则是斥候校尉陈果,负责侦查各个诸侯的情报工作,而在内部则扫清一些敌对势力的密探细作,而刘澜说出这番话,很可能是发生了一些他不知晓的事情。

  “平儿你先退下吧。”关羽知晓这件事一定有内情,挥退了关平之后,刘澜才低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曹豹的那个女儿,后来不是嫁予吕布做妾了么,在得知平儿与云长这层关系之后,这几日在刻意拉拢他,为了什么,云长估计也能想到吧。”

  关羽眼中涌出了强烈的兴趣,曹豹死定了,下了死牢,而那曹性更是被陈应直接挑杀,这个时候曹氏竟然对自己的儿子极力拉拢,这说明曹氏还不死心,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而且这个时候在徐州能救曹豹者,也只有关羽了,不得不说曹氏倒颇有些眼光,不过这其实更像是一场意外,毕竟她不可能与关羽扯上关系,而去找别人救曹豹更不可能了,现在的徐州要么是盼着曹豹死,要么就根本不可能在刘澜面前去为曹豹求情,正当这么一个无力天的局面却突然出现了转机,原来秦平其实是关平,乃是关羽之子,这消息如同救命稻草,曹氏知道相救曹豹,就必须在关平身上想办法,从这里找突破口,一旦说服了他,他去恳求关羽去劝刘澜的话,那么以关羽这样的腹心,曹豹被救下的几率是极大的,毕竟这个世上谁人不知道关羽是刘澜头号爪牙。

  “主公放心吧,我去后会叮嘱他的。”

  “如果无法控制,完全可以让他先离开徐州前往秣陵嘛,只要不让他与曹氏见面,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关羽点了点头,“末将明白了,最佳一二日就安排他先去秣陵。”

  又和关羽交代几句后他便离开了,而曹豹这一是不可能再活下去了,以前刘澜留着他,完全是因为丹阳军与他在徐州世家的影响力,那个时候的刘澜如果轻易处死曹豹,最后很可能落个你死我亡的局面,徐州四大家族有三大家族支持,按理说曹豹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来,可是在刚得徐州的前提之下,而且曹豹更是通过曹性与吕布取得联系将女儿嫁给了吕布为妾,这就让刘澜不得不小心谨慎,那个时候如果真杀了他,不说徐州这些与曹豹交好的世家肯定会在暗中捣鬼,就说曹氏也一定会在吕布耳边说些耳旁风,尤其那个时候的吕布在兖州逼的曹操无路可走,势力最是最强盛的时候,加上又要对付笮融,这诸多因素,曹豹也就一直没有被问责。

  而后秣陵之后曹豹因为避战,被刘澜撤了官职,再加上丹阳军在关羽的努力下彻底整合,这个时候的曹豹其实也就不在刘澜的眼里了,捏死他不必捏死一只蚂蚁难,只是这个时候没有对付曹豹,却是因为秣陵之战后的连番大战,青州之战;丹阳之战、徐州之战刘澜还真没工夫去理会这个小人物的死活,

  可正是因为刘澜这头猛虎打了盹,才有了曹豹联络吕布偷袭徐州的情况发现,如今打了盹的猛虎睁了眼,第一件事要干什么?自然是杀人了。

  再加上这个时候刘澜南下秣陵,先抓曹豹再放南移治所,就是要看看这些世家到底谁会冒头,到时候一齐归在曹性一党的头上解决以除后患。

  现在的刘澜必须要雷厉风行一了,尤其是经历了徐州之战后,徐州大多数世家一致同意把这也的氏族铲除,毕竟只杀一个曹性是没什么功效的,徐州大族,各种联姻的前提下,杀一个曹豹只会引来更多人在暗地里叫苦叫冤,发力为他报仇。

  所以刘澜这是彻底下决心要一劳永逸了。

  刘澜又把陈果找了过来,将一封密信交给他,一切按照计划执行,当然这个计划需要他离开徐州之后,这样一来那些所谓的求情也就能够避开了,等他再来,尘埃落定!

  关羽与关平一同离开了郡守府,刚出大门,就看到了张飞,吩咐关平先行,他与张飞落后几步交流了起来。

  “这小子云长有什么打算,要不让他到我那吧。”张飞虽然是在问,可却是一脸的乞求样,看了看关平的背影,再望着关羽,能看得出来他确实很看好关平,也很喜欢他,想让他到自己的军前,但可惜最后换来的却只是关羽的摇头拒绝。

  张飞脸上立时一脸的古怪。哀叹一声错过了一名小高手,他只得关羽下定决心教关平青龙刀法了,这小子如果真要练的话,一定能够成材,别的张飞不敢保证,这个他拍着胸脯肯定,这小子日后就算不能成为他爹这样的统兵大将,也一定能是冲锋陷阵的猛将,如果一早就弄到自己帐下,这会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毕竟关羽帐下四大将周仓裴元绍管亥和张南,赵云现在也有了张承等人,而他除了张萍再没有人了,如果能有关平来帮他,多如虎添翼啊。

  张飞的打算虽然是好的,可他也知道关羽八成不会答应,毕竟人家的儿子,自然要留在自己身边了,上阵父子兵嘛,

  “唉,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再多说了。”张飞有些小失落。

  “别急着走啊,我那弄来了一坛上号的兰陵,怎么样喝两樽去?”看着张飞转身要走,关羽不急不慢的说道,他对张飞太了解了,只要听到酒字,那一定是不会走了,更何况这能与关平父子相认,张飞在其中出力也颇多,他身无余资,太贵重的奢侈品是买不起了,可又想答谢他,索性就让管亥专程去搞了几坛兰陵酒。

  “走。”

  张飞立时停下了脚步,听到喝酒笑逐颜开,平日里他的酒友本来就少,再加上夏侯涓管的严,除了主公关羽这样将领来,根本别想喝,而且一人独酌也确实无趣,而找酒友,身边还真没几个人合适,可要找关羽他们解酒虫,往往又因为太忙很难有时间,所以现在的张飞平日里很难喝上一樽,如今听到关羽主动邀请,哪有不去的道理。

  两人径直来到关羽府上,吩咐了酒菜上齐,没有歌舞直接吃喝起来,酒过三巡之后,进了状态的张飞又把话题转到了关平的身上“为什么不让关平到俺哪里啊,说说你是不是打算留在自己身边?”

  关羽反问道:“不好吗?”

  “好,云长你是谁,留他下来自然好,可是这就好比从小学武,你见过哪有哪个当父亲的去教自个儿儿子的,不是没那个能耐,是没那个心肠狠下心来严格要求他,你把平儿留在身边,多半会宠溺坏了他,反而不如交给我,保管不出半年,我还你一个威猛雄壮的少年来,说不得日后也谋一个锦绣前程!”

  “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打算,实话告诉你把,我已经打算把他送到辽东了,就像你说的,我可不会把那臭小子留在身边,让他在辽东跟徐晃磨练磨练,日后也会有个样子。”

  张飞握着酒樽的手掌不在动了,不动声色,再听到徐晃名字的一刻,他就已经懒得在说什么了,那模样,涨红的脸看起来还有些悲凉,连他也觉得,辽东好像是最好的选择。

  关羽看他这个模样,大笑了起来:“翼德,若说别人我不知晓,可若是你,我可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我这么多年的兄弟,别看你平日里多士兵刻薄,其实都是你这个急性子造成的,恨铁不成钢罢了,如果我把一个兵交给你带,确实能给我还来一员将,可若是把这孩子交给你,以他的性子,以你的性子,到时候只怕这小子还真难吃到苦头,那小日子过得只怕不会比世家豪富的子女更加舒适了。”

  “怎么可能。”张飞绝不承认,可关羽他了解他了,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得气势汹汹,可真到实际上面的时候,关平一说受不了,绝对不忍他继续训练下去了,虽然不至于飞鹰走狗,可耀武扬威那是绝对差不离的。”

  到时候啊,反而是把关平给害了,反之徐晃则不会,铁面无私,不管是谁也不会留面子,严格要求,正也是这一点,他才会送其去辽东。

  而张飞呢,其实是有私心的,关羽虽然不说,可他看得出来,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他不说,也逃不出他的眼睛,自以为是的说着要帮关羽带儿子,其实是想捡现成,看似问心无愧,他那点花花肠子,又怎么可能骗得了关羽。

  这件事上,用主公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熬士大夫重士兵,一个重士大夫而慢待小卒,张飞这个性子虽然已经被主公几次三番的要求严令他了,更下令不许虐待,可是一旦关平与人出现了矛盾,那他会就事论事而是一味护短显而易见。

  如果是那样,把这个习气传给了关平,对他来说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也许这只是关羽和张飞二人许多不同之处的一处吧,其实二人出身决定了两人这个个性,关羽出身在普通农民百姓之家,自小学的是青龙刀法,但其实呢,还是墨家的侠与义的任侠之风,而张飞呢,出身自商人家庭,自小就是商籍,被歧视被看低,这也就造就了两人在对待士大夫与士兵底层的巨大区别。

  而在这一点,关平身世虽然坎坷,但毕竟成长的关键阶段一直是在秦宜禄身边,在这样的家庭,所关注的绝不会是底层的疾苦,对生命的漠视对士兵的战死完全就是一副颐指气使的理所当然,可是这‘龙子龙孙’的理所当然,视角从一开始就是极片面的,所以把他送到辽东是最合适的,那里的生存环境恶劣,所以让他去辽东能够更加的亲身感受到底层的艰辛,去亲眼看看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幸运。

  当然更要让他看看,吃撑起龙骑军的关键是什么,而战争的真谛又是什么?

  战争从来不是为了自己去谋求什么,而是你为何而战争。

  那里的百姓才是关平的理想老师!

  【看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 云 来 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