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郑札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清议之风盛行,最早可追溯到前汉公孙弘建议创建太学之后,尤其到了东汉,太学生多至三万余人,在面对民生多艰,朝政昏乱的形势下,太学生议政彻底成为风气。

  不管是任何时代,不管他们的阶层是否是官僚士大夫还是富户出身,在当时他们无疑都是这个时代最具有思想的少年精英,还处于学生阶层的他们尚未跻身于官场,言行大胆甚至勇敢,能与民间有着较密切的接触,对于朝廷政治的**甚至是危害,有着更为直观的认识和感受。

  而从安帝以来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在当时的士人阶层就已经出现大汉王朝将要面临崩溃的危机,这样的说法并非是在黄巾之乱甚至是董卓乱政之后,可以说这二个时期只是得到有识之士的普遍认同,而在安帝时期,虽也有着同样的认识,但更多的还是被看做是危言耸听。

  但也正是在这样的‘危言耸听’之下,以品评人物甚至是批评政治风气的清议在大汉朝,在太学达到顶峰。

  但是太学生们试图通过清议来影响政治,从而影响宦官外戚,挽救陷于危机的大汉王朝的统治最后却以失败而告终,但清议之风并没有因为两次党锢而消失,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秣陵城招贤令的颁布,天人士人蜂拥而来更是让秣陵城成为了清议的绝佳场所。

  在这里志同道合的士子们畅谈着天下大事,点评着风云人物,乐此不疲,一时间好像大家都忘了到秣陵城是为何而来。

  而目下,最被世人所热议的无非是两件事,第一件是袁绍灭公孙,第二件则是曹操攻张绣,而才过去几个月的徐州大战,好似早已被人所遗忘,这就是现实,每一日都会有新发生的事件引起士子们的注意,而之前的热点焦点很快就会被人所遗忘,就像当时在士子之间广泛被评论的徐州之战,大家都畅所欲言,对战争的走向发表着自己的见地,俨然每个人都是战略家,未战便以料到战局,只是大多数人最后都失算了,毕竟徐州之战当时的局面太危险了,面对三大诸侯的夹击,换了任何人也不会看好刘澜,可却在这样的劣势之下,徐州最后取得了大胜,这在当时可谓是轰动天下的第一件头等大事,可不到半月就被公孙瓒战败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人们所谈论的,也再也不是徐州,而变成了冀州。

  而现在人们谈论的焦点,则又从冀州转到了南阳,只不过与刘澜所知的情况不同,历史上张绣先降曹操,后因曹操占了张绣的婶母邹氏而叛乱,为此曹操折了大将典韦和长子曹安民,而这个时空,张绣却并没有直接选择投降而是直接与曹操开战,第一战便大败了曹操。

  听说郑玄到秣陵后刘澜来到驿馆,可被餐厅的士子们的言谈吸引了目光,入厅后落座聆听他们的交流,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曹操的东向了。

  对于曹操西进与刘澜南下一样,在议和之后,两人将目光投向这两处并不意外,只是曹操被张绣大败却有些出乎意料,毕竟这与历史上的情况有些出入,但曹操战败刘澜却有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有毒士贾诩在,曹操想一战夺取南阳并不容易,只是没想到第一战却是大败,这样一来,曹操是会第二次进攻南阳,还是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就在刘澜揣摩之际,只听在厅内另外一桌坐着的一面年轻士子冷笑一声,道:“大败个屁,这次出征,根本就不是曹司空率主力前往的,而是曹仁,若不是他目中无人,又怎么可能中了张绣的埋伏,如今曹仁一败,曹操必定亲领大军出征,到时张绣又如何能抵挡?南阳城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并非曹操领兵出征?刘澜听到此处看向说话的士人,他的年纪刘澜有些不敢猜,但看眉宇绝对不会超过四十岁,衣衫简陋,独子一人坐在一张矮几前,泾渭分明,刘澜夺瞧了他几眼,并暗暗叮嘱了陈果一声,留意此人,不管是否被录取,事后将他带来见我,刘澜看重他,可不是因为这番话就看出他有什么过人的才华,反而是因为这番话最少透露出一点此人对曹操的情况了如指掌,最少这些细节很少会有人去注意,他们所关注的只有胜负,而且从他独坐一席也很看出,此人自视甚高,并不太愿与人同流,这说明这人若没有大才那就一定是狂生,这样的人物,刘澜确实要见一见。

  那几名士子被呛,立时脸胀得通红,站起身斥道:“就算是曹仁,那也是败了,而且是大败,至于你在这里说些胡言乱语说什么曹操亲自领兵攻打南阳,朝夕就可破城,这话还是等到曹操亲自领兵之后战胜张绣再说吧!”

  衣衫简陋的士子一脸不屑的说:“曹操必定会出兵,而且会很快!”

  也不知道他为何敢下如此定论,可他心中却清楚,曹仁在曹军之中与夏侯惇可以并肩,而有一点是他被曹操更加器重的原因是不同于只重武事的夏侯惇,曹仁文武并重,而且权智也属出众,他出征,可以看出曹操对南阳势在必得,毕竟曹操一直在寿县,更经过徐州大战,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前往南阳与张绣交战,一定是荀彧在许昌抽调官兵准备支援寿县,却不想寿县议和,索性曹操便任命了曹仁为大将,兵发南阳,可却被张绣大败,而易经回师许都的曹操在经过半月休整,再次整军完全是可能的,所以他下次结论,完全是因为对曹操势力的了解,短时间内发兵完全有可能,最晚也不过明年开春,毕竟曹仁兵败,证明了张绣的强大超出了曹操的想象,他又怎么可能留此后患?

  就像他要当初拼命要消灭刘澜的徐州一样,奈何却啃到了硬骨头,被迫议和,将重心移到西方,可又碰到了张绣另一块硬骨头,这个时候的曹操会像对刘澜一样对张绣,绝对不会,所以,毕竟南阳不像徐州牵扯太多,所以他一定会倾全力出征,那时在曹军大兵压境之下南阳被迫自然是时间问题。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曹操再败,那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可就绝不是他猜测出现偏差,而是军事上曹操被击败,这一点就如同徐州之战一样,毕竟就纸面上的实力必败,可实战层面上,变数太大,预测出现偏差也不足为奇。

  刘澜微微摇头,方才那位士子被人反驳所说之话有点强词夺理了,所以才会去质疑曹操是否出兵,不过看得出这位衣衫简陋的士子一定也看出了第一次曹操没有出兵而是曹仁出兵的原因,所以他才笃定曹操会尽快出兵,不仅是怕失去军心,更是要寻找突破口,现在的曹操,已经到达瓶颈,必须要有所突破,不然他可就彻底被困在兖州无法突破出去了,还有一点,那就是张绣居然能胜了曹仁,他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败给刘澜,毕竟他是大汉朝有名的名将,胜了败了都可以不闻不问,可张绣不同,如此无名小辈居然能战胜曹仁,他怎么可能视若无睹,他要亲自去会一会张绣,看他是侥幸,还是真有可能成长为与刘澜一样的心腹大患。

  很多细节,随着衣衫简陋的士子纰漏出来,刘澜发现居然和他所猜测的一模一样,而驿馆餐厅之内也立时变得鸦雀无声,一片寂静,很多人都对此持着质疑声,毕竟这都是他带有个人色彩的猜测,可是他的分析却又让人无法反驳。

  而张绣这个名字也被众人所熟知,毕竟他在这时并没有多大的名声,就如同早期的刘澜,虽然小卫青之名闻名天下,可是毕竟只是在武人眼中,在文士眼中,刘澜真正出名是入京献俘,而此时的张绣就如同当初的刘澜,北地枪王之名在武人之中流传甚广,可在文士之中,就算有所知晓也只是知道他是关西的氏族,乃是张济的侄子,至于他有什么领兵的才能可就没人能知晓了,毕竟他是继承了叔父的位置。

  可刘澜却知道张绣的大才,当然他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他重视的是毒士贾诩,这是刘澜在后世最为看重的一位三国时期谋士,在他心目中,地位可一点不比诸葛差,曾几何时刘澜极度希望能够与他有所联系,但可惜这么多年都无缘得见,及到讨董他在董卓帐下时刘澜甚至希望能够将其俘虏,只可惜他一直在牛辅帐前,在孟津、小平津前线,与袁绍交锋,根本就没有和他碰面,错过了这个机会,刘澜在想收他也就彻底没有了希望,而现在更是如此,只能眼睁睁看着贾诩在未来投靠曹操。

  刘澜端起酒樽,对那名衣衫简陋的士子遥相敬酒,得到其回应,一饮而尽后,说道:“曹操视张绣如大敌,我却视贾诩如心腹之患,曹操灭张绣容易,赢贾诩很难,就算曹操亲自出征,想旦夕破城,可不会那么简单!”

  “贾诩?”好似对这个名字很陌生,衣衫简陋的士子摇摇头:“此人在下并不清楚。”顿了下,他又问道:“如果这位先生对他有所了解,不如说出来听听,此人到底有何过人之处,能挡曹车骑百万之众。”

  “当世陈平!”刘澜没有多说一个字,但这四个字却比任何夸赞都来的深入人心,也更能够直观的让人清楚此人的才能如何,所有士子都若有所悟起来,好似在想一个当世陈平是否有资格挡百万之兵?看向刘澜,笑着说道:“张绣帐下有贾诩,曹公帐下有荀彧、郭嘉,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到时便有分晓。”

  二人相视而笑,刘澜刚才所说并没有说服他,不解如此反而还拿出荀彧、郭嘉来说事,顿时让他哑口无言,毕竟他说的那都是另一个时空的事情,这个时空两人之间的战争究竟会发生怎么的改变连他自己都不敢保证,因为就像这位士子所说,战争的变数太大了,一个失误可能就会影响到最终的战果。

  这样看来这个士人在这满堂之中还算是有些眼光有些才能的,最少这些是其他人所无法具备的。

  士子站起身,躬身施礼,“在下豫州郑札,寒门之子,乃吴郡从事,听闻秣陵招贤,不问官与吏,所以特来一试,还望将军提携。”

  最后这段话,却是只张嘴而未出声,当这一个将军提携被刘澜认出的一刻,整个人都为之一怔,瞳中闪着金光,难道这短短数语之间,他就已经瞧出了自己的身份了?如果是这样,那眼前的士子远比他想象的更恐怖。

  刘澜摇着头,没肯定,但也没否认,其实就已经算是证实了他的身份,这一刻,刘澜已经决定要启用他了,就凭他是在场之中唯一猜出他身份的那个人。

  现在的刘澜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毕竟刘澜透露出来的信息并不多,而且听他的话,虽然是豫州人士,却在吴郡为吏,所以对曹操的了解,根本不可能是因为他乃兖州人士,所以对曹操的情况比较了解,反而是一切都出自他的猜测。

  如果是一开始此人说着都是他的猜测,那刘澜可绝不会信,但就凭他猜出自己的身份,就凭这个能力,看出兖州局势,情理之中。

  而郑札瞧出刘澜的身份,其实很简单,只要在场有另外一人稍加注意,就一定会发掘刘澜的口音带着很浓郁的幽州口音,这么重的口音再加上他的外貌气度,虽然他不敢直接就往刘澜的头上猜,但也一定是属于刘澜权利核心的几人,所以他才会说将军提携而不是直接说征西将军或者直接说刘征西。

  “希望你能成功!”

  当着这么多的人,刘澜自然不可能说你一定成功或者说保你成功之类的话,而且如果直接表明身份,到时候的情况只怕比郑玄更严重。(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