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步练师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屋内荡漾着琴师动人的琴音,屋里的人们,几乎心神俱醉,对于刘澜来说,最近几年已经很少能有这样的的机会去享受真正意义上的美妙音乐了,不是别的乐师不优秀,而是听过蔡邕蔡琰父女弹奏过琴音的刘澜那眼界早长在了头顶之上了,若没有点实力还真吸引不足他,可没想到琴师却反其道而行之,将刘澜的注意力全引到了他的身上。

  细想的话,就能感觉到琴师的表现有着很大问题,经不起推敲,如果是府内豢养乐师,他这般表现,会让步元很难做,甚至招来横祸,除非他是刻意为之,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步元的动机就很有意思了。

  全程微笑的刘澜不时观察着步元的反应,而从言谈之间,甚至在刘澜刻意的套话之下,能够看出步元骨子里其实是—个极看重名利之人,这一点上,他几乎没有丝毫的隐瞒,为了某些目的,所谓的底线甚至是道德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放下。

  尤其是在刘澜向江东士族连番表达善意之后头一个选择来到步家,这意味着什么,整个江东氏族都明白,更何况是他步元?

  既然已经意识到刘澜此行的目的,那么步元就自然要有所表示。

  其实在江东,不管是孙策还是刘澜都是被他们所反感的,当然相比于孙策来说,刘澜却还是能够被接受的一个,那么当他来到步家的一刻,步元首先考虑为家族谋得官位名利是最正常的反应,只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琴师这样的意外,不过就结果来看,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将军有所不知,我有个侄儿,才华出众,一直想要出仕,奈何无人引荐,将军今次到府上,正好借此机会将他引荐到将军麾下。”

  “那倒不必了,如今招贤馆广邀天下四方才德之士,如果令侄当真有出仕之心,只需前往招贤馆。”

  步元想要走后门,却被刘澜直接拒绝,这让他大为尴尬,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表情,他当然清楚自己刚才所表露的含义,世家出仕刘澜可不同于那些寒门甚至是小吏,刘澜不会不明白,可他却毫不客气的拒绝,这让他心里有些打鼓,难道是他意会错了刘澜的想法,还是说刘澜从始至终就对江东世家有所保留,亦或是对步家有所保留,不敢推心置腹。

  如果是这样,那么拒绝他并让他按规矩办事就好理解了,不过让他没有反应过来的却是刘澜突然放低的声音:“现在招贤馆如火如荼,避人口舌,只能如此,不过我可以先见一见你这位侄儿,看看他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

  刘澜接下来的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很好理解,就是不愿授人以柄,当然如果是步家子弟的话,他愿意破裂,亲自面试,刘澜表达着善意,甚至是给足了步元面子,当即就把侄子步骘引到堂前。

  少年人很年轻,二十多岁的年纪,身材瘦小,穿着夸大的儒袍,刘澜上下打量他几眼,稍询问几句,其人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见地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只是刚及冠的年轻人,但已经展现出了超越同龄人的过人才华。

  刘澜点了点头,对他很满意,其实今日就算步元引来的并非步骘,刘澜也一定会用,这毕竟是对扬州世家的一次示好。

  刘澜挥手示意他落座,如今的刘澜,养气功夫早就炉火纯青,身边的步元根本就无法探究其真实想法,眼见他一副不悲不喜的样子,急忙朝侄儿眨了眨眼,步骘落座后说道:“将军如今声势浩大的在江东招贤,可一定要小心有人图谋不轨啊。”

  “哦?”

  刘澜慢慢抬起头,看着步骘道:“你的消息从何而来,又是什么人欲要对秣陵图谋不轨?”

  步骘在“在下有一好友,名叫卫旌,他在泾县时,听到了一些消息,其实将军对消息里要对招降大搞破坏之人也一定不会陌生,他叫祖郎,徐州之战时就已经起兵在扬州肆虐过,不过我听我这位好朋友说,他的背后好似有着一些势力的影子,具体是谁,我也不知了,不过也超不过二人,不是袁术就是孙策。”

  “是袁术。”刘澜随口说道,虽然他没有再多解释什么,但就他的表现来看,一定是掌握着别人所无法得到的内部消息,而在这一点上不管是是不是江东的世家,是否手眼通天,其所掌握的资源很难与刘澜相提并论。

  内卫分布天下,每日了所发生的消息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陈果手中,而其又会将这些信息分类并转告刘澜,所以袁术暗中联络祖郎,并印绶与郎的事情早在徐州之战时就已经被调查清楚了,虽然因为战事的原因,被祖郎逃掉,可没想到他一直潜伏在秣陵,时刻准备着对付自己,如今在秣陵大搞建设和招贤,袁术自然不可能让刘澜安心发展,搞破坏乃至于小动作是极有可能。

  不过在这方面的消息首级上,初到秣陵的内卫肯定就不如这些扎根在扬州的世家耳听八方了,刘澜点了点头,将陈果招到身边,附耳低谈,交代了他几句后,陈果便快速离屋而去,不一会儿再次回屋之后,却是对刘澜点了点头,一切都已不知妥当,现在所要等的就是祖郎现身了。

  “将军这是开始布网了吗?”

  “你觉得祖郎不会上钩?”虽然步骘看似随口一问,但其用意刘澜怎会听不出来,他认为这样的消息被放出来本身就很奇怪,如果祖郎真要搞破坏,那么事前一定不会有任何风声透露出来,就好似徐州之战时,他的突然反戈,就成功杀了秣陵一个措手不及,而此刻风声泄露,八成只是假消息,只是为了让刘澜紧张,最后一定不会搞破坏,可是刘澜却不敢去赌祖郎的想法,必须做好防范,当然,刘澜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把这些山贼引出来。

  步骘沉思不语,他在揣摩刘澜的想法,从刘澜的反应来看,他并非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才安排陈果去布置,而是更关心这条消息的透露来源,而凭着刘澜在官场多年的直觉,他觉得这是八成是真,而所谓的真,不是说消息是真,而是要通过消息来让秣陵恐慌,这是杀人不见血的招式,属于借刀杀人的范畴,所以说刘澜对祖郎的看法由此改观,如果他只是普通的山贼,那么刘澜完全不用去理会,因为他成不了气候,所以当刘澜嗅到了祖郎的危险之后,那么他就会通过一切力量来把他找出来,将其除之。

  “如果将军愿意,小子愿意在此事上助将军一臂之力。”

  “你可以随时去找陈果。”

  “诺!”

  看着他稽首,刘澜示意他起身后,笑道:“你当真明白了吗?”

  步骘对自己刚才的猜测深信不疑,可是当刘澜这话一出口,他眉头立时—皱,迟疑着道:“难道还有内情?并非是袁术借刀杀人?”

  “是袁术,可这回却又多了孙策的身影,陆康两年前被孙策逼死,陆家—直耿耿于怀,这次祖郎要在秣陵大搞破坏,其实是为了迎孙策入江东,所以要对付祖郎,这回你得借助吴郡陆家的力量,甚至是整个江东世家的力量,所以联络江东世家一事,就需要通过你来完成了。”

  刘澜说完,却是转向了步元,而步骘整个人楞在了场中,反观步元,被刘澜盯着,一些小动作实在难做,此刻心中恨得咬牙,这番话,别人听不出什么意思,他却听得出来,刘澜这是要拿步家当枪使,可偏生刘澜盯着他他不敢乱动,一颗心又是担忧又是焦虑,深怕步骘这小子不分轻重,一口就答应下来。

  此刻的刘澜在步元眼中如同是老狐狸,而刘澜此刻眼中也确实闪烁着令人难以琢磨的狡黠,这事儿上他本就说了谎,其实自他南下,就已经想好了如何拉拢扬州世家的办法了,那就是通过扬州世家对孙家的仇愤来找到突破口,那么如何能利益最大化?

  自然不管什么事都将孙策牵扯进来,只有如此,他才能将利益自大化,微微笑道:“江东世家想对付孙策,而我也想对付他,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步家主,您说对吗?”

  步元精神—振,不说江东世家同气连枝,就说陆康其人,就深受敬重,在扬州有着极重的声望,对造成陆康最终死去的孙策,江东世家将他恨之入骨,可步元却没想到刘澜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利用这件事,甚至利用步家,可偏生他根本无法解释,说什么?说他一早就知道祖郎背后只有袁术还是说这件事背后并没有孙策的身影?

  他的迟疑,让刘澜立时大笑起来,眯着眼,道:“其实这件事我们大家可以双赢,没必要两败俱伤不是,更何况步家现在的近况并不太好,不是嘛?”

  刘澜要一箭双雕甚至是三雕,可不想步元却摆手示意丫鬟仆役端着菜肴入了厅,佳肴简单,每人的矮几前只有四道精致的菜肴,如今的步家不比从前,菜肴简单,但已经是步家能够拿得出手来招待贵客的菜肴了。

  但真正让刘澜侧目的却是那位琴师出现在厅前作陪,其用意不言而喻,不过刘澜还真没什么其他想法,可是当刘澜得知琴师乃是步元之女的一刻,刘澜才突然反应过来。

  眼前的女子,莫非便是孙权的老婆,步夫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刘澜之前的一切猜测就都合理了,感情还真是步练师不给老爹面子,不过现在他入席,那么就一定在步元精心策划之下,这样看来,眼前这位羞羞怯怯的少女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全是因为刘澜刚才对瑶琴的见地所造成的了?”

  想到这里,刘澜那叫一个后悔,如果刘澜知道步元从一开始就是想联姻的话,他绝不可能去在步练师面前卖弄,如今少女被他吸引,更加重了步元招他为婿的想法,而这也是为何步元没有一口答应联络江东士族的原因。

  他要见到实惠,而什么样的实惠才符合他的利益,显然不是侄儿能否在刘澜帐下谋得一份高官,毕竟不管官职再高,也不如与刘澜结亲来得效果更佳。

  能看得出来,步练师被步元十分疼爱的女儿,不然的话,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不给老爹的面子,甚至表达对于老爹要将她许给刘澜而不满,可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刘澜对瑶琴的见地然给她找到知音,虽然芳心没有暗许,但却有了想要了解的想法。

  尤其当他琴音停下之后,刘澜与父亲以及步骘的一番对话,被他全部听到,刘澜的表现,让她痴迷,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少女,还是头一次见到二人如此狼狈的一面。

  一时间刘澜在她心目中的分量被提高了不少,要知道她这个年纪女子,心中不是住着一个白马王子就是住着一个英雄,尤其刘澜对她是有着反差的,从最初的不太喜欢他,甚至还有些讨厌他到现在发生改观,这一系列的变化,让少女内心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尤其当父亲让他入席之后,更是如小鹿般乱撞,他知道父亲接下来要一刘澜会谈些什么,羞不可仰。

  少女的表现,刘澜完全注意到了,如果之前一切还是他心中的猜测,那么重他前后截然不同的表现刘澜就已经能够肯定了,对于步练师,刘澜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她不是孙权的皇后就是妃子,生了俩女儿,仅此而已。

  反观步练师,对刘澜的了解就很多了。

  不过这很正常,毕竟刘澜是天下最知名的几人,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她从父亲口中得知打算将她许给刘澜的一刻,他就算不想打听刘澜的消息,也难。

  好在刘澜的事迹很容易就能打探出来,所以他在见刘澜之前就已经对他有了一些了解,对于这样的武夫,步练师这样南方温婉的小姑娘是恐惧甚至害怕的,所以她想方设法来破坏这场联姻,可没想到他对瑶琴居然有如此深的了解,这让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了解他,或者说世人对他的了解,对他所关心的都是诸如他是天下间最年轻的诸侯这类身份地位令人眩目的消息,可他人品到底如何,才华又是怎样,却并没有人关心,而这无疑是步练师所看重的,至于刘澜的官职爵位她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的人品,他的才华!(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