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章 说媒(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自此到了秣陵之后刘澜俨然一副红娘,这头忙完了关羽的糟心事,那头就又被请去了步府,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许褚。

  刘澜的到有些突然,而来意更是让人意想不到,当说到步月色的一刻,步元整个人都愣住了,难道刘澜对练师不满意,看上了月色?

  难道是他有点一厢情愿了?可当刘澜说出此行是为许褚说亲之后,整个客厅一瞬间突然突然沉默了下来,尤其是步练师,无比尴尬,低下头,确实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和他的父亲此刻都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刘澜并不愿与步家联姻,而是要借许褚与江东世家达成默契,一时之间场面就更尴尬了,尤其是步练师,早知是这个结果,他就应该矜持一点,不急着赶来,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样的情况,刘澜自然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他和步练师的事如果谈不拢,那许褚和月色的事只怕步元也难松口,这件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买一赠一,如果真是这样,那许褚这桩婚事也就好办了。

  ~~~~~~~~~~~~~~

  当刘澜在秣陵积极与江东世家联络之时,将要南下的陈登却陪着老父亲陈珪回了一趟下邳,陈家并不会搬迁到秣陵,就好比虽然在徐州只住官邸而不会置私产一样,下邳才是他们老陈家的根。

  自此曹操进攻徐州这数年来,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下邳,这感觉如同隔世,时间之久,好似比他当年做沛县相还要久。

  沛县这个职位,他做过,刘澜未入徐州之前也做过,但有一点必须要承认,刘澜在沛县做的比他好,可是看着如今空荡荡的下邳大街,眼中除了忧心忡忡再无其他。

  在城内最大的一桩宅院停下马车,在陈登、陈应两兄弟的守护下快步走进家门,今日回下邳,落叶归根是一部分,商议家族乃至于未来徐州的走向才最关键。

  从刘澜决定南下迁移治所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妙,但他并没有多想,也许这只是因为徐州城与曹操太近的缘故,他害怕吕布偷袭徐州的事情再次发生,这事无可厚非,可是自从下达徐州百姓南下迁移之令后,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虽然刘澜成为征西将军之后大量任命徐州官吏,尤其是张昭,从无官无职的幕僚被升为长史,这是将军府的最高长官,也是刘澜治下最高的职官。

  可这样的职位看似很风光,但老谋深算的陈珪却嗅到了这里面隐藏的另一层意思,在徐州,糜家与陈家是攻守联盟,可是张昭作为长史,等同于是取代了本应该属于糜竺的位置,而糜家和张家又有着联姻的关系,也就是说,这样的任命对糜家是最低程度的损失,而陈家却是彻底失势了。

  虽然陈登在将军府做上了从事中郎一职,可却是幕僚性质的,与广陵太守不可同日而语,广陵太守,那可是手握大权,一方诸侯。

  可以说这就是刘澜变向打压着徐州氏族,甚至徐州氏族已经开始让他深深的忌惮了,现在可以说彻底倒下去了,再加上没落的曹家,徐州四大家族已经倒下去了两家,至于糜家和张家,迟早的事情。

  狡兔死,走狗烹是必然的结果,但糜竺那傻瓜却看不出来,至于张昭,一门心思的跟着刘澜,早与徐州世家没有多少往来,待刘澜彻底将江东世家拉拢过来,那么糜家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倒下去在所难免,毕竟糜家当时在徐州的影响力太大了,再加上糜箴,刘澜不可能再让糜家做大下去。

  而真正让陈珪忧心忡忡的是,刘澜的这次南下,可不是仅仅针对糜、陈二家,而是针对整个徐州,他要将徐州的影响力削弱到最低,当徐州的重要性不在像现在对刘澜如此重要后,那么刘澜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如今,糜竺也瞧出了刘澜的真正目的,他开始担忧起来,原因是糜竺为其小弟糜蒹求官,不大,只是徐州傅阳县的县令,傅阳在徐州属于小县,而糜蒹不仅是糜竺之弟更是娶了张昭之兄弟张德之女张子萱,有这一层关系,为其安排一个职位刘澜完全没有拒绝的道理,可是呢,刘澜却将这一的奏疏束之高阁,直到他让妹子向他委婉提及之后,刘澜居然不得干政为由直接拒绝了这一的任命,。

  这样的表现让糜箴见了大哥之后就发了火,以后这种事少来找他,有什么直接去找刘澜,在他面前,你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说不能问的,可结果呢,他听后去了,刘澜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而且是异常凝重,当面拒绝了他的请求。

  灰头土脸的糜竺回到了秣陵府邸,他开始审视这件事,甚至陷入了沉思之中。

  回想转移郡治的前前后后,再联想到陈家的忠告,他终于相信,刘澜迁移秣陵,绝不是什么出于安全的考虑,而是为了某些政治上的目的,在为打压徐州氏族开始布局,而随着刘澜将与步家联姻的消息流传开来之后,他知道,一切都被陈珪料中了,刘澜是真的在为打压徐州氏族甚至是为了扶持扬州氏族对抗徐州氏族而开始布局。

  这样的布局,如果他现在的身份是甄家那样,也会完全支持的,作为一方诸侯的刘澜,绝不可能始终让自己的治下受制于徐州氏族,要讲究平衡之术,就必须要扶植另一势力来抗衡徐州世家,可是元老系的实力不在徐州,甚至除了部队根本就没有根基,根本就起不到制衡徐州氏族的效果,继续下去,徐州世家只会越来越强大,为了阻止徐州氏族一家独大,刘澜就必须要在青州与扬州之间做出选择,而青州早不复当年,那么思来想去,从未经过太大战祸甚至连黄巾之乱时都没有受到破坏的扬州世家,自然进入了刘澜的视野。

  当然刘澜不可能,也不会将徐州世家赶尽杀绝,他只是要重用一部分,打压一部分,在保证徐州安稳的同时削弱徐州世家,那么打压糜、陈重用张家就自然成为刘澜的首先,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刘澜出任征西将军后,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张家。

  而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扬州世家得到重用之后,能够与元老系、徐州系形成三权鼎足的局面。

  军权在元老系手中,很难染指,而政权,将会被一分为二,这就是刘澜所追寻的制衡,而张昭的第一重臣,则是一个润滑的出现,因为他不管在徐州还是在扬州都有着很大的声望,你可以把他视作扬州世家之人,也可以将他看做徐州氏族之人。

  但不管他被两大氏族如何看待,有一点是在他之前,刘澜却又任命了另一个职位,掌军中郎将,这是军方第一人,但这位军队的统帅却又在辽东,那么领军将军的关羽就成为真正的第一统帅。

  而此人向来对士大夫不假辞色,在他面前,不管是张昭还是糜竺他都从未正眼瞧过,可是刘澜现在在做什么?正在推动张昭与关羽之间的联姻,如果成功,那么军政大权,才算是真正的到了刘澜手中,为何,因为张昭看似属于徐州、扬州,但他那都不属,他这个绝强性子,向来是朋而不党。

  这才是刘澜真正的充满之处,也是刘澜为何能够把这个长史的职位放心交给他的原因。

  一切都被糜竺相通了,可已经晚了,他联系陈珪,可已经于事无补,因为现在的陈家已经在刘澜面前说不上话了,而他对付陈家的手段更是巧妙,明升暗降,夺了陈登的广陵大权。

  而最可笑的是,甄家,在彻底搬到南方之后,重心已经不在政务之上,而是开始接受刘澜的命令正在石头城营造新城,建业,这是刘澜为这座新城所取的新名字。

  建立功业。

  这是刘澜的野心,而甄家兄弟三人被重用,则将成为刘澜实现野心的助力,而糜家,很有可能将被渐渐淡忘,甚至远离政治中心。

  接下来,糜家要么选择如甄家这般偃旗息鼓,要么就必须要做出改变。

  “大哥,刘澜与步家联姻了。”这个时候,糜芳突然出现在门口,他刚得到了一个轰动秣陵城的消息,盖过了招贤令。

  ~~~~~~~~~~~~~~~~~~~~

  关羽从将军府出来之后反回了军营,来到秣陵之后,他并没有进驻官邸,而是选择与士兵一同住在军营。

  一进入内帐,关羽就仔细考虑着刘澜对他说的话,最后下定决心去见他,当面和他说清楚。

  来到张昭府上,还好他不在,不然指不定有多尴尬,可看着府上一个个横眉冷眼的样子,他有些想要退缩,他这样过来,对张子研的名声都不太好,可是就像大哥所说,有些话,确实要当面说清楚才行。

  丫鬟将他带到了闺房,这事如果传出去,张子研一定会成为整个徐州的笑话,可是她却根本不在乎这些。

  刚送走姐姐的他眼眶还噙着泪水,为关羽打开房门后,没和他说话,就扭头进了屋内,关羽犹豫着走了进去,想要顺手关门,但又想孤男寡女难免惹来非议,这门还是不关的好。

  闺阁内乱成一团,越窑的矮几被推翻,其上瑶琴弦断了一根,墙上的灯罩全被打碎在地,甚至是贴墙的彩锻都散落了大半,梳妆台已被推翻,铜镜破碎,首饰盒四散,首饰散落一地,明贵珠宝褶褶生辉,可此刻却是她脚下之物。

  整个房间几乎能被砸的东西都已经被他砸碎了,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甚至都没有下脚的地方,当关羽进入他的内室的一刻,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而张子研就站在破碎的铜镜前,一直背对着,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女孩儿心中受了多大的委屈,这世上哪有女孩子上杆子要嫁人?在这个家里她都快成不知廉耻的荡妇了,若是这件事传到市井之中,她都不知道会被坊间骂成什么样!

  但他情愿,并且无怨无悔,可是关羽的拒绝让她伤透了心,她现在已经无颜再活在这个世上,唯一让她活着的念头就是关羽,如果关羽真的不答应,那也就是她离开这个世界之时。

  今天姐姐来了,她已经彻底绝望了,可就在她升起那个念头时,却听说他来了,她心中高兴的不得了,可是种种委屈袭来,让她这多日来承受的压力如同绝提,她想着他能够哄哄自己,让自己知道这些事事值得的。

  “子妍?”关羽在身后叫着她的名字,但她却不知该怎么应他,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她不说话,连搭理都没搭理他,可关羽却必须要把该说的话说出来:“主公让我来找你。”

  蓦地,如同雷击一般,子妍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刘将军让他来找自己,难道姐姐打探的消息是假的,其实他已经同意了?

  张子妍激动的都快哭了出来,心中充满了喜悦,如同掉了了蜜罐里,从内到外都是那么甜蜜。可是他要的幸福并不是这样的,她要的关羽应该是心甘情愿的来,而不是被刘将军逼来,这样的想法让她心里憋屈急了,眼泪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倏倏落下,咬着牙道:”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出去了!”

  关羽急了,此行不能无功而返啊,怎么也得让她断了与自己的念想:“我想跟你谈谈!”

  “没必要!”张子妍狠着心说。我要等着你心甘情愿的对我说,而不是被刘将军逼着来见我!

  “子妍,你听我说!”

  “出去!”

  “子妍!

  “出去“子妍几乎是吼着说,于此同时眼泪彻底绝提。

  关羽一时无奈唉叹一声,转身走了,出了后宅,出了张府,心思有些沉重,张子研的模样让人怜惜,可是她始终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虽然关羽正的不想去伤害她,可有些事,必须要让她明白。

  唉,只能下次再来分说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