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说媒(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石头城,越王勾践灭吴之后,企图进一步吞并楚国,任命谋士范蠡在此监理建城,最初定名‘越城’,又叫“范蠡”城。

  ‘越城’只有1公里又80步,占地面积也只有6万平方米,称作“越台”。城池很小,但到了楚威王灭越后,威王又在清凉山筑城,设立“金陵邑”,秦灭七国后,改金陵邑为秣陵县,沿用至今,而刘澜所选新城,就是在石头城故址之上构筑一座崭新的“石头城”,不过他已经为这座新城另起了一个名字:建业。

  选择这里,刘澜看重的首先就是它的军事位置十分突出,长江从清凉山下流过,选择这里建立新城,就是看重了这一地理,可以构筑一座水军基地,与濡须坞遥相呼应,形成掎角之势,毕竟守江先守淮,这是无数前辈的经验,夺淮南刘澜势在必行,不然的话,南下秣陵,也就失去了意义。

  甄豫的前期筹备工作做好之后,破土动工的前一天,刘澜专程赶来,清凉山下,刘澜和甄豫两人并排而战,身后则聚集了大量近卫骑兵,许褚带队,距离足有五十米,眼神警惕着四周。

  “伯宁,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有关徐州彭城二城合一的事情吗?”望着山下滚滚长江流水的刘澜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会不记得。最后不是放弃这一想法了吗,怎么又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了,难道你打算……”当初不敢二城合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徐州城无险可守,留着彭城,还能起到个犄角作用,虽然用处不大,可聊胜于无,如今刘澜将治所搬迁到秣陵,徐州的重要‘性’相比从前已经不再显得那么重要,此刻老话重提也不是没有可能。

  “没有,但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清凉山前,刘澜指着将要破土动工的石头城旧址说道:“石头城以清凉山西坡天然峭壁为城基,环山筑造,其北缘大江,南抵(秦)淮水河口(汉时称淮水),未来,在甄豫的设计中,南面将开二座城‘门’‘门’,东面开一‘门’,南‘门’之西为西‘门’。

  新建成的石头城依山傍水,夹淮带江,险固现时势威,而在设计中,城内将建立一座巨大的军事校场,不仅用来驻兵,更能够存储军粮和兵械。

  “另一件事情?”望着突然沉默下来的刘澜,甄豫疑‘惑’问道。

  “石头城将来不仅是一座军事重镇,更要成为政治中心,经济中心与文化中心!伯宁你信么,石头城只是一个开始罢了,未来像这样的都市会成为主流。

  想想吧,到时你的名字未来将会留在青史之中,不过可不是因为你引领城市‘潮’流,而是建立一座能将建业、秣陵二城合一的巨大型城市,你可以把他视作是徐州城与彭城未能实现的遗憾。

  徐州与彭城二城合并难度要比石头城与秣陵容易的多,但因为其他因素的原因和顾虑,才最终错失了这样的机会,但现在,乃至未来的建邺城不会,他将成为汉帝国最大的都市,甚至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都市。

  刘澜不自觉地流‘露’出自己的雄心,没人比他明白这座城市意味着什么,但他心中却清楚城市一旦建成之后将发挥出何种作用。

  “如此规模巨大的城市?“石头城的规划,已经能够与当今世上的大型都市长安相媲美,如果再把秣陵城划入这样的都市之中……”甄豫的头一个想法就是刘澜疯了,难以置信,道:“这样的城市怎么可能建设的起来?”倒不是说没有那个能力,实在是建设起来之后与之配套的一些设施怎么很不方便,尤其是对于百姓的出行和官员的管理,还有很多这样那样的麻烦。

  刘澜指着长江水的风光,豪情万丈的说道:“数年前的沛县,所有人,整个天下人都在笑话我的异想天开,在当时看来,与长安、雒阳相比如同小山村的沛县如今的经济规模绝对不输如今的长安和当年的雒阳,这在当时是没有人能够想到的,而未来的建邺城,必将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宏伟都市,你现在所担忧的,就如同当年世人所要看我们笑话时的样子,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和你,一定能能把这座都市如同当年的沛县一样,在丹阳军重演,让世人瞩目!”

  刘澜的野心向来让人无法测量,他的大胆更是他所见之人中无人能及,那一日能不能成功他不清楚,但他希望那一日到来,这样一座都市,确实让人心动,也足够让他留名青史!

  时间飞快,转眼半月,石头城已经破土动工,刘澜、许褚与步家的联姻已经达成,只等着一个合适的时间,将二‘女’娶回家‘门’,而招贤令,也陆续发觉了不少人才,当然就来应征的人数来说,这样的人才数量还是太少了。

  这半月来能够让刘澜所重视之人只有三位,一位是生活在南方的青州人,名叫刘惇,显名江南,著书百余籍,可惜是个方术,若非其‘精’通天文,刘澜还真不会亲自接见他。

  第二日名叫张敦,吴郡人氏,极擅文辞,以德行气量显明郡中,对这两人刘澜都亲自做出任命。

  不过相比这些,最让刘澜欣喜的一件事无疑是关羽终于和张子研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两日前,关羽在中军帐中正在颁布最新训练计划的之时,周仓突然闯了进来:“将军,校场外来了个姑娘,自称是张子萱,嚷嚷着往进闯呢!”

  “什么?”勃然大怒的关羽立时想到了她,张子研,数日前他前往张家,想和她把话说清楚,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可没想到因为每年例行的冬季备寇与新兵训练计划这一耽搁就是半个月,没想到在军营这半个月却成了他最安宁的半个月,除了将关平送走。

  可没想到过了半个月的安宁日子到此结束,听到张子萱在军营外大闹他就明白又是因为张子研的事情,放下‘毛’笔,起身与周仓走出外帐,坐上主位后,对他说道:“去把她带进来吧!”挥退周仓只是片刻的时间过后便等来了张子萱,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与张子萱见面,最少在他的印象中是没有与他有过任何照面的,两人虽然是族姐妹,但长相还是有些相近的,都是难得的美‘女’,不过已为人‘妇’的张子萱比之张子研更成熟‘诱’‘惑’。

  关羽看着她,虽然人美,可根本没留丝毫的情面,训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军营,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如果不是心中对张子研有愧,他早派人将她抓起来,等着张昭亲自来来赎人,从而再次严明军规。

  “你以为我这是在胡闹?”张子萱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张牙舞爪大叫了起来。

  这‘女’人啊,成婚前成婚后完全是两个样子,成婚前的张子萱永远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限制这个样子,太不淑‘女’也太野蛮了,可现在,这样的表现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难道不是?”不管关羽是如何英雄的人物,碰上这样‘有些泼‘妇’’的‘女’人,也立时好似斗败的公‘鸡’一样,虽然输人不输阵,可说话的气势上明显已经处于了下风。

  张子萱很有修养,毕竟家庭的熏陶下不可能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完全是被关羽‘逼’的,就是在有涵养的人,也会疯,更何况是她,叫嚣,道:“你这一个月天天窝在军营,可知道秣陵城怎么说我妹妹吗?怎么说我伯父吗?既然你不打算再见我妹妹,那我只好来见你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关羽赠的占了起来,丹凤眼圆睁,动怒了。

  “什么意思,关羽!你还有脸问什么意思?子研她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知道她要做到这一点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知道吗?现在满城都在骂从徐州来了一个**‘荡’‘妇’,她现在成了是**‘荡’‘妇’了!连我二伯父都已经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这一切都拜你所赐!你现在居然问我什么意思!”

  “这事和我又关系?”关羽被她的盛气凌人‘激’怒了,她却是对张子研有愧,但这个有愧却是因为拒绝了人家姑娘的好意的愧疚,并非是因为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而内疚,换句话来说,她张子研就算出了任何事情,都和他无关,找不到他的头上来,而张子萱更没有资格在这里颐指气使的指着鼻子骂娘!

  “关羽,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警告你,我们张家向来注重仁义礼智信忠孝悌,就算你是武人,也许不讲,可我告诉你,人立于世,不讲这些不行!不讲就是忘祖欺宗,为人不齿,我妹妹为了你连名节都可以不要,这是‘女’人最最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你非要把这件事和你撇的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你就是在往死路里‘逼’她,以后你让她一个‘女’孩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你说啊关羽!从徐州到秣陵,她是怎么对你的,关羽,难道你都忘了,难道你真要忘恩负义!”

  “张子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子妍吗?”

  “你自己心里明白!”

  “你可以给我指出来。”

  “我说你自己明白!”张子萱咆哮着说

  关羽无奈苦笑一声,道:“不好意思张子萱,关某军务繁忙,就不亲自相送了!”

  “关羽,不要把我对你的警告当做耳旁风,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妹妹,我不会饶了你!

  “张子萱,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把话说清楚,子妍她到底怎么了!”

  “我说得还不清楚吗?”

  “不清楚!”

  张子萱忍着泪,上前狠狠的打了关羽一拳,边哭边骂边打他:“她恨你,关羽,她恨透了你!恨死你了!”

  突然,张子萱啪的一声跪了下来,十分突然,更让他完全没有想到:“我求求你了,关羽,我求求你了,你不能这样对她,她还是一个孩子,她承受不了这些,这些对她来讲太严重了,重到她一个人根本就承担不起来,你不能再让她一个人再这么将一切的骂名都承担起来了!关羽算我求你,帮帮她吧!”

  关羽颓然坐倒,整个人都楞了,这件事好像变得有些严重了,这一刻他如磐石的心终于有所松动了,她不知道子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一定发生了十分严重的情况,甚至已经快要吧她击垮了,不然她姐姐不会如此。

  “她在哪,带我去找她!”关羽站了起来,拄着剑柄,道。

  “营外!”

  “营外?”说完,关羽便急匆匆朝着营外跑了出去,在营‘门’外的一角,一道孤零零的身影茕茕孑立,当看清她的容貌的一刻,连关羽都吓了一跳,平日里‘花’枝招展的小丫头如今形容憔悴,不施粉黛未挂配饰,一件朴素的麻群,胳膊处挽着一个布包,若不是早就认识她,定会认为这不知是从何而来的村‘妇’。

  关羽来到她面前站定,无限温柔的说:“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子妍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再看到关羽后,眼泪偏偏不争气的滑落,扭过身,擦着泪‘花’,哽咽着道:“没什么,再见!”

  “你要去哪?”

  “我就是来看看你!”张子妍回头惨然笑着说。

  关羽上前握定了她的皓腕,冷峻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

  张子妍只是眼泪倏倏的流着,臻首拼命的摇着,没说一句话。

  关羽的心在这一刻彻底被融化了,把她拥入怀中,无比温柔的说:“别怕,有我呢,有我在呢,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会为你扛着!”

  “呜呜!”

  张子妍抱着关羽的虎腰,哽哽咽咽,凄凄楚楚的说道:“爹爹不要我了,把我赶出家‘门’了,我没家可回了!”

  “你放心,我回头去和你父亲说说,对了,你这几天住哪?”

  “姐姐让我去她那,可我不想去!”

  “你不去她哪,还能去哪?

  “不知道!”

  那我让周仓在军营里先给你收拾出一间屋子,你先在军营里住下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