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前往荆州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秣陵的事情算是处理的差不多了,与步家的婚期也已经敲定,不过在此之前,刘澜还需要做一件要事,那就是亲自到访荆州,与连番拒绝联盟的刘表进行一次会面。

  这件事上确实冒有很大的风险,可这次联盟太过重要,以前有公孙瓒的联盟,刘澜从未考虑过远交近攻这件事,结果徐州之战,面对三大势力的围攻直接傻眼,临时抱佛脚想取得与刘表的联络可恨显然,人家连正眼瞧都不瞧你,之后派出过数步使节,不管是张纮还是孔融、徐庶还是甄豫,终于算是取得了突破口,可是虽然有蔡家帮忙,但刘表却始终不松口,刘澜能不急吗,尤其是在公孙瓒战死之后,最后做出一个大胆决定,亲自前往荆州,他要与刘表亲自见一面,也算是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来。

  甄姜还没有抵达秣陵,但他听闻刘澜要前往荆州,此行经长江,遇到危险可怎么办?他的行踪一旦被袁术孙策知晓了,能放过他?就算是被曹操袁绍知道了,也必定会派遣刺客到荆州,可不管她如何赞成,刘澜对与刘表的联盟势在必行,这件事没人能劝服他。

  可想连甄姜都不答应,刘澜此行在将军府内得到了多少反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各种劝说,可在刘澜的坚持之下,全都被迫妥协了,而甄姜自然也在其中,不过,她又一个条件,那就是此行荆州路途遥远,就这么去她不放心,说什么也要让他把赵雨带上。

  这位将军府的三夫人,不仅模样好看而且身手了得,贴身随侍刘澜不仅能照顾他起居,更能够保护他的安全。

  启程的一刻,当刘澜看到一身戎装的巾帼女将时立时大笑了起来,摇着头道:“小雨这是要当女将军啊,可这世上哪有什么女将军?但这女博士我倒是听说不少,远的不说,近的就有修汉书的班氏。”

  “哼!凭什么女孩子就不能舞刀弄枪,当大将军了?以前有,以后也一定会有!”

  以后会有?刘澜是知道的,什么花木兰啊穆桂英啊甚至是樊梨花啊都是,可这都是魏晋南北朝之后的事情了,难道汉朝以前就有女将军了?

  赵雨在大哥那里类似这样的情况以及不知发生了多少了,似这等争执更是经常发生,可没想到如今嫁给了刘澜之后又发生了这样的情况,立时眉宇之间便露出了不岔之色,道:“从古至今,又不是从来没有出过女将军?既然以前能出现一个妇好,那么以后为什么就不能再出现一个妇好?”

  妇好?

  这个名字对刘澜来说并不陌生,但具体是情况做了些什么事情留名史册却并不清楚,毕竟知道这个名字只是玩游戏时有一个她的墓,而此刻听赵雨的口气,这妇好还是位女将了?

  刘澜点点头,道:“要当女将军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现在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武娘,就算真让你当了将,也不过是个武将,这武将可将军可大有不同,将军呢,像是子龙像是云长,能够指挥千军万马,而武将呢,不过就是凭一手战场杀敌手段,就好似翼德还有你。”

  “你说什么?”

  这人的感情啊就是这样,

  不然怎么说近了就是远了,远了就是近了呢,就看赵雨现在这个情况,未嫁给刘澜之时那是绝不敢如此的,可如今生活在一起之后,反而敢朝刘澜发火生气了,这看似远了的表现,反而就是关系更近了,而以前看似很近,其实距离很远。

  “我是说啊,你要不想只当个武娘,不想只当个武将,就必须得多看看兵书学学策谋。”

  “你说话算数?”

  “那可不?不然也不会让你跟着我还当了亲兵。”

  “亲兵?你刚才还说”

  “我可上面都没说,也都没保证,至少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做将军。”

  赵雨鼓着嘴,**不迭:“反正我都要进亲兵营了,就不能直接让我当个将军,哪怕是一个小小偏将都行,再不然当个头领佰长都行啊。”

  “不行,如果我给你这里走了后门,以后别人来找我,我如何一视同仁?”这也是他为何会连番拒绝糜箴与糜竺为糜蒹求官的原因,甚至为此还狠狠教育了糜箴,其实这就是关系远近,看似糜家和刘澜的联姻关系是近了,可正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层关系,所以刘澜才更不能明目张胆的去任免,所有人的眼睛可都盯着他呢,如果能为糜蒹直接任官,那甄尧呢?

  到时候甄姜或者是甄豫也来为甄家老三求官他该如何?

  类似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所以关系越近现在的刘澜反而越要注意,就好比他有意无意降低着糜竺的官职一样。

  一行到了牛渚渡口已经是夜里,这是计划好的行程,就是为了躲避可能出现的孙策甚至是袁术水军,快速登上伪装的商船,站在船前,遥望隔江,月辉洒下,照耀江水,光影随著波浪,如金蛇万道翻腾细浪。

  这一行不能说前途未卜,毕竟已经与蔡家取得了联系。

  如今的蔡家家主蔡瑁,在数十年前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与刘澜有着颇为亲密的联系,只不过毕竟已经多年没有联系,是否还会顾忌当年的情分这一点他不敢保证,希望能取得理想的结果吧,蔡瑁,别让我失望!

  望着当空明月,刘澜在心中如此对自己说道。

  许坞,难得闲暇的北机老人独子摆弄着黑白棋枰,自得其乐,可是随着棋枰黑白落子越多,眉头反而越来越皱,可在一旁的徒弟张宁却越发的不解,棋面上的局势已经逐渐明朗,从边角到腹地,黑棋稳扎稳打,如今只要北机放下一粒黑子,狠狠杀入一处腹地,那么大势便算成了,可是这一子却始终没有落下,老人在犹豫着,纠结着是否该拔去这一粒白子。

  如此犹豫不决,完全有悖于北机平日博弈,除非这盘棋并非普通棋局,而是以天下做棋枰的社稷江山局,这一赌局,就北机来讲看似无关紧要,可一提一放之间,丢掉的却是当今天下不知哪位雄霸一方的诸侯令主的身家性命。

  老人终是没有提起白子,反而是将手里的黑棋又放了棋盒之中,自言自语的说:“徒儿啊,这次可不能再这么严防死守下去了,没法子,我那位老朋友这可是破釜沉舟了,坐拥幽并冀三州,帐下大军数十万,这一孤注一掷,可是要彻底亡大汉朝,当年你老爹虽然也是他手中的一粒棋子,虽然是受他蛊惑,可何尝不是自己的一丝野心,我虽然也有劝他,可于事无补,而如今,他又说动了袁绍,这样的大手笔还真让人有些意外。

  袁绍要南下,曹操要西进,刘澜则过江,这天下的走向,越来越让人看不懂,可也越来越让我期待着接下去的走向。

  袁绍南下首夺青州,其次呢?

  棋子要活,就要先做眼,刘澜开始在南方布局,曹操已经在西门经营,这棋局方才下得才有意思的紧,可现在你在瞧瞧,这局棋最后是哪一个死了?

  美貌的女子望向棋枰,方才不知棋局所指,如今明白了其中所指,仔细端瞧,却发现那暗指袁绍好大的一条龙最后居然要被屠?

  “这可能?”张宁撇撇嘴,有些不相信。

  “是袁绍,但也有可能是曹操,不确定,毕竟那南华的底牌北机并没有看到,他的注是压在袁绍身上还是曹操身上也不敢却定,但是有一点,那就是我的注,下在了刘澜身上。

  这小子有眼光,知不知道刘澜将治所迁移到哪了?秣陵,龙盘虎踞出的帝王的地方,风水极佳,是龙翔之地,再看看邺城,漳水之旁,死气森森鬼气森森,就风水上来说,这是成不了气候的,所以啊,我这棋枰之上虽只两色,却有三家,而这条大龙被杀,反倒成全了曹操得城大龙,这颗棋子在哪,许都,这颗是屠龙之势啊,刘澜乘龙,曹操先屠袁绍这条大龙,再南下杀刘澜这条过江龙是早晚的事情。

  “那德然他不是很危险?”少女听到此处异常担忧。

  “放心吧,如果他一门心思的弄着秣陵那一亩三分地,就算有龙气也早晚死在曹操手中,所以啊这颗去了江东的黑子看似是一门心思要死守了,其实是另辟蹊径,我猜啊,他这是要联络刘表要除袁术,如果是这样,他这盘死棋可就活了,你还真别瞪我,从这小子从辽东到青徐就是走上了一条死路,虽然误打误撞让他杀出了一条血路,可别忘了这期间他完全是借了别人的势,如今没有了借势的机会,不管是袁术还是袁绍甚至是曹操能不拔掉他这粒小棋子?从徐州之战想必你也看出来了,现在啊这三家对付他可不仅仅只是给他下绊子这么简单,而是怎么恶心怎么来,不过这小子还真是有想法,联络刘表,如果能说服了他,夹攻袁术,那这小子可就赚大了,江东这盘死水成了活水,他这条困龙可就要飞天喽,一举乘龙而去,这天下说不得就又要姓刘喽,而是稳稳的。”

  “疯了。”美丽的女子看着突然疯疯癫癫起来的北机嘀咕道。

  “你不信?”

  “不信,你要说刘大哥能胜袁绍我信,袁绍打败刘大哥我也信,甚至你说袁绍突然神经去攻打曹操我也信,可曹操能赢袁绍?曹操哎,拿什么赢?更何况袁绍有什么理由攻打曹操?虽然我只是一介女流,可你啊休想拿言语忽悠我。”

  “大将军这个位置啊,太铬屁股了,谁坐谁死,这都是第几位了,包括袁绍,别看他坐上大将军的位置,位高权重,可结果了,反而活在了曹操的阴影下,以前曹操在他面前是什么歌低三下气样子?以袁绍的性子,能容忍?

  世人都道英雄怕见老街坊,袁绍要讨要来,可曹操敢见吗?而许都的那位少年天子,你说他是愿意来个‘董卓’呢还是用着‘王允’呢?

  不过啊,这都是世上人让他误认为的身份,你说袁绍难道就真的会当董卓?还是那曹操就真会做了那一心扶汉的王允?可话又说来了,最后那王允难道就比董卓豁达大度了?

  我看一点也没有,如果真要能做到豁达大度,王允也不会落得最后身首异处的地步,所以啊,这件事上曹操可要比那王允高明多了也厉害多了,而袁绍可没董卓那点能耐,公卿子弟既然没有展现出来超强的能耐,那么就好比国手对弈,最后的胜负决定在什么地方,眼界上啊,可在这一点上,就所对二人所知,那么袁绍不吃大亏,难不成还要曹操吃?

  袁绍啊,眼窝子浅了,如果他一早就接了献帝,现在啊,也就没曹操什么事儿了,曹操啊也就没那么大的野心了,现在安安稳稳跟着袁绍屁股后面摇旗呐喊,未来说不得也就为列三公了。

  女徒弟张宁听他说的乱七八糟的反正就是胡扯,呵呵一笑,一脸的鄙视,把他的话都当了放屁,当然,有一点他的选择性的相信了,那就是说刘澜那段话,不管是真是假,听起来让人开心就是了。

  “对了哦,你的那位老仇人我给你调查清楚了,怎么想的,要不听我一句劝?你爹的死和他其实没多大关联,真要报仇啊,反而应该找汉灵帝,要么就拿小天子去出气,这样的老人家,杀了他有意义?”

  “少来,告诉我,他现在在哪?”

  “真决定了?不过此行你要真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带上一些人,而且啊,还有些话你得顺道帮我一个忙去秣陵转告下刘澜。”北机抚髯说道,这位老人家一生本领,不管是奇门遁甲还是纵横药理哪一门不是首屈一指,在这世上每说一句话,都有其深意,也许让人觉得雾里看花,可是几年几十年之后,再过头来看,才会恍然大悟。

  而此刻他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虽然是要转告给刘澜,可却让少女有点摸不着头脑,鼠?

  这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九四文学,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