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程昱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今日可是大有意思,若非这场风雪,连着见到两波有意思之人,这般奇景还真是幸运,不过那边酣战正酣,厅外却来了一匹快马,翻身下马后直奔屋内一直冷眼旁观的角落中年,在他耳边清谈几句之后,便急忙忙走出了主厅。

  这一行还真没想到会与刘澜如浮萍水上逢,有些出人意料,不过往后嘛,他相信还是会有所交集的,甚至不久之后。

  因为在刚才,他已经把这一重要情报传递到曹操处,相信曹公接到情报之后,一定第一时间做出部署,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不在荆州动手,也会在刘澜回程的路上。

  这事办妥了,心也就彻底放下来了,打了个旋儿与刘澜碰了个面的程昱自然没有理由继续停留,得尽快前往襄阳,更何况刘澜出现在荆州,他需要尽快见到刘表,以确定他的态度是否有所改变。

  不过出厅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眼正厅,刘澜好像亲自为那对功夫不错的父子敬酒,老人坦然饮酒,年轻人一脸愤懑,并不赏脸,但被老人狠狠瞪了一眼之后,才不情不愿慢饮樽中酒。

  这一切再加上之前一幕,就算他对武事不通,可能让刘澜放下身份亲自敬酒之人,已经说明了那对父子已被他看重,可惜了,虽然不是什么隐士大才,可这样的世外高人却被刘澜所得,看来得尽快去见一见那个卧龙诸葛了。

  其实,上一次来到荆州之后,他就听闻了卧龙凤雏之名,回去之后更向曹公推荐,而他这次来,就是带着招揽诸葛的使命的,他不相信刘澜来荆州之后会听不到关于他的传闻,所以要尽早,毕竟这诸葛亮虽然年轻,可是他亲自考核过的,不然不知根知底他也不敢贸然向曹公推荐。

  上了马车,程昱出人意料让淳于导一同登车,这让他诚惶诚恐,连声拒绝,可在程昱的要求下,小心翼翼登车而上,说实话,淳于导在程昱面前和在曹仁面前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在程昱面前,说话小声,行事谨慎,完全就是一副心思细腻的样子,可在曹仁身边时,他绝对是大大咧咧,任何事情都不会多做思考,更不会像现在去考虑什么分寸,想干就干,甚至只要是将军交代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会考虑后果。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淳于导?其实这两个都是他,只是在面对相对陌生的程昱时有所克制,或者说,这完全就是一种爱惜羽毛的表现,不想让程先生觉得,曹将军帐下将校如何如何。

  可他越是这样,反而会让程昱觉得他很生疏,距离很远,就像是陌生人,这让他会有不放心的感觉,甚至会产生错误的判断,比如在一些事情上是否该让他去做。

  车内只铺着几张羊皮毯,放置着一张矮几,当然还有酒水,程昱在他落座后,亲自给其倒酒,又顺手给自己也倒满一碗,从兖州出发这么几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淳于导脸上露出喜色,居然还破天荒说了一堆马屁话。

  一脸嬉笑,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酒樽,可却始终没有大着胆子却端起酒樽。

  从这些细节能够看出,淳于导嗜酒,其实这时代何止是这样的武人,连文人也一样,确实出了酒水,就没有什么饮品了,不过茶叶如今渐渐有取代酒水的趋势,可这毕竟都是从南方传来的玩意,虽然听说在刘澜治下有些茶叶的价格已经吵到比酒水高出数倍的地步,可在兖州和他所知的一些诸侯治下,茶叶虽然成为一种习惯,但还没有资格取代酒水的地位。

  “这一行滴酒未沾,犯酒虫了吧?”程昱看着他笑着说道,同时示意他大可喝几杯解解酒虫,其实这完全是因为他刚才注意刘澜那边表现的原因,他们来时,他可有肯定许褚一定喝了数杯黄汤,可是当他们出现之后,他却滴酒不沾,可是刘澜的反应又是什么呢?非但阻止了许褚,甚至压根就没理会他们。

  这可完全不是轻视,反而说明了刘澜的肚量真的很大,他入曹营时,那时主公和刘澜还没有这么尖锐的矛盾,时常提及他,对他赞赏不已,有一句话让他最为深刻,刘澜此人酒量大,可肚量更大。

  有些人很难体会这其中的含义,尤其并没有与刘澜有所瓜葛之人,包括他,但这一回近距离观察之后,他可有肯定了,刘澜确实就像曹公所说,正因为有了这一事件,他开始审视身边的护卫,自己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

  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这才有了淳于导与他痛彻,尤其当他给他倒酒的那一刻,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尤其是当他将酒樽推到他面前时,虽然他抗拒着美酒诱惑,可是反应却已经出卖了他,程昱笑了笑,说道:“喝吧,这一路你也辛苦了,等进了襄阳,咱们不醉不归!”

  淳于导点了点头,端起酒樽一饮而尽,而程昱则打开车帘,雪景优美,亭里房舍积雪铺压,厅外轻松覆满白雪,美轮美奂,不比飘雪时风雪交加,雪停后很多侍从下马走在雪中,深一脚浅一脚,乐此不疲。

  对于这些侍卫们来说,精神始终处于紧绷之下,这确实是他的疏忽,当他也明白,自己毕竟只是谋士,驭人之术自然难比曹公刘澜,就好比曹公攻打张绣,望梅止渴让人拍案叫绝,这就是对人心的把我,若非是主公这类人物,确实很难考虑那么多。

  “这是我第二次来荆州,上次是另一人,但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夏侯惇将军帐下的一位偏将,知道我们此行为什么要来荆州吗?”

  淳于导没敢说但也没敢问,而程昱等了半晌,见他反应,瞬间明悟,说道:“天下之中雒阳,九州之中,荆州,东可顺流下吴会,西可逆流入巴蜀,向南可达交州之地,向北则入司、兖、豫三州,控关洛,曹公眼放天下,如此战略要地,必然要取,所以提前在荆州布局,势在必行!”

  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的荆州,对天下有野心之人必然都不可能忽视,而正因为战略地理位置的重要,所以与刘表联系才会派出程昱这样的心腹来出使,当然他要说服刘表很困难,可是刘表帐下的世家却简单,不要忘了,刘表能坐稳今天的位置,可不是他又多大的本事,而是因为荆州世家的支持。

  “怪不得曹公不打徐州该打张绣,原来是要攻荆州。”听他这么一说,淳于导立时反应过来。

  程昱晃了晃头,轻声道:“差矣,攻张绣只是打开荆州之门户,门户打开,那么打不打荆州,何时打荆州,就是我们掌握主动权了,可是张绣没那么容易对付,别看他现在被困,可困兽之斗,才最惨烈,现在的张绣存了必死之心,和曹公卯上了,你觉得会容易对付?”

  淳于导是之前随着曹仁参加了与张绣的进攻的,结果惨败而归,最开始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双方实力对比如此悬殊,这一仗不管怎么打,阵地战攻城战这些作战方式他都想了一个遍,完全没有输的可能啊,可最后再与曹仁将军复盘整个战斗之后,他们导致他们最后战败的一个主因,那就是张绣居然冒险以子敬为诱饵把他们都吸引过去,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们损失惨重,可也正因为这次失败,让他更让曹仁清楚认清楚了张绣的真实实力,再一次,当他以败将休整并被临时抽调到护送程昱前往荆州的队伍中时是极度不愿的,毕竟曹将军到了,再次与张绣开战他们是极度有把握的。

  可惜,他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带着不到百人从各军中抽调的好手军士护送着程昱前来荆州,说实话,他们这百人,都是军中数一数二的好手,远离战场来到荆州,嘴上虽然说着执行军令,可心里有哪一个服气?

  就好像马夫孙熬,听说他那可是为夏侯惇将军扛旗的,军中谁人不知扛旗兵的重要性,一点不属于主将,不管是冲锋还是守阵,将旗就是士兵的引路人,冲锋时它在哪,哪里就是主战场,防御时,它立在那,就能是主心骨,所以扛旗兵那绝对是每个军中最最顶尖的精锐,连这类人都派来了,可想此行的重要性,别看他们都是大老粗,可那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个个都是人精,心里再不爽再不愿,也不敢有丝毫大意,至于刚才和刘澜打照面,别的护卫知不知道,知道了是什么心情他不清楚,可他自己那可是担心受怕,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提心吊胆,至于程昱和他说什么荆州地理位置多重要,他还真没往心里去,再重要,也没有程昱生命安全重要。

  可话题被程昱转到了张绣身上,这可算彻底把淳于导的话匣子给打开了,趁着这么个机会,自然要好好请教请教陈先生了,试问,人家都没到过战场,刚才就已经把战况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了,这么牛的人能不虚心请教?

  “陈先生,您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难道这回曹将军亲自领兵前往征讨张绣也会很吃力吗?”

  程昱笑道:“何止是吃力,简直就是费力不讨好,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张绣居然有北地枪王之誉,听吕布说,此人也是当年童渊的弟子,和刘澜帐下的赵云师出同门,但吕布并没有与他交过手,所以并不知晓张绣的真实实力如何,但就赵云来讲,他也只是略胜一筹,至于张绣,既然是童渊的弟子,再差也会差出一个样子来,所以就论武将斗将来说,张绣应该不输曹公帐下众将,如果连典韦、夏侯将军都赢不了他的话,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吕布能赢他了,所以这一次如果还拿不下张绣,恐怕再次攻打张绣的时候,就会调吕布来了。

  不过战争可不仅仅只有斗将,就算酣畅淋漓斗将赢了也不等于就击败了张绣,更何况曹公向来不屑战场斗将,你看夏侯将军的变化就知道了,所以现在曹公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八成两方势均力敌,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不清楚,可就最后的结果来说,八成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平手结果,最后啊主公恐难在张绣身上讨到好处。

  说到这里,程昱不知为何想起了那位备受郭嘉推崇的关西猫鼠了,当年的贾猫鼠,成为如今的毒士,凭借一己之力几乎改变天下格局,当然这些都是从郭嘉那里听来的,虽然有很大程度上的夸大,可明显,在推荐贾诩与诸葛亮的事情上,曹公自然更倾向他,毕竟曹仁在他手里吃了大亏,宛城之难,他差点真死在了淯水河边。

  这一切可都是出自贾诩之谋,反观诸葛,却还是一位有才华的年轻士子罢了,并没有多少重视,只是能招揽则招揽,不能招揽也不强求的态度,这态度与贾诩简直天地之差。

  主公这样的态度说起来一点也不奇怪,这些年从讨董之后开始,先是攻黄巾,南下打了袁术,北上援了袁绍,西进战了徐州,之后又与吕布在兖州一番乱斗,到最后又大兵向西进了司隶,可以说这些年,战事始终都没有听过,一直没有闲着的主公,怎么可能看重这样一位年轻人,他的才能到底如何毕竟并没有印证过,只是受到士人推崇罢了,这样的人他见多了,就算来到许都,也会与他进行一番交流来确定他是否如传闻所言有经世济国之才,可反观贾诩,就完全不同了,他的能力已经得到印证,世人有目共睹,这样的大才,完全不用去怀疑他的能力,是那种来之能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

  但容易得到的他需要考核,想要得到的却只是单相思,原本指望亲自带领大兵就能解决问题,迫降贾诩,可劳心劳力了数个月,却反而深陷泥潭之中。

  切身体会贾诩之谋的曹操,现在更不会重视乳臭未干的诸葛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