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回程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张宁放终于放弃了想法,甚至对刚才对刘澜发脾气有些歉意,他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不想再让这帮兄弟们跟着他做匪了,可是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因素在其中,现在刘澜说明白了,他也想明白了,也就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不得不说,经过刚才这番对话,张宁对刘澜的感激之情更深了,尤其刘澜还曾经冒死相救,这番恩情,何止深重二字,就算他当年几乎还是布衣之时,张宁都打算会以身相许,更何况是今时今日的刘澜,自然更不愿轻易放弃。

  “好,我听你的,继续留在汝南,你放心吧。”张宁下定决心要留在汝南,留下黄巾最后的一块根苗,要让世人知晓,黄巾始终都在,至于帮刘澜袭扰兖州,张宁并没有答应,也不会盲目答应,当是他会回去和帐下诸将商量,对此刘澜自然乐见此事,而对于之前给予黄巾的帮扶,不管张宁应不应,刘澜都会答应,算是提前结个善缘,不是跟张宁结善缘,而是通过张宁与汝南黄巾的头目们结个善缘,也算为日后袭扰兖州做好先决条件。

  两人又谈论许多,张宁放弃了一些想法,比如皇甫嵩,不在盯着他,一门心思找他报仇了。

  “好,我这就回汝南,那你呢,接下来还要继续在荆州待着?”

  “是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过处理完之后就会回秣陵了,你放心,许给你的那些很很快给你送过去的!”刘澜轻声笑道。

  “那你呢?”

  “什么?”

  “什么时候来看我,又什么时候来接我到秣陵,黄巾我可以把他们留在汝南,可我总不能一直在汝南啊。”

  “待我击败孙策!”

  “好,我等你,那我就走了。”

  “不过,我可事先声明,我那些妻妾是不会休的!”

  “我知道的。”张宁咯咯一笑,却是来到了刘澜面前,盯着他道:“我们是一起走呢,还是分开走呢?”

  “一起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就做我的车吧,出了亭,进了官道分别?”

  “好。”

  两人相携出了密林,上了马车,一路顺着亭里小路而下,田野阡陌,四周白茫茫一片,旷野是一望无际的白色,冰雪世界。

  “这景可真美。”

  “是啊,知道么,这里其实算是我的家乡。”

  “你的家乡不是钜鹿?”刘澜如果记得不差的话,张角应该是钜鹿人,钜鹿刘澜曾经在在冀州之战时到过那里,虽然未进县城,可就周边风景来说还是很不错的,本以为正是这样的山水养育了钟灵般的张宁,原以为是冀州大妞可却没想到他居然是荆州妹子,这多少游戏让刘澜出乎意料。

  “你是襄阳人?”

  “是啊。”张宁在车内望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是啊,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就出生在这里。”

  “我一直以为你也是出生在钜鹿呢。”

  “那是我的父亲的家乡,而我则出生在襄阳,这里是我母亲的家乡,我在这里出生,所以这里便是我的家乡了。”

  “这些不是你说,我还真不了解。”其实刘澜对她还真没多少了解,最多就知道他是张角的女儿罢了,更多的就一无所知了:“那你这次来襄阳是来见她老人家的?”

  “娘亲她早已经逝去多年了。”张宁眼眶之中泪光隐现,轻声说道。母亲去世要比父亲张角还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故去了,而他则自此随着父亲开始在天下游走,吃尽了苦楚,受尽了白眼,当很多大家小姐还在插花捕蝶,普通人家的姑娘学习女红针黹的时候,她则需要忍着饥寒交迫,跟着父亲辗转南北,多少白眼与嘲讽,那何止是屈辱和尊严二字就可概论。

  故地重游,有多少感慨?原以为这里会是一处绝佳的报仇地点,有着娘亲的保佑,皇甫嵩一定能够找到,但最后却是在找到仇人的同时遇到了刘澜,放下仇恨远比选择继续报仇难得多,也许这就才是娘亲在天之灵真正想要看到的吧?

  遇见他,并放下仇恨。

  张宁嘴边露出一丝浅笑,对刘澜突然,道:“谢谢你。”

  “什么?”刘澜有点没反应过来,委实有点跟不上这丫头。

  “是你让我彻底放下了仇恨,来之前,师父就劝我,可我不听,一门心思就要来找皇甫嵩报仇!”

  刘澜见她银牙紧咬,脸色苍白,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与北机有过一番激烈的争吵,明显对当时的过激表现绝的过意不去,刘澜微微摇头劝着她,道:“其实没什么好抱歉的,对北机如此,对我也是一样,如果不是你的选择,你也不会到荆州,不会遇到我,也就不会放下仇恨,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张宁神色一阵激动,臻首轻抬,感激地望他一眼道:“你可真会宽人心。”

  “哪有的事。“刘澜大笑一声,周旋于四房老婆之间,何止是会宽人心这么简单,只不过张宁是一大特例,和甄姜有点像,都是那种聪明之级之人,只不过甄姜是因为某些原因,现在睁一眼闭一眼,而张宁则与当年的甄姜一个样,能好哄?

  但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越是看起来不好哄的聪明姑娘其实越会因为你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感动莫名,因为你的某句话触动了他的某根心弦,让他们大为认同。

  而这何尝不就是女人心海底针的绝佳体现?

  “既然都来了,要不就回家看看?”

  “娘都没了,哪里还有家?”张宁脸上浮起一丝遗憾的神色,道:“当年和父亲离开的时候,娘亲就已经离开了人世。“她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可更像是在哭:“你知道吗,娘亲当年嫁给父亲本来就属于下嫁,父亲当时就是个穷小子,哪里是什么人人敬畏的大贤良师,反倒是娘亲家室殷富,在襄阳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富户,这样的结亲,门不当户不对,备受家里阻扰,但两人最后依然排除万难在了一起,后来母亲便生下了我,可在我八岁那年,母亲她竟然患上重病,竟然……”

  张宁香肩剧抖,已经再也说不下去了,听着她哽咽抽泣,刘澜身体僵硬着,没说出一句话来,没有受到家庭祝福的婚姻却是凄惨,但两人最终在一起应当是幸福的,尤其是有了张宁这样的幸福结晶,至于最后的结局,虽然看似的以悲剧告终,张宁的母亲没有见到她快乐成长,可这何尝不是给了张角提供了一个大胆走出去的机会,也许正是因为妻子亡故,才让他更能体会到生存的意义吧,带领着黄巾最后反抗已经腐朽不已的大汉帝国,蜉蝣撼大树,本身就值得佩服,最少就刘澜现在,是没有张角当时的勇气的。

  “一切都过去了,你要向前看,我相信伯母她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边,注视着你,她看着你一步步成长,直到今天,你继承了父亲的意志,在汝南城继续着他未完成的心愿,黄巾未灭,大贤良师的名字便不会被人所遗忘。”

  刘澜劝慰着张宁,说实话,小丫头挺可怜,但绝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他吃了很多苦,可何尝不是因为这些挫折让她内心变得更强大,才有了今天能够在男人群中独挡一面的承担,也正因为儿时的经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要怎样活下去,他相信张宁会用这些经验成功带领汝南黄巾游走于各大诸侯之间,他更相信,各大诸侯必将会成为她活下去的垫背,互相倾扎,张宁会以超然世外的的身份冷眼旁观着一切变化。

  张宁,会在汝南变得越来越好,因为帮助她的不仅会是刘澜,日后还会有更多人,包括袁绍和曹操,甚至可能是刘表和孙策。

  只要关注中原形式的诸侯,就一定不会忽视汝南这支特殊的势力,他们会千方百计的拉拢,让他们能够帮助自己完成一些他们所无法完成的任务,就好像刘澜用张宁袭扰兖州,就好像袁术用祖郎破坏秣陵,曹操用后钱破坏东莱,袁绍用东胡袭扰辽东,这都是一个道理,当你能够被他们觉得有利用价值时,那么你就能够从中获得最大的好处。

  左右逢源,这就是张宁接下来要努力做到的,至于接他入秣陵,刘澜没想过,甚至觉得这都是他脑子一热的想法,至于突然说到了伤心的话题,认定了他就是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其实这只是错觉罢了,刘澜现在答应接她入秣陵,只不过是在给她时间,也许几年之后,她便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刘澜并不知道张宁对他的感情早在数年前就产生,如果时间真能让她对其的感情变淡的话,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很难理解一个女人的坚持,更何况这还是从母亲身上遗传而来,就像她母亲当年毅然决然选择了张角,张宁也是一样,敢爱敢恨,就算前路再艰险,也无法阻扰她。

  如果刘澜知道了着一些,也许她的所作所为,也就可以理解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宁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可这样的气氛却显得务必尴尬,望着张宁,刘澜轻声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去了汝南,又是怎么取代刘辟的?”

  他之前有说过是在北机的帮助下,这些刘澜知道,但他想知道的是,北机有什么能耐帮助张宁坐上汝南黄巾的头把宝座,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当年汝南黄巾可是想法设法要处置张宁夺取太平清领书的,就算有北机做后盾,可北机也就一些村里的护卫,想让张宁坐上几万人的黄巾头领的位置还是太困难了些。

  刘澜好奇的是这个,而张宁这样的聪明之人自然也明白,轻嗯了一声道:“师父亲自出马,前往汝南,用了什么办法我不知道,谈了什么条件我也不清楚,反正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老人家和孤身一人的刘辟出现在了许坞门口,然后刘辟便认我为主了,从那以后刘辟对我百依百顺,没有半点违背,可我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师父的震慑,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瞧得上我这样的弱女子,更受我这样的女子操控呢?”

  “哈哈,也未必。”刘澜笑着说,道:“刘辟如果不是诚心实意的帮你,奉你为主,我想就靠一个北机根本无法震慑到他,就算把他帮来,可回去之后完全可以不认账,至于北机是否许给他什么好处,或者说威胁到他,这个不好说,不过就我判断,首先她是认可你的,不然的话就算利益再大,就算受到威胁,他只要不信服你,是完全可以调动大军前来许坞,围杀北机和你这一心腹大患的,但这些他都没有做,而就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不是挺好吗,汝南在你的治理下蒸蒸日上,也许这不就是刘辟当年想要看到的吗?”

  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刘澜不知道,但就他所知刘辟这一的武夫你让他治理一座县城那不是开玩笑呢嘛,所以现在有张宁帮忙,内政的事情就完全不用操心,而军事上,又得到了北机的帮助,训练士兵,日后张宁还能从他这边搞到兵械兵粮,只怕更让刘辟对她坚定不移了吧,想到这里,刘澜现在都有些想见见这个人了,或者说派人与他取得一些联系,首先必须要地他有所了解,甚至判断出他的可靠程度,这样张宁这丫头刘澜才敢让他继续留下去啊,不然还真替她担忧。

  不过就演义来说,刘辟绝对是能够放在好人名单里的,可演义终归是演义,好人坏人有的时候又岂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

  心里下定主意之后,就等着安排陈果顺道去看看这个刘辟了。

  “刘辟啊,没什么野心的,他只是很单纯的想让黄巾的兄弟们能活下去,而且他对我也很好,只要是我吩咐的事情,他就是舍了性命也一定要做到。”

  “是吗?”

  “是啊。”张宁说起刘辟的时候眉飞色舞,这是在刚才两人交谈之时从未有过的,刘澜好像终于找到了刘辟为什么会选择将黄巾头领让出来的原因了,并心甘情愿在她的身后帮助着他,无怨无悔,也许现在的张宁还感受不到,但终归有一天,他会明白!(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