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访诸葛(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庞德公在荆州的名望可一点不比郑玄逊色,但在天下士人眼中,格物致知的庞德公比之研习五经,将今古合二为一创立郑学可就差了太远了,最少在整个天下来说,庞德公远远不能与郑玄相提并论,可单就荆州来讲,郑玄又难比庞德公……;乐;文;

  尤其是在中原战乱,学子避乱来荆州的前提之下,庞德公的出现与郑玄一样,为学子们提供了一个平台,成为学术交流的大本营,无数学子在这样的学术氛围下,得到升华与提升。( 小说)

  多年来前来访亲探友的异地人多如牛毛,这对亭尉甚至亭卒来讲早已见怪不怪,为一众人安排好住房之后,刘澜也就算是在隆中落了脚。

  刘澜自己在一间独院住下,院内有两间房屋,刘澜和赵雨住进一间,许褚入驻了一间,一行人放好了行囊,留下几名近卫军看护之后,便出了院,向着此行的目的地荆州书院而去。

  荆州书院位于隆中以西,坐落在一片起伏山峦之中,在这里与郑玄的杏林一样,俨然如世外桃源一般,不过与郑玄喜杏不同,庞德公爱竹,前往荆州书院时,依山而建的书院旁种满青竹,尤其是在一场大雪之后,大雪压青松的景致让人称叹,再加上一条小溪从书院旁潺潺流过,刘澜虽然并不精通堪舆,但现在来看,在这么一出藏风聚水,聚合天地之灵气之地,能一时间涌现那么多牛人,说一声钟灵毓秀不为过。

  一行继续前行,快到书院前,刘澜改坐车为骑马,为示尊重,徒步牵马而行,书院在半山腰,山下盖着一座亭子,刘澜一行快到亭前,就见得一人坐于亭中,此人年纪大约三十余岁,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这样的气度,以刘澜如今阅人无数的眼光,在这个时代,肯定不是一般人,翻身下马,走进亭子,可还没靠近,就见那人手里握着杖藜将刘澜拦了下来:“莫在靠近!”

  男子警告着刘澜,可是当看到身后迅速上来的许褚及众多近卫军后,明显有些害怕了起来,底气也没刚才足了,明显的害怕起来,说起话来也不似刚才那般底气十足:“你、你是何人!”

  “路人。”刘澜很是客气的作了一个揖,问道:“在下久闻荆州书院之名,慕名而来!”

  男子上上下下打量刘澜一眼,微微一笑道:“也是来我书院求贤么?”

  “先生也是书院弟子?”

  “正是!在下就在书院求学,不过看你应当不是荆州人士,却不知是从何处而来,姓甚名谁?”

  “刘澜!”

  男子抚髯而笑,收回了杖藜,并放在了石墩一边,并示意刘澜可用坐下来:“吾乃博陵崔州平,久闻将军大名。”

  “崔州平,我知道你!”刘澜并没有客套,这话是真的,他与崔琰乃同族,对于这样一位在历史上留下名姓的人物,刘澜自然会向崔琰打听他的消息,不过可惜了一点,结果并不是太好reads;。[棉花糖网Mianuaang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崔州平明显有些愣住了,他自认不是什么名士,更没有多大的名声,就算是在荆州学院,也不过资质平平罢了,可没想到刘澜居然说听说过他,这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刘澜笑着解释,道:“是崔琰,他在我帐下效命,我问起宗族之内何人可用,他为我推荐了几人,你就在其中。”

  “还有这事?”

  “正是。”

  崔佳不似荀家分家,而是合家,整个大家族都清楚彼此,不过崔州平因为是旁支所以与崔琰并没有什么交集,可却没想到在崔琰举贤之时,居然举荐了他,多少诧异,可他也只是一愣神的短短瞬间,便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刘澜唉,堂堂的征西将军,现在居然置身在荆州?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居然还是到了荆州学院,这说明什么?

  说明刘澜是要在荆州招募贤才,而且还可能只是一个开端,虽然他并不知道刘澜真正的意图是什么,但从他出现在荆州书院,就已经证实了他的想法,一切好似都已经被他看穿,而且再联系到诸葛亮曾经和他们提起过关羽刘澜的一些事情,再加上如今诸葛的名声,以及被老师庞德公赐名卧龙,刘澜这次为他专程到访,好像也就顺理成章一样。

  “将军是来见孔明?”

  “是也不是。”刘澜笑了笑,微微摇头,算是承认,但也算是否认,对于诸葛亮他是势在必得的,可不等于为了诸葛就会放弃其他人才,现在的他,不管是红花还是绿叶,那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将军看来也是慕名而啊啊,诸葛亮却是有定国之策,不过在下以为,自古定乱为主,将军虽一片拳拳仁心,可自古以来,治乱无常。自高祖斩蛇起义,诛无道之暴秦,天下由乱而入治,至哀、平之世二百年,太平日久,王莽篡逆,又由治而入乱;光武中兴,重整基业,复由乱而入治;至今二百年,民安已久,故干戈又复四起:此正由治入乱之时,未可猝定也。将军欲使诸葛孔明斡旋天地,补缀乾坤,恐不易为,徒费心力耳。岂不闻顺天者逸,逆天者劳;数之所在,理不得而夺之;命之所在,人不得而强之乎?”

  刘澜一直面无表情听着他侃侃而谈,其实从他引经据典之时就打算打断他,可这毕竟不太好,对人不尊重。尤其他这个身份,明白言者无罪的道理,更何况言论自由,刘澜既然能容得下赞成的意见,自然也不会处置反对的意见,好话还是坏话,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更何况他也并不能说服刘澜,这番话骗骗无知百姓还行,可对于刘澜简直就是荒唐急了。

  “就算是由治入乱,那也要努力由乱再入治,先生之言,难不成见天下纷乱而不见?只求自身安危而不顾天下万民?那刘某恐难认同,当今之世,四海云绕,正当是大好男儿建功立业,扫平寰宇之时,刘某适逢其会,自然要挺身而出,又岂能退缩半步?”

  崔州平摇了摇头,拿起杖藜,笑眯眯着道:“在下不过是一介山野之夫,不足与将军论天下事,适承明问,故妄言之,将军一心戡乱,在下也只好愿将军早日扫平寰宇了。

  刘澜仔细看了一眼他那模样,不知为何,此刻觉得是那般猥琐,与崔琰同为一族,可偏生那般獐头鼠目,让人觉得恶心,连搭理都没有搭理,转过头,望着半山腰的荆州书院,这里终归是格物的书院,不比郑老那里,研习五经,忠君爱国,可凡事都是相对的,有些话你喜欢那么就会有很多人会顺着你去说,而有些话呢,未必不好可你不愿听。

  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古就有忠言逆耳这么一说了。

  可到底是忠言还是哗众取宠,还需要自己有所判断,如果子敬都没有判断的话,那么很可能忠言变妄言,奉承之语反倒成了忠言。

  就像眼前这位崔州平,你说他这算是忠言还是逆言?

  无须去辩,肯定是逆言,听着就恶心,天下大乱在他看来完全是历史规律,要照着规律去运行下去,可那样这个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

  刘澜就是要及早改变另一个时空的历史,让天下尽快从乱变治。

  这是刘澜迫切需要看到的,可是在有些人看来,这只会让天下变得更乱,死人会更多!

  对此,刘澜不会过多去评价崔州平到底是有理还是无理,最多只会说一句他鼠目寸光罢了,别说在荆州书院比不上诸葛亮和庞统了,就是换在郑老的杏林,这种人差不多也会被郑玄哄出去,思想有问题,像是在哗众取宠一样。

  当然,这也许是其博取刘澜重视的一种手段,毕竟说些其他的言语,未必能吸引到刘澜的瞩目,甚至还会因为刘澜听多了反而觉得他不过尔尔,但是现在哪是肯定不会忘记崔州平这么个人了。

  刘澜站起身,就看到崔州平已经走了很远,看着他在雪地之中矫健的步伐,刘澜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走得快,是怕自己对付他么?这个人胆子看似大,什么都敢说,可其实啊胆子小的要命,不过确实聪明,明白刚才那番话会招来麻烦,不过他也明白自己会猜到他的用意,看来这人还是有点意思的。

  庞德公在荆州的名望可一点不比郑玄逊色,但在天下士人眼中,格物致知的庞德公比之研习五经,将今古合二为一创立郑学可就差了太远了,最少在整个天下来说,庞德公远远不能与郑玄相提并论,可单就荆州来讲,郑玄又难比庞德公。

  尤其是在中原战乱,学子避乱来荆州的前提之下,庞德公的出现与郑玄一样,为学子们提供了一个平台,成为学术交流的大本营,无数学子在这样的学术氛围下,得到升华与提升。

  多年来前来访亲探友的异地人多如牛毛,这对亭尉甚至亭卒来讲早已见怪不怪,为一众人安排好住房之后,刘澜也就算是在隆中落了脚。

  刘澜自己在一间独院住下,院内有两间房屋,刘澜和赵雨住进一间,许褚入驻了一间,一行人放好了行囊,留下几名近卫军看护之后,便出了院,向着此行的目的地荆州书院而去。

  荆州书院位于隆中以西,坐落在一片起伏山峦之中,在这里与郑玄的杏林一样,俨然如世外桃源一般,不过与郑玄喜杏不同,庞德公爱竹,前往荆州书院时,依山而建的书院旁种满青竹,尤其是在一场大雪之后,大雪压青松的景致让人称叹,再加上一条小溪从书院旁潺潺流过,刘澜虽然并不精通堪舆,但现在来看,在这么一出藏风聚水,聚合天地之灵气之地,能一时间涌现那么多牛人,说一声钟灵毓秀不为过。

  一行继续前行,快到书院前,刘澜改坐车为骑马,为示尊重,徒步牵马而行,书院在半山腰,山下盖着一座亭子,刘澜一行快到亭前,就见得一人坐于亭中,此人年纪大约三十余岁,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这样的气度,以刘澜如今阅人无数的眼光,在这个时代,肯定不是一般人,翻身下马,走进亭子,可还没靠近,就见那人手里握着杖藜将刘澜拦了下来:“莫在靠近!”

  男子警告着刘澜,可是当看到身后迅速上来的许褚及众多近卫军后,明显有些害怕了起来,底气也没刚才足了,明显的害怕起来,说起话来也不似刚才那般底气十足:“你、你是何人!”

  “路人。”刘澜很是客气的作了一个揖,问道:“在下久闻荆州书院之名,慕名而来!”

  男子上上下下打量刘澜一眼,微微一笑道:“也是来我书院求贤么?”

  “先生也是书院弟子?”

  “正是!在下就在书院求学,不过看你应当不是荆州人士,却不知是从何处而来,姓甚名谁?”

  “刘澜!”

  男子抚髯而笑,收回了杖藜,并放在了石墩一边,并示意刘澜可用坐下来:“吾乃博陵崔州平,久闻将军大名。”

  “崔州平,我知道你!”刘澜并没有客套,这话是真的,他与崔琰乃同族,对于这样一位在历史上留下名姓的人物,刘澜自然会向崔琰打听他的消息,不过可惜了一点,结果并不是太好。

  崔州平明显有些愣住了,他自认不是什么名士,更没有多大的名声,就算是在荆州学院,也不过资质平平罢了,可没想到刘澜居然说听说过他,这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刘澜笑着解释,道:“是崔琰,他在我帐下效命,我问起宗族之内何人可用,他为我推荐了几人,你就在其中。”

  “还有这事?”

  “正是。”

  崔佳不似荀家分家,而是合家,整个大家族都清楚彼此,不过崔州平因为是旁支所以与崔琰并没有什么交集,可却没想到在崔琰举贤之时,居然举荐了他,多少诧异,(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