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访诸葛(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在场没谁会留心台上的小姑娘对身边的诸葛眉来眼去,就算是诸葛也没有发觉,看来不管诸葛智慧超群,冠绝荆州,在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上毕竟还属空白,又怎么可能察觉出一些端倪来?

  刘澜破天荒对诸葛示了示意,大有鼓励他上场一试的想法,不过诸葛却没有同意,这件事上,他确实不想再出什么风头,其实在荆州书院这些年来,每一件出风头的事情诸葛都没有主观想去做,都是被迫为之,就好比那庞德公设下的天地九问,也是如此,至于那名实之辩和天人之争,更是被庞德公赶鸭子上架,最后才拔得头筹。

  但今天这场王霸义利,终于能给其他学子提供一个表现的机会,而且还是在刘澜面前,这个时候,只有主动放弃,也不可能再去搏风头。

  再说这位年轻的学子提出的奶是王霸兼用,这本身就是与诸葛的理念相同,完全没有去驳他的道理

  ‘年轻人’的王霸说引来不小的哗然,甚至被不少儒生争锋相对,说他不知所谓,甚至是信口开河,遭到了众人围攻,然而年轻人虽然以一敌众,但却是一点也不落下风,反而据理力争,将他们一个个辩驳的哑口无言,直到此刻,刘澜才发觉诸葛亮对年轻人的歹徒有所变化,他发现诸葛的精神为之一震,终于开始认真聆听起来。

  可就在这时,突然就听得荆州书院门前一道长喝:“荆州牧、征南将军到!”随后就见到一队队铁甲武士涌入书院,刘表一人直入厅内,一众学子都作揖施礼,刘澜也躬身施礼,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两人虽然同属州牧,但刘澜毕竟是征西将军,见礼也该是刘表先,不过刘澜现在的身份毕竟不同,白龙鱼服,与平民无异,拱手作揖之际,就听得刘澜对诸葛小声说道:“你说说看,刘荆州到此所谓何来?”

  诸葛亮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小子虽不及师旷之聪,却也能闻弦歌而知雅意,刘表此来,必为招贤礼辟!”

  刘表在荆州开经立学,爱民养士,但庞德公所立荆州学院却与刘表所开庠序不同,所以刘表到荆州学院招贤刘澜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就刘澜所知,庞德公门下弟子之中好像就没一人在荆州出仕。

  按道理以刘表与庞德公的关系,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就后世的一些了解,刘表曾经数次请他进府,其皆不就,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导致了刘表对庞德公有所不满,间接导致对于荆州书院弟子也就排除在他的权利范围之内,当然这都是刘澜的猜测,这不忍家刘表现在不就出现在荆州书院了?

  显然刘澜的猜测是有问题的,不然诸葛也不会那么肯定刘表是来招贤的,以诸葛的性子来看,没有百分百的可能他可不会如此保证,诸葛亮一生唯谨慎嘛!

  不过这就让刘澜更好奇了,既然刘表一直在荆州书院选材,为何并没有什么出名的人物帮忙呢,难道是因为荆州世家的势力把持着荆州内政?这样的情况十有*,就拿诸葛来说,他在刘表处与刘备处必然是不同结果,而置于其他几位名人,出仕曹操也更像是大势所趋,在刘表处确实没有啥奔头,毕竟刘表是以自保为主的,就格局眼光来讲人家就不会去帮扶你,更何况刘表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人性多疑忌,这一点其实与袁绍差不离了,偏生他还没有袁绍的野心,更没有袁绍的实力,能够保荆州几十年安定已经是他最大的贡献和努力了,像荆州书院真正的大才,没有家族所累,又怎么可能出仕荆州呢。

  不过刘表并没有进入正厅,而是走向了偏房,所有人都有些诧异,但很快,一道身影的出现刘澜才算明白了刘表此行的目的了。

  蔡瑁,时隔多年两次再次相见,不过与当年的毛头小子,见到他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大为不同,他来到刘澜面前,很是寒暄一番,看起来一点也不陌生,只是他的主动作揖却再也不像当年了,少了些敬畏,多了些傲气!

  刘澜心中好笑,这怎么看都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当初遇到的蔡瑁可绝不是这样的,那时的蔡瑁谦虚极了,所以刘澜才一直有所怀疑两人是否是一个人,但现在看起来,当时刘澜还真是多想了,人嘛,会随着身份的不同而变化,现在的蔡瑁在荆州那绝对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荆州他除了给刘表赔笑脸,至于别人还不都是要看他的脸色?

  当然了他的大姐蔡芍芬照样能治得住他,而刘澜嘛,蔡瑁自然不用看脸色,不用像当年那样看脸色,也许当年他对自己恭敬,完全是因为蔡芍芬,只不过他如果知道自己和蔡芍芬那啥的话,现在只怕又是另一幅嘴脸了。

  不过刘澜倒也不在乎,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刘表到荆州书院,可并不是为了招贤,而是为了选择在这里与他见面,这个刘表还真是够可以的,不过想想后世对他多疑猜忌性格的描述,选择在这里见面,恐怕算得上是他最好的选择,能够避开很多耳目,一些事情就算做了,也能够瞒天过海。

  看来这个刘表也不是什么傻角色,就好像陶谦一样,如果把他们真以为是演义之中的人设,那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澜和蔡瑁寒暄着,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一场较量,两人嘴上谈笑风生,可眼神却在空中相会,丝毫不退不避,好像十几年前弱了刘澜一头,今日说什么也要扳回一城,但这样的表现,别说在许褚等人看起来可笑至极,便是诸葛亮看了,都微微摇头,这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甚至是不知所谓,他是在荆州举足轻重,乃是二号人物,可二号人物毕竟是二号人物,不是一号人物,你不能跟着一号人物时间久了就以为自己也是一号人物了,这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不就是狐狸跟着老虎久了最后误以为自己也是老虎了,最后碰到了别的老虎,一口就被吃掉丧了命!

  诸葛亮心中微微摇头,一直以来对待蔡瑁还有些好感,现如今,彻底改观了,至于刘澜,就更不要多说了,主动收回视线,砖头对许褚等人吩咐,道:“你们留下吧,我区区就来!”

  许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末将还是随主公您过去吧。”

  刘澜冷笑一声,道:“我现在说话就这么没威信了?连你都敢有意义了?”

  “末将不敢!”许褚连忙告罪,可他并没有觉得这是主公动怒了,明显是在杀鸡儆猴,在这个时候,他哪里会觉得委屈,甚至心甘情愿的当这只鸡,面对诸葛和蔡瑁自动转头看向他的目光,许褚上演了年度大戏,磕头如捣蒜,而刘澜也很有默契地打定主意不去看不去听,直接转身就走了,走了老远,才喝了一声,道:“滚去没人的地方磕!”

  “末将遵命!”

  许褚在近卫军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当然不会真的再去磕头,刚才不过就是一出双簧,别看磕头声音响彻整个大厅,在荆州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瞅了过来,怀疑着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最后也没有一人能打听出什么笑道消息来,至于诸葛,刘澜这么重要的身份到了荆州,他怎么可能傻到去泄露出去,别说没人来问,就算来,也不过会说是位刘荆州的故友来访罢了。

  至于从蔡瑁口中打探消息,就更没那个资格了,更何况现在蔡瑁还是被刘澜直接就给战败了下来,完全就被刘澜所摆布,跟在他屁股后面向正厅的偏厅走去,到了门前,还有侍卫打算拦一下刘澜,结果后面的蔡瑁一个颜色,齐齐低头不在说话了,刘澜就这么大摇大摆,推门直入到厅中

  厅内坐着两人,年长一些的刘表之前他是见过的,而在他旁边的应该是庞德公,只不过并非是方才在厅中见到的那位老人,刚才他还以为那人是庞德公呢,不然怎么可能受到如此崇敬,可现在看来,这人如果才是庞德公的话,那刚才那人八成就是诸葛日后的老丈人黄承彦了,怪不得他的反应会那样,感情压根就不是荆州书院的人,那样子完全是因为女儿女扮男装啊?

  刘澜进门之后,完全就是郑玄那般宝相庄严,一副为人师表样子的庞德公便告辞而去了,而刘表则笑着示意刘澜坐了下来:“德安啊,我与你的渊源可是深的很啊,你的父亲刘元起可是我的老友,按着辈分,你还得喊我一声世伯!”

  “原来刘使君与家父乃世交?”刘澜装出一副惊讶莫名的样子,好像是第一次听说,可刘澜早在黄巾之乱时就已经知晓,不过那时候还真没想到能与他有所交集,更没想到还是这么深的交集。

  “不说了,不说了,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了。”刘表笑说着,可眼神却是怀疑的看向刘澜,他面无表情,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可这却反而让他有所怀疑了,但并没有去点破,而是寒暄着道:“德然,这几日在荆州感觉如何?”

  “不错,把襄阳都逛了一遍。”刘澜如何瞧不出老匹夫这是在试探他呢,索性就顺着他说,别的话一概不提,当然也不能提啊,这要是被他知道把襄阳逛了一遍,还顺带着把他家后院也一并逛了逛,那指不定是谁立马嗝屁了就。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本来我是想要第一时间就见你的,可最近荆州出了些许麻烦事,这几日一直在处理,这不刚办妥,就打算见你,结果听说你到了荆州书院,我这不也就过来了。”

  “刘使君亲自前来,小侄受宠若惊。”这话刘澜信,他不是小孩儿,谁想骗就能骗了,尤其是在他现在这个位置上待了这么多年,什么话是真是假,他分辨的清。但分得清不意味着就会去感激,再联想这件事发生在蔡芍芬离开之后,刘表态度的一百八十度转变,那还用去多问嘛,肯定是她在这中间起到了关键作用,说白了,还不是因为蔡芍芬,虽然看起来是刘澜牺牲了色相换来的?可那还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再说了就蔡夫人那曼妙酮体和风骚勾引,刘澜要是能把持住,那就是圣人了。

  所以说刘澜对于刘表,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愧疚的,尤其是在他攀交情提刘元起,这让他更是羞愧起来,不过想想刘表之所以会转变的如此之快,虽然不清楚蔡芍芬用了什么手段,但把持还是因为张绣与曹操在宛城的交锋,曹操大举入侵宛城,兵锋已到了刘表的家门口,作为荆州之主,他能不想办法?

  这世上谁人不知道曹操的大名,当世文武兼备的赫赫人物,挟天子以令诸侯,虽然在徐州兖州甚至宛城战场有过几次失利,但辉煌的战绩却更多,杀得袁术丢盔卸甲险先丧命,打跑了凶悍一时无二的吕布,虽然在宛城之战曹仁莫名其妙就败了,可这一回亲自带着大兵而来,那可是要来挽回颜面的,宛城危矣,之前也许是对保宛还有着希望,所以怠慢他,可现在他估摸着也怀疑宛城是否能够保下,如果宛城失守,那荆州就有被侵的危险,这对于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刘表来说无疑是无法接受的,他必须要有所准备,那么联刘抗曹必然是首选,不然败在曹操手下,不管结局如何,这一世英名都会付之流水。

  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的结果,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局。

  所以他今日来了,来寻求最后的希望,但是这次的联盟必须是在他的主导之下,这是刘表要掌握的主动权,毕竟刘澜已经放下架子到了荆州,没有道理受他摆布。(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