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回秣陵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姐,您还不知道吧,主公他何止是答应联盟了,就在昨日,他居然亲自前往了荆州书院,就是为了前去与刘澜见一面,而在两人见面之际,就已经达成了联盟的事情!”蔡瑁连忙说着,可是心里却有些不舒服,姐姐变了,从称呼上就能察觉,以往,二姐可从来不会直接称呼刘表的名字,而是他的表字!

  蔡瑁发觉了姐姐的变化,这情况有些不太妙,可偏生他又拿二姐毫无办法,只好勉勉强强,极不情愿地把昨日刘表见刘澜的消息说了出来。

  对于联盟,蔡芍芬非但没显得有多高兴,只是不咸不淡说了句没想到刘表这件事办的还挺快的,听得蔡瑁好一阵无语,可换句话说,两家联盟也是他极力支持的,不仅是因为刘澜这一因素的考量,更多的还是与蒯家唱反调,理应高兴,可见到二姐这个样子,他可就高兴不起来,反而还有些担忧。

  可还没他在说什么,蔡夫人已经阻止了他,知道他说什么,索性早早把他打发走,不听他的那些糟心话,蔡瑁风风火火而来,结果又灰溜溜离开,可才出了后院,却正巧迎面碰到了刘表。

  “德珪?”

  看到蔡瑁的一刻,刘表笑着招收道:“你这刚回来就来探望你姐姐了。”

  “是啊,主公。”蔡瑁躬身说道:“主公这是……”

  “没什么,刚处理了些事情!”刘表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招手道:“正好,你跟我来,我有些事情吩咐你去做。”

  “诺!”

  蔡瑁跟着刘表来到议事厅,落座之后,就听得刘表沉声说道:“刘澜的人,等着接受战船,这件事你去负责一下。”刘表开门见山道,和蔡瑁没什么需要铺垫的,不仅是小舅子这一层关系这么简单,在私交上面,两人也很投机,尤其是喝酒,只怕整个荆州也只有蔡瑁能和他从头喝到尾了,这样的酒友难找,而且还是蔡瑁这种身份的酒友就更难觅了。

  “诺!”蔡瑁应声,但是却一直瞄着刘表,感觉这里面他还会再有交代,不然的话不可能讲这事交给他来负责,但很快他发现是自己多虑了,刘表并没有要叮嘱什么的想法,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一力支持的,现在好不容易谈成了,刘表自然要交给他来负责,在刘表看来,这个时候整个荆州也只有他会不折不扣的对待这事了。

  “说说你为何如此看重与刘澜的结盟,在联盟之初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刘表笑说着,虽然当时蔡瑁也说了很多道理,试图说服刘表,可是那些话都太冠冕堂皇了,可是,如今既然结盟了,虽然是他一力促成,但在外人看来,这件事还是蔡瑁出力最多,甚至认为是他一手促成,那么刘表就要知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到底如外界所说是刘澜收买了他,还是他本身就看好此次联盟。

  蔡瑁稍一犹豫,很多元素,尤其是关羽二姐和刘澜这事他是不能提的,而刘澜派人来私下接触他更是不能说的,可这事偏偏让有心人拿来炒作,几乎人尽皆知,如果联盟这事最后没成,那么他就需要解释清楚当时的打算,而成了,就更要说明白,不过要说明白也就变得相对简单,只需要一句看好与刘澜的结盟,甚至说被刘澜派来的说客说服了也无妨。心中斟酌了下说辞,很认真的回答,道:“其实,在当时刘澜派人找到我,谈及此次联盟,末将就觉得此次与刘澜结盟有百利而无一害,刘澜狼子野心,可同样曹操野心更大,尤其是在曹操攻打张绣之后,末将就更希望能够促成与江东的联盟,更何况,刘澜的人马还是要对付孙策,这黄口小儿,一心为父报仇可谓妇孺皆知,一旦让其做大,日后兵锋必会直指荆州,所以结合曹操与孙策这两股势力,末将才看好与刘澜结盟,有江东这一有力强援,孙策可不再担忧,而曹操也可无须多虑,如此联盟,末将怎能不支持!”

  “不错。”刘表点头说道,这些话可谓是滴水不漏,但只是想到联盟对于荆州的有利之处,却忽略了可能为荆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持反对意见的蒯越,就看得很明白,首先是袁绍和曹操的反应,其次则是刘澜是否会守信?

  别忘了刘繇的前车之鉴,刘澜这人实为卑鄙无耻的小人,先是夺了陶谦的徐州,又借联盟夺了刘繇的秣陵,这种人如何会守信,就算是守信,假如日后曹操争来攻徐州,难道真要寻求刘澜的帮助?只怕到时就要落一个与刘繇一般的下场了,那时请神容易送神难,主公又该如何自处?

  对于蒯越来说,刘澜简直就是这个世上最卑鄙无耻的小人,尤其是他的身份本来就出身底层,怎么可能有信义可言,看看这些年他做的那些事情吧,灵帝在时,连天子都敢反,后来若不是公孙瓒,他只怕早跑到草原当马匪了,可就是这样,依然固辞公孙,这就是他忘恩负义最好的体现,不说这些,就说他对刘繇干的那些龌蹉事情,所以完全是不值得醒来的。

  而正是这些话,使得刘表在对待刘澜的结盟时从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可也正因为如此,当他与刘澜见面之后,反而放心了,刘澜没有蒯越说的那么糟,或者说,蒯越也不过是听了些市井之言,这看法本来就对刘澜有着偏见,可并不了解刘澜的蒯越却说的那么言之凿凿,说明了,他和蔡瑁的情况是一样的,有人不希望他与刘澜结盟。

  但当他与刘澜见面之后,他发现,刘澜没那么糟,而也同时看出,刘澜的野心要比他想象之中大,所以荆州的安危,他是不会假手他人的,那么和刘澜互不侵犯,看起来就是一条最佳选择,而为此,他只需付出几艘船罢了,何乐不为?

  而此时刘澜一路顺江而下,刚回到秣陵,他就将众将招到了议事厅中。

  “没想到诸公都已到了。”

  徐庶走进议事厅,看到关羽、张飞几人后拱手笑道,如今的徐庶早已不是当年青涩青年,蓄起了须,三缕美须飘扬,还真有些关二哥的风采,只不过鄂下长髯的长度却与关羽无法媲美,昂步入厅中后和关羽张飞几人拱手寒暄,道:“诸公,今日主公方回秣陵,就招你我商议,莫不是与刘表达成联盟,马上就要对孙策起兵了?”

  徐庶说着,每次议事之前,刘澜都会提前告之他们今日议事的议题,而他们也有的时候会准备一些其他议题在议事时提出,可今日与往常不同,事先徐庶没有得到一点风声,这不便想看看关羽和张飞二人是否提前又消息得知,可结果来看,二人也是摇着头,一副还想问问他的样子。

  徐庶笑了起来,连关羽和张飞都不知晓今日的议题,那不用说了,这么神秘,就说明肯定是要用兵了,而既然要用兵,首要一点就是秘密,绝密,正所谓兵贵胜,不贵久,既然要一举歼灭孙策,自然要以迅雷之速,不给敌方任何反应时间。

  只是要对付孙策可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就算有了刘表的相助,也一样,毕竟这是需要荆州水军相助,可向来用兵都是致人为主而不是致于人,将攻打孙策这事完全依靠刘表,这事他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呢。

  与关羽二人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没想到张飞直接就冒出一句’围师必阙,穷寇勿追。

  立时让两人一阵无语,而张飞好像也意识到说错了话,立时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了,两人相视尴尬一笑,对张飞回冒出这么一句,徐庶并不奇怪,早在丹阳之战期间,张飞曾对他请教过不少,尤其是围师必阙,可谓是让他大为受用,而在偷袭寿春时,穷寇勿追又被他奉为神明,可偏生他对这两句话的理解是都够了,认为打仗只要抱着这个态度就不会输,可他却并不了解现在攻打孙策的局面,这样一来他说这话就变得有些不合适呀了。

  虽然张飞没有感受到二人满满的恶意,但那轻蔑的感觉却由内心发出,虽然他也清楚二人不可能对他有这样的想法,可就是有这样的感觉,羞不可仰,索性不再多说了,只听两人交流,仔细琢磨着其中深意,然而这对他更难,到最后反正就听明白了一句。

  军师徐庶说什么兵无强弱,强弱在将,这次这波荆州水军就算来助,也得拿到指挥权,让周泰他们来负责,相信有了船和人,再加上我们的将,必能大破孙策水军!”

  “话虽如此,可变数还是太大,不可不防啊,毕竟对于荆州水军到底实力如何我们还不清楚,所言绝不能大意啊。”

  “云长说的是。”徐庶笑道。现在的二人还不清楚荆州只是提供战舰,如果一早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二人反而会放心不少,他们现在怕的是与荆州水军无法达成默契,甚至关键时刻被拖后腿,如果直接用上荆州水军的战舰,那对他们的水军来讲就是鸟枪换炮了,到时候对付孙策水军,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二人眼中,他们的水军只是差在战舰上,而并不是差着兵员素质。

  而这也几乎是在秣陵内部达成共识的看法,所以有了荆州战舰,那么破孙策还不是指日可待了。

  就在三人低谈之际,就见许褚从议事厅一侧偏门走出,而随后刘澜的身影出现了,来到主位落座,而许褚则在他身边侍立着。

  厅内一阵嘈杂过后,诸人纷纷见礼,刘澜作四方揖还礼后,道:“某适才方从荆州赶回来,匆匆召集主将前来,是想与大家谈谈荆州之行,以及……”说到这里,刘澜顿了一下,看了眼众人,道:“对孙策用兵!”

  最后一句刘澜说的铿锵有力,也等于直接就告诉了众人他对攻打孙策的态度,可以说从议事之初就已经定好了一个基调,免得大家胡猜乱猜,那么在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刘澜是什么态度之后,就可以各司其职,准备即将展开的大战。

  大家都明白了主公话中所包涵的意思,荆州那边已经成功了,现在就看什么时候能够协调好出兵的世家,不过这毕竟还是要等待对方,自己出兵的时间无法掌握,这就给大家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如果一切都准备好了,结果最后刘表那里反悔了,岂不是说又要被迫放弃出兵的计划了?

  就在几人各怀心思之时,刘澜面上不漏痕迹,看向众人,道:“这次前往荆州之行非常成功,虽然没有说服刘表出兵,但他已经同意借调大小战舰30艘,战舰已经从荆州出发,接下来大家要做好出兵准备,舰船一到,进攻孙策!”

  “诺!”

  众人齐呼一声,刘澜满意点头,道:“孙策乃我心腹大患,宜及早除之,再平袁术,夺取淮南,则江东无虞,今次一战,凡出战将领必要身先士卒,死而后已!”

  刘澜在屋内扫了一圈,看向徐庶到,元直,议事之后你便传书张颌与张辽,让二人做好准备,待大军入侵孙策之时,他们可从陆上出兵,夹击孙策。如今的二人已经被排到濡须,筹备濡须坞,虽然立足未稳,但在攻打孙策如此关键的时刻,刘澜必须要集结全部兵力,所以张颌二人必不可少。

  “遵命!”徐庶出列道。

  “鲁肃、周泰。”

  “末将在。”

  “舰船一到,你二人要抓紧训练水军,务必在出兵之时带出一支精锐!”

  “遵命!”周泰领令,道:“若到时将水军练不成精锐,泰甘受军法!”

  水军操练一支在进行,可受制于舰船,所以在与孙策水军相遇时吃亏不少,但这完全是因为战舰的关系,而水军的战力却有着足够的保证,如今换成一旦同等战舰,那么周泰相信,再碰到孙策水军,必然不会吃亏,而这也是他为何敢立军令状的原因所在!(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