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初战交锋(1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关羽并不担心,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这件事并非是因为他的疏忽造成,所以主公在耐心等待之时,他又有什么可急的,最多三天,不管有没有最新消息传递过来,主公都会给出他的意见,到那时,关羽便可从中做出判断,是攻打柴桑,还是转而进攻水寨。

  关羽那边等待着消息,而刘澜这边同样也在等待消息,只是刀今日,与他和陈到商议好的时间过去了两天,可消息还是没有传递出来,心中开始担忧起来,但也仅仅只是两天,消息传来了,但出乎意料,除了程普,黄盖也不见了,现在孙坚当年的几位老将,城内就只有韩当一人了。

  在结合刘澜的猜测,对此事陈到还真有了一点疑虑,可毕竟他现在的身份,还无法触碰到绝密,所以只能通过观察来判定,但这容易出现闪失,所以他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都说给了刘澜,虽然来的有些晚,但对刘澜却更容易判定。

  “黄盖也离开了柴桑,但与程普人尽皆知去了水寨不同的是黄盖的行踪却极为隐秘,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动向,对此陈到没敢给出他的猜测,因为如果似程普这样的去水寨,那消息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绝密,也就是说,黄盖一定是领了绝密任务,既然是绝密,那就一定不可能让人猜到他的真实去向。

  看到陈到对黄盖的评价,刘澜迟疑了起来,黄盖如此诡异的消失,他能去哪呢?就像陈登所说,如果是与程普这般情况,那他一早就打听出了黄盖的下落,所以他一定是接受了不可告人的任务,那么重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会到哪呢?

  有几种可能,到江北帮张勋或者是孙策派他提前为后路开始布局,但也有可能是孙策不愿坐以待毙,选择了主动出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来攻打关羽,不可能,完全没有那个能耐,来打他们,也不会,完全可以和程普一道去水寨,而现在‘弄’得这么神秘,就说明孙策是有想法的,是要搞个大动作,那么。

  刘澜迟疑着,如果他是孙策,并且已经掌握了他们的情况,他选择主动出击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去攻打他们的水军大寨!

  这个想法突然就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吓了自己一大跳,首先孙策的想法比必然是要撤离柴桑了,所以才会布局水寨,那么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派出一支偏师偷袭他们的大寨,那么到时候的情况极有可能是孙策带领着部队安然离去,而他们在鄱阳话的水寨一旦有所闪失,他们就再也不可能走水路,如果真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就等于被拖在了九江,就算想回秣陵,也只能走陆路。

  刘澜迟疑着,将黄忠叫了过来,把自己的想法对他和盘说出,后者听着,对刘澜的看法都觉得有可能,但是当听到奇袭水寨的一刻,黄忠立时瞪大了眼见,沉‘吟’着说:“主公这么一说,末将反而还真的有点担心这个可能了,毕竟那里我们并没有留下多少兵马。”

  我们率兵攻打其水寨,而孙策反其道而行之,没有一味防守,反而是也来攻打他们的水寨的话,那么很可能会一战成功,毕竟如此大胆的举动,必定没多少人会认为可能发生,所以黄盖如果当真要来进攻的话,这一可能反而是最大的。

  “就算黄盖来,可他有胜算么?”刘澜摇摇头,别忘了现在大寨之中可有着足足一万人马,更有徐庶亲自坐镇,黄盖就算偷袭,能成功?更何况以孙策现在的兵力来讲,就算派遣偏师,又能派出多少兵力来,最多三千,撑死五千,凭什么能保证一定攻下水寨?

  以徐庶的稳健,再加上足够的兵力,而且还有周泰水军的协助,近三万人马,别说来五千人马了,就是再多个零,只要徐庶指挥妥当,防守不出现什么疏漏,就能保证水寨不失,所以刘澜对水寨的安危是有着十足十的把我的,可是这番说辞,看上去并没有问题,为什么孙策心中会虚虚的,总感觉在半空中飘着,不那么踏实呢?

  黄忠看出了刘澜的疑虑,眉头紧锁,一定是有着生命顾忌,轻松问道:“既然觉得水寨安全,可你现在又到底在担心着什么呢?还是说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是我们现在所没有看到,或者说是被我们忽视了的?”

  “忽视到没有,我只是怀疑,有盲区没有被我们所发现。”刘澜沉声说道,沙盘在大寨,不可能在明确观察敌军的情况,可刘澜却借物,将可能出现的敌人一一摆放在埃及前,张勋是一册帛布书,孙策本人是支笔,周瑜程普是纸和镇纸,黄盖和韩当是墨、砚,该分析的都分析了,还能出现什么意外?想不到了,再也想不到还能从什么地方出现危险!“

  “豫章呢?”

  刘澜想了想,摇摇头,豫章的情况有些特殊,首先是朱皓与诸葛玄之间的争权,诸葛玄属于袁术的任命,当然这其中刘表也出了大力,但朱皓呢,则是天子派遣过来的。

  这么一个无名小辈,原本并没有资格与诸葛玄争权夺利,可朱皓毕竟是朱隽之子,虽然朱家在会稽是望族,可不管是豫章还是会稽,都属于扬州治下,他一到来,就得到了当地大族的支持,两人现在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东,争锋相对,哪有什么功夫来管九江?

  若不是刘繇眼见着局势不稳,也不会回到秣陵,投靠他来,所以当黄忠说道豫章会不会有可能的一刻,刘澜立即便否认了。

  “可不是豫章,那么就没有什么可能了,主公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黄忠摊着手,他已经把任何意外的可能都过滤了一遍,可这些意外,这些漏‘洞’,刘澜都已经做好了部署,绝不可能出现意外情况,但就是如此稳妥的局面,刘澜他还犹豫什么呢,现在就应该下定决心,进攻孙策了,而不是害怕未知甚至是不可能存在的危险。

  刘澜听此一说,心中反而更担忧起来,豫章?不可能那袁术那里有没有可能?

  “袁术?”

  黄忠眉头皱一团,道:“袁术不都已经派出了张勋了嘛,现在正率领着寿‘春’军五万人马在寻县与张颌相争,这么可能到九江来呢,如果他真的南下了,张颌他们一早就发觉了,也会做出提醒,所以张勋那边是绝无可能。”

  “主公,末将……”说话之间,黄忠却是心中一惊,忙说道:“主公,我们一直都忽略了一个人,袁术帐下,除了张勋,可还有一个纪灵呢,两员大将,现在可就一个张勋现身了,而纪灵却迟迟没有动静。”

  “纪灵!”刘澜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阴’沉,他一直在担忧的,那个战时曾经被提过,而在九江战场之上并没有出现任何身影的纪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纪灵又会从什么地方出现呢?刘澜考虑着各种可能,猛然大喊一声:“许褚!”见他进入帐来,急忙说道:“速速联络关羽和张飞!”如今张飞在历陵布防,原本是打算截断孙策南下豫章之路,现在看起来,很可能变成了阻止纪灵的奇兵。

  没想到战前的这一部署,居然有了意外的收获。

  这绝对是刘澜所没有想到的。

  ~~~~~~~~~

  历陵县,古时名叫敷浅原,最早见于《禹贡》:“过九江至于敷浅原”。

  而历陵县便是在敷浅原旧址所建的城池,东汉袭名。

  但敷浅原究竟指何处?历史上关于它的争论已经长达一千多年,迄今仍未有定论。

  而身为后来者的刘澜所了解的这些说法里,有说敷浅原系指安徽大别山脉的尾闾;有说敷浅原是指今‘波’阳县境,或指鄱阳湖的;有说敷浅原所指庐山的;有说敷浅原即指历陵县,也就是后世的德安县境的。

  争论很大,究竟真相如何不予置评,就说向着历陵县而来的张飞

  抵达历陵县,九江,本来就只能算是一座中县,而历陵县,充其量不过是一座小县,因为孙策强夺九江,这里虽然还在九江治下,但早已脱管,可因为其乃南下豫章必经之地,孙策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将其强夺了过来。

  那个时候孙策已经陈兵在此,并且囤积了大量物资,准备南下豫章,可袁术突然与刘澜谈和让他不得不放弃南下的计划,当时他为因此而失去攻打豫章的机会赶到不快,可没想到这一走,就再也没机会率兵到历陵。

  而且,只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被他控制的历陵县就又面临着一次换主。原本张飞是并没有打算攻取历陵县,他只要控制好官道,用历陵县来吸引孙策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可是主公的一道命令,让他不得不改变计划,而让他真正惊喜的,除了防止孙策难逃之外,老冤家纪灵很可能会从豫章而来。

  虽然这只是猜测,但为了以防万一,刘澜传令让他务必攻下历陵县。

  而就他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城内守军不足五千人,而且还是郡国兵,县令名叫魏滕,乃八骏魏朗之孙,‘性’格刚直,最初为孙策功曹,忤逆孙策之意,大怒杀之,幸赖吴夫人规劝,孙策这才饶他一命,但功曹一职却被免了,更是在回返九江之时,把他一个人留在历阳做了县令,眼不见为净。

  按道理,魏滕遭受孙策如此打压,只要张飞晓之以理,他八成便会开‘门’投降,可是魏滕此人‘性’格太过刚直,想要让他开城投降的可能‘性’并不大,再加上历阳的重要‘性’,他一点也不怀疑到时候魏滕回死守历阳。

  在出发之前,张飞研究着攻城的计划,围三厥一,可以说这是张飞唯一认可的攻城手段,可以说是百试不爽,所以在开战之初,他就向张萍等人传达了自己的想法,并以此准备。

  张萍,张飞老友张正之子,最初为刘澜的近卫,因功为近卫副统领,后来在与周瑜事件之后被刘澜派往张飞营中,这些年虽然并没有如许多人期望一样在张飞营中得到快步成长,但因为是故友的原因,每一次封赏,始终都会有他的身影,这可不是说张飞搞特殊,而是很多时候,一些能捞到战功的战斗,他都会被张飞直接点名。

  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发生在关羽营中,早就有人表示不满了,甚至闹到关羽那里,凭什么每次好处都让他得,可在张飞这里就不同了,除了一个张萍是他给安排过来的,其余一应帐下都是他自己挑选而来,再加上他那个‘性’格,他决定的事情,还真没人敢反对。

  就这一点,向来是张飞炫耀的资本,在部队之内,他说一就没人敢说二。

  马不停蹄一路而来,眼见着历阳越来越近,可天‘色’渐晚,张飞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开始原地休整,准备休息,待明日一早,再向历阳前进。

  一路马不停蹄,虽然历阳县不过都是些郡国兵,可士兵们都已经十分疲惫了,虽然张飞鲁莽,可毕竟跟了刘澜多年,南征北战,虽然学不来刘澜的指挥若定,可对他如何用兵却模仿了个*不离十。

  此刻在历阳十里之外,如果愿意,只要几个时辰就能兵临城下,可到了那时,夜‘色’已沉,除非要连夜攻城,不然的话完全没没必要敢夜路甚至是开夜战,更何况虽然他已经决定了围三厥一,可那毕竟是被迫攻城的选择,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他又何乐不为呢?

  所以便不妨休整一夜,明日一早兵发历阳,毕竟张飞来历阳,可不是为了攻城掠寨,夺取历阳这么简单,而是为了阻止孙策南逃以及防御纪灵,尤其是前者,主公为了他大举兴兵而来,可不只是将他从九江赶跑这么简单,而是要将其消灭,以除后患,怎么可能轻易被他逃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