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澜这一笑,反而让黄忠彻底放心不少了,让他之前的担忧立时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刘澜比他想象的还要能沉得住气,现在这个当口,只要他们不乱,一切就都好说,毕竟现在只不过就是跑了个孙策,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这次不成,还有下次,现在最紧要的是,怎么把接下来的事情做好,最大可能的挽回不利局面。

  “我们这次来九江,虽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消灭孙策,既然他跑了,那么就拿袁术的寿春军撒气吧,也算是这一趟没有白来,顺便再送孙策一个人情,让袁术无法收回九江。”刘澜说道轻松,不过是为了安抚帐下士兵,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希望孙策能够回到九江,而不是转投他人,到时候他们离开了,孙策只要能回来,那下一次刘澜再来的时候孙策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一打孙策在丹阳,让孙策跑了,是无奈,二打孙策在九江,是可惜,无语,但他相信,第三次出兵攻打刘澜的时候,他不会再有现在的运气,毕竟长江的安稳可是关系到秣陵的长治久安,他就算能容忍袁术都不能容忍孙策,更何况现在的袁术已经不足为虑了,所以这一仗一旦失败,刘澜的重心就只能暂时要改变了。

  形势逼人,完全是因为孙策逃了的原因,这样一来,他就只能考虑南下,夺取吴郡和会稽了,这两处是案板上的鱼肉,先不说他们的早就失去主心骨不值一提,就算背后还有人,就凭他们的兵力也难挡刘澜大军,现在刘澜最主要的考虑是最好能够和平解决两郡事物,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两郡百姓归心。

  这事回去之后还得要简雍走一遭,但是否能够说服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

  赤乌亭,另一个时空名为瑞昌亭,不过那是在赤壁时期才被改名,相传程普屯兵于此,时有“赤乌之瑞,瑞应武昌”而改名,寓祥瑞荣昌之意。

  在刘澜进攻柴桑的当日,孙策率领大军便进入了赤乌亭,而他们此行的目的首先是要是观望,其次则要选一稳妥之地前往长沙,而如果一路向西撤离,以他们的行军速度,必然会被敌军斥候所发现,所以选择这里,一是为了可能与水军汇合,而则是绕路前往长沙。

  毕竟刘澜能猜到他们撤离的路线并不难三面都被围困之下,西撤是唯一的选择,可如何撤才关机,要让刘澜发现不了踪迹,才是关键。

  尽管孙策其实更想就在赤乌亭观望着袁术与刘澜直接的交战,可从随后的消息来看,他是没希望了,连夜撤,刘澜四下派出的斥候,正四处搜寻他们的踪迹,虽然短时间内他们难以发觉他们藏身赤乌,但用不了多久,他们一定能够通过蛛丝马迹察觉,如今他们的军心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到那个时候,必定会引发军心彻底不稳,最后别说抵抗刘澜了,很可能瞬间奔溃。

  到时候别说撤往长沙了,就算是逃都没有任何希望,更别说再夺回九江和柴桑了。

  当机立断,连夜突围,只要安全撤走,就能还有一线希望,当然这时候还要再演一出戏,把刘澜派出的斥候的注意力给吸引来,在他们到了长江边,他们早已经转道南下了。

  夜幕之下,孙策率领大军撤出赤乌,连夜北上,抵达长江边,经过了近一日的行军,士兵们早已筋疲力尽,包括孙策在内,按照与周瑜的约定,等待着他。

  还有很多士兵难以入睡,却是因为他们的家人,现在在柴桑不知是否安全,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担忧着家人,这样的情绪快速正在蔓延,士气低落,几近低谷。

  如果说放弃柴桑,没什么,他们服从命令,可是为什么你孙策的家人是家人,我们的家人就可以视而不见,甚至不管死活呢?士兵们心里有些不是味。

  他们出生入死,为了什么?可是最好柴桑失守,他们却避过了一场劫难,却把家人丢在了火坑之中,各种担忧各种负面情绪扩散着,就像刘澜所料一样,孙策的军心已经开始不稳了。

  而这还只是开始,现在还只是士兵不满,但随着军官受到这类负面情绪波及的话,后果会更严重,毕竟士兵家人的死活可以忽略,甚至士兵的死活都能不在乎,可这回因为撤离匆忙,很多军官甚至高级军官的家眷都被留在了柴桑,到时候就算他们不担心,可是他们的家人落在刘澜之手后,那时刘澜有无数种办法让他们陷入到忠孝抉择之中。

  这样的抉择对于很多人都会有效果,毕竟现在的孙策不是帝王,无所谓忠,就算有,也不会是多数,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孙策把他自己的家人一早送走了,如果这消息传播到更多人耳中,那会造成三面样的后果?

  现在这样的消息还没传开,可单是柴桑被刘澜攻破就已经让军中人心惶惶,就算不为家人丹阳,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未来丹阳,从休整伊始,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猜测他们要去哪,又能去哪?

  军心不稳的消息很快就被孙策所知,他搬出严令,严禁士兵三五成群,低声细语,甚至为此命令韩当充当巡营官,但凡遇到违反军令者,可就地正法。

  这样的命令,无异于饮鸩止渴,可此时此刻的孙策别无选择,一连串的噩耗已经让他忧心忡忡了,为了稳定军心,他只能用此高压手段,但这样的手段虽然能暂时取得效果,可一旦随着事态恶化之后,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孙策背着手焦急地在帐中来回踱步,就在刚才他已经派人去传朱治了,这件事因他而开,现在除了这么大的问题,他必须要想办法解决。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刘澜斥候的一些消息,他们一路想着长沙的方向搜寻,用不了两日,他们必然扩大搜索范围,所以撤离路线必须要尽快谋划好,不然被这帮阴魂不散的家伙们顶上,插翅也难逃。

  让他担忧的可不仅仅是这些,还有袁术与刘澜是否能够交战,如果刘澜就此收兵,那他们的的计划可就泡汤了,再加上现在军心不稳,一旦九江被张勋、纪灵等人拿下,他们还想回来?

  孙策恨自己事先没有考虑周全,现在什么都晚了,只能拼死一搏,就在这时,张门外突然传来了朱治的声音:“少将军,卑职现在能进来吗?”

  “世叔快进。”

  虽然现在孙策有种被朱治欺骗了的感觉,可他对其并没有丝毫怨念之意,作为最为依赖的谋士,他出谋划策是本分,而自己没有考虑太多才是问题,如果能想多谢,甚至他认为如果再给朱治多一些时间,这件事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以说眼下的结果是众多失误造成,并非一人原因,虽然朱治有失职,可这个时候,正是用人之时,他有能如何,又敢如何?

  只能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挽救的办法。

  朱治进帐之后,就看到了六神无主的孙策在帐内走来走去,完全就忘记了自己已到这档子事,干咳了两声,孙策才算是似从梦中转醒了一般,摆着手,道:“世叔坐吧!”

  朱治坐了下来,脸有惭愧之色,现在营中是什么情况他清楚,这完全是因为他的失误所造成,尤其是在刘澜攻破柴桑这事不知如何被士兵所知晓并快速扩散后,而且这消息传出来最为蹊跷的一点是说得模棱两可,对他们家人的措辞十分模糊,这就给人一种错觉,刘澜在夺取柴桑之后,虽然没有杀他们的亲眷,但他们的亲眷却已经全被刘澜所控制,是生是死,无从知晓。

  这些,是朱治一开始所没有设想到的,他本希望能够通过歪曲事实隐藏真相几日,这样他们就有机会耐心等待,但现在他只得自己错了,刘澜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或者说有些人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而这有些人,有可能是内奸,也有可能是斥候,但后者的可能性最大,因为他们收获刘澜夺取柴桑这一消息并不难,而在谈起蚕桑的消息时,就算他们没有认为的添油加醋,可口口相传之后,事情自然就会被以讹传讹,变得无比糟糕。

  朱治已经在调查这件事,但他知道这事不会调查出是谁泄露出去,妖怪就只能怪他太过大意,但同样他得承认,这次撤离柴桑,太仓促了,如果能多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能做到周全甚至极致,而不会出现失误,战略失误。

  “世叔,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刚落座的朱治听孙策这么一问,心中叹了口气,可就算再不愿多说,可孙策已经开口问了,他就必须得说,不然不能这么一直不说话吧,朱治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出了阶,毕竟干系重大,他必须表现的重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我们一直等待的机会。”

  说等于没说一样,可这却无疑是此刻朱治所能回答的唯一答案,在无计可施的前提下,他们就只能希望出现奇迹,不然他们战略后撤,就算保住了人,却也等于永远失去了九江,这一回袁术不会再给孙策机会让他再夺九江,那个时候也许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袁术再一次掌握九江,而他则再次寄人篱下,只不过前一次是在袁术的寿春,而这一次却是在张羡的长沙。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案了吗?改变目前现状的方案,或者能够让刘澜与袁术彻底交兵!”袁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他之所以撤离,就是希望两虎相争,如果两军止戈,那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图上面?

  朱治犹豫了一下,道:“如果将军真想见到这一情形,卑职到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只是怕少将军不会接受!”

  “说!”孙策精神一振,连忙道:“世叔快说说,只要有一线希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去尝试!”

  “既然周瑜以及放弃水寨,那么何不干脆就让他们北上,配合张勋去!”

  说等于没说一样,可这却无疑是此刻朱治所能回答的唯一答案,在无计可施的前提下,他们就只能希望出现奇迹,不然他们战略后撤,就算保住了人,却也等于永远失去了九江,这一回袁术不会再给孙策机会让他再夺九江,那个时候也许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袁术再一次掌握九江,而他则再次寄人篱下,只不过前一次是在袁术的寿春,而这一次却是在张羡的长沙。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案了吗?改变目前现状的方案,或者能够让刘澜与袁术彻底交兵!”袁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他之所以撤离,就是希望两虎相争,如果两军止戈,那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图上面?

  朱治犹豫了一下,道:“如果将军真想见到这一情形,卑职到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只是怕少将军不会接受!”

  “说!”孙策精神一振,连忙道:“世叔快说说,只要有一线希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去尝试!”

  “既然周瑜以及放弃水寨,那么何不干脆就让他们北上,配合张勋去!”

  说等于没说一样,可这却无疑是此刻朱治所能回答的唯一答案,在无计可施的前提下,他们就只能希望出现奇迹,不然他们战略后撤,就算保住了人,却也等于永远失去了九江,这一回袁术不会再给孙策机会让他再夺九江,那个时候也许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袁术再一次掌握九江,而他则再次寄人篱下,只不过前一次是在袁术的寿春,而这一次却是在张羡的长沙。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案了吗?改变目前现状的方案,或者能够让刘澜与袁术彻底交兵!”袁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他之所以撤离,就是希望两虎相争,如果两军止戈,那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图上面?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