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初战交锋(2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章单直到此刻也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之前他一直不以为意,完全对自己所作所为没当回事,还当以往所犯的一些不轻不重的事儿,被纪灵骂几句也就过去了,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纪灵是真生气了,甚至是动了杀机,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吓得他急忙求饶。

  之前亲兵别看气势汹汹,其实都用着巧劲,如今一看形式不对劲,一个个都帮忙说话,开口求情,不管怎么说,章单也是无心之失,军中人谁不明白他那个性格,将军何必与他一般见识,更何况,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将军您就法外开恩,看在他以往立战功无数的功劳份上,就饶他一命吧!”

  亲兵们纷纷跪倒替章单求饶,可纪灵心意已决,看着跪倒的亲兵,对着场外冷冰冰的喊道:“来人,将章单押下去,斩立诀,传首三军,以儆效尤!”

  “将军,饶命啊。”

  纪灵被转过身,不愿再多看他一眼,可是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的眼眶却已经开始泛红,很快章单就被帐外军卒押了下去,但他的喊声却始终都可以听到,不一会儿,得到消息听到喊声的将令纷纷来到大帐之内,跪倒在背身的纪灵前,为章单求情请其网开一面,可纪灵却全然没打算收回成命,看着铁石心肠,可何尝不是为了稳定军情,他别无他法,冷冷的说,道:“你们无须再为他求饶,军令如山,岂能成为摆设,今日我若饶他,何以服众!”

  “将军,看在他多年来追随您南征北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饶他一命吧!”

  帐下大将除了计毣几乎都来为章单求情了,一个个都跪了下来:“将军,求您网开一面,饶了他吧!”

  “休再多言!”纪灵铁了心要杀人,没人能说服他收回处死令,不一刻,执法官将章单带回帐来,纪灵下令传首三军示众,再有胆敢妄议者,一并处死!”

  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安义县内寿春军每个人的耳中,引起了三军震动,连章单都被就地正法,更何况是他们,一时之间,对支援九江的非议声消失不见。

  纪灵选择杀人立威,但显然在这件事情上,光杀人难以服众,自古就有师出有名,赏功罚罪一说,他们出师有名,可随着孙策弃城而逃,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虽然纪灵一再强调九江属于他们,可在很多士兵看来,九江乃为孙策所有。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选择性把孙策窃取九江变成九江为孙策所有,这是一个文字游戏,纪灵忽略了,却被张飞所利用,虽然纪灵杀人解决了麻烦,但是却并不能让士兵们发自内心的不去非议,反而让他们更加相信是中了孙策的奸计,这样的想法不仅是士兵有,连将领军官也都存在。

  可这样的非议声真的就此消失了吗,并没有,反而因为章单变得更加激烈,很多人已经不再关系九江之战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为章单打抱不平,他只是把大家伙的心声说了出来,他死的冤枉无比,甚至可以说是代他们而死的。

  很多人都觉得章单死的太冤枉了,他的罪不足死,再说了,军中资历,他算得上是最早的几个,从讨董开始,他就跟着袁术纪灵在鲁阳前线带兵与董卓大将徐荣交兵,那一仗身上被徐荣在胸前枪捅了三哥大窟窿,若非命大,当年就战死了,可最后呢,他却以最屈辱的方式被问斩,早知今天,当年死在讨董前线还能落一个英雄的名号,可现在呢,违抗军令的罪犯,他们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纪灵将军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说杀人就杀人,他难度就一点也不念旧情吗?

  薄恩寡义,不念旧情更不念旧日劳苦功高,人人自危,害怕有朝一日,犯下错事也像章单被问斩。

  人人自危,但这肯定不是军营的主流身音,毕竟军令如山,纪灵将军也没办法,如果在章单这网开一面,又该如何约束三军,所以他是不得已才杀之,这叫杀一儆百,杀了他,也就能彻底稳定三军。”

  一名士卒说道,可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得一道呵斥声响起:“屁,你看现在杀了章单将军稳定了三军没有?根本就没有,反而为章将军喊冤者人数更多,这是什么这是人心所向,证明了纪灵将军并没有到达目的,可这件事最后是谁受益了,只纪毣一人,是他揭发了章将军,若不是他,纪灵将军也不会杀章单,如今章单被杀,他成功取代了章单,这都是他为了铲除异己,还说什么稳定军心,我呸,心肠恶毒的无耻小人!”

  一名校尉立时站起身,道:“一个个都少说两句吧,章将军已经死了,你们心中就算再不满,他也不会复生,再多说,可能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这件事除非你们谁有办法为章将军平反,让他沉冤得雪,不然就到此为止吧,谁都不要再提了!”

  没人再敢多说一句话,沉默了下来,倒不是他又多大的声望,而是那句招来杀身之祸让他们闭嘴,确实,这个时候谁都害怕被对方背后捅刀,所以现在最关键还是保住性命,至于其他那都是后话。

  对于军营里每天发生什么,纪灵了如指掌,似这样的情况每日都会发生,但纪灵却选择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再像之前章单在时那般明目张胆就行了,毕竟杀人已经被证明了并没有取得太好的效果,每日里的议论声就没消停过,这说明杀人并没有起到任何实质作用,可他必须选择性的忽略掉,不然他执意杀章单岂不是意味着根本就没起到任何作用?

  不过,纪灵也知道,军营里对纪毣的非议不小,他明白,这是冤枉了纪毣,虽然他又过要让其杀人的请求,可是当时纪灵是拒绝的,若不是见章单时他说的那些混账话,他根本就不会死!

  但对于纪毣背负骂名这事纪灵并不打算去解释,不然就等于告诉所有人军营里每天发生了什么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这样一来,只会让他们人人自危,在这个时间点,得不偿失。

  纪毣只能替他背锅,但他毕竟是自己的族兄弟,在军中无人可比拟,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层的关系,也许这锅还真不会让他背,是以,他特意找到他对他稍作交代,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意图。

  其实这几日他也背负着极为沉重的压力,他们说的虽然很多都是实情,但有些细节却绝对是冤枉他,他并非是刻意要致章单死地,更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取代他,这都是有心人的污蔑,可他没有去解释什么,因为纪灵确实让他继承了章单的兵马,他既然已经掉进了黄河,不管怎么解释,也洗不脱嫌疑了,甚至可能出现解释越多,越被误会成伪君子的情况,索性他也就不再去理会这些传言,问心无愧。

  但当纪灵找到他之后,他终于可以长舒一口大气了,只要纪将军能理解他,就算被诋毁,也无怨无悔了。

  能替纪灵背锅,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虽然是纪灵族弟,可在寿春军中却并没有多么深的资历,更没有多大的功劳,至于军中声望就更不要提了,这样的情形,如果因为这次事件能让纪灵对他委以重任,那他就能借此机会,大捞军功,到时候只要纪灵能够对他稍加支持,就能够了。

  他没想过,也没那么大的野心有朝一日进入张勋、纪灵、乔蕤寿春武将第一集团,但能跻身与雷薄等人第二集团,却是他的期望,不过想要成功可没那么容易,但首先得有纪灵这位族兄的提携。

  这几年,他一直在努力,但始终没有机会,更不要说功绩了,当然有这几年寿春军连吃败仗的原因,反观其他人,则是借了讨董的机遇,包括章单,这就是命,如果他能早生几年,不说雷薄,最不济也能跟章单平起平坐吧,可现在却不过是取而代之,甚至还背负了骂名,他心中极不服气,章单不过是一介莽夫罢了,除了拼命,他还能做什么?

  这可绝不是他心胸狭隘,更不是与他又什么私怨,实事求是的说,在安义最需要稳定军心的时候身为大将的他却带头闹事,这不是拖后腿是什么,不杀他杀谁?

  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人为他抱不平,纪毣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心情是真不快的,他承认章单是猛将,阵战杀敌能够一往无前,冲锋陷阵,这在士兵眼中,确实能让士兵归心,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一旦敌人有什么阴谋诡计,他非但看不出,反而还会一头撞进去,到最后身陷重围,害死三军的也正是他这样的。

  就说现在的局面,他们退守安义,就是这样的情况,张飞按兵不动,可绝不似章单口中所说的什么畏惧他们,而是等待时机,人家这叫稳坐钓鱼台,用一招离间计,等着他们内部资金分崩离析呢,可章单呢,不就看不出来,反而还成为了张飞最愿意见到的那个急先锋,说什么退兵这样的混账话!

  可能吗?怎么退,往哪退,城外的张飞如狼似虎会轻易放他们离开,一旦离城,面对前方的猛虎,就算是冲过去,那也要丢半条命。

  他没想过,也没那么大的野心有朝一日进入张勋、纪灵、乔蕤寿春武将第一集团,但能跻身与雷薄等人第二集团,却是他的期望,不过想要成功可没那么容易,但首先得有纪灵这位族兄的提携。

  这几年,他一直在努力,但始终没有机会,更不要说功绩了,当然有这几年寿春军连吃败仗的原因,反观其他人,则是借了讨董的机遇,包括章单,这就是命,如果他能早生几年,不说雷薄,最不济也能跟章单平起平坐吧,可现在却不过是取而代之,甚至还背负了骂名,他心中极不服气,章单不过是一介莽夫罢了,除了拼命,他还能做什么?

  这可绝不是他心胸狭隘,更不是与他又什么私怨,实事求是的说,在安义最需要稳定军心的时候身为大将的他却带头闹事,这不是拖后腿是什么,不杀他杀谁?

  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人为他抱不平,纪毣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心情是真不快的,他承认章单是猛将,阵战杀敌能够一往无前,冲锋陷阵,这在士兵眼中,确实能让士兵归心,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一旦敌人有什么阴谋诡计,他非但看不出,反而还会一头撞进去,到最后身陷重围,害死三军的也正是他这样的。

  就说现在的局面,他们退守安义,就是这样的情况,张飞按兵不动,可绝不似章单口中所说的什么畏惧他们,而是等待时机,人家这叫稳坐钓鱼台,用一招离间计,等着他们内部资金分崩离析呢,可章单呢,不就看不出来,反而还成为了张飞最愿意见到的那个急先锋,说什么退兵这样的混账话!

  可能吗?怎么退,往哪退,城外的张飞如狼似虎会轻易放他们离开,一旦离城,面对前方的猛虎,就算是冲过去,那也要丢半条命。

  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人为他抱不平,纪毣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心情是真不快的,他承认章单是猛将,阵战杀敌能够一往无前,冲锋陷阵,这在士兵眼中,确实能让士兵归心,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一旦敌人有什么阴谋诡计,他非但看不出,反而还会一头撞进去,到最后身陷重围,害死三军的也正是他这样的。

  就说现在的局面,他们退守安义,就是这样的情况,张飞按兵不动,可绝不似章单口中所说的什么畏惧他们,而是等待时机,人家这叫稳坐钓鱼台,用一招离间计,等着他们内部资金分崩离析呢,可章单呢,不就看不出来,反而还成为了张飞最愿意见到的那个急先锋,说什么退兵这样的混账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