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初战交锋(2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简雍想了想,道:“你说的不错,这件事情你得亲自处理,派人防备,而我则和主公那边联络一下,看看主公的想法,无论如何让主公提前对我们的处境做出预判。”

  “那,宪和先生就这么办了,不过这件事要不要在和诸葛玄联系一下,或者说再给他一点承诺,这样他也能更用心的替我们办事。”

  两人分别,忙手头的要事,而此刻在安义城中的纪灵,则始终无法入眠,起身后随便披了一件衣衫,便走在大营之中,他现在六神无主,紧张极了,倒不是因为城外的张飞,而是撤向南城,整肃军纪之后又该如何,这是关乎到命运的一场决战,谁都明白一旦他和张勋在九江失败后寿春所面临的灾难是什么,这一仗不得不慎。

  而且,他和张勋的情况还有所不同,张勋毕竟是在江北,距离寿春近,进可攻退可守,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着,而他呢,身在豫章,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军心不稳,一旦撤离,能够安全南下南城还则罢了,如果张飞早有防备,那时候又当如何?

  “将军。”

  就在这时,前方一员身披铠甲正在巡营的将领看到了他,躬身施礼,朝他打声招呼,纪灵顺势看去,却是副将杜及,京兆人,祖上是名噪一时的杜周、杜延年,与本朝杜畿是近亲,只不过杜畿在曹操处出仕,而他在讨董前便在袁术后将军府为将。

  看到杜及的一刻,纪灵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今天一早招纪毣谈眼下的处境,他给了一个撤离的建议,他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就是因为这支偏师不知该用何人为将,不想现在看到杜及,立时便让他心中大笑了起来,怎么把他给忘了,有他亲自领兵,本战无忧矣。

  “杜将军,快随我回县令府去。”

  “将军这是?”

  “有要事要和你相商。”

  路上,杜及旁敲侧击,不听询问纪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却始终缄默不语,只说此事必须在隐秘的环境下详谈,毕竟自从杀章单立威之后,军营里的情况可并不太妙,再加上城外的张飞,士兵们都很紧张,纪灵不露底也是为了保险,可也正因为如此,却也能够得出纪灵对他即将要谈的事情有多重视。

  只此一点,以他敏锐的洞察力来看,这件事一定格外重要,不然纪灵绝不会如此谨慎,一路心中各种猜测,到底纪灵是打算做什么呢?正是在这样的疑问下,两人来到了议事厅。

  进屋之后,没有二话,纪灵直奔主题,而杜及则竖起了耳朵,认真聆听,当他说出南撤的一瞬,他立即就判断出纪灵打算干什么了,这是他多年领兵养成的敏锐嗅觉,但何尝不是对纪灵的了解,他一开口,几乎就已经推断出他的真实打算了。

  坐在下首的杜及端起酒樽,喝着酒的同时用余光扫向纪灵,让他送死,容易,但也不容易,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主公,只要能取得九江之战的胜利,他冒险没什么,就算是舍这条性命也无妨,但他必须要知道纪灵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如果他的计划周详妥善,那他自然愿意冒险,可若纪灵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无奈之举,那他的冒险,最后很可能是他不仅丢了性命,寿春军也全军覆没,如果是这样,那他还何必去冒这个险?”

  “纪将军,我要知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纪灵摇摇头,道:“说实话,我军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如果继续在安义耗下去,一旦张飞大举攻城之时,就也是我军灭亡之日,所以我打算南撤至南城,但为了大军能顺利南撤,必须要有一支奇兵,详装主力,将张飞吸引走,杜将军,能否明白我的意思?”

  简雍想了想,道:“你说的不错,这件事情你得亲自处理,派人防备,而我则和主公那边联络一下,看看主公的想法,无论如何让主公提前对我们的处境做出预判。”

  “那,宪和先生就这么办了,不过这件事要不要在和诸葛玄联系一下,或者说再给他一点承诺,这样他也能更用心的替我们办事。”

  两人分别,忙手头的要事,而此刻在安义城中的纪灵,则始终无法入眠,起身后随便披了一件衣衫,便走在大营之中,他现在六神无主,紧张极了,倒不是因为城外的张飞,而是撤向南城,整肃军纪之后又该如何,这是关乎到命运的一场决战,谁都明白一旦他和张勋在九江失败后寿春所面临的灾难是什么,这一仗不得不慎。

  而且,他和张勋的情况还有所不同,张勋毕竟是在江北,距离寿春近,进可攻退可守,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着,而他呢,身在豫章,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军心不稳,一旦撤离,能够安全南下南城还则罢了,如果张飞早有防备,那时候又当如何?

  “将军。”

  就在这时,前方一员身披铠甲正在巡营的将领看到了他,躬身施礼,朝他打声招呼,纪灵顺势看去,却是副将杜及,京兆人,祖上是名噪一时的杜周、杜延年,与本朝杜畿是近亲,只不过杜畿在曹操处出仕,而他在讨董前便在袁术后将军府为将。

  看到杜及的一刻,纪灵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今天一早招纪毣谈眼下的处境,他给了一个撤离的建议,他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就是因为这支偏师不知该用何人为将,不想现在看到杜及,立时便让他心中大笑了起来,怎么把他给忘了,有他亲自领兵,本战无忧矣。

  “杜将军,快随我回县令府去。”

  “将军这是?”

  “有要事要和你相商。”

  路上,杜及旁敲侧击,不听询问纪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却始终缄默不语,只说此事必须在隐秘的环境下详谈,毕竟自从杀章单立威之后,军营里的情况可并不太妙,再加上城外的张飞,士兵们都很紧张,纪灵不露底也是为了保险,可也正因为如此,却也能够得出纪灵对他即将要谈的事情有多重视。

  只此一点,以他敏锐的洞察力来看,这件事一定格外重要,不然纪灵绝不会如此谨慎,一路心中各种猜测,到底纪灵是打算做什么呢?正是在这样的疑问下,两人来到了议事厅。

  进屋之后,没有二话,纪灵直奔主题,而杜及则竖起了耳朵,认真聆听,当他说出南撤的一瞬,他立即就判断出纪灵打算干什么了,这是他多年领兵养成的敏锐嗅觉,但何尝不是对纪灵的了解,他一开口,几乎就已经推断出他的真实打算了。

  坐在下首的杜及端起酒樽,喝着酒的同时用余光扫向纪灵,让他送死,容易,但也不容易,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主公,只要能取得九江之战的胜利,他冒险没什么,就算是舍这条性命也无妨,但他必须要知道纪灵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如果他的计划周详妥善,那他自然愿意冒险,可若纪灵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无奈之举,那他的冒险,最后很可能是他不仅丢了性命,寿春军也全军覆没,如果是这样,那他还何必去冒这个险?”

  “纪将军,我要知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纪灵摇摇头,道:“说实话,我军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如果继续在安义耗下去,一旦张飞大举攻城之时,就也是我军灭亡之日,所以我打算南撤至南城,但为了大军能顺利南撤,必须要有一支奇兵,详装主力,将张飞吸引走,杜将军,能否明白我的意思?”

  简雍想了想,道:“你说的不错,这件事情你得亲自处理,派人防备,而我则和主公那边联络一下,看看主公的想法,无论如何让主公提前对我们的处境做出预判。”

  “那,宪和先生就这么办了,不过这件事要不要在和诸葛玄联系一下,或者说再给他一点承诺,这样他也能更用心的替我们办事。”

  两人分别,忙手头的要事,而此刻在安义城中的纪灵,则始终无法入眠,起身后随便披了一件衣衫,便走在大营之中,他现在六神无主,紧张极了,倒不是因为城外的张飞,而是撤向南城,整肃军纪之后又该如何,这是关乎到命运的一场决战,谁都明白一旦他和张勋在九江失败后寿春所面临的灾难是什么,这一仗不得不慎。

  而且,他和张勋的情况还有所不同,张勋毕竟是在江北,距离寿春近,进可攻退可守,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着,而他呢,身在豫章,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军心不稳,一旦撤离,能够安全南下南城还则罢了,如果张飞早有防备,那时候又当如何?

  “将军。”

  就在这时,前方一员身披铠甲正在巡营的将领看到了他,躬身施礼,朝他打声招呼,纪灵顺势看去,却是副将杜及,京兆人,祖上是名噪一时的杜周、杜延年,与本朝杜畿是近亲,只不过杜畿在曹操处出仕,而他在讨董前便在袁术后将军府为将。

  看到杜及的一刻,纪灵瞬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今天一早招纪毣谈眼下的处境,他给了一个撤离的建议,他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就是因为这支偏师不知该用何人为将,不想现在看到杜及,立时便让他心中大笑了起来,怎么把他给忘了,有他亲自领兵,本战无忧矣。

  “杜将军,快随我回县令府去。”

  “将军这是?”

  “有要事要和你相商。”

  路上,杜及旁敲侧击,不听询问纪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却始终缄默不语,只说此事必须在隐秘的环境下详谈,毕竟自从杀章单立威之后,军营里的情况可并不太妙,再加上城外的张飞,士兵们都很紧张,纪灵不露底也是为了保险,可也正因为如此,却也能够得出纪灵对他即将要谈的事情有多重视。

  只此一点,以他敏锐的洞察力来看,这件事一定格外重要,不然纪灵绝不会如此谨慎,一路心中各种猜测,到底纪灵是打算做什么呢?正是在这样的疑问下,两人来到了议事厅。

  进屋之后,没有二话,纪灵直奔主题,而杜及则竖起了耳朵,认真聆听,当他说出南撤的一瞬,他立即就判断出纪灵打算干什么了,这是他多年领兵养成的敏锐嗅觉,但何尝不是对纪灵的了解,他一开口,几乎就已经推断出他的真实打算了。

  坐在下首的杜及端起酒樽,喝着酒的同时用余光扫向纪灵,让他送死,容易,但也不容易,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主公,只要能取得九江之战的胜利,他冒险没什么,就算是舍这条性命也无妨,但他必须要知道纪灵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如果他的计划周详妥善,那他自然愿意冒险,可若纪灵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无奈之举,那他的冒险,最后很可能是他不仅丢了性命,寿春军也全军覆没,如果是这样,那他还何必去冒这个险?”

  “纪将军,我要知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纪灵摇摇头,道:“说实话,我军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如果继续在安义耗下去,一旦张飞大举攻城之时,就也是我军灭亡之日,所以我打算南撤至南城,但为了大军能顺利南撤,必须要有一支奇兵,详装主力,将张飞吸引走,杜将军,能否明白我的意思?”

  纪灵摇摇头,道:“说实话,我军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如果继续在安义耗下去,一旦张飞大举攻城之时,就也是我军灭亡之日,所以我打算南撤至南城,但为了大军能顺利南撤,必须要有一支奇兵,详装主力,将张飞吸引走,杜将军,能否明白我的意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