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初战交锋(3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浔县城上,床弩巨箭,漫天弓矢以及檑木滚石还有滚滚沸油源源不断向着攻城的刘澜势必倾泻而下,战斗激烈异常,场面杂乱无章,城南大将童何始终冲杀在第一线,哪里有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他的脚步从战争伊始就从未停歇,而随着时间流逝,敌军车轮战的攻城法让他们消耗太多。

  虽然他也相应调派了几波预备队,但长时期的战斗还是让越来越多的士兵感到疲惫,疲惫不仅仅是上,还有精神上,这苗头不太对头,童何大声叫着激励着守城的士卒,同时派人去向张勋求援,按道理他应该留在城南,这里才是敌军主力所在之所,可他却留在了城西,原因之一一个这里的战况更为激烈。

  向他求援,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守住南城,这绝对是张勋所无法预料到的,按他的想法,五万大军守浔县,绰绰有余,可现在三线齐齐告急,可能连一日都无法坚守。

  但浔县守军是不会轻易就放弃的,虽然看起来浔县岌岌可危,可他们的韧性却让他们以顽强的毅力一直坚持着浔县没有易主,此时此刻在城南的童何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这些鲜血倒不是他受了多重的伤,而是被鲜血所喷溅染成,他手中提着长枪,如同猛虎一般杀入战群之中,鏖战正酣,但鏖战并非刚刚开始,战斗一直在继续上演着,从未停歇,原本童何便亲冒矢石,如今得了张勋的死令,更不敢怠慢,冲杀在前,就像是不知疲惫的铁人一样,不管身边的士兵换了几茬,他从始至终都坚持在第一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刘澜军被打退了不下四次,可童何的吼声却从未消失,只不过响亮的嗓音却已变得沙哑几近失声,但正因他如此的表现,却更加鼓舞守军,激励着他们与敌军殊死作战。

  “杀啊。”

  士兵们一个个怒目圆睁,杀向来敌,可童何现,敌军再一次如潮水般退却。

  奇怪,奇怪急了,不仅是童何现了这一怪异现象,在其他三门,张勋等也觉了这一怪异情况,看着飞退去的刘澜军身影,他心中有太多的奇怪呢喃念叨着,敌军这是在干什么,如果敌军愿意的话,以现在的情形来看完全有一鼓作气攻下浔县的可能,可他们却并没有,乐此不疲的连番攻城,好像刻意如此一样。

  张勋想不通关羽的真正打算,抬头看了看日头,已经西沉,一日下来,敌我双方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通过伤亡统计来看,他却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守城一方付出的伤亡代价居然远远多余攻城一方,要知道向来攻城,付出更大代价的都是攻城一方,守城方毕竟有城池之优,可是现在他们在一天时间却付出了足足三千人的伤亡代价,是刘澜军的数倍。

  太恐怖了。

  但好消息是看来几日刘澜军是不会再攻城了。

  “怎么样,现什么异常没有?”

  在大营之内,关羽沉声对斥候营头领问道。

  “没有异常,但从浔县城东却又数百骑兵出城而去,看样子应该是斥候,我们已经派人盯着了,等候将军将领,便可将其尽数歼灭。”

  “敌人的斥候?他们的方向是?”

  “朝着寿春去的。”

  “那就不会是去联系周瑜的。”

  关羽心中明白,周瑜根本就不在江北,早跑了,对被其玩在鼓掌之间心中说不出的不爽,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九江之战针对性太强了,就是奔着消灭孙策来的,结果他们这一跑,他们就被牵了鼻子,想不跟着走都不行,结果最后还是把他们给跟丢了。

  现在虽然也有攻城把他们引出来的想法,不过希望太过渺茫,也许他们早就又跑了,压根就不在江北。

  关羽沉思片刻,便对斥候头领说,道:“不用管他们,继续在江北搜索,如果有什么蛛丝马迹,第一时间向我通报。”

  “诺!”

  斥候头领转身离去,而关羽则坐在帐中沉思,与张勋这一战,可打可不打,其实就他的本意来说,完全就没有必要强攻,得不偿失,可大军来九江这么久,一仗不打,对士气难免造成影响,而且回到秣陵之后,也势必会有人拿此说事,所以他才会与张颌、张辽约定好,象征性的攻一下,可这一攻不要紧,却现浔县并不似他所想象般难以攻破,反而是漏洞百出,这无疑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能在最后撤兵之前,夺下浔县,或者说大败张勋的话,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吧?

  但令他和其他二人失望的是,浔县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不倒,除非加大攻城力度,可是这样一来那就是真要去攻城了,就算胜利,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反而还会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而且就算夺下浔县来,也无济于事,大军一退,浔县再次易主,得不偿失。

  所以城要攻,但力度嘛依然保持今日这样,夺不夺得下浔县不要紧,伤亡最少要控制在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而又能让张勋付出代价,甚至是夺下浔县那无疑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不得不说,对于守城的张勋来说,他过于迷信城池的防护作用了,看起来五万大军放在浔县,浔县这么看都应该是固若金汤才对,其实不然,

  浔县城上,床弩巨箭,漫天弓矢以及檑木滚石还有滚滚沸油源源不断向着攻城的刘澜势必倾泻而下,战斗激烈异常,场面杂乱无章,城南大将童何始终冲杀在第一线,哪里有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他的脚步从战争伊始就从未停歇,而随着时间流逝,敌军车轮战的攻城法让他们消耗太多。

  虽然他也相应调派了几波预备队,但长时期的战斗还是让越来越多的士兵感到疲惫,疲惫不仅仅是上,还有精神上,这苗头不太对头,童何大声叫着激励着守城的士卒,同时派人去向张勋求援,按道理他应该留在城南,这里才是敌军主力所在之所,可他却留在了城西,原因之一一个这里的战况更为激烈。

  向他求援,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守住南城,这绝对是张勋所无法预料到的,按他的想法,五万大军守浔县,绰绰有余,可现在三线齐齐告急,可能连一日都无法坚守。

  但浔县守军是不会轻易就放弃的,虽然看起来浔县岌岌可危,可他们的韧性却让他们以顽强的毅力一直坚持着浔县没有易主,此时此刻在城南的童何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这些鲜血倒不是他受了多重的伤,而是被鲜血所喷溅染成,他手中提着长枪,如同猛虎一般杀入战群之中,鏖战正酣,但鏖战并非刚刚开始,战斗一直在继续上演着,从未停歇,原本童何便亲冒矢石,如今得了张勋的死令,更不敢怠慢,冲杀在前,就像是不知疲惫的铁人一样,不管身边的士兵换了几茬,他从始至终都坚持在第一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刘澜军被打退了不下四次,可童何的吼声却从未消失,只不过响亮的嗓音却已变得沙哑几近失声,但正因他如此的表现,却更加鼓舞守军,激励着他们与敌军殊死作战。

  “杀啊。”

  士兵们一个个怒目圆睁,杀向来敌,可童何现,敌军再一次如潮水般退却。

  奇怪,奇怪急了,不仅是童何现了这一怪异现象,在其他三门,张勋等也觉了这一怪异情况,看着飞退去的刘澜军身影,他心中有太多的奇怪呢喃念叨着,敌军这是在干什么,如果敌军愿意的话,以现在的情形来看完全有一鼓作气攻下浔县的可能,可他们却并没有,乐此不疲的连番攻城,好像刻意如此一样。

  张勋想不通关羽的真正打算,抬头看了看日头,已经西沉,一日下来,敌我双方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通过伤亡统计来看,他却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守城一方付出的伤亡代价居然远远多余攻城一方,要知道向来攻城,付出更大代价的都是攻城一方,守城方毕竟有城池之优,可是现在他们在一天时间却付出了足足三千人的伤亡代价,是刘澜军的数倍。

  太恐怖了。

  但好消息是看来几日刘澜军是不会再攻城了。

  “怎么样,现什么异常没有?”

  在大营之内,关羽沉声对斥候营头领问道。

  “没有异常,但从浔县城东却又数百骑兵出城而去,看样子应该是斥候,我们已经派人盯着了,等候将军将领,便可将其尽数歼灭。”

  “敌人的斥候?他们的方向是?”

  “朝着寿春去的。”

  “那就不会是去联系周瑜的。”

  关羽心中明白,周瑜根本就不在江北,早跑了,对被其玩在鼓掌之间心中说不出的不爽,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九江之战针对性太强了,就是奔着消灭孙策来的,结果他们这一跑,他们就被牵了鼻子,想不跟着走都不行,结果最后还是把他们给跟丢了。

  现在虽然也有攻城把他们引出来的想法,不过希望太过渺茫,也许他们早就又跑了,压根就不在江北。

  关羽沉思片刻,便对斥候头领说,道:“不用管他们,继续在江北搜索,如果有什么蛛丝马迹,第一时间向我通报。”

  “诺!”

  斥候头领转身离去,而关羽则坐在帐中沉思,与张勋这一战,可打可不打,其实就他的本意来说,完全就没有必要强攻,得不偿失,可大军来九江这么久,一仗不打,对士气难免造成影响,而且回到秣陵之后,也势必会有人拿此说事,所以他才会与张颌、张辽约定好,象征性的攻一下,可这一攻不要紧,却现浔县并不似他所想象般难以攻破,反而是漏洞百出,这无疑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能在最后撤兵之前,夺下浔县,或者说大败张勋的话,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吧?

  但令他和其他二人失望的是,浔县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不倒,除非加大攻城力度,可是这样一来那就是真要去攻城了,就算胜利,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反而还会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而且就算夺下浔县来,也无济于事,大军一退,浔县再次易主,得不偿失。

  所以城要攻,但力度嘛依然保持今日这样,夺不夺得下浔县不要紧,伤亡最少要控制在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而又能让张勋付出代价,甚至是夺下浔县那无疑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不得不说,对于守城的张勋来说,他过于迷信城池的防护作用了,看起来五万大军放在浔县,浔县这么看都应该是固若金汤才对,其实不然,

  浔县城上,床弩巨箭,漫天弓矢以及檑木滚石还有滚滚沸油源源不断向着攻城的刘澜势必倾泻而下,战斗激烈异常,场面杂乱无章,城南大将童何始终冲杀在第一线,哪里有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他的脚步从战争伊始就从未停歇,而随着时间流逝,敌军车轮战的攻城法让他们消耗太多。

  虽然他也相应调派了几波预备队,但长时期的战斗还是让越来越多的士兵感到疲惫,疲惫不仅仅是上,还有精神上,这苗头不太对头,童何大声叫着激励着守城的士卒,同时派人去向张勋求援,按道理他应该留在城南,这里才是敌军主力所在之所,可他却留在了城西,原因之一一个这里的战况更为激烈。

  向他求援,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守住南城,这绝对是张勋所无法预料到的,按他的想法,五万大军守浔县,绰绰有余,可现在三线齐齐告急,可能连一日都无法坚守。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