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初战交锋(3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张辽的并州军掩护着填壕车开始向浔县杀奔而来,张勋立时调集了足足一万弓箭手到城头驻防,尽可能的阻挡敌军填平护城河,然而,钟声再一次响彻二起来,警报声这一回却是从北传来,不一会儿,城北便传来消息,驻守在那里的张颌,也开始集结了。

  张勋几近崩溃,得知张辽攻城的时候,他只是把这当做是刘澜军内部的排外,让张辽的并州军去做炮灰,而且他那二万人,还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张颌也开始集结部队的话,那就意味着让并州军当炮灰根本就不成立,反而说明这次大军攻城是一次在关羽北上之后有预谋的攻城计划,这使得张勋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他必须面对刘澜军队的两面进,甚至是三面攻城。

  这一想法刚一出现,在西面张辽部队填平壕沟之时,北西两面早有默契的刘澜部队开始集结,与张辽所部一样,做出了攻城准备。

  三面攻城,他们五万守军,看起来守城应该绰绰有余,可如果是三路大军,三面围城的话,很可能会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那意味着他这五万人要防御着三面围攻,不同于所谓的围三缺一,主攻一面,其余两面多为佯攻,这一回刘澜部队很可能三面全部强攻,只要有那一路的防御稍微出点差池,那最后可能就会导致浔县的彻底崩溃,城破人亡。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路被破,很可能会导致其他两路齐齐崩溃,这样的大举攻城,绝对是张勋所没有想到的,

  “咚!咚!咚!”

  在西门城楼之上,他好像都能够听到其他二门的擂鼓声,而此时在南门处,汗血宝马之上的关羽缓缓摇动青龙偃月刀,而随着关刀被高高举起的一刻,擂鼓声变得更为急促了,震人心魄的巨大战鼓声震天撼地,每一击都好像都震撼着心田。

  “将军,你看那是什么?”

  南门守将名叫童何,三十余岁,看着刘澜军中被推出来的填壕车的一刻,傻眼了,这样的‘装甲车’对于见多识广的张勋来说并不陌生,可对于他来说,却是头一次见到,那蒙着厚牛皮的填壕车,一路而来,城楼上不管是弓矢还是床弩拿这庞然大物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当数辆填壕车在护城河边疆巨石沙土倾泻而下的一刻,同和终于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

  眼中布满了怨愤之色,心中暗道一声必须尽快阻止此物,不然用不了多久,护城河就被他们填平了,可他现在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回头朝身后弓箭手大喊一声:“弓箭手,给我狠狠的射!”

  童何大叫一声,身后弓弩手同时将手中箭矢朝填壕车与旁边的刘澜军倾泻而下,如同骤雨一般般的箭矢呼啸而下,然而在填壕车面前,箭雨没有任何效果,就算是在他边上的士卒,就算没有躲在车后,也能躲在巨盾兵后,甚至用手中的手盾抵挡着箭矢。

  铺天而至箭矢在填壕车前被挡去大半,在巨盾兵前又被挡下大半,甚至零零星星的箭矢,被手盾挡下,就算有士兵躲之不及,射进铠甲,伤及血肉,也会被第一时间救护下去。随着华佗在沛县的医校越开越大,学生越来越多,如今在刘澜的部队内,以曲为单位,每千人就会配制一名军医,这个配制看起来好像杯水车薪,可在战时,他们却会集中起来,尤其是麻沸散的大规模使用和帛丝内衣的防护功能相结合,治疗箭伤成功率几近百分之百,当然除了一箭毙命甚至是正中要害。

  张辽的并州军掩护着填壕车开始向浔县杀奔而来,张勋立时调集了足足一万弓箭手到城头驻防,尽可能的阻挡敌军填平护城河,然而,钟声再一次响彻二起来,警报声这一回却是从北传来,不一会儿,城北便传来消息,驻守在那里的张颌,也开始集结了。

  张勋几近崩溃,得知张辽攻城的时候,他只是把这当做是刘澜军内部的排外,让张辽的并州军去做炮灰,而且他那二万人,还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张颌也开始集结部队的话,那就意味着让并州军当炮灰根本就不成立,反而说明这次大军攻城是一次在关羽北上之后有预谋的攻城计划,这使得张勋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他必须面对刘澜军队的两面进,甚至是三面攻城。

  这一想法刚一出现,在西面张辽部队填平壕沟之时,北西两面早有默契的刘澜部队开始集结,与张辽所部一样,做出了攻城准备。

  三面攻城,他们五万守军,看起来守城应该绰绰有余,可如果是三路大军,三面围城的话,很可能会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那意味着他这五万人要防御着三面围攻,不同于所谓的围三缺一,主攻一面,其余两面多为佯攻,这一回刘澜部队很可能三面全部强攻,只要有那一路的防御稍微出点差池,那最后可能就会导致浔县的彻底崩溃,城破人亡。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路被破,很可能会导致其他两路齐齐崩溃,这样的大举攻城,绝对是张勋所没有想到的,

  “咚!咚!咚!”

  在西门城楼之上,他好像都能够听到其他二门的擂鼓声,而此时在南门处,汗血宝马之上的关羽缓缓摇动青龙偃月刀,而随着关刀被高高举起的一刻,擂鼓声变得更为急促了,震人心魄的巨大战鼓声震天撼地,每一击都好像都震撼着心田。

  “将军,你看那是什么?”

  南门守将名叫童何,三十余岁,看着刘澜军中被推出来的填壕车的一刻,傻眼了,这样的‘装甲车’对于见多识广的张勋来说并不陌生,可对于他来说,却是头一次见到,那蒙着厚牛皮的填壕车,一路而来,城楼上不管是弓矢还是床弩拿这庞然大物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当数辆填壕车在护城河边疆巨石沙土倾泻而下的一刻,同和终于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

  眼中布满了怨愤之色,心中暗道一声必须尽快阻止此物,不然用不了多久,护城河就被他们填平了,可他现在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回头朝身后弓箭手大喊一声:“弓箭手,给我狠狠的射!”

  童何大叫一声,身后弓弩手同时将手中箭矢朝填壕车与旁边的刘澜军倾泻而下,如同骤雨一般般的箭矢呼啸而下,然而在填壕车面前,箭雨没有任何效果,就算是在他边上的士卒,就算没有躲在车后,也能躲在巨盾兵后,甚至用手中的手盾抵挡着箭矢。

  铺天而至箭矢在填壕车前被挡去大半,在巨盾兵前又被挡下大半,甚至零零星星的箭矢,被手盾挡下,就算有士兵躲之不及,射进铠甲,伤及血肉,也会被第一时间救护下去。随着华佗在沛县的医校越开越大,学生越来越多,如今在刘澜的部队内,以曲为单位,每千人就会配制一名军医,这个配制看起来好像杯水车薪,可在战时,他们却会集中起来,尤其是麻沸散的大规模使用和帛丝内衣的防护功能相结合,治疗箭伤成功率几近百分之百,当然除了一箭毙命甚至是正中要害。张辽的并州军掩护着填壕车开始向浔县杀奔而来,张勋立时调集了足足一万弓箭手到城头驻防,尽可能的阻挡敌军填平护城河,然而,钟声再一次响彻二起来,警报声这一回却是从北传来,不一会儿,城北便传来消息,驻守在那里的张颌,也开始集结了。

  张勋几近崩溃,得知张辽攻城的时候,他只是把这当做是刘澜军内部的排外,让张辽的并州军去做炮灰,而且他那二万人,还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张颌也开始集结部队的话,那就意味着让并州军当炮灰根本就不成立,反而说明这次大军攻城是一次在关羽北上之后有预谋的攻城计划,这使得张勋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他必须面对刘澜军队的两面进,甚至是三面攻城。

  这一想法刚一出现,在西面张辽部队填平壕沟之时,北西两面早有默契的刘澜部队开始集结,与张辽所部一样,做出了攻城准备。

  三面攻城,他们五万守军,看起来守城应该绰绰有余,可如果是三路大军,三面围城的话,很可能会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那意味着他这五万人要防御着三面围攻,不同于所谓的围三缺一,主攻一面,其余两面多为佯攻,这一回刘澜部队很可能三面全部强攻,只要有那一路的防御稍微出点差池,那最后可能就会导致浔县的彻底崩溃,城破人亡。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路被破,很可能会导致其他两路齐齐崩溃,这样的大举攻城,绝对是张勋所没有想到的,

  “咚!咚!咚!”

  在西门城楼之上,他好像都能够听到其他二门的擂鼓声,而此时在南门处,汗血宝马之上的关羽缓缓摇动青龙偃月刀,而随着关刀被高高举起的一刻,擂鼓声变得更为急促了,震人心魄的巨大战鼓声震天撼地,每一击都好像都震撼着心田。

  “将军,你看那是什么?”

  南门守将名叫童何,三十余岁,看着刘澜军中被推出来的填壕车的一刻,傻眼了,这样的‘装甲车’对于见多识广的张勋来说并不陌生,可对于他来说,却是头一次见到,那蒙着厚牛皮的填壕车,一路而来,城楼上不管是弓矢还是床弩拿这庞然大物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当数辆填壕车在护城河边疆巨石沙土倾泻而下的一刻,同和终于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

  眼中布满了怨愤之色,心中暗道一声必须尽快阻止此物,不然用不了多久,护城河就被他们填平了,可他现在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回头朝身后弓箭手大喊一声:“弓箭手,给我狠狠的射!”

  童何大叫一声,身后弓弩手同时将手中箭矢朝填壕车与旁边的刘澜军倾泻而下,如同骤雨一般般的箭矢呼啸而下,然而在填壕车面前,箭雨没有任何效果,就算是在他边上的士卒,就算没有躲在车后,也能躲在巨盾兵后,甚至用手中的手盾抵挡着箭矢。

  铺天而至箭矢在填壕车前被挡去大半,在巨盾兵前又被挡下大半,甚至零零星星的箭矢,被手盾挡下,就算有士兵躲之不及,射进铠甲,伤及血肉,也会被第一时间救护下去。随着华佗在沛县的医校越开越大,学生越来越多,如今在刘澜的部队内,以曲为单位,每千人就会配制一名军医,这个配制看起来好像杯水车薪,可在战时,他们却会集中起来,尤其是麻沸散的大规模使用和帛丝内衣的防护功能相结合,治疗箭伤成功率几近百分之百,当然除了一箭毙命甚至是正中要害。张辽的并州军掩护着填壕车开始向浔县杀奔而来,张勋立时调集了足足一万弓箭手到城头驻防,尽可能的阻挡敌军填平护城河,然而,钟声再一次响彻二起来,警报声这一回却是从北传来,不一会儿,城北便传来消息,驻守在那里的张颌,也开始集结了。

  张勋几近崩溃,得知张辽攻城的时候,他只是把这当做是刘澜军内部的排外,让张辽的并州军去做炮灰,而且他那二万人,还真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张颌也开始集结部队的话,那就意味着让并州军当炮灰根本就不成立,反而说明这次大军攻城是一次在关羽北上之后有预谋的攻城计划,这使得张勋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他必须面对刘澜军队的两面进,甚至是三面攻城。

  这一想法刚一出现,在西面张辽部队填平壕沟之时,北西两面早有默契的刘澜部队开始集结,与张辽所部一样,做出了攻城准备。

  三面攻城,他们五万守军,看起来守城应该绰绰有余,可如果是三路大军,三面围城的话,很可能会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九四文学,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