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初战交锋(4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袁绍即将大举南下进攻刘澜的消息旬月间传遍天下各郡,然而当刘澜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却对匆匆赶来的徐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而徐庶则认定袁绍短时间南下青州的可能性并不大,首先是因为消息传出来的时间点颇为奇怪,如果袁绍当真打算南下的话,那出兵消息一定会是绝密,可现在呢,搞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别的不说,就说在青州的臧霸,就算主公不提醒也肯定对袁军南下有所防范,你说现在袁绍要真来,还能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效果?

  所以徐庶断定这事八成是袁绍故意放出的风声,好让主公能够从九江退兵,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出兵南下青州。

  刘澜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也许是另一种可能呢?说不定这事压根就不是袁绍故意泄露出来的风声,而是有心人利用了这一消息放出的风声,目的就是想让我军从九江退兵!”

  “主公的意思是,这消息其实并不是从邺城传出,而是从寿春?”徐庶这几天也一直觉得奇怪,袁绍出兵的消息好像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那么这事也就无须多虑了,甚至对袁绍南下完全可以不用去搭理,但现在听刘澜这么一说,反倒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如果这事当真是袁术在背后捣鬼,那么这里面就有多种可能了。

  首先袁绍南下就变得真真假假虚实难料了。

  刘澜听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道:“元直啊,你可是我的军师啊,现在连你都犯嘀咕,那就说明袁绍是真打算南下了。”

  “此话怎讲?”

  “袁绍是什么人我了解,他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所以南下是肯定要南下的,但如果是大军南下,那么他的准备时间就如我们之前所说最少还有两个月,可如果是轻师南下,那南下就可能随时,可既然是偏师,兵力绝对不会太多,所以我们之前的部署足够了,我相信臧霸和子龙完全可以将敌击溃!”

  “足够所言不错,从消息来看袁绍此次任命了颜良为主将,而此人绝不会是子龙将军和臧刺史的对手,如果他带领偏师南下,反而就不是青州危急,而是他危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卑职到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遣张飞加紧对南城纪灵的攻势,既然袁术这么急着想我们撤军,就说明他这两路军马的情况都不妙。”徐庶对九江之战多少有些心急,这也难怪,青州那头不管有多稳,可终归袁绍那边利剑悬在头顶上方,不提早结束九江之战,那随时都要面临袁绍的压力,如果说只是青州的话,倒也没什么,可青州一丢,徐州就会暴露在敌军的铁蹄之下,这才是关键所在。

  徐州这些年在主公的治理下富饶安定,虽然也经历过几次兵祸,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块净土,更是主公治下的钱粮大州,所以徐州绝不能有半点差池,这样一来,不管袁绍南下兵马到底有多少,九江之战都要尽早结束,而与其在南城做文章的话,倒不如在新吴县做些文章,瞧瞧看这个纪灵到底是想干什么!”

  刘澜点点头,道:“也好,让翼德派军去攻一攻新吴,探探纪灵在哪里驻军到底是想干什么也好!”

  袁绍即将大举南下进攻刘澜的消息旬月间传遍天下各郡,然而当刘澜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却对匆匆赶来的徐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而徐庶则认定袁绍短时间南下青州的可能性并不大,首先是因为消息传出来的时间点颇为奇怪,如果袁绍当真打算南下的话,那出兵消息一定会是绝密,可现在呢,搞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别的不说,就说在青州的臧霸,就算主公不提醒也肯定对袁军南下有所防范,你说现在袁绍要真来,还能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效果?

  所以徐庶断定这事八成是袁绍故意放出的风声,好让主公能够从九江退兵,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出兵南下青州。

  刘澜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也许是另一种可能呢?说不定这事压根就不是袁绍故意泄露出来的风声,而是有心人利用了这一消息放出的风声,目的就是想让我军从九江退兵!”

  “主公的意思是,这消息其实并不是从邺城传出,而是从寿春?”徐庶这几天也一直觉得奇怪,袁绍出兵的消息好像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那么这事也就无须多虑了,甚至对袁绍南下完全可以不用去搭理,但现在听刘澜这么一说,反倒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如果这事当真是袁术在背后捣鬼,那么这里面就有多种可能了。

  首先袁绍南下就变得真真假假虚实难料了。

  刘澜听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道:“元直啊,你可是我的军师啊,现在连你都犯嘀咕,那就说明袁绍是真打算南下了。”

  “此话怎讲?”

  “袁绍是什么人我了解,他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所以南下是肯定要南下的,但如果是大军南下,那么他的准备时间就如我们之前所说最少还有两个月,可如果是轻师南下,那南下就可能随时,可既然是偏师,兵力绝对不会太多,所以我们之前的部署足够了,我相信臧霸和子龙完全可以将敌击溃!”

  “足够所言不错,从消息来看袁绍此次任命了颜良为主将,而此人绝不会是子龙将军和臧刺史的对手,如果他带领偏师南下,反而就不是青州危急,而是他危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卑职到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遣张飞加紧对南城纪灵的攻势,既然袁术这么急着想我们撤军,就说明他这两路军马的情况都不妙。”徐庶对九江之战多少有些心急,这也难怪,青州那头不管有多稳,可终归袁绍那边利剑悬在头顶上方,不提早结束九江之战,那随时都要面临袁绍的压力,如果说只是青州的话,倒也没什么,可青州一丢,徐州就会暴露在敌军的铁蹄之下,这才是关键所在。

  徐州这些年在主公的治理下富饶安定,虽然也经历过几次兵祸,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块净土,更是主公治下的钱粮大州,所以徐州绝不能有半点差池,这样一来,不管袁绍南下兵马到底有多少,九江之战都要尽早结束,而与其在南城做文章的话,倒不如在新吴县做些文章,瞧瞧看这个纪灵到底是想干什么!”

  刘澜点点头,道:“也好,让翼德派军去攻一攻新吴,探探纪灵在哪里驻军到底是想干什么也好!”袁绍即将大举南下进攻刘澜的消息旬月间传遍天下各郡,然而当刘澜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却对匆匆赶来的徐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而徐庶则认定袁绍短时间南下青州的可能性并不大,首先是因为消息传出来的时间点颇为奇怪,如果袁绍当真打算南下的话,那出兵消息一定会是绝密,可现在呢,搞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别的不说,就说在青州的臧霸,就算主公不提醒也肯定对袁军南下有所防范,你说现在袁绍要真来,还能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效果?

  所以徐庶断定这事八成是袁绍故意放出的风声,好让主公能够从九江退兵,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出兵南下青州。

  刘澜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也许是另一种可能呢?说不定这事压根就不是袁绍故意泄露出来的风声,而是有心人利用了这一消息放出的风声,目的就是想让我军从九江退兵!”

  “主公的意思是,这消息其实并不是从邺城传出,而是从寿春?”徐庶这几天也一直觉得奇怪,袁绍出兵的消息好像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那么这事也就无须多虑了,甚至对袁绍南下完全可以不用去搭理,但现在听刘澜这么一说,反倒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如果这事当真是袁术在背后捣鬼,那么这里面就有多种可能了。

  首先袁绍南下就变得真真假假虚实难料了。

  刘澜听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道:“元直啊,你可是我的军师啊,现在连你都犯嘀咕,那就说明袁绍是真打算南下了。”

  “此话怎讲?”

  “袁绍是什么人我了解,他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所以南下是肯定要南下的,但如果是大军南下,那么他的准备时间就如我们之前所说最少还有两个月,可如果是轻师南下,那南下就可能随时,可既然是偏师,兵力绝对不会太多,所以我们之前的部署足够了,我相信臧霸和子龙完全可以将敌击溃!”

  “足够所言不错,从消息来看袁绍此次任命了颜良为主将,而此人绝不会是子龙将军和臧刺史的对手,如果他带领偏师南下,反而就不是青州危急,而是他危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卑职到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遣张飞加紧对南城纪灵的攻势,既然袁术这么急着想我们撤军,就说明他这两路军马的情况都不妙。”徐庶对九江之战多少有些心急,这也难怪,青州那头不管有多稳,可终归袁绍那边利剑悬在头顶上方,不提早结束九江之战,那随时都要面临袁绍的压力,如果说只是青州的话,倒也没什么,可青州一丢,徐州就会暴露在敌军的铁蹄之下,这才是关键所在。

  徐州这些年在主公的治理下富饶安定,虽然也经历过几次兵祸,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块净土,更是主公治下的钱粮大州,所以徐州绝不能有半点差池,这样一来,不管袁绍南下兵马到底有多少,九江之战都要尽早结束,而与其在南城做文章的话,倒不如在新吴县做些文章,瞧瞧看这个纪灵到底是想干什么!”

  刘澜点点头,道:“也好,让翼德派军去攻一攻新吴,探探纪灵在哪里驻军到底是想干什么也好!”袁绍即将大举南下进攻刘澜的消息旬月间传遍天下各郡,然而当刘澜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却对匆匆赶来的徐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而徐庶则认定袁绍短时间南下青州的可能性并不大,首先是因为消息传出来的时间点颇为奇怪,如果袁绍当真打算南下的话,那出兵消息一定会是绝密,可现在呢,搞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别的不说,就说在青州的臧霸,就算主公不提醒也肯定对袁军南下有所防范,你说现在袁绍要真来,还能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效果?

  所以徐庶断定这事八成是袁绍故意放出的风声,好让主公能够从九江退兵,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出兵南下青州。

  刘澜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也许是另一种可能呢?说不定这事压根就不是袁绍故意泄露出来的风声,而是有心人利用了这一消息放出的风声,目的就是想让我军从九江退兵!”

  “主公的意思是,这消息其实并不是从邺城传出,而是从寿春?”徐庶这几天也一直觉得奇怪,袁绍出兵的消息好像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那么这事也就无须多虑了,甚至对袁绍南下完全可以不用去搭理,但现在听刘澜这么一说,反倒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如果这事当真是袁术在背后捣鬼,那么这里面就有多种可能了。

  首先袁绍南下就变得真真假假虚实难料了。

  刘澜听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道:“元直啊,你可是我的军师啊,现在连你都犯嘀咕,那就说明袁绍是真打算南下了。”

  “此话怎讲?”

  “袁绍是什么人我了解,他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所以南下是肯定要南下的,但如果是大军南下,那么他的准备时间就如我们之前所说最少还有两个月,可如果是轻师南下,那南下就可能随时,可既然是偏师,兵力绝对不会太多,所以我们之前的部署足够了,我相信臧霸和子龙完全可以将敌击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