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初战交锋(4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初战交锋(49)

  后将军府内院花厅古玩字画应有尽有,但最受袁术喜爱的却是用飞白书所创作的著名古辞:饮马长城窟行。

  在他眼中,厅中能称得上真正的绝品只有这副字画,至于其他的古玩字画在这首古辞面前都变得黯然无色,最多只能算得上是精品。

  而这副绝品书法的第一绝就绝在是用难得一见的飞白体写就,一气呵成,可想其它的价值连城了,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这副字并没有署作者姓名,不然的话,那就更价值连城了,毕竟当世能写就如此气象恢弘的飞白体,除了蔡邕蔡伯喈,绝不会有第二人。

  之前还说着张勋颜良的袁术话锋一转突然说起了身侧墙上挂着的书法,让阎象一时间有些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打算,但他明白,这里面一定意有所指,不然袁术不会突然岔开话题,只是他一时间却没有猜透他的心思,有些困惑,可又不好直接去问,可仔细去想他对蔡邕的一些了解,却也并没有发现与自己此刻所处情况类似的境遇。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主公的意思并不是作者,而是这幅古辞背后隐含之意。

  想到此处,阎象猛然醒悟,忙不迭的道:“主公是想让末将到张勋处?”

  袁术点了点头,他终于参透了自己的打算,让他前往浔县,一来是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其次则是坚定张勋守城的决心,毕竟在准备召回颜良之后,浔县就更不能有半点损失,哪里必须要挡住刘澜,这件事要让他明白,更要让他明白,现在的浔县是何等重要,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那卑职到了浔县之后,是留下来与张将军一同守城呢还是劳军之后便返回守城呢?”

  “自然是返回寿春!”

  “卑职领命。”

  他说完之后,便告辞离去,毕竟这算得上是袁术给予他的最轻的处罚了,如果把他留下来,也就意味着他要与浔县共存亡,但只是劳军的话,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对他的一点小小惩戒,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在寿春,他袁术才是最大的那个人,是能轻易取他性命的那个人。

  昨日犯下的大忌,这一次他原谅你,可是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话,那袁术也就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看着他告辞离去,袁术笑着道:“你就这么走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不妥?阎象猛然一惊,忙回头施礼,背后冷汗直流之际,就见袁术笑着走了下来,将一个如古辞之上所描写的双鱼锦盒交到了他的手中:“拿着它就尽快上路吧。”

  古辞之中的家书便放在锦盒之内,而袁术让他仿古辞之意前往浔县,自然不会是口传指令,那么这方锦盒与锦盒内的文书才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把它交给张勋。”

  “对了,不用急着赶,可以先回府和加人打一声招呼,毕竟是去前线!”袁术转身回到主位时叮嘱道。

  “主公之令,卑职不敢怠慢,让仆从通禀一声就是了,卑职当立即前往浔县。”

  袁术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这番话听起来说得忠心耿耿,替其分忧,让人感动,可他却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看来今天的敲打是很成功的,有的人就得这样,适当提醒一下,不然的话,这主簿还真就当成了后将军,忘了谁是主谁是臣!

  袁术的野心,可要比他那个风头正盛的庶子哥哥袁绍更大,他可是打算称帝的,所以当今天想明白了一切之后,他就开始学着当年的灵帝,首先就要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欲要用之,先要压之,欲要杀之,先要顺之,是以才能够成功的让他看清楚,想明白。

  他能有这一切,不是因为他又多大的才能,而是因为自己用了他,在他的面前,阎象永远是臣,奴大欺主的事情你若果真赶出来,到时候死的那个一定是你,没人能救!

  后将军府内院花厅古玩字画应有尽有,但最受袁术喜爱的却是用飞白书所创作的著名古辞:饮马长城窟行。

  在他眼中,厅中能称得上真正的绝品只有这副字画,至于其他的古玩字画在这首古辞面前都变得黯然无色,最多只能算得上是精品。

  而这副绝品书法的第一绝就绝在是用难得一见的飞白体写就,一气呵成,可想其它的价值连城了,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这副字并没有署作者姓名,不然的话,那就更价值连城了,毕竟当世能写就如此气象恢弘的飞白体,除了蔡邕蔡伯喈,绝不会有第二人。

  之前还说着张勋颜良的袁术话锋一转突然说起了身侧墙上挂着的书法,让阎象一时间有些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打算,但他明白,这里面一定意有所指,不然袁术不会突然岔开话题,只是他一时间却没有猜透他的心思,有些困惑,可又不好直接去问,可仔细去想他对蔡邕的一些了解,却也并没有发现与自己此刻所处情况类似的境遇。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主公的意思并不是作者,而是这幅古辞背后隐含之意。

  想到此处,阎象猛然醒悟,忙不迭的道:“主公是想让末将到张勋处?”

  袁术点了点头,他终于参透了自己的打算,让他前往浔县,一来是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其次则是坚定张勋守城的决心,毕竟在准备召回颜良之后,浔县就更不能有半点损失,哪里必须要挡住刘澜,这件事要让他明白,更要让他明白,现在的浔县是何等重要,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那卑职到了浔县之后,是留下来与张将军一同守城呢还是劳军之后便返回守城呢?”

  “自然是返回寿春!”

  “卑职领命。”

  他说完之后,便告辞离去,毕竟这算得上是袁术给予他的最轻的处罚了,如果把他留下来,也就意味着他要与浔县共存亡,但只是劳军的话,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对他的一点小小惩戒,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在寿春,他袁术才是最大的那个人,是能轻易取他性命的那个人。

  昨日犯下的大忌,这一次他原谅你,可是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话,那袁术也就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看着他告辞离去,袁术笑着道:“你就这么走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不妥?阎象猛然一惊,忙回头施礼,背后冷汗直流之际,就见袁术笑着走了下来,将一个如古辞之上所描写的双鱼锦盒交到了他的手中:“拿着它就尽快上路吧。”

  古辞之中的家书便放在锦盒之内,而袁术让他仿古辞之意前往浔县,自然不会是口传指令,那么这方锦盒与锦盒内的文书才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把它交给张勋。”

  “对了,不用急着赶,可以先回府和加人打一声招呼,毕竟是去前线!”袁术转身回到主位时叮嘱道。

  “主公之令,卑职不敢怠慢,让仆从通禀一声就是了,卑职当立即前往浔县。”

  袁术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这番话听起来说得忠心耿耿,替其分忧,让人感动,可他却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看来今天的敲打是很成功的,有的人就得这样,适当提醒一下,不然的话,这主簿还真就当成了后将军,忘了谁是主谁是臣!

  袁术的野心,可要比他那个风头正盛的庶子哥哥袁绍更大,他可是打算称帝的,所以当今天想明白了一切之后,他就开始学着当年的灵帝,首先就要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欲要用之,先要压之,欲要杀之,先要顺之,是以才能够成功的让他看清楚,想明白。

  他能有这一切,不是因为他又多大的才能,而是因为自己用了他,在他的面前,阎象永远是臣,奴大欺主的事情你若果真赶出来,到时候死的那个一定是你,没人能救!

  后将军府内院花厅古玩字画应有尽有,但最受袁术喜爱的却是用飞白书所创作的著名古辞:饮马长城窟行。

  在他眼中,厅中能称得上真正的绝品只有这副字画,至于其他的古玩字画在这首古辞面前都变得黯然无色,最多只能算得上是精品。

  而这副绝品书法的第一绝就绝在是用难得一见的飞白体写就,一气呵成,可想其它的价值连城了,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这副字并没有署作者姓名,不然的话,那就更价值连城了,毕竟当世能写就如此气象恢弘的飞白体,除了蔡邕蔡伯喈,绝不会有第二人。

  之前还说着张勋颜良的袁术话锋一转突然说起了身侧墙上挂着的书法,让阎象一时间有些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打算,但他明白,这里面一定意有所指,不然袁术不会突然岔开话题,只是他一时间却没有猜透他的心思,有些困惑,可又不好直接去问,可仔细去想他对蔡邕的一些了解,却也并没有发现与自己此刻所处情况类似的境遇。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主公的意思并不是作者,而是这幅古辞背后隐含之意。

  想到此处,阎象猛然醒悟,忙不迭的道:“主公是想让末将到张勋处?”

  袁术点了点头,他终于参透了自己的打算,让他前往浔县,一来是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其次则是坚定张勋守城的决心,毕竟在准备召回颜良之后,浔县就更不能有半点损失,哪里必须要挡住刘澜,这件事要让他明白,更要让他明白,现在的浔县是何等重要,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那卑职到了浔县之后,是留下来与张将军一同守城呢还是劳军之后便返回守城呢?”

  “自然是返回寿春!”

  “卑职领命。”

  他说完之后,便告辞离去,毕竟这算得上是袁术给予他的最轻的处罚了,如果把他留下来,也就意味着他要与浔县共存亡,但只是劳军的话,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对他的一点小小惩戒,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在寿春,他袁术才是最大的那个人,是能轻易取他性命的那个人。

  昨日犯下的大忌,这一次他原谅你,可是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话,那袁术也就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看着他告辞离去,袁术笑着道:“你就这么走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不妥?阎象猛然一惊,忙回头施礼,背后冷汗直流之际,就见袁术笑着走了下来,将一个如古辞之上所描写的双鱼锦盒交到了他的手中:“拿着它就尽快上路吧。”

  古辞之中的家书便放在锦盒之内,而袁术让他仿古辞之意前往浔县,自然不会是口传指令,那么这方锦盒与锦盒内的文书才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把它交给张勋。”

  “对了,不用急着赶,可以先回府和加人打一声招呼,毕竟是去前线!”袁术转身回到主位时叮嘱道。

  “主公之令,卑职不敢怠慢,让仆从通禀一声就是了,卑职当立即前往浔县。”

  袁术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这番话听起来说得忠心耿耿,替其分忧,让人感动,可他却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看来今天的敲打是很成功的,有的人就得这样,适当提醒一下,不然的话,这主簿还真就当成了后将军,忘了谁是主谁是臣!

  袁术的野心,可要比他那个风头正盛的庶子哥哥袁绍更大,他可是打算称帝的,所以当今天想明白了一切之后,他就开始学着当年的灵帝,首先就要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欲要用之,先要压之,欲要杀之,先要顺之,是以才能够成功的让他看清楚,想明白。

  他能有这一切,不是因为他又多大的才能,而是因为自己用了他,在他的面前,阎象永远是臣,奴大欺主的事情你若果真赶出来,到时候死的那个一定是你,没人能救!

  他能有这一切,不是因为他又多大的才能,而是因为自己用了他,在他的面前,阎象永远是臣,奴大欺主的事情你若果真赶出来,到时候死的那个一定是你,没人能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