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初战交锋(5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太史慈退到毗陵的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张颌,原本他是想借此让张颌能够快些支援过来,可没想到这一消息传到张颌耳中之后令他大为生气,甚至在回文中直言太史慈避战,对他撤回毗陵大为不满,他之所以将他支援而来的消息传给太史慈,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坚持到自己支援而来,可他根本就没理解自己的意思,更没明白主公的想法,如果只是为了保卫秣陵这么简单的话,完全可以从广陵调张南对秣陵支援,又何须调他率军回来呢,这是主公要对吴县有所动作了。

  毕竟这对秣陵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受制于信鸽所能传递消息的内容有限,这些话便没有直接写出来,可不想太史慈果然没能理解主公的想法,或者说他理解了,却故意如此做,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这一回张颌在回文中的意思很明白,而太史慈对张颌如此回文气愤不已,甚至看过回文之后大骂张颌拿着鸡毛当令箭,毕竟两人的官职相同,就算撤兵了,对此造成的后果他可有承担,但那也是由主公来对他进行惩处,却也轮不到他张颌说三道四,就像是训他帐下将领一员教训自己,换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不可能不动怒。

  可对于太史慈的愤怒,张北明白其中缘由,这事多半怪自己,是他曲解了主公的意思,如果按照太史慈的意思,不管是继续留在吴县还是前往阳羡,都是最佳选择,也不会让两位将军因此生出嫌隙,他只能从中当起和事老来,虽然陈果劝说了太史慈,但对于他将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的做法,太史慈却完全否决了,毕竟他是主将,一切的选择甚至为此承担的后果都不会甩锅给张北的。

  由此,张北知道,虽然这一仗,他会继续配合张颌,但他明白,两人的梁子必须得化解,不过这事还得等两人见面之后,他再当这个和事老,毕竟都是多年的老兄弟老朋友了,把事情说开了,相逢一笑泯恩仇不是不可能。

  太史慈有些不情不愿的去了阳羡而不是吴县多少有些因为张颌信中那句避战怕死给刺激到了,说实话,这确实有点伤人,尤其是对太史慈这样的大将,为了证明自己,他自然不可能再去吴县,不然这避战怕死的名声不得在秣陵传开了?

  第一时间,太史慈便起兵杀向了阳羡。

  这时候的太史慈已经不顾一切了,这一仗对他来说完全就是正名的一战,大军抵达阳羡之后,便即命令张北前去挑战,按道理双方兵力如此悬殊,一战大战在所难免,可结果却出乎意料。

  整整一整天的挑战,在阳羡的许贡压根就没有应战,到最后太史慈索性待在营中不出去了,面对不敢迎战的许贡,现在可就不是他避战而是许贡是孬种了吧,毕竟他们这里可只不过区区五千人,可面对五千人的挑战,整整三万人的吴县部队却顶着漫天的辱骂缩在城中不敢出战!”

  对于这样的情形,太史慈真的有点搞不懂了,不理解为何许贡会下严令避战,但很快,张北就为他解了惑,太史慈一走一回这么诡异的情况,许贡能不多想嘛,如此怪异的举动,只能说明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不然谁会傻到主动用五千人去挑战三万人,如果是偷袭可能,可是正面对决,绝不可能。

  这一定会被许贡视作是他们在搞鬼,甚至可能有埋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许贡再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自然要严令帐下,不准他们出战。

  “你说的不错。”对于张北的分析,太史慈点头赞同,这是唯一的可能,最接近真相,如果换了他是许贡,也一定会怀疑,不会主动应战,对于不敢出城应战的许贡,太史慈反问了张北一句,道:“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

  太史慈退到毗陵的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张颌,原本他是想借此让张颌能够快些支援过来,可没想到这一消息传到张颌耳中之后令他大为生气,甚至在回文中直言太史慈避战,对他撤回毗陵大为不满,他之所以将他支援而来的消息传给太史慈,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坚持到自己支援而来,可他根本就没理解自己的意思,更没明白主公的想法,如果只是为了保卫秣陵这么简单的话,完全可以从广陵调张南对秣陵支援,又何须调他率军回来呢,这是主公要对吴县有所动作了。

  毕竟这对秣陵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受制于信鸽所能传递消息的内容有限,这些话便没有直接写出来,可不想太史慈果然没能理解主公的想法,或者说他理解了,却故意如此做,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这一回张颌在回文中的意思很明白,而太史慈对张颌如此回文气愤不已,甚至看过回文之后大骂张颌拿着鸡毛当令箭,毕竟两人的官职相同,就算撤兵了,对此造成的后果他可有承担,但那也是由主公来对他进行惩处,却也轮不到他张颌说三道四,就像是训他帐下将领一员教训自己,换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不可能不动怒。

  可对于太史慈的愤怒,张北明白其中缘由,这事多半怪自己,是他曲解了主公的意思,如果按照太史慈的意思,不管是继续留在吴县还是前往阳羡,都是最佳选择,也不会让两位将军因此生出嫌隙,他只能从中当起和事老来,虽然陈果劝说了太史慈,但对于他将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的做法,太史慈却完全否决了,毕竟他是主将,一切的选择甚至为此承担的后果都不会甩锅给张北的。

  由此,张北知道,虽然这一仗,他会继续配合张颌,但他明白,两人的梁子必须得化解,不过这事还得等两人见面之后,他再当这个和事老,毕竟都是多年的老兄弟老朋友了,把事情说开了,相逢一笑泯恩仇不是不可能。

  太史慈有些不情不愿的去了阳羡而不是吴县多少有些因为张颌信中那句避战怕死给刺激到了,说实话,这确实有点伤人,尤其是对太史慈这样的大将,为了证明自己,他自然不可能再去吴县,不然这避战怕死的名声不得在秣陵传开了?

  第一时间,太史慈便起兵杀向了阳羡。

  这时候的太史慈已经不顾一切了,这一仗对他来说完全就是正名的一战,大军抵达阳羡之后,便即命令张北前去挑战,按道理双方兵力如此悬殊,一战大战在所难免,可结果却出乎意料。

  整整一整天的挑战,在阳羡的许贡压根就没有应战,到最后太史慈索性待在营中不出去了,面对不敢迎战的许贡,现在可就不是他避战而是许贡是孬种了吧,毕竟他们这里可只不过区区五千人,可面对五千人的挑战,整整三万人的吴县部队却顶着漫天的辱骂缩在城中不敢出战!”

  对于这样的情形,太史慈真的有点搞不懂了,不理解为何许贡会下严令避战,但很快,张北就为他解了惑,太史慈一走一回这么诡异的情况,许贡能不多想嘛,如此怪异的举动,只能说明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不然谁会傻到主动用五千人去挑战三万人,如果是偷袭可能,可是正面对决,绝不可能。

  这一定会被许贡视作是他们在搞鬼,甚至可能有埋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许贡再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自然要严令帐下,不准他们出战。

  “你说的不错。”对于张北的分析,太史慈点头赞同,这是唯一的可能,最接近真相,如果换了他是许贡,也一定会怀疑,不会主动应战,对于不敢出城应战的许贡,太史慈反问了张北一句,道:“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太史慈退到毗陵的消息第一时间传给了张颌,原本他是想借此让张颌能够快些支援过来,可没想到这一消息传到张颌耳中之后令他大为生气,甚至在回文中直言太史慈避战,对他撤回毗陵大为不满,他之所以将他支援而来的消息传给太史慈,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坚持到自己支援而来,可他根本就没理解自己的意思,更没明白主公的想法,如果只是为了保卫秣陵这么简单的话,完全可以从广陵调张南对秣陵支援,又何须调他率军回来呢,这是主公要对吴县有所动作了。

  毕竟这对秣陵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受制于信鸽所能传递消息的内容有限,这些话便没有直接写出来,可不想太史慈果然没能理解主公的想法,或者说他理解了,却故意如此做,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这一回张颌在回文中的意思很明白,而太史慈对张颌如此回文气愤不已,甚至看过回文之后大骂张颌拿着鸡毛当令箭,毕竟两人的官职相同,就算撤兵了,对此造成的后果他可有承担,但那也是由主公来对他进行惩处,却也轮不到他张颌说三道四,就像是训他帐下将领一员教训自己,换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不可能不动怒。

  可对于太史慈的愤怒,张北明白其中缘由,这事多半怪自己,是他曲解了主公的意思,如果按照太史慈的意思,不管是继续留在吴县还是前往阳羡,都是最佳选择,也不会让两位将军因此生出嫌隙,他只能从中当起和事老来,虽然陈果劝说了太史慈,但对于他将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的做法,太史慈却完全否决了,毕竟他是主将,一切的选择甚至为此承担的后果都不会甩锅给张北的。

  由此,张北知道,虽然这一仗,他会继续配合张颌,但他明白,两人的梁子必须得化解,不过这事还得等两人见面之后,他再当这个和事老,毕竟都是多年的老兄弟老朋友了,把事情说开了,相逢一笑泯恩仇不是不可能。

  太史慈有些不情不愿的去了阳羡而不是吴县多少有些因为张颌信中那句避战怕死给刺激到了,说实话,这确实有点伤人,尤其是对太史慈这样的大将,为了证明自己,他自然不可能再去吴县,不然这避战怕死的名声不得在秣陵传开了?

  第一时间,太史慈便起兵杀向了阳羡。

  这时候的太史慈已经不顾一切了,这一仗对他来说完全就是正名的一战,大军抵达阳羡之后,便即命令张北前去挑战,按道理双方兵力如此悬殊,一战大战在所难免,可结果却出乎意料。

  整整一整天的挑战,在阳羡的许贡压根就没有应战,到最后太史慈索性待在营中不出去了,面对不敢迎战的许贡,现在可就不是他避战而是许贡是孬种了吧,毕竟他们这里可只不过区区五千人,可面对五千人的挑战,整整三万人的吴县部队却顶着漫天的辱骂缩在城中不敢出战!”

  对于这样的情形,太史慈真的有点搞不懂了,不理解为何许贡会下严令避战,但很快,张北就为他解了惑,太史慈一走一回这么诡异的情况,许贡能不多想嘛,如此怪异的举动,只能说明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不然谁会傻到主动用五千人去挑战三万人,如果是偷袭可能,可是正面对决,绝不可能。

  这一定会被许贡视作是他们在搞鬼,甚至可能有埋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许贡再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自然要严令帐下,不准他们出战。

  “你说的不错。”对于张北的分析,太史慈点头赞同,这是唯一的可能,最接近真相,如果换了他是许贡,也一定会怀疑,不会主动应战,对于不敢出城应战的许贡,太史慈反问了张北一句,道:“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你说的不错。”对于张北的分析,太史慈点头赞同,这是唯一的可能,最接近真相,如果换了他是许贡,也一定会怀疑,不会主动应战,对于不敢出城应战的许贡,太史慈反问了张北一句,道:“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