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大战开启(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敌军杀来的一刻,岑宁手臂狠狠向下一甩,大喊一声:“给我狠狠的射!”

  岑宁的喊声再一次打破静谧夜空中的平静,弩手在这一刻将手中箭矢射向了前方行进中的寿春军,随后,岑宁抬起大刀,冲向了敌军,身后的秣陵军紧随其后,如同潮水般杀向了敌军。

  一切都在徐庶的计划之内,或者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但这次出击却是岑宁自己的主意,既然军师有意迷惑他们,那么继续隐藏下去疑神疑鬼倒不知让他们知根知底,当然这个底自然不会是真相。

  如此一来,敌军便会深信不疑,当然最为关键的还是因为这里的寿春军太少了,必须要让他们看到一些细微,这样一来也许才能把一直没有露面的纪灵引出来。

  秣陵军突然杀出来,着实打了纪毣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攻势非常猛,不得已只得改攻为守,做出结阵防御的指令。

  从进攻到防守,寿春军在纪毣的带领下还是展现出了极强的军事素养,反应的速度异常快,可不管再快,毕竟是短兵相接,几乎是寿春军刚结阵,秣陵军便在岑宁的指挥下杀了过来,双方短兵相接,交战在一起。

  战斗激烈的程度超乎想象,不过最让纪毣发憷的,却是重来时敌军手中的弩机,这样的弩机是他头一次见到,但名声却很大,纪毣很久就从各方听到了徐州军部队人手一支手弩的传闻,那时候对手弩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想想也不会有多大的杀伤力,但经过刚才一连串的箭雨洗礼之后,他终于知道手弩的恐怖了。

  而且在进攻时,秣陵军同样会先使用手弩射击,这样的冲锋,如果有盾兵还好,不然的话,简直就是噩梦。

  这一点他们和秣陵军的差别,但差别绝不仅仅只有这么一项,还有装备,就拿简简单单的铠甲来说,秣陵军人手必备,只有轻骑兵才会穿皮甲,可是寿春军因为这些连连番交战,财力消耗太大,现在的部队,大多数都只能配备皮甲,至于铁甲,那都是将官校官才能有资格,就此一点,高下立判。

  毕竟战争要死人,可如何保护士兵,让士兵更好的存活下来更关键,在这一点上,刘澜就做的很好,这可不是纪毣吹捧敌人,而是阐述事实,毕竟只有保存下精锐,才能有称雄的可能,就像寿春军,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年精锐损耗殆尽,又怎么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就刚才的一番战斗,他们所射出的箭矢,对秣陵军真的一点效果都没有,很多箭矢,都被手盾格挡,而除非是直接毙命,就算是中箭了,秣陵军的士兵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反应,他甚至注意到一个细节,当他们中箭之后,直接就伸手把箭矢拔了出来,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啊,要知道箭矢的恐怖之处,不仅是其强大的杀伤力,可以直接将敌军一击毙命,更重要的是,就算不能一击毙命,可箭矢同样能够给敌军带来极大的杀伤,虽然没能直接毙命,可可射在身体只是,想要拔出箭头却没那么简单,往往很多士兵就是因为摘取箭头时,被疼死甚至失血而亡。

  这也是为何,当初关羽在矿山时提出了人人都要穿着一件丝帛制作的内衣,最初的提议,是因为他们会与胡人遭遇,而胡人对弓箭的使用又是他们不得不防的,用帛丝做内衣或是背心,就能够极大的减少伤亡。

  而随着丝帛背心的作用被广为流传,刘澜便也在各军推广,但毕竟帛丝可比不其他,这是一笔极大的开销,这对以前的刘澜来说能把骑兵装备齐了就已经是一件难事了,更不要说在步军之中推广,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刘澜家大业大,甚至根本不用动税收,直接就靠着阎柔在黄县的黄金收入,就够装备各军了,当然现在有了糜竺的成衣厂,刘澜也就把这一块彻底改为了外包,直接以征西将军府的名义从他手中订购,好在之前已经自己制作了许多,现在从他那里订购也不过就是补齐,但光是补齐这一项对丝的消耗便是天文数字。

  而沛县的丝产量,立时便不足起来,糜竺不得已从其他地方采购,甚至想着把他自家在徐州的土地改种桑田,可是,现在的关键不是改不改桑田的事,而是根本就找不到佃农,徐州派地,所有百姓都得到了土地,而似他这也的大户便也找不到任何佃农,毕竟他是不可能自己去养蚕啊,可又找不到佃农,可是面对这里面的利益,如此大的一块蛋糕,糜竺能不动心吗,他找到了刘澜,希望刘澜能给一些政策,毕竟他虽然这些年被刘澜刻意打压,连将军府都没入,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刘澜的别驾啊,总理着秣陵一州政务,在这民生方面的事情上,提些建议,刘澜也不会说什么的。

  不过他的提议虽然说的慷慨,可说白了,不过是假公济私罢了,而且现在发展工商,可能吗,现在是什么时代,兵荒马乱的汉末啊,所有诸侯都在发展农业,他去发展工商,你有再多的钱又能如何,难不成要饿死?

  所以沛县的新政,就只有沛县一郡,这里是他的试验田,这里的土地种粮的亩数现在就徐盛汇报上来的情况不足十分之二,几乎都被种了丝和棉,这一组数字是可怕的,因为沛郡现在一切粮食果蔬都靠徐州运输。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刘澜怎么可能会允许糜竺在徐州甚至是丹阳鼓励养蚕的政令呢,到时候大家可不就都要去喝西北风了?

  糜竺的条陈没有被通过,他就只能把脑筋想到其他地方,可养蚕和种田一样,不可能凭空而来,又没有政策上的鼓励,就只能另想别的办法,这个时候他把目光瞅向了青州,这里是空白区,虽然是在刘澜的控制之下,但这里却又非刘澜直接控制,而是臧霸管制,可想要说服臧霸,也很难,青州历经战火,人口锐减,连粮食都不能自足,为此臧霸不知有多愁,怎么可能弃田?

  可谁又能想到,糜竺不知用了什么魔力,居然把臧霸成功说服了,其实想要说服他很简单,毕竟臧霸需要的是什么,是粮食,那么糜竺就答应他需要的粮食,毕竟以糜家的实力,想要冲其他地方购粮还是很简单的,在加上他举了沛县的例子,所以在他提出条件后,立时把他说服了。

  如此一来,糜竺获得了自己需要的蚕丝,而臧霸得到了他所需要的粮食,皆大欢喜,而正是因为如此,蚕丝内衣才得到彻底的推广,而在与敌军的交锋中,秣陵军才能有这般如有神助的表现。

  真因为他们装备的精良,秣陵军才能在人数不多时依旧占据着优势,在纪毣看来,这可不是他们的战斗力有多强,完全是因为他们有着更为精良的装备。

  阵前,秣陵军提着环手刀,扛着大盾,这大盾可不是巨盾,不过半人高,人手一支,抵挡着冲杀而来的敌军射出来的手弩。

  而在秣陵军前进的同时,他们也靠着大盾缓慢前进,其后则是矮身的长矛兵,他们一个个缩着脑袋,挺着长矛,跟在盾兵之后,向前推进,只要秣陵军敢上来,就将他们悉数捅翻。

  寿春军的推进速度并不快,但秣陵军的冲击速度却极快,但是当他们遇到寿春军的方阵,立时便被阻挡,再难以前进一步。

  秣陵军在他的方阵推进下被逼得不断后退,见此,纪毣大笑一声,这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再加一把力,彻底把秣陵军击溃。

  后军突击!

  纪毣果断下令,立时全军开始突击,一时间,战场之上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秣陵军再也没有抵抗的勇气,纷纷落荒而逃,而在这个关键时候,岑宁的退兵命令彻底让大军开始后退,这样的后退很快变成了恐慌,很多人丢枪弃甲,疯狂逃命,而这何尝不是岑宁想要看到的结果,秣陵军并没有崩溃,只是要装作一个溃败的样子,不如此,又怎么可能一步步引敌军进入埋伏,不如此,又怎么能让纪灵现身,不如此,又怎么能对寿春军展开最后的屠杀。

  可想要达成,就必须要装的像,军师徐庶的计谋不可谓不高明,但真正想要让敌军上当,还需要有伤亡的代价,不然敌人也不是傻瓜,又怎么可能上当?

  这就是用兵之道,假亦真时真亦假,逃跑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秣陵军开始后退之后,寿春军果然追击而来,可是他们正在能追得上来的,毕竟是少数,不论如何,这次的逃跑,是有计划的,有组织的,至于那些被抛弃的辎重,除了粮食,一些铠甲,真正有作用的,根本没有。

  这一幕,彻底打消了纪毣的疑虑,对于秣陵军仓皇逃窜更是深信不疑,他疯狂追击而来,可是岑宁最后还是在快低达第二道防线时,做出了反击。

  也很难,青州历经战火,人口锐减,连粮食都不能自足,为此臧霸不知有多愁,怎么可能弃田?

  可谁又能想到,糜竺不知用了什么魔力,居然把臧霸成功说服了,其实想要说服他很简单,毕竟臧霸需要的是什么,是粮食,那么糜竺就答应他需要的粮食,毕竟以糜家的实力,想要冲其他地方购粮还是很简单的,在加上他举了沛县的例子,所以在他提出条件后,立时把他说服了。

  如此一来,糜竺获得了自己需要的蚕丝,而臧霸得到了他所需要的粮食,皆大欢喜,而正是因为如此,蚕丝内衣才得到彻底的推广,而在与敌军的交锋中,秣陵军才能有这般如有神助的表现。

  真因为他们装备的精良,秣陵军才能在人数不多时依旧占据着优势,在纪毣看来,这可不是他们的战斗力有多强,完全是因为他们有着更为精良的装备。

  阵前,秣陵军提着环手刀,扛着大盾,这大盾可不是巨盾,不过半人高,人手一支,抵挡着冲杀而来的敌军射出来的手弩。

  而在秣陵军前进的同时,他们也靠着大盾缓慢前进,其后则是矮身的长矛兵,他们一个个缩着脑袋,挺着长矛,跟在盾兵之后,向前推进,只要秣陵军敢上来,就将他们悉数捅翻。

  寿春军的推进速度并不快,但秣陵军的冲击速度却极快,但是当他们遇到寿春军的方阵,立时便被阻挡,再难以前进一步。

  秣陵军在他的方阵推进下被逼得不断后退,见此,纪毣大笑一声,这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再加一把力,彻底把秣陵军击溃。

  后军突击!

  纪毣果断下令,立时全军开始突击,一时间,战场之上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秣陵军再也没有抵抗的勇气,纷纷落荒而逃,而在这个关键时候,岑宁的退兵命令彻底让大军开始后退,这样的后退很快变成了恐慌,很多人丢枪弃甲,疯狂逃命,而这何尝不是岑宁想要看到的结果,秣陵军并没有崩溃,只是要装作一个溃败的样子,不如此,又怎么可能一步步引敌军进入埋伏,不如此,又怎么能让纪灵现身,不如此,又怎么能对寿春军展开最后的屠杀。

  可想要达成,就必须要装的像,军师徐庶的计谋不可谓不高明,但真正想要让敌军上当,还需要有伤亡的代价,不然敌人也不是傻瓜,又怎么可能上当?

  这就是用兵之道,假亦真时真亦假,逃跑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秣陵军开始后退之后,寿春军果然追击而来,可是他们正在能追得上来的,毕竟是少数,不论如何,这次的逃跑,是有计划的,有组织的,至于那些被抛弃的辎重,除了粮食,一些铠甲,真正有作用的,根本没有。

  这一幕,彻底打消了纪毣的疑虑,对于秣陵军仓皇逃窜更是深信不疑,他疯狂追击而来,可是岑宁最后还是在快低达第二道防线时,做出了反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