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大战开启(1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战斗如此反复,是纪毣所没有想到的,之前还是追赶者,现在就变成了逃窜者,眼见着局势越来越糟,他一夹马腹,挺身而出,不仅第一个迎向敌军,更派出了执法队,执法队连杀数十人,终于把混乱的场面控制下来,并随着纪毣向秣陵军发起了反击。

  拉锯战在战场之上展开,刹那间,转守为攻的秣陵军便又从进攻方变为了防守一方,经此一役,岑宁的计划彻底破产,不,更准确的说是徐庶的计划破产,如果按照岑宁的想法,这一仗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可现在他们从主动变为了被动。

  夜空之下,岑宁的心绪并不是很高,毕竟现在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他所愿意,可他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按照徐庶的命令与敌展开激烈交锋,惨烈激战疯狂上演,可局面对他们来说变得又写不利,岑宁不得不亲自冲杀在第一线,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一击击破敌军。

  只是眼前的寿春军要比他想象中更强,战斗力颇强,但按他的说法,这支部队的将领很有能力,最少,在刚才的情形之下如果换了一个人,他们很可能就会被一击击溃,可对面的将领却没有,他不仅没有将敌军打乱打散打退,反而还对他发起了反击,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打击,这样的情形可不能下去,不然,这一仗他就要败了,到那时,被这波敌军突破了第一道防线,他说不得就要被徐庶军法从事了,一想到这里,他又怎么能不奋勇向前,必须要把敌军的气势压下去。

  前进者赏,后退者杀!

  这是岑宁来到阵前下达的唯一一道命令,在这样的命令下,秣陵军跟着他奋勇冲杀,阵前盾兵人手举着一支手弩射杀身前敌军,这对寿春军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他们的冲锋势头被遏制,可以说,以前说道刘澜时,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骑兵,但现在说起刘澜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不要钱一样射出的弩箭。

  弩机成为了刘澜军中的大杀器,但他们可不仅仅只有弩机,还有百战精锐,他们都是参加过数以百计战斗的老军,一个个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近身搏斗,寿春军就没有一人能撑过三合,悉数被捅翻砍杀。

  而反观寿春军,前面的战斗还能有零星反抗,可越到后面,局面越不利,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士兵冲在最前面的都是老兵,而在后面的士兵,都是一些新卒,甚至是一些寿春郡国兵,这样的部队说白了和杂牌部队没啥大的区别,别说有的人连皮甲都没有,就算是兵刃,都是五花八门,这样的部队,战力又能高到哪,很块就被秣陵军轻松压制。

  敌军开始不断后退,人心惶惶,越来越有崩溃的趋势,见此,岑宁自然要再加一把力。进攻的速度又加快了,越来越多的敌军被砍杀。

  岑宁带头冲杀的效果达到了,战场又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虽然纪毣努力挽回着局面,可以回天乏术,寿春军再也没有抵抗的勇气,纷纷落荒而逃。

  而随着寿春军一个个向后逃命,岑宁却并没有急着进攻,毕竟这样的情景刚才发生过数回,拉锯战会不会继续再上演,他不知道,但他能做的就是稳扎稳打,绝不轻兵冒进,但不轻兵冒进,并不等于不追击,部队在有条不絮的追击下,寿春军再也没有找到任何反攻的机会,甚至在秣陵军的追击下,寿春军伤亡惨重。

  场面越来越混乱,岑宁一马当先,这可是他第一次独自领兵与敌正面战斗,虽然同样是受命于人,但这感觉可比在听命翼德将军时自由多了,毕竟任何命令都出自他一人,他能够通过战场的情况下达自己认为最合理的命令,这样的情形太让他痛快了,大刀挥舞,部队冲锋,这样的感觉,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他越来越喜欢,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着实要比扛着大刀冲杀有感觉,这是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感觉,痛快多了。

  这场景,让他找到一点关羽将军的感觉,他见过关羽将军指挥部队战斗的长江,就和他现在一个样子,把敌军打到毫无信心之后,再发动全军冲锋,而这个时候,关将军才会亲自冲杀在第一线。

  而现在,他就是这样的感觉,看着四周的精兵悍卒,再看看那逃走的敌军士兵,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他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了,此战之后,他可得去找找翼德将军,希望他能给予自己独自领兵之权,就算不能像宗寇那样,最少也要像现在这样,能有独立领兵的资格啊。

  这是岑宁现在最迫切的要求,主要这一仗他表现好了,他有十足信心相信张将军会点头的,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他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而他和那个宗寇比起来,可一点也不必他差多少,这一点,张飞应该明白,所以他一定会答应。

  虽然这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可岑宁就是相信会梦想成真,甚至为此而越来越兴奋,听着前方传来敌军的哭喊声,他纵马一跃,挥舞着大刀杀入敌群,在敌群中横冲直撞,一把大刀舞动如风,只一眨眼,就将周边数人尽数砍杀,随即继续向前,势不可挡,根本不等身后的亲兵,继续向前冲杀而去。

  这一仗胜得快,败的也快,纪毣看不懂,更想不通,这是从军多年头一次遇到的情绪,前脚还在追歼敌军,后脚就又被敌军追着跑,他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想请教人吧,却发现旁边纪灵将军的身影根本就不在,他叹了口气,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纪灵的重要性,明白主心骨是多么的重要,也许这一仗就是因为是他在指挥而不是纪灵,如果是纪灵的话,那么又怎么可能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纪毣回头望向了漆黑的夜空,那里,应该是纪灵将军的方向,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出现,他不知道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是他被抛弃了,成为了弃子,帮纪灵挡住秣陵军,还是说他们与纪灵将军被敌军拦腰截断,现在正被分割包围,现在的局面没人知晓,但他有必须得承认,就现在战场的状态,前者的可能性比后者更大,毕竟他们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几十里外一定能察觉,而几十里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八成是纪灵将军选择了绕道而走,可寂寞却没有任何被出卖的感觉,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他不认为自己这是被出卖了,甚至为此感到自豪,最少他有资格被纪灵将军出卖,相比于以往,他觉得自己终于被重视了,虽然说与君子其他将领比起来,他缺少作战经验,可最少,现在他比别人多了一点,有资格站在这里,为将军遮风挡雨,抵挡危险,这让他心中激动,看了一眼身后夜景,他们高叫一声,将军请尽快离去,末将愿再次拼死一战。

  这是他能为纪灵做出的最后努力,拼尽五千人,为数万寿春军创造机会,安全离去,他愿意把所有的风险承受下来,不管多大的压力他都抗下,只要纪灵将军能够安全离开,然而,这压力太沉重了,他的这副小身板,很看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可他却没有吭一声,咬牙硬挺着,就算明知战死,他也心甘情愿。

  死,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从他从青州到寿春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觉悟,尤其是此刻,当猜到可能做了纪灵将军的替死鬼之后,他的心境,非但没有起任何变化,反而变得激动起来,因为他终于有资格,为此他甚至变得激动,兴奋。

  紧了紧手中环首刀,勒马拽缰,大吼一声,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尽可能的让身边的士兵都能听到:“全军防御,再有后退者,杀无赦!!”

  很多逃跑的寿春军又听到了这样的命令,之前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命令下发起的反击,可现在所有人都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他们远远望着纪毣,确认刚才是他的命令而不是他们听错了,很快,他们可以确定,而且他们还看到了他眼中那必死的决心。

  而现在,他就是这样的感觉,看着四周的精兵悍卒,再看看那逃走的敌军士兵,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他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了,此战之后,他可得去找找翼德将军,希望他能给予自己独自领兵之权,就算不能像宗寇那样,最少也要像现在这样,能有独立领兵的资格啊。

  这是岑宁现在最迫切的要求,主要这一仗他表现好了,他有十足信心相信张将军会点头的,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他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而他和那个宗寇比起来,可一点也不必他差多少,这一点,张飞应该明白,所以他一定会答应。

  虽然这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可岑宁就是相信会梦想成真,甚至为此而越来越兴奋,听着前方传来敌军的哭喊声,他纵马一跃,挥舞着大刀杀入敌群,在敌群中横冲直撞,一把大刀舞动如风,只一眨眼,就将周边数人尽数砍杀,随即继续向前,势不可挡,根本不等身后的亲兵,继续向前冲杀而去。

  这一仗胜得快,败的也快,纪毣看不懂,更想不通,这是从军多年头一次遇到的情绪,前脚还在追歼敌军,后脚就又被敌军追着跑,他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想请教人吧,却发现旁边纪灵将军的身影根本就不在,他叹了口气,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纪灵的重要性,明白主心骨是多么的重要,也许这一仗就是因为是他在指挥而不是纪灵,如果是纪灵的话,那么又怎么可能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纪毣回头望向了漆黑的夜空,那里,应该是纪灵将军的方向,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出现,他不知道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是他被抛弃了,成为了弃子,帮纪灵挡住秣陵军,还是说他们与纪灵将军被敌军拦腰截断,现在正被分割包围,现在的局面没人知晓,但他有必须得承认,就现在战场的状态,前者的可能性比后者更大,毕竟他们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几十里外一定能察觉,而几十里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八成是纪灵将军选择了绕道而走,可寂寞却没有任何被出卖的感觉,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他不认为自己这是被出卖了,甚至为此感到自豪,最少他有资格被纪灵将军出卖,相比于以往,他觉得自己终于被重视了,虽然说与君子其他将领比起来,他缺少作战经验,可最少,现在他比别人多了一点,有资格站在这里,为将军遮风挡雨,抵挡危险,这让他心中激动,看了一眼身后夜景,他们高叫一声,将军请尽快离去,末将愿再次拼死一战。

  这是他能为纪灵做出的最后努力,拼尽五千人,为数万寿春军创造机会,安全离去,他愿意把所有的风险承受下来,不管多大的压力他都抗下,只要纪灵将军能够安全离开,然而,这压力太沉重了,他的这副小身板,很看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可他却没有吭一声,咬牙硬挺着,就算明知战死,他也心甘情愿。

  死,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从他从青州到寿春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觉悟,尤其是此刻,当猜到可能做了纪灵将军的替死鬼之后,他的心境,非但没有起任何变化,反而变得激动起来,因为他终于有资格,为此他甚至变得激动,兴奋。

  紧了紧手中环首刀,勒马拽缰,大吼一声,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尽可能的让身边的士兵都能听到:“全军防御,再有后退者,杀无赦!!”

  很多逃跑的寿春军又听到了这样的命令,之前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命令下发起的反击,可现在所有人都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他们远远望着纪毣,确认刚才是他的命令而不是他们听错了,很快,他们可以确定,而且他们还看到了他眼中那必死的决心。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九四文学),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