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大战开启(1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张颌抵达毗陵,第一件事就是为太史慈解了围,不过太史慈可没有任何感‘激’,对他更是横眉冷眼,然而当刘澜处置张颌的命令抵达之后,太史慈才算是终于出了一口心中怨愤,当然刘澜并没有惩处张颌,甚至连书面的批评都没有,可真正让他解恨的却是主公吴郡之战的指挥权‘交’给了他。。: 。

  虽然主公没有惩罚张颌,但这样的任命,更像是对他二人各打二十大板,张颌明白这样的任命意味着什么,太史慈当然也清楚,可以说刘澜这样的任命极大的安抚了太史慈,更严重警告了张颌,而更关键的一点是,二人都变成了戴罪之身,尤其是太史慈,他现在比任何人都更要击败许贡,向刘澜证明。

  而刘澜对于张颌的处置,其实一直很头疼,毕竟这个度不好拿捏,轻了,那么太史慈那里必然会记恨,重了,张颌那边又会出现反复,觉得不公,可他这样的任命一下达,张颌也就明白了,而且又因为太史慈主将的身份,他心中不管有些什么委屈都得忍着,再说了,他二人本来就是好友,这样的任命,必然能够让二人相逢一笑泯恩仇。

  原因很简单,因为二人都需要一个台阶,刘澜把主将给了太史慈,他就比张颌高了半截,里子面子都有了,而为了这一战最终的胜利,那他就必须要倚重张颌,所以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将军额头能跑马的气量来。

  而张颌呢,同样是这个的道理,不给他惩罚,却把主将给了太史慈,首先会让他觉得这是他从太史慈与许贡数次‘交’锋这点考虑,因为他更熟悉吴县的情况,给他主将,情理之中,可再仔细琢磨的话,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太史慈被惩处,说白了就是因为他的那道文书,现在他是主将,说白了就是让他挽回颜面,而他这主力军就必须得出力,自己惹出的祸,自己填,更何况太史慈还是主将,他也不敢有什么猫腻。

  所以说,刘澜这一任命,一举三得,可如果把主将‘交’给张颌,那绝对会极其糟糕,最少太史慈那边就会炸了窝。

  吴县这边刘澜尽可能的修补着两员大将的关系,虽然最终能否让二人和好如初还不清楚,但最少吴县之战,两人不会拖后‘腿’,而在吴县,许贡被张颌突袭解了毗陵之围后就变得忧心忡忡,他把伊澹留在了阳羡,自己则撤回了吴县,临走之前,他下达了死命令给伊澹,阳羡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决不许他弃城逃跑,不然的话,他在吴县的家眷,一个不留。

  许贡心狠手辣那是吴县人尽皆知的,而且伊澹也明白他的心思,他是被秣陵军给打怕了,如果说太史慈已经让他心有余悸的话,那张颌的援军几乎把他吓破了胆,不然他也不会先跑回了吴县,他这就是让自己当炮灰,把秣陵军拖在阳羡呢,当然经历过和太史慈的‘激’战之后,他也不是没有一点其他的考虑,那就是一旦太史慈没有攻打阳羡而是又到了吴县,那他就完全可以跑到阳羡,他清楚,他们现在的兵力,不管是阳羡还是吴县,都守不住。

  与太史慈‘交’锋,让他损失了一半人马,在毗陵又损失了一部,现在他吴县的兵力只比太史慈多不过五千多人,可这一回张颌那可是号称带了三万多秣陵军来的,就算这里面有水分,可一万人怎么也有了吧,可就是如此,那兵力也超过他们很多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他现在就在吴县紧急募兵,可想在短时间内招募到同等数量的兵力也不可能,而且就算能招募到这些兵员,兵甲怎么筹集,士兵训练怎么提高,这些解决不了,怎么可能是秣陵军的对手。

  所以想短时间内搬回劣势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他却必须得尝试,是以他就只能向伊澹下达这样近似绝情的命令,他期盼着太史慈能够先去攻打阳羡,那样,只要伊澹能把城池守住,那他就能在吴县多募一些兵,并加紧训练,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机会,等到袁术的支援,袁绍的出兵。

  许贡给伊澹的命令传达之后,便即带领主力回到了吴县,伊澹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息一声,郡守给他留了三千人,这三千人,能坚守几天?

  “一个时辰都是奢望!”

  伊澹破口大骂,一肚子火在回到县令府后彻底发作,屋内的能砸的东西都被他砸了一个遍,他在吴县,自二十岁就进了县令府,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做到了兵曹,虽然是小吏,可也算是吴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可他没想到今日会被许贡如此对待,从未有过的屈辱,可他不得不咬牙忍着,因为那该死的许贡拿他的家人威胁他,他现在除了死守阳羡,还有其他选择吗?

  他在屋内破口大骂着许贡,可除此之外,他别无办法,只能等死。

  就在这样胆战心惊下,他最害怕的秣陵军来了。

  由太史慈和张颌带领的一共两万人马,这个数字是斥候查探回来的,虽然比之前所谓的三万援军少了不少,但他却相信这个数字更接近事实。

  可不管是三万人,还是两万人,不管哪一个是事实是真相,对他和他驻守的阳羡来说都是恐怖之敌,都会被轻松击败。

  生死关头,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虽然敌军还需要好几日才能抵达,可在这几日内,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加强防备,尽可能的多守几个……时辰!

  “许贡所希望他能守个十几天甚至是几个月那根本就是做梦,看看他给他留下的这三千人吧,都是些老弱病残,这样的士兵,恐怕连第一‘波’进攻都守不住,因此,他不得不把郡国兵集中起来,进行‘操’练,虽然是临阵磨枪,但怎么也能有些作用,当然,如果敌军使用大型的攻城器,那阳羡城也就不会有什么希望。

  对于太史慈,他有着深刻的印象,五千对三万,他能杀上万人后安全退回毗陵,并在毗陵守了足足十天,坚持到张颌援军抵达,这么强悍的将,自然不会有弱兵,就事论事,对于他这也的对手,一旦有大型攻城器械的话,他真的没有任何信心,可是如果他们没有攻城器械的话,只靠云梯或者冲车,未必就能攻破阳羡城。

  “传令,部队出城,把阳羡城周围五里之内的树木尽数砍伐!”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坚壁清野,这也一来,太史慈就算是想要作攻城器械,也只能从五里之外伐木,等把木材运回来再制作成攻城器械,最少就能‘浪’费他三五天。

  一想到这些,伊澹便笑了起来,转身便传达了命令,看着热火朝天离城而去的部队,这些木材砍伐了回来,还能充作滚木,不仅拖延了敌军,还加固了城防,一举双得,然而,等秣陵军抵达之后,伊澹一定会眉头紧皱,因为秣陵军的攻城器械,根本就不是现成伐木做的。

  就在太史慈和张颌向阳羡进军之时,此刻的余汗县内,秣陵军真与寿‘春’军展开着一场殊死‘交’战。

  秣陵军在岑宁的带领下犹如洪水绝提,向寿‘春’军猛扑而来,巨‘浪’滔天,瞬间便将寿‘春’军席卷,气势如虹,惊天动地。

  可在纪毣拼死阻击之下,不管秣陵军攻势有多迅猛,寿‘春’军却始终巍峨不动,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抵挡下秣陵军一‘浪’高过一‘浪’的凶猛攻势。

  这还是他以前遇到过的寿‘春’军吗?

  眼前的敌军,对岑宁来说是熟悉而又陌生的,战斗之初,他可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演变现在这一情况,可他却不得不承认,他遇到了一个恐怖可怕的对手,不管他做什么,敌将都好像能够提前预料到一样,每每发现落入寿‘春’军的陷阱之中,却发现已经太晚了。

  他在敌将身上吃了太多的亏,岑宁算是看出来了,他很多的想法都是异想天开了,他还没有能领兵的能力,既然这样,那就靠绝对实力,把他拿下,就现在的情况,以他们在战场之上的优势,用不了多久,迟早将敌军击败,可以说现在的战局已定,之上早与晚罢了,不管这些寿‘春’军如何拼命死战,最终都无法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

  但他在心中又必须得承认,敌将在这里防御,是极其成功的,他充分运用了地理的优势,这一点是他所缺失的,虽然在张飞将军帐下对于天时地利人和这些来说都是扯王八犊子,可是在军官培训时,这是与战场之上的绝对优势时刻被强调的,就从这一点来看,敌将是成功的,而他对此则是缺失的,不仅没有占据地利,更没有把战场的兵力优势充分发挥出来,这也是这一仗如此困难的关键。

  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句话与猛将比出于卒伍同理,岑宁的目光变得深邃,经此一役,他不会再出现如此低级的失误,这一仗,他会铭记一辈子,如果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他发誓,再也不会被敌将牵着鼻子走。

  现在,战局已经很难扭转了,而且他们在这里被拖的时间太久了,必须要做出一个了断。

  毕竟,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瞧瞧,到底是他的想法正确,还是军师徐庶的布置更准确,他从始至终都不相信,把这‘波’寿‘春’军击败了,打残了,就能‘逼’纪灵献身,如果他们败了,纪灵又怎么可能献身呢,还不怪溜溜的逃走?

  张颌抵达毗陵,第一件事就是为太史慈解了围,不过太史慈可没有任何感‘激’,对他更是横眉冷眼,然而当刘澜处置张颌的命令抵达之后,太史慈才算是终于出了一口心中怨愤,当然刘澜并没有惩处张颌,甚至连书面的批评都没有,可真正让他解恨的却是主公吴郡之战的指挥权‘交’给了他。

  虽然主公没有惩罚张颌,但这样的任命,更像是对他二人各打二十大板,张颌明白这样的任命意味着什么,太史慈当然也清楚,可以说刘澜这样的任命极大的安抚了太史慈,更严重警告了张颌,而更关键的一点是,二人都变成了戴罪之身,尤其是太史慈,他现在比任何人都更要击败许贡,向刘澜证明。

  而刘澜对于张颌的处置,其实一直很头疼,毕竟这个度不好拿捏,轻了,那么太史慈那里必然会记恨,重了,张颌那边又会出现反复,觉得不公,可他这样的任命一下达,张颌也就明白了,而且又因为太史慈主将的身份,他心中不管有些什么委屈都得忍着,再说了,他二人本来就是好友,这样的任命,必然能够让二人相逢一笑泯恩仇。

  原因很简单,因为二人都需要一个台阶,刘澜把主将给了太史慈,他就比张颌高了半截,里子面子都有了,而为了这一战最终的胜利,那他就必须要倚重张颌,所以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将军额头能跑马的气量来。

  而张颌呢,同样是这个的道理,不给他惩罚,却把主将给了太史慈,首先会让他觉得这是他从太史慈与许贡数次‘交’锋这点考虑,因为他更熟悉吴县的情况,给他主将,情理之中,可再仔细琢磨的话,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太史慈被惩处,说白了就是因为他的那道文书,现在他是主将,说白了就是让他挽回颜面,而他这主力军就必须得出力,自己惹出的祸,自己填,更何况太史慈还是主将,他也不敢有什么猫腻。

  所以说,刘澜这一任命,一举三得,可如果把主将‘交’给张颌,那绝对会极其糟糕,最少太史慈那边就会炸了窝。

  吴县这边刘澜尽可能的修补着两员大将的关系,虽然最终能否让二人和好如初还不清楚,但最少吴县之战,两人不会拖后‘腿’,而在吴县,许贡被张颌突袭解了毗陵之围后就变得忧心忡忡,他把伊澹留在了阳羡,自己则撤回了吴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