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大战开启(1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大战开启(19)

  太史慈在吴县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倒不是说许贡有胆子出城来挑衅,而是趁夜把城外的草市全给摧毁了,看起来对于城外喧嚣热闹的情景连许贡都不想继续下去了,虽然这对于吴县兵没有多大的威胁,可对士气来说却影响很大,不管如何许贡是必然不会在让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的。

  虽然太史慈和张颌对于草市存在与否并不关心,草市本来就是简易甚至是简陋的市集,或者说连市集都称不上,毕竟在草市贩卖的商贩百姓只是为了尽快把手中货物出售,在城外出售还是在秣陵军营前出售都一样,可太史慈却不敢真的在他的大营前立起这么乱哄哄的一个草市,连许贡都怕乘机攻城,他自然更怕有人搞破坏,索性把草市设在大寨东侧三里处。

  当然了对于这样的决定,张颌是很谨慎的,虽然他始终保持着沉默,但看得出来,其实他对于太史慈这样的决定并不赞同,毕竟士卒出去采购是冒着风险的,毕竟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采购,很容易就会把营内的消息泄露出去,虽然他猜到可能这就是太史慈的真正目的,不过如果许贡的人袭击他们呢,毕竟现在的情况可不是他们想攻打许贡就能攻打许贡的,他们可是有着主公的将领,不能乱来,所以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尽量低调,不要给许贡任何可乘之机。

  但对于张颌的谨慎,太史慈却不以为然,首先他并不认为许贡有胆子来招惹他们,如果不是这样,他也用不着去摧毁草市,所以现在与其担心许贡,倒不如多关注关注九江的战事,只要九江战事一结束,差不多也就到了收拾吴县的时候了,而一旦拿下吴县,那他们八成是要北上,到时候是对付袁术还是曹操亦或是袁绍,就不得而知了。

  这番话首先是让张颌愣了一下,然后很快他便点起了头,虽然主公下达了对吴县围而不打的策略持保留态度,甚至心中还有些不安,可是吴县战场必须服务于全局,就整个战役来说,主公一定是在谋定之后做出的最佳选择,而且主公向来都是谋定而后动之人,绝不可能突然就给他们下达如此命令,一定是有什么顾虑,才让他最终绝对推迟对吴县的总攻,而以现在的情况,就算不攻打吴县,他们也不会处于被动之中,反而一些他没看出来的威胁,很可能在他们攻打吴县之后发生。

  这风险在哪,从刚才太史慈的口气里就可窥视,袁绍和曹操,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继续在吴县这位待着,就算最后撤兵不打吴县了又如何,许贡现在已经掀不起大浪来了,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大胆北上,只要留下几千守军就足够了。

  太史慈的分析说服了张颌,其实他和太史慈也认识多年了,那还是从刘澜从辽东迁移治所到黄县时,只不过那时候太史慈给他的印象,更像是张飞那样的猛将,而从他到了秣陵之后,指挥的几仗来看,也入他所料一样,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太史慈还是有一些战略眼光的,和他还是要多沟通才是,这一点,张颌与张辽就做的比较好,但与太史慈,他承认从一开始是他自己有问题。

  两人分析了刘澜之所以停止进攻吴县的各种可能,最后非常接近了真相,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两人自然就为九江之战后开始考虑,他二人甚至有些担忧,吴县之战可能会一直拖下去,毕竟主公的命令已经很明显的说过了,两个选择,退回毗陵和包围吴县,这样的命令,很可能最后造成两种结果,如果他们在毗陵,八成还能北上,与曹操、袁绍交战,可如果围困吴县,那么等主公北上之时,他们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了,只能留在吴县进攻许贡。

  “要不我们现在撤围回毗陵?”

  太史慈当然吗张颌的意思,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但究竟我们是距离真相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还无法确定,所以我们现在撤围回毗陵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做好准备,就是我们即使回到了毗陵,到时候可能也没法北上。”

  张颌有了片刻的沉默,与袁绍的交战他不表态,可如果和曹操交锋的话,那他可不想错过,不管如何,都要尝试!

  ~~~~~~~

  乐蒙紧了紧手中的长枪,紧拽马缰,用着不大的声音却足以让四周秣陵军听到的声音,喊道:“兄弟们,此战无论如何也要冲破敌军的包围,不然我们可都要……”

  战死二字,乐蒙说不出来,他从讨董就开始追随在张飞左右,这么多年来,这两个字还从来没在战场之上听到过,虽然他也清楚无法突围就是全军阵亡,但他还是说不出来,因为不管在任何危险之下,他都相信着他和他身后的那些将士们能够扫清一切障碍,因为他们是秣陵军,因为他们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乐蒙眼中透着决然,虽然他没有把话说完,可在四面围攻之下,大家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他想表达些什么,虽然敌人数倍于己,可是他们如果真相突围的话,区区寿春军,还不足阻挡他们。

  秣陵军对于乐蒙来讲,那是无敌的存在,虽然他曾经是公孙度帐下,可是在辽东战场,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精锐,更深深体会到了刘澜帐下的恐怖,面对十倍于己的他们,都能笑到最后,更何况是现在的寿春军?

  所以,他并不认为,五千对万五是在以卵击石,全无一点胜算,因为他们从没有放弃,只要没有放弃,就始终都有希望,这么多年来,这样的威胁不知出现过多少次,每一次他们都在充满希望之下,最终笑到了最后。

  这一回,他依然相信,他们还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些人,乐蒙长啸一声后带着秣陵军一往无前,直冲敌军,紧随在岑宁之后,虽然岑宁帐下现在不足三百人,但休整了一个时辰的他们,在继续犹如到战场之后依旧生猛,在加上他们的突击,只是一眨眼间,便杀入了敌阵之中,双方士兵纠缠在一起,喧嚣了一夜的官道,再一次爆发出了激烈的肉搏战,双方你来我往,惨不忍睹。

  秣陵军是精锐,但毕竟在敌军的重重围困之下,瞬间便陷入到被动之中,可在秣陵军的殊死作战之下,虽然处于被动,可他们却让寿春军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寿春军想要击杀一名秣陵军,都会付出数倍的伤亡代价。

  眼前的一幕,虽然不能说尽在纪灵掌握,可却也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秣陵军不好对付,是块硬骨头,可正因为知晓秣陵军难啃,所以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应对,现在看起来双方的交锋很残酷,可就整体局势来看,寿春军还是占据着优势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相信,优势会越来越大。

  在如此的有事下,他实在看不出还能有什么可能左右局势,除非这个时候张飞杀来,一想到此,纪灵神经突然一紧,瞧瞧看向了身后,他还真害怕,张飞突然从背后杀出来,不过他更相信他多虑了,这个时候与其担忧张飞,倒不如想想早点解决对面的秣陵军。

  张飞不会出现,他就是如此笃定,如果张飞在这里,他早就露面了,可是他又有一些不确定,因为自九江之战开始,急性子的张飞就一直很有耐性,可以说到现在为止,他和张飞部下照面过数次了,可和他甚至连一面都没有见过,对这位突然改了性子的老对手,他现在还真有些不太确定。

  派队斥候,给我把四周都探一探。

  为保万无一失,纪灵不得不做出这一决定,实在是太害怕张飞突然出现了,其实在击败岑宁再到乐蒙的出现,他就已经开始怀疑了,所以他必须要小心。

  在派出了几队斥候之后,纪灵才再一次看向了战场之上的战况发展,敌军的难缠程度有些出人意料,虽然他们是经过精心部署,可是敌军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尤其是在乐蒙一往无前的冲锋下,所有秣陵军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实力,很快,寿春军便在他们的攻势之下陷入到苦战之中,而这样的苦战一直在持续,使寿春军的攻势变得越来越越陷越迟缓。

  可是面对如此恐怖的秣陵军,纪灵却有毫无办法,他的计算已经达极致了,只要按照他的部署,消灭秣陵军是迟早的事,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管他的计划如何完美,终归最后还是需要人去实施,寿春军没法一口气啃掉这块硬骨头,他现在除了干着急,还能怎么办?

  就算是自己杀上去,也没有,战场之上的参战兵力已经够多了,他先杀上去,也无能为力,面对这一情况,他只能干着急,而反观乐蒙,却冲杀在第一线,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抱着不成功就成仁的想法突围的他却取得了意外的收获,突围摧枯拉朽,虽然还没有彻底突围,但终归是看到了希望。

  “兄弟们,随我杀啊!”乐蒙一马当先,带着秣陵兵从侧翼冲击着敌人包围圈,一路砍杀,还真杀出了一个缺口,而紧随其后的秣陵军则顺着缺口一路冲杀,快速向外围突破,在敌军四面合围之下,秣陵军展现出了他们的凶悍一面,反观寿春军,虽然拼命抵挡着秣陵军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可最后却还是被冲垮,尤其是一马当先的乐蒙和岑宁,在两人的带头冲锋下,为身后的秣陵军大大减轻了压力,能够更为轻松的突围。

  尤其是乐蒙,毕竟岑宁已经交战一夜,精力不济,可乐蒙,却是养精蓄锐,遇到敌军,左冲右杀,那叫个大杀四方,在他的带领下,突围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开,眼见着战局就要被扭转,

  突然就见前面一名寿春军校尉出现,来人名叫周方,乃纪灵帐下大将,在他的指挥之下,将要溃败的寿春军再一次变得完全起来,以血肉之躯结成了一道人墙,拦下了秣陵军,他们的顽强,立时让马上就要逃生出去的秣陵军绝望.

  战场之上,这里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也是战场之上最为激烈之处,你来我往,伤亡不断。

  鲜血渐渐汇聚成河,血河开始缓缓流淌,战斗的惨烈超乎想象,而胶着的双方更是毫不相让,尤其是在秣陵军眼中,此刻对面的敌军好似怎么杀也杀之不尽一样,不管他们如何挥刀劈砍,不管敌人倒下多少,可是身前始终都有敌军,甚至寿春军还在源源不断投入到战斗当中,从他们的后方侧翼杀来。

  秣陵军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瞬间化为乌有,战局更是在一瞬间又变得对秣陵军极其不利,眼见着敌军彻底被围,纪灵大喝一声,号角被吹响,立时战场之上的寿春军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兄弟们,杀啊,彻底击败了刘澜军!”

  几乎是在敌军再次发起总攻的一刻,乐蒙手中长枪高高举起,气沉丹田,大吼一声:“兄弟们,生路就在前方,想活命的,随我杀啊!“

  乐蒙的吼声响彻旷野,身后的秣陵军听得活命二人,一个个瞬间嗷嗷叫着跟着他向寿春军冲杀而去,几乎是在纪灵以为马上就要结束战斗的一刻,秣陵军又一次做出了殊死挣扎,这一幕看在纪灵眼中,无异于困兽之斗,他的眼眸缓缓眯了起来,他在考虑是继续以硬对硬,还是先缓一缓,所谓张弛有度,这样才能更有把握消灭秣陵军。

  最后他放弃了这样的打算,这个时候,在如此巨大的优势之下,没必要减缓攻击力度,就是要一鼓作气,敌军的士气涨,那就再给他浇灭了。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冷酷起来,寿春军的进攻,也变得更为勇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