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大战开启(2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虽然太史慈和张颌退了兵,可是在与太史慈的交手中连败数阵,伤亡过半,还丢了毗陵和阳羡,现在窝在吴县提心吊胆,他明白,别看现在太史慈他们在毗陵,可始终对吴县保持着危险,只要两人愿意,随时都能南下。

  此时许贡的兵力从三万锐减到一万多,虽然辎重粮草没什么损失,有这些完全可以再招募一支军队,可他所面对的秣陵军要真能靠这些新兵就能抗衡,他也不会整日里在无须借酒浇愁了,可以说在阳羡一战之后,他比任何人都对秣陵军的战斗力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这也是他为何会如此愁苦的原因所在。

  这天,许贡从朝食开始便在郡守府喝酒浇愁,郡里大小官员都被找来了,好在许贡虽然在吴郡强势,但在喝酒方面却也不似刘表那般对下属,很多人要么醉倒要么装醉,对此他视而不见,独自一人喝着闷酒到了正午,身边的丫鬟一左一右,一个夹菜一个舀酒。

  突然,许贡站了起来,从侧门离开之际说了句,让人把他们都送回去吧。

  一名小丫鬟点头称是,另一名小丫鬟则搀扶着他向侧门离去,可刚走了几步,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响:“郡守,白棫回来了。”

  声音很响,半醉状态下的许贡听到之后为之一怔,停住了身形,好半晌才急切的说道:“快让他来见我。”男人喝酒,如果醉了,那就像下首了这几位爬在矮几之上呼呼大睡,不省人事。可只要没醉倒,脑子就一定是清醒的,但想要做什么,身体却并不一定听使唤。

  这不,他听到白棫的名字之后便挣脱了丫鬟,急急忙忙往主位走去,可刚走了一步身子就摇摇欲坠朝一侧倒去,还好丫鬟眼疾手快,及时搀扶住了他,而另外一名小丫鬟见此,也疾走几步过来帮忙,在两人的搀扶下,将他带到主位之上坐定,这才宣白棫入厅。

  白棫是许贡的心腹,而他此行则是刚从严白虎处回归,他的回返,对许贡来说无疑是注入了一支强心针,当然前提是要得到他想要的消息。

  许贡迫切想要得到严白虎的回应,可以说他把严白虎和王朗的回应视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两人愿意出兵,那吴县最少有了防御秣陵军的底气,就算退一步来讲,只有一家出兵,那他也有了抵御太史慈的底气。

  见到白棫的一刻,之前还是醉眼朦胧的许贡一下子好像清醒了许多,见他躬身施礼,忙道:“快说说,严白虎那里是个什么情况?到底能不能出兵。”

  “情况不太好,末将在严白虎那里遇到了些麻烦。”

  “麻烦,怎么回事?”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许贡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大舌头,吐字不清,不过好在他想表达什么,白棫完全可以心领神会,没等他说完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说道:“那严白虎并不愿意帮我们,虽然我说了主公愿意表他为乌程县令,可他却不为所动,那样子完全就是不愿意因为我们就得罪刘澜,甚至末将觉得,很可能刘澜已经在私底下与严白虎取得了联系。”

  许贡摇摇头,道:“不可能,如果刘澜已经和严白虎取得联系甚至是达成一致的话,你这一行可不回安然无恙的回来,他也不可能在阳羡之战时无动于衷,主公严白虎啊,可不会放过这样讨好刘澜的机会,照我看,他八成是分不清形式,毕竟我们直接的恩怨难以调和。”

  白棫琢磨了好久,才算反应过来许贡说了些什么,默默点头带着一丝试探之意,道:“那要不我们再加些砝码,毕竟这个时候不让严白虎看到切切实实的利益,只怕他不会配合我们,更不要说出兵助我们一臂之力了。”

  “哼,他严白虎鼠目寸光,既然他看不懂我吴县不保他乌程也不可能独善其身,那就不去管他,还有王朗呢,毕竟现在太史慈还在毗陵呢,真要攻打我吴县,也不会一时片刻就会大举南下,到时候我们直接南撤,把秣陵军引到乌程,既然他严白虎想置身事外,我又怎么能让他好过,到时候太史慈兵临城下,到时候我让他主动来求我。”

  这番话许贡说的完全就是酒话,再说了,太史慈如果没有攻打乌程,那他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到时候他们一路南逃,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放弃了吴郡,前往会稽。

  虽然那个时候与王朗联手对付太史慈,也许能够趁机反击夺回吴县,可这概率并不大,毕竟会稽军队的战斗力根本就别想着能够指望,其实吴郡的战斗力也一样,若不是这些年和严白虎之间数次交锋,吴郡士兵的战斗力也不会在南方首屈一指。

  可就算这样,在阳羡一战就损失了一万多,差距如此之大,又怎么可能凭借会稽军就挡住太史慈的秣陵军,所以相较于会稽郡,许贡心中更看重的起身还是严白虎的部队,现在他说这些,完全就是说酒话,等他清醒过来,相信他一定会另想办法,势必要说服严白虎。

  ~~~~~~~~~~

  纪灵率军向彭泽撤退,可他只得这一路要逃走并不会那么容易,为了能够安全撤离,纪灵算是绞尽脑汁,可是并没有一个太好的办法能够让他安全撤离,想到这,他真的有些无计可施了,这个时候,其实想要安全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样一来,这五千寿春军将不会有一人逃走。

  当然,如果张飞当真来阻截的话,如果他并没有来,那他们也就彻底安全,反之,他有自己逃回去的办法,却并没有带着这五千人安全离开的能力。

  一想到这些,纪灵就感到绝望,要知道他能够安全撤离的办法,都是与现在的五千寿春军分开撤离,也就是说用这五千人做幌子,去吸引张飞的主力,如果张飞出现,那也不会找到他,而如果张飞不出现的话,那他和这五千寿春军都会变得安全。

  这个计划一经浮现而出的一刻,纪灵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身边这些将士,心脏更是砰砰乱跳,这完全是愧对他们的表现,可他也清楚,余汗县张飞准备的那么严密,一定是想到他要从彭泽撤兵,试问这时候继续朝彭泽逃过去,哪有不中张飞圈套的道理,甚至有可能张飞现在已经在彭泽不下了口袋,就等着他上钩呢。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纪灵背后瞬间就被冷汗湿透,害怕、担忧甚至是恐惧,如果有选择,他绝不会皱彭泽,可既然没有选择,那就只能与这五千士卒分开他们,接下来能否按期回寿春,只有听天由命了。

  当即纪灵开始下令,部队开始分兵而逃,纪灵只带了五百亲兵而去,而剩下的四千多人则向着彭泽快速而去,可如纪灵所料的那样,还没有进入彭泽的一刻,他们便发现了一击等候多时的张飞。

  此刻带了寿春军的将领名叫程永,当他看到面前的张飞和他身后骑兵的一刻,整个人都傻了,可他并没有慌乱,不仅如此,还下达了一个结阵防御的命令。

  虽然他只是小小的校尉,并没有独立领过兵,可他却明白这时候不能逃,也逃不掉,对面可是骑兵,他们无处可逃,只能结阵防御甚至是杀出一条血路。

  不过杀出一条血路他们是没人敢去想的,毕竟经过前一日的交战,他们现在早就没有了任何继续战斗的勇气,就算是结阵防御,也完全是因为程永的原因,不然一个个早逃了,甚至是偷袭寿春军了。

  其实此刻的程永,也在考虑着偷袭的可能,毕竟他现在真的是无路可选了,尤其是在纪灵与他分兵之后,此刻他才算是彻底反应过来,他们都已经被纪灵出卖了,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抵抗下去?

  在程永在抵御与投降做出决断之际,一路长途奔袭的张飞却在敌阵之中不停搜寻着纪灵的身影,但可惜,并没有找到。

  虽然没有找到纪灵的身影,但张飞还是对对面的寿春军有了一点认识,大战过后,他们的士气极其萎靡,这样的士气,只要他们现在就进攻的话,用不了片刻就能将他们杀个大败。

  但是这个时候,他又差距了一点不对劲,因为敌军结阵之后,并没有任何看起来恐惧害怕的表现,也不知怎地,他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一个哀兵必胜的念头,这番话也不知道从谁的口中听到的,反正意思就是别太逼这些下了必死决心要活命的士兵,逼的太急,这些人一旦真拼命起来,那可是十分恐怖的。

  其实这哀兵必胜的道理和那围三厥一的道理一个样,就是要给他们留一条他们能看到的活路,只要让他们觉得还能活下去,那他们就一定会朝着这条活路逃命,而纳闷则可以大杀特杀,等他们无路可退之时,才发现越来所谓的生路,其实是死门,从一早开始他们就已无路可走了。

  张飞脸上露出了他那看着略微有些瘆人甚至恐怖的笑容,虽然看着有些丑甚至让人发自心底的害怕,可他却是真想到了对策,而这笑容,也足以让寿春军感到恐惧了。

  带领着一万骑兵的张飞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对宗寇下达了急道秣陵,后者很快便去准备,虽然对于张将军的军令宗寇还有些自己不同的想法,但他的想法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虽然听上去会让人心动,可是一旦出现偏差,那后果很可能导致寿春军突围,那他也就要背锅了,既然有风险,那就不如按将军的命令执行,毕竟将军的想法已经很完善了,虽然也有风险,但和他的建议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张飞可对此有着十足的把握,甚至完全不把这里的寿春军当回事了,他现在正在关系的还是如何找到纪灵,不管死活,当然最好还是将他生擒,张飞迫切想要见到这位老对手变成他的阶下囚。

  虽然要把纪灵找出来这很难,但张飞现在的心思却全在这一点上,他把这里的部队交给了宗寇,自己则去搜索,虽然开战之前,他给主公下了军令状,可其实他并没有对刘澜保证一定要生擒或是击毙纪灵,可他心中却对纪灵念念不忘,甚至在连番大战之后,让他对这样的决定更是有着氏族的信心。

  如果这样的机会都不能把握住,那以后就更困难了,毕竟让他逃到寿春,下一次再要碰到这样的机会,可就千难万难了,所以张飞对纪灵念念不忘一定要把他留在豫章也就一点都不奇怪。

  对此宗寇完全能够理解张飞。

  带领着一万骑兵的张飞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对宗寇下达了急道秣陵,后者很快便去准备,虽然对于张将军的军令宗寇还有些自己不同的想法,但他的想法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虽然听上去会让人心动,可是一旦出现偏差,那后果很可能导致寿春军突围,那他也就要背锅了,既然有风险,那就不如按将军的命令执行,毕竟将军的想法已经很完善了,虽然也有风险,但和他的建议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张飞可对此有着十足的把握,甚至完全不把这里的寿春军当回事了,他现在正在关系的还是如何找到纪灵,不管死活,当然最好还是将他生擒,张飞迫切想要见到这位老对手变成他的阶下囚。

  虽然要把纪灵找出来这很难,但张飞现在的心思却全在这一点上,他把这里的部队交给了宗寇,自己则去搜索,虽然开战之前,他给主公下了军令状,可其实他并没有对刘澜保证一定要生擒或是击毙纪灵,可他心中却对纪灵念念不忘,甚至在连番大战之后,让他对这样的决定更是有着氏族的信心。

  如果这样的机会都不能把握住,那以后就更困难了,毕竟让他逃到寿春,下一次再要碰到这样的机会,可就千难万难了,所以张飞对纪灵念念不忘一定要把他留在豫章也就一点都不奇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